当前位置:首页 > 哲理散文 > 文章内容页

【绿野的春天征文】有一种感情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哲理散文
咸鱼:还在工作?   丫丫:只差一秒,就关机了。   咸鱼:你看,我们是多么的心有灵犀。   丫丫:就你会算时间。你现在在哪里?   咸鱼:在家。   丫丫:哪个家?   咸鱼:晕!我有很多家吗?   丫丫:我怎么知道?   咸鱼:哈哈!我回A市了。   丫丫:什么时候回来的?   咸鱼:一小时前。   咸鱼:明晚7点,我开party,打扮漂亮一点,全是老同学,别给我丢面子。   丫丫:那我还是不去了,怕怕   咸鱼:别别,你不打扮都很漂亮,你要早点到,帮我招待客人。   ......   林馨合上电脑,抬头,她感觉心口收缩了一下,门口一个修长的身影正背对着她,“哥,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明哲转过身来,笑了笑,“进来一会儿了,和谁聊得这么开心?”   “安浩,他回A市了。”   “哦”明哲的眼里不易觉察的掠过一缕暗淡,“这次合同都准备好了吗?”   “好了。”   “恩,这个客人有点苛刻,你要小心一点。”   “我知道,”林馨随手打开文件夹,“哥,你再帮我看看,还有什么需要修改的吗?”   明哲接过文件夹,“今天很晚了,我们回家吧,文件带回去我晚上看。”   “恩”林馨收好文件,拎起包,关了灯,跟着明哲走进电梯。   “馨儿,”明哲轻唤。   “嗯?”林馨抬眼咨询的看着他,那张英俊的脸今晚显得有点深沉,林馨内心有种不安。   “今天节约能源,你今天不开车了,坐我的车吧。”明哲低低地说。   林馨怔住,“你说什么?”这么多年来,他从未邀请过她坐他的车,他甚至很少像今天这样跑到她的办公室来,她的不安加重。   “怎么?不愿意吗?”他的语气也有点紧张。   “好啊”她的声音有点颤抖。      走进车库,林馨一眼就看到那辆黑色奔驰,“哥,爸还在公司,要不要打个电话叫他一起回家?”   “我刚才去过他的办公室了,他还有点事,让我们先回家。”明哲边打开车门边对正准备坐后座的林馨说,“坐前面吧。”   她又是一愣,低头坐到他的身边。   车内寂静了好一会儿。“馨儿”明哲干咳了两声,不紧不慢的开着车,“我下个星期就要去美国了。”林馨心头一沉,不安终于得到证实,一种酸味涌向鼻尖,眼前迅速模糊。“我妈打来电话了,手续已经全部办好。”明哲依然不紧不慢的,但语气却越来越沉,“我妈在外这么多年,吃了很多苦,她走到今天不容易!现在她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难,身边却没有一个可以信任的人,我是她唯一的儿子,对她,我有份责任!馨儿,你明白吗?”   “我知道”她低低的,低得她以为只有她自己才听到。他伸手抓住她的手,明显的感觉到她的颤抖,“你的手好凉!”他邹着眉头,手握得更紧。      二   安浩和林馨聊完QQ后,就按照事先列好的名单打电话一个个邀请参加明天的party。离开A市有两年了,朋友之间很少有联络。“西部励才基金会”创建也已经有一年多了,得到了朋友们的鼎力相助,安浩心里很感激,由于这段时间四处奔波,一直没机会表示谢意,他总觉得亏欠朋友。   这两年来,他去了西部很多偏僻的山村,那些年幼的孩子,一张张淳朴而又无知的脸,大而明亮的眼睛里一片迷茫,这让他感到压抑,拯救他们不是他的能力能做到的,但他要尽他所能去帮助他们,帮助那些能够走出山村,将来又能回报山村的孩子实现理想。他相信,只要坚持下去,一定能够改变山村。   他的努力没有白费,这次他去西部时,已经有5个通过他们基金会赞助的孩子考取了大学,这是他最欣慰最自豪的事情。   只剩下最后一个电话了,杨晓雨,每次听到这个名字他都有点紧张,“晕!我安浩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偏偏怕这个身高只有1.58米,相貌平平的已婚女人!看来我真的是条咸鱼。”他无奈的自嘲。   怕归怕,这个电话是一定要打的,人家给山村学校捐赠很多书本。   那个电话号码已经很熟悉了,就如同林馨的电话号码一样,即使在他喝醉酒的时候,也能倒背如流。但他却很少打,准确的说,他自己从未打过这个电话。   安浩将那串数字按了几次,终没能按下通话键,他狠狠地抽了自己几下,“安浩,你真不是男人,要是早点勇敢点,她也不会嫁给别人!”      杨晓雨和林馨从小学到大学一直是同班同学,这也是林馨口中一直念叨的缘分。她从小聪慧过人,父母都是普通工人,“我们没有的,我希望她将来有”妈妈就是抱着这样的信念,坚持把她送进了A市最好的私立学校。她也不负父母所望,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这让班里家境好的同学对她有了份钦佩。   王建明和晓雨是大学同学,他来自农村,父亲身体一直不好,是母亲坚强的撑起了家,妹妹王萍上完初中就外出打工了。   晓雨和建明相恋是大家最不看好的一对,当然反对最厉害的是杨妈妈,她曾一度气得卧床不起,“晓雨啊,你知道爸妈把你培养到今天有多么的不容易吗?”杨妈妈声泪俱下,“我们图什么呀?不就图你以后能过上好日子吗?我们不指望你大富大贵,但衣食无忧的生活总不会是奢望吧?你看这个王建明,毕业后去哪里?回农村?就算留在A市,房子在哪里?你看现在一小套房几十万,他那个家庭,不但不会支持你们一分钱,还要掏钱给他爸看病,晓雨啊,你要到哪天才熬出个头啊?!”   晓雨抱着妈妈,“妈,我知道你是疼我,你为我好,但是,妈妈,我爱建明!”杨妈妈狠狠的推开她,“爱!什么是爱?抱在一起喝西北风,那也是爱?”   晓雨哭着再次抱住妈妈,“妈,你要相信建明,相信我的眼光,好不好?我们不会喝西北风!不会的!他很苦,但他很上进,也很聪明。难,对我们来说只是一时,我们很快就会走出来的,妈妈,你一定要相信我!你也说了,不求大富大贵,我只求能够和妈妈、爸爸还有建明一起平平安安的生活。妈妈,求你了!相信建明吧!”杨妈妈泪流满面,紧紧的抱着女儿,“傻孩子,为什么要选择这么艰难的路走!”   三      毕业后,为了晓雨,建明决定留在A市。他和晓雨去过几次人才招聘现场,面对黑压压的人群,主考官强硬的气势,他们决定另寻出路。   林馨邀请她几次,让他们两个一起到她爸爸公司去,他们公司策划部需要帮手,安浩也找过她,说他有几个分厂需要可靠的主管,晓雨都婉言拒绝。   他们租了一间20平米的房子,买来两台电脑,在淘宝网上开了一家书店。幸运的是他们的小书店生意很不错,有好几家学校定期定购的书本,虽然每天忙到深夜一两点钟,倒也乐在其中。   一天,林馨兴匆匆的打来电话:“晓雨,想不想买房子?”   “想啊,可是我们现在的钱还不够。”   “有一个绝好的机会,我有一个朋友要移民去澳洲,他有一套房,90平米,2楼,楼下还有20平米的小车库,急于出手,40万!晓雨,机会难得!”   晓雨愣住,这个消息确实令她心动,结婚都快两年了,一直住在她妈妈那里,妈妈现在虽然不像以前那样时不时得给建明一点脸色,但她也想早点有一套自己的房子,不是为了向妈妈证明什么,而是想让妈妈看到希望,也能把建明的父母接过来过几天,这两年来店里的生意还好,40万   也能凑出来,可是,建明妈妈昨晚打电话来说他爸爸这两天身体很不好,可能病情又复发了。   “喂,晓雨为什么不说话,是不是钱的问题?这两年你店里的生意不是很好吗?40万应该不是问题吧?”   “林馨,我和建明再商量商量。”   “晓雨,别再犹豫了,如果真的是钱的问题,我可以和对方商量商量,分期给他。”   “你不是说对方要移民吗?怎么分期?”   “可以的,他虽然移民了,但他父母还在国内,每年都要回来的。”   “建明刚出去送货了,等他回来,我跟他商量一下。”   “那你快点,我等你电话。”   放下林馨的电话,晓雨心里很矛盾,不知道怎样跟建明说,昨晚和他妈妈通过电话后,他一夜都没怎么睡,虽然什么也没跟她说,她知道他想回家去看看,可是,就在昨天早上,他陪她去检查发现她怀孕了。   “建明出去送货很久了,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她决定给他打个电话,不然总觉得心里有点不安,“喂,建明,货送到了吗?怎么还没回来?”   “到了,就快到家了。你还好吗?没觉得不舒服吧?”   “没有,我还好。”      “晓雨,快来,妈妈煲了鸡汤,赶紧趁热喝吧。”正给建明打电话,杨妈妈兴匆匆的进来了。   “妈,我不想喝。”   “不行!就是当药你也要给我喝了。”杨妈妈命令。   “妈,你真霸道。”晓雨苦着脸。   杨妈妈微笑着看着晓雨喝完鸡汤,她的宝贝女儿也快要做妈妈了,正像她当初说的,不求大富大贵,但求一家人平平安安。建明这孩子,虽然人有点老实,话也不多,但很勤奋,对晓雨更是体贴入微。他们的书店也很不错,再过两年,就可以买一套属于他们自己的房子了。“唉,有这样子,我也就满足了。”      四   自从考取大学,建明就离开了家,独自一个人来到A市,对那个家,虽然很少回去,却是建明最深的牵挂。父亲在他十多岁的时候就得了肾炎,免疫能力也极低,母亲像男人一样坚强的撑起了家。这两年父亲的情况有所好转,这也是建明安心地留在A市的原因。   昨天,母亲打来电话,说他爸爸最近总是高烧不退,已经住进了医院,他必须要回家去看看,可是晓雨又怀孕了,不可以长时间守在电脑前,附近的几所学校,随时都有可能要送货,书店的生意刚刚有点起色,建明实在不舍得耽搁。昨天他一夜没睡,他想好了,他要回去把父母接到A市来,给他们租间房子,他准备和晓雨好好谈谈。   吃完晚饭,建明关了电脑,“晓雨,我陪你出去走走。”   晓雨疑惑的看了他一看,愉快地说:“好啊”   说真话,他们之间很少有浪漫,即使在恋爱的时候,建明也不会制造浪漫。可是她就是喜欢他,她总觉得他身上有股韧劲,虽不是很帅,但有一种舒服安心的感觉。   “晓雨,爸爸的事你说怎么办呢?”   “你想好了吗?”   建明点点头,没有说话。   “我们找两个帮手,好不好?”   “不谋而合。”晓雨举手和建明击掌。这是他们最默切的动作,也许正是因为这份默契,才让他们找到彼此。   “建明,林馨今天打来电话,说她有一朋友急于出国,手头有一套90平米的房要脱手,40万,2楼,还有一20平米的小车库。你看我们能不能买下来?”   “真的?”建明立刻感兴趣,“买下!明天就去看看。”这个消息太好了,可以把父母接过来,不用租房子,一家人就可以住在一起,他也就有了自己的家了。   “40万凑一凑也差不了多少,万一爸爸的病。。。。”   “没事,我们去申请住房贷款。”   “恩,这个主意不错。”他们再次击掌。建明轻轻地拥着晓雨,一天的阴霾就这样烟消云散了。      五   第二天,建明就陪晓雨一起去看了房子,房子还很新,好像刚装修不久,家中设备齐全,他们非常满意。房主已经出国,一切手续都由林馨代办,这让他们省了很多麻烦。聘请了三名员工,两名大学刚毕业的女孩负责守着电脑,一名中年妇女负责打包。这一切都安排好之后,建明就回家了,临走前,一再叮嘱晓雨小心身体,“只需动口,不可动手。”   建明回到家时,父亲已经出院了,见到父亲第一眼,就觉得他特别消瘦憔悴,神色也很疲惫。心中有种涩涩的滋味,一种愧疚感油然而生。父亲生病多年,他却从未尽过儿子的责任,上学时,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留在A市打工,假期都不回来。结婚后,为了书店,更是想家的时间都没有。在他心中最坚强最有力量的母亲,如今也苍老了许多,50多岁的人,头发明显花白。他放下行李,抱着妈妈:“妈妈,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妈妈把头倚在儿子的肩上,眼泪直流,“傻孩子,哪有什么对不起!你能回来我们就很开心了。”   建明转过身来,抱着站在身旁的父亲:“爸爸,儿子不孝。”   “爸爸给你添麻烦了。”   “爸,你这样说,我心里更难过。”   建明扶着爸爸坐下来,关切的问:“现在感觉怎么样了?病历给我看看。”   “没什么的,爸爸是老毛病了,叫你回来,就是因为想你了。”爸爸的眼圈也红了。   鄂州哪家医院治癫痫病看的好哈尔滨癫痫怎么治癫痫病患者需要怎么进行预防湖北哪家治癫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