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名流 > 文章内容页

【南山】都市夜归人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艺苑名流
可儿,她已习惯了这个时髦的名字,反而心底深处乡亲们喊习惯的“娟子”让她感到有点遥远和抵触。现在恐怕谁也不会怀疑她是个城里人,因为她拥有了一些城市人都无法享用的车子、房子和及银行透支金卡。天生丽质的她,在浑身名牌的装点下,俨然就是一个孤傲的女王。   但只有她知道,她先前展示给门童的笑,更多的是在嘲讽自己。城市无论怎么美好,衣服不管如何鲜艳,都无法抚平她内心的孤寂和空虚。三年的时间使她改变了不少,在原先望而止步的品牌专卖店里,她能肆无忌惮的刷卡消费,她对店员那羡慕而嫉妒的眼神也习以为常,而且十分享受。可一旦融入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她却打心底里厌恶这种钢筋水泥丛林里的虚伪生活。人与人之间没有半点信任,有的只是互相利用和践踏,本来血溶于水的亲情,都靠那几张红色的纸维系着,远不及家乡村民的质朴与善良,尤其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   今天是她的生日,本不想出门。因为,在和明相识相处的三年中,每年她的生日,明都会找个理由和她一起过生日。但今天明不能陪她过,世界上万分之一的机会尽然让她遇到了,今天也是明女儿的生日。在和明相处的日子里,明不止一次的告诉她,他可以为她做任何事情,唯一不能做的,就是离开家人,给她一个名分和完整的家。在她和明女儿的天平中,明心中那感情的砝码彻底的倾向一边。   但给她的打击远不及于此,或许是上天故意的安排。在她走进“可莎蜜儿”糕饼店买蛋糕时,恰巧遇到了明和他爱人,看到他们亲昵的为公主挑选蛋糕,看到明那视而不见冷漠的眼神,就象一把利刃,深深地刺进了心里,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酸楚莫然涌上心头。难以抑制的慌乱,她差点忘了拿选好的蛋糕冲出礼饼店,还是服务员叫住了她,她匆匆地付了钱,拿着蛋糕逃出了店。   她坐在明购买的宾士320里,趴在方向盘上痛哭起来。在痛楚的释放中,她忘记了时间。直到她去抽餐巾纸准备擦拭泪痕时,瞥见副驾驶座上那精美包装的蛋糕。霍然想起今天是她的生日,经历了蛋糕店这一幕后,她实在不想一个人吹灭蜡烛,独自为自己庆祝生日。她迫不及待的拿起手机,拨通了原先她在KTV工作时认识的几个小姐妹。并相邀晚上七点,在原先她们工作过的“金碧辉煌KTV”相聚。   当她提着蛋糕走进似曾相识的包房,朋友们都已到了。她一一和姐妹们打了招呼,然后告诉她们,今天可以尽兴的玩,所有费用都由她负责。姐妹们都知道她辞去KTV工作,是因为她傍了大款,也就丝毫不客气,大手笔的点了些喝的、吃的,然后扯着嗓子K起歌来。原先她们是陪客人唱歌拿小费的,而今天她们却是这个包房的主人,所以嗨起来也特爽,特开心。这些来自不同地方的女孩子,背后或多或少都是有点故事的,但在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环境的影响下,原本十分青涩的她们,变得世俗、变得圆滑、变得唯利是图。她们甚至对可儿现在拥有的有点羡慕嫉妒恨,能遇到明这样的好人,而且还是个特有钱的好人。   可儿也不否认,明的确对他很好,除了无法给他名分,他把什么都给了她,使她拥有了想都不敢想的一切,最关键的是明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帮助了他。   可儿原先无忧无虑的生活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父亲在她5岁时,因为一次事故撒手人寰。妈妈含辛茹苦的带大她,她本想做一名受人尊敬的教师,假如她的妈妈身体一直健康着,她绝对不会离开山村,离开她深爱着的妈妈,但在她高二时,妈妈得了肾衰竭,本来就虚弱的妈妈一下子垮了下来,生活的重担就落在了可儿身上,但她在山村能做什么呢?而妈妈的病又急需要钱,在好友丽红的怂恿下,她把妈妈托付给了邻居,南下打工,初到城市一切都很新鲜,但找工作远没想象那么简单,工厂都招熟练工,洗碗工很累人,却又赚不到钱,当保姆时差点给一个道貌岸然的教授给强奸。最后,还是丽红告诉她,只要你愿意,完全可以轻松赚钱,就这样她走进了歌厅做了小姐,尽管有很多恬不知耻的男人想方设法想占有她,但她始终如一的坚持着自己的底线。   直到遇到明。明头一次带客户到她们的歌厅玩,给她的第一印象是个彬彬有礼,甚至微微有点害羞的男人,出于小姐的职责,她频频的给他敬酒,因为酒消费的越多,她的提成也越丰厚,为了钱她可以无所顾忌。最后还是明劝住了她,小姑娘这样喝酒很伤身体的,可儿听到这句话,不尽心头一热,往常那些男人都想把她灌醉,难得明有这份体贴。可那时,在她眼里,明只是一个比父亲年轻点,却和父亲一样可敬的大叔。要不是,那天妈妈肾衰竭突然加重,邻居告诉她需通过透析维持生命。透析的费用那可是无底洞,她急得都哭红了眼睛,找到妈妈桑,想先预支点,被碰了个软钉子,无奈她又不能不工作。恰巧遇到了明,她知道明是当地有名的房地产公司老板,抱着急病乱投医的心态,弱弱地向明提出了借钱的事情。明在听了事情的经过后,就告诉她,明天中午到半岛咖啡店等他,她真不相信会遇到这样的好事。后来,可儿问起明为什么会如此大方把钱借给认识不久的歌厅小姐时。明才告诉他,之所以帮助她,是因为想到自己的生世,明在做泥水匠时,家中的父亲也是重病倒下了,他到处筹钱,就是无人肯借给他,因为那时他家徒四壁,眼睁睁的看着父亲一天天的枯竭,直到死去。在得到明的资助后,妈妈的病情终于稳住了。就在妈妈出院的那天,她把最宝贵的给了明。明也算有情有意,不久他让她离开了歌厅,还给她买了一间房子。假如开始是为了报答,那么随着时间和接触,她在心里渐渐地接受这个比她大十几岁的男人。明对她说,他不会离开老婆和孩子,因为他们是在最艰苦的时候相识相爱的,人不能忘本。你也可以随时离开我,我们不要成为对方的包袱好吗?可儿也告诉他,她不想独占他,只要心里有她。   三年的时间不算太长,可也不短。在这三年中,她的妈妈最后还是离开了人世。她和明相处的时候越来越感到不安,越来越觉得渺茫。她曾努力过好多次,心里也挣扎过好几回,想要离开这座城市,离开明,开始新的生活,可习惯了的优异的生活和残酷的社会现实,又让她一次又一次地放弃了念想。   西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些呢河南专职癫痫病医院荆门哪个羊羔疯治疗医院好口吐白沫是什么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