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名流 > 文章内容页

【轻舞】熄灭的爱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艺苑名流
“彭姐,今天刘总多喝了几杯,你要好好照顾他。”小张说完匆匆地离去。   彭琪上前扶着他,还没走两步,只见他晃了晃“扑嗵”一声倒在了地板上,就像个死猪一般,嘴里还不停地“哼”着,时不时地说道:“王美美,我……我的小宝贝!我就喜欢你!”   彭琪早就一肚子气,火冒三丈,跑去卫生间端了一盆水,朝他的头上一泼,吼道:“刘一中,我看你还小不小宝贝?你去喜欢吧!”   “哎呀呀!小张,下好大的雨,快,快拿伞来。”刘一中一手摸着头上的水,在地上翻了个滚。   紧接着,彭琪又是一盆水泼了过去。   “小张,伞,伞啦!”刘一中睁开了眼睛,在微弱的灯光下,看到身边的老婆,一副凶巴巴的样子。   他畏惧了,坐了起来抬起手狠狠地扇了自己两个耳光。   刘一中醒了酒后,一副狠狈的样子,他给老婆一一解释,甜言蜜语,下不为例。   彭琪不是个小心眼的女人,她宽宏大量,每次都是这样放过了他。   刘一中,他是珠海兴欣房地产集团总裁,是个心直口快热心肠的人,虽然有点不安分,但他还是顾家,也听老婆的话。   彭琪是位公职人员,她的社交面很广。这些年来,刘一中的事业飞黄腾达,都是与彭琪分不开的。   那一年,暴发了全球性的金融危机,中国也受到了冲击,刘一中的公司出现了资金链断接,有1.5个亿的贷款到期要还,还有兴欣港湾开盘的筹备资金,资金缺口大约在2.1个亿,他到银行续贷没有结果,后来出去四处张罗,也是两手空空。眼看着贷款一天天地逼近,公司面临着即将破产,他感到绝望。   这天,他一个人在家里喝起了闷酒,一气之下把家里的东西掀了个底朝天,自言自语:“他妈的,难道是我刘一中的末日到了,老子该死了?”他坐在地板上抱着个头,泪流满面。   彭琪下班回到家里后,看到家里一片狼籍,刘一中又趴在地下,感到很惊讶,问道:“刘一中,你这是干什么?又喝酒了?”   “老婆,没钱还贷,公司快倒闭了。”刘一中放声大哭了起来。   彭琪把沙发扶了起来,拉他坐了上去,递给他一杯水,说道:“刘一中,有什么好哭的,大不了破产,只要人不死,钱是可以在挣的呀!”   刘一中狞笑着,说:“哼,你说的好?老子打拼了十几年,公司说没就没了,不是白干了一场,我心有不甘啊!”   “你心有不甘,要想办法啊!活人还能让尿憋死?”   “老婆,你有什么好主意?”   “刘一中,那天我去财务部查过帐,听老李说了,我也是焦急万分啊!”   “你查过帐?”刘一中歪着个脑袋,翻着白眼珠瞪着彭琪,惊讶不已。   “是啊,刘一中,我是想帮你,看你这副样?你愿不愿意合作?”   “说来我听听?”   “是这样的,南方汽车制造集团的老总邝东阳,他是我大学同学冯丽的老公,我约他们在一起谈了你公司的情况,邝东阳想介入房地产事业,答应注资2.1个亿的资金。但是……”   “但是,还什么但是?快说呀?”   “你要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他要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刘一中,你好好考虑?”   “彭琪,我不用考虑,这个我同意。只要他能救活我的公司,就是百分之五十、六十,我也在所不惜啊!”刘一中从黑暗中看到了光明,他露出了笑容。   这一天,刘一中开着董事会,约来了南方汽车制造集团老总邝东阳,他们顺利地签约,经过双方的律师审阅,也正是生效了。   三个月后,兴欣港湾正式开盘,整个现场隆重、火爆,一个星期就成交了400多套,回笼资金达4个亿之多,兴欣房地产集团盘活了,走出了困境。   彭琪对公司的倾注和支持,刘一中是感激不尽。   【二】   这一天,是兴欣山湖举行奠基仪式,场面热闹。   仪式结束后,刘一中开着车去机场接一位从桂林来的朋友,在返回途中被一辆货车相撞,他们被卡在驾驶室里,动弹不得,疼得呼爷喊娘。   “王美美,你……你没事吧?”刘一中咬着牙问道。   “我的腿被夹住了,动不了,像刀在割。刘总,你……你怎么样?”   “我的整个下半身卡在了里头,方向盘死死地压住了我,喘不过气来,这个该死的货车司机,我要算你的帐!”   货车司机下车后,吓得尿裤子了,两腿瑟瑟发抖,慌张地拿起手机报了警。   大约十多分钟,一辆交警车“笛笛笛”开来了,停在了事发现场。   交警下来一看,目瞪口呆,看着两个人死死地卡在里面,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最后,求助了消防中队。   不一会,消防中队的官兵赶来了,一位战士拿着两条毛巾,从打破的玻璃车窗伸进去,说道:“先生,小姐,你们要挺住!来,我给你们把眼睛蒙上,千万别怕呀!”   这时,他们用一块布把两个人遮了起来,拿起一种液压工具撑开了凹进去的车头,在逐一地切割开,然后在抡起大捶猛砸一下,“咣”的一声,车门掉在地在地下,将他们两个人救出来了,被送上了救护车。   两位伤者在急诊室里,刘一中痛苦地呻吟着;那位小姐用手捂着腿,疼的直喊娘。   彭琪闻讯后,赶到了医院,她捏住刘一中的手,哭着说:“刘一中,要挺住,一定要挺住啊!”   “老婆,你别哭啊,我死不了,没事的。”   刘一中经过CT检查,虽无大碍,但肌肉挫伤严重。那位小姐的伤势轻微,只是左腿上有一处於血和几处刮伤。   他们住进了医院,很快恢复了健康,几天后就出院了。   刘一中回到家里后,彭琪问起了那个女人的事。   “刘一中,你那天开车接的那个女人,和他是什么关系?”   “熟人啦!”   “熟人?你对人家那么好,还开车亲自接?”   “人家打电话来,只是顾个面子嘛!”   “那个女人干什么的?”   “你问那么清楚干什么?像派出所的。”   “我从你的眼神里看得出来,你跟这个女人肯定有狗扯!”彭琪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说道。”   “我有狗扯?随便你去说吧!”刘一中板起个猪脸,一副很生气的样子。   “刘一中,你不说吧?我和你没个完?”   “彭琪,我惹不起还躲得起!”   “哼,那天车祸怎么不撞死你们?留下来是个祸害!”   “彭琪啊,彭琪,你竟然咒我死,你就当我死了好不好?”   彭琪和刘一中这么一闹,他们的关系冷淡了下来。   【三】   其实,刘一中和王美美已有四年的爱昧关系了。   那一年,刘一中的身体不大好,他去医院看医生,检查是中型脂肪肝,医生要他多锻炼身体。   从此,刘一中每天早晨、晚上坚持跑步30分钟。   有天早晨,他跑步在前山河道上,坐在石凳上小憩片刻。   “大哥,您好!我每天见到您在这儿跑呢?”一位姑娘问道。   “是啊,美女。我的身体这两年来有点欠佳,上次在医院检查患有脂肪肝,医生盯嘱我要多锻炼。”   “哦,怪不您天天在跑。”   “美女,你一副好身材啊!”   “大哥,我是在健身俱乐部做教练的,当然好身材啊!要不然怎么做教练?”   “哦,原来你是一名教练,在哪个俱乐部?”   “在国国健身俱乐部。”   “那是一家大型的健身俱乐部,在珠海很有名气哟!”   “是啊,大哥。来,我给您张名片,您有兴趣的话去找我。”   刘一中拿起名片一看,念着:“教练王美美,好动人的名字!”   “对,我叫王美美。”   “好的,我有空一定去拜访你。”   几天后,刘一中来到了国国健身俱乐部,王美美给他讲述了强身健体的好处和方法,还制订了一系列的健身方案,给他办了张贵宾年卡。   从此,每天晚上,刘一中来到国国健身俱乐部,王美美陪他练跑步机、举哑铃、练俯卧掌。   这位王美美,高个,一双水灵灵的眼睛,靓丽动人。想这刘一中创业半生,倒是走南闯北,哪见过这漂亮的姑娘?见到她看来是自己的桃花运来了,刘一中在他心里开始盘算着,整天做着王美美的梦。刘一中为了讨好王美美喜欢,每到上班、下班时间,都是他开车接送,把她照顾得无微不至。   有天夜晚,他们来到了海边看大海,坐在一块礁石上,欣赏着夜景,刘一中牵着王美美的手,说出了心里话:“王美美,跟我过日子吧,我爱你!”   “刘一中,你说什么?”王美美惊奇地问道。   “王美美,跟我过日了吧,我爱你!”刘一中一脸微笑,又重复了一遍。   “我没听错吧?”   “你没听错。”   “你爱我?我跟你过日子?”   “是的。”   “我跟你过日子?你没有老婆?”   “我有老婆,早就不喜欢她了。”   “为什么?”   “她老是疑神疑鬼的,我们经常吵嘴,我不想跟她过了。”   “你这个老男人,还真胆大?”   “王美美,我爱你!”   “你爱我?看你肯不肯花钱,我这人只认钱。”   “王教练,看来你对钱很感兴趣,我也是对钱感兴趣,那我们两个凑合到一块了,该多好,有缘分啦!”   “这谈不上缘分,既然你肯花钱,那你给我买套房,怎么样?”   “这个我答应你。但是,要等一段时间。”   “你说话能不能算数?”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王美美伸起手朝刘一中的肩膀一拍,说道:“这还像个男人说的话。”   “我盖的大把房子,随便你挑。”刘一中直盯着王美美的胸部,心里就好像喝蜜的甜。   “我就喜欢这样直爽的人。”   “你放心,我另外有套房,先住在我那儿。”   他们就这样走到了一块,情投意合。   【四】   这一天,彭琪去财务部查帐,被老李拒绝了,说道:“老板娘,公司有新的规定,除非刘总说了算。”   彭琪回到家里,回忆起了刘一中在遇到还贷困难的时侯说过的一句话:“你查过帐?”他一副惊讶不已的样子,这说明了他以前就做了见不得人的事。现在,他订了新的规定,就是怕我彭琪查帐,觉得这事有些蹊跷。   几天来,彭琪琢磨着这事儿,心想:有钱能使鬼推磨。   这天晚上,她打着电话约来了老李吃饭,给他包了个两万块钱的红包,老李死活不要。   老李从创建公司就来了,他是位老元帅,原则性很强,他想到和老板娘的深情厚意。后来,他打了老板娘的电话,还是让她悄悄地去查了帐。   在查帐中,刘一中挪用了一笔120万的款项,打到了一个叫王美美的帐户上,没有写日期,没有标明出处,也没有指明用途,这笔钱肯定有问题,很可能是给这个女人买了房。   彭琪为这事一直纳闷着,展开了对刘一中的侦察。   这天深夜,月色朦胧,行人稀少,她发现了刘一中到了国国健身俱乐部。   不一会,他带着一个高大靓丽的女孩上了车,那车向右转弯一溜烟地跑了。   彭琪开着车,猛踩油门“轰轰”地尾随跟上。   刘一中的车停在了兴欣港湾花园的地下室,他们下车后手牵手,上了10幢1单元电梯房。   这个姑娘就是那天车祸受伤,和刘一中躺在急诊室一起的那位姑娘。今天,这个迷算是揭开了。   彭琪的心就好像被人捅了一刀,她捂住胸口蹬了下来,泪水直往下淌。   她回到家里,夜不能寐,回想起和他一路走来,都是尽心尽力地帮他,还帮他渡过了金融危机时期的困难。可是我一直蒙在鼓里,刘一中金屋藏娇,竟然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   彭琪已心灰意冷,想到了要离开他。   【五】   他们有个女儿叫刘思思,在上海复旦大学读书,一家人小日子过的悠哉,风风光光,是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而刘一中的不安分,给家里蒙上了一层无法揭去的阴影。   刘思思正在家里休暑假,看到妈妈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就问道:“妈,你们是不是出现了感情问题?我看爸他很少回家啊!”   “你爸在外面逍遥自在,花天酒地。”妈妈耷着头,眼眶里充满了红丝。   “妈,这么说,他的老毛病又犯了,包上了‘小三’?这个老不正经的,我找他去。”   “丫头,找他又何用?”   刘思思把爸爸约到茶馆里,边喝着茶边聊着,刘一中说只是工作忙,忙着公司楼盘的筹划,还有拍卖会竞标拿地的事情。累了,就在办公室休息,以后我有时间,一定陪你妈妈。   “爸,您是糊弄我的吧?我思思大了,能观察事物了,我从您的眼神里看出了您不安分的神色。”   “丫头,你怎么学会了你妈,别疑神疑鬼的,是你妈派你来密探的?你爸早就改邪归正了。”刘一中口里这么说,心里却倒是一阵紧张。   “爸――,您紧张什么?”   “嗨,我紧张啥!丫头,身正不怕影子歪,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门。”   “爸,您没事就好,我想信您。”   刘思思回到家里,妈妈只好说出了实情,思思的眼里充满了怒火。   辽宁癫痫病医院电话什么方法治疗癫痫好得快?治疗癫痫病的方法长春癫痫医院哪家排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