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精英 > 文章内容页

【绿野“中国梦”征文】我所在的山乡学校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业界精英
摘要:通过对亲身经历的学校教学条件的改变,学校的面貌越来越新颖;说明时代在变化,社会在进步,梦想正在变成现实。    走进窗明几净的二楼办公室,坐在宽大崭新的办公桌前,看着布置一新的室内,我不禁喜滋滋地环顾四周。后面是正在抓紧装修的教学楼,前面的高台子边沿部分,栽植着一排蓬勃茂盛、四季常青的龙柏。高台子下面,是布置规划整齐、宽阔平坦的运动场。眼前的情景,曾多次出现在我的梦里,曾是我多年来苦苦追求的梦想。   欣喜的目光,透过窗外树荫里淡淡的光影慢慢地平静下来,不知不觉,似乎穿越了时光隧道,回到了三十多年前我刚刚参加工作时温馨又带着苦涩的日子。   尽管在教育局分配工作时我就听说,即将参加工作的小学在山区,而且是一座祠堂;我的心里并没有过分在意。因为我刚刚读小学一年级时,班级就在邻村的祠堂里。我当即闪过一念,一座祠堂怎么能够容纳一所小学的全部学生?除了祠堂以外,学校肯定还有其他的房屋。不然的话,也不像学校的样子。   上班的第一天,我满头大汗匆匆忙忙赶到学校所在地,经过热心人耐心细致的指点,我走下公路后,小心翼翼地经过一段宽阔的田野,走进一座房屋破旧、处处脏乱的小山村。在村民热情指引下,顺着进村弯曲不平的碎石小路,来到一栋破旧的大房子旁边,看到大门边清清楚楚地用红漆写的校名,我瞬间目瞪口呆;掏出介绍信仔细地看了又看,终于在难以自信的情绪支配下,勉强地迈着突然间变得有些沉重的脚步,神情恍惚、左顾右盼地进了大门;找到了刚刚到达不久的学校负责人报到,随即安顿下来。   这所旧祠堂虽然谈不上宏伟,但是很高大,共有三进,前后两个天井,相当宽敞。两边都是并不狭窄的厢房,连同开阔空旷的主建筑,用作教室和教师的办公室,显得绰绰有余。学校早已得到有新教师分配来此的消息,在后面天井的两边临时隔了两间鸽子笼大小的房间,分配给新教师居住。   在校长的安排指引下,我跨进了有生以来第一次属于我个人的空间。进门之前的激动不安以及进了校门后残存的热情,随着右脚跨进高高的石头门槛,顿时凉到了脚心。房间里摆着一张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就再也摆不下任何物品。一个人在里面,连转身都显得不方便。这和陈景润早年的房间,几乎一样。我心里不禁苦笑起来。惊愕地一抬头,陈旧黑色的木板椽子、黑灰色的瓦片慢慢地清晰起来。木板椽子上、瓦片上处处悬着沾满了灰尘的蜘蛛网。大概高处不胜寒,风也大,悬挂着的灰尘蜘蛛网,好像很害怕似的,不住地颤抖着。似乎不注意,随时都会掉下来。   随后,我还惊奇地发现,抬头所见竟然还有几处偷偷地接纳着无孔不入的阳光。我心里顿时一沉,但是看到另外的房间和我这里一模一样,我微微一声叹息,只得作罢。   山里的夕阳似乎十分吝啬,初秋绚丽的晚霞布满西天不久,胭脂似的夕阳就已经隐入了西边的山岭。到这时我才意外地发现,学校竟然没有通电,难怪住进房间后,学校会计就给我们刚分配来的两位教师一人发了一盏煤油灯。看看灯里有限的煤油,兼之心情相当失落,想看一会儿书,一点心情也没有。天黑后不久,我就熄灯上了床。   静静地躺在床上,将近中秋时节,晚上已经相当凉爽。不知是第一天上班工作心情激动兴奋,还是换了一个环境一时不适应;我躺在窄小的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无边的黑暗笼罩着一切,寂寞里带着冷清。空旷的屋面下,一阵阵清冷的山风,带着低沉的吼声,旋转着、流连着,呼啸而去。四周围阴沉沉的显得十分神秘、十分恐怖;宛如一个巨大的怪兽张着墨黑的大嘴,无声地吞噬者一切。看着,想着,我不禁浑身颤抖起来。朦朦胧胧里,不知何时才迷迷糊糊地进入梦乡。   正式上课后,校园里显得热闹非凡。试想想,一所祠堂里容纳了四百多名学生,上课、课间活动,想不热闹也不可能。下午放晚学后,各班级学生例行扫除。校园里顿时像刮起了大风,灰尘漫天,阴云密布。我暗想不好,几步跨进房间,想遮挡一下床铺和被单,看着居高临下、气势汹汹从天而降的一股股灰尘,以及迫不及待地跟随着我的身影趁机闯进来的尘埃,不顾一切偷偷地从墙缝里无声无息地钻进来的土黄色尘土。我一声叹息,面前的灰尘落魄而逃。我自己也连忙奔出校外,摇头苦笑。夕阳下时,校园终于安静下来,我和同事都抱出被单,在外面不住地拍打了好久。   一个阴冷的秋夜,在萧瑟的秋风里,忙碌了一天的我,很快就进入梦乡。睡梦里,忽然觉得脸上一凉,一下子惊醒了。一点冷冰冰的水滴再次无情地砸在脸上。我摸索着点亮煤油灯,过了好久,微弱的灯光才慵懒地慢慢散开。我一摸枕头上,已经湿了很多。上面黑暗处,一点点水滴不慌不忙、又持续不断地落着。下雨了!我心里一惊。再次摸摸被单,脚跟处也湿了一些。唉,“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我连忙手忙脚乱收拾好床铺,另外一位同事隔着窗子大声问我房间里漏不漏雨,他的被单湿了。我俩顿时无可奈何。最后,倦意袭来,我拥着被单靠着墙,眯了一夜。自从来此少睡眠,长夜沾湿何由彻。   第二年春暖花开时的一天夜里,睡梦中的我突然被一声声凄厉的叫声惊醒。隔着小小的窗户心惊胆战地偷偷看着外面,阴冷弯曲的下旬月冷冷地挂在天上。淡淡的月光下,高大空旷的祠堂里显得阴森恐怖。凄厉的声音仍然不断地从阴暗处无情地窜出来,肆无忌惮地钻进我的耳朵,沉入我的心底化作了满腹的胆怯,浑身不住地颤抖起来。张开口想喊一声另一位同事以壮壮胆,但是畏畏缩缩的声音到了舌尖,就是死活不愿出口。我的胸口狂跳起来,颤抖着钻进被子,双手捂着耳朵,蒙头大睡。第二天听说是猫在春暖花开的日子里,因为发情才凄厉地嘶叫。   几年后,我已经成家搬出校园。历经沧桑的破祠堂宛如一位身患癌症晚期的老人,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夏初夜晚轰然倒下。当地政府以及教育主管部门拨出部分资金,动员当地先富起来的那部分人捐助一些。学校负责基建的领导加强监督,三个月不到,即新学期开学时,一前一后两排新教室在原来旧祠堂的基础上拔地而起。真是旧貌换新颜。房屋数量虽然少了几间,比原来也矮了一些,但是宽敞明亮,完全具有现代小学的规模和办学条件。   大概是物以稀为贵吧。我所在的山乡有六所小学,只有一所中学。中学的校园、教室,以及其他配套设施都比小学好很多。参加工作一年不到,我就对中学心驰神往,渴望有朝一日成为一名中学老师。因为中学老师需要大专学历,我只有中师学历,怎么取得大专学历呢?我十分茫然。但是内心里的渴望,却在与日俱增。   旧祠堂倒塌的前两年,我已经探索着找到了进修学习的路子,并及时开始进修学习。在小学新教室里上课不到半年,我就顺利地获得了安师大汉语言文学专业专科毕业证书。新年过后,就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第一个春天,我如愿以偿地调进中学任教。   中学的班级数虽然比小学还少一个,但是校园面积是小学的几倍,房间数量是原来所在小学的三倍多。中学位于山坡上,上下两排四栋教室,兼教师办公室。校园里绿树成荫,每栋房屋前都栽植了一排高大的梧桐树。中小学虽然学生数差不多,但中学的科目多、分得细,教师数是原来我所在小学的两倍多。除此之外,校园内还有单独一栋的三间房屋作为校长室和学校总务处。学校操场下一排房屋,是教师宿舍,另有单独两间是学校的师生食堂。刚到中学上班的那天,走进校园,看到步步升高的校园内,布置规划整齐有序的房屋,我喜不自禁,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我终于达到了自己梦想的目标。   调入中学一个月后,上级拨款给学校搭建教学楼。也许是我工作一直细致在此地比较有名,校长安排我利用课余时间,负责记录每天购买的建材品种、数量,以及建筑工地上每天出工的人数。我得以和学校正在建设的教学楼亲密接触。看着设计新颖,造型独特的新教学楼拔地而起、逐渐升高,一层结束后,第二层紧接着建设。半年不到,一栋崭新的教学便矗立在校园里。新学期开学后。我任教的班级恰好安排在二楼上。当我踏着干净整洁的楼梯拾级而上,走上教学楼二楼时,不知怎的,心里骤然间出现了似乎登上天安门城楼的激动和自豪。放眼望去,整个校园尽收眼底。转身踏进宽敞明亮的教室,我的心也骤然间亮堂起来。   教学楼建成后,学校的房屋十分宽裕。家离得远的教师成家后,学校安排两间房屋。家住在附近,或者单身的教师,学校酌情安排一间房。住宿的房屋简洁朴素,但是丝毫不显得寒碜,门窗虽然不是新安装的,但是干净大方。雨雪天气里,不论风狂雨骤,还是雪花漫天飞舞无孔不入,一滴雨水,一片雪花也钻不进房间。   舒服的日子过得特别快。转眼间到了九十年代中期,全国范围内浩浩荡荡的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的东风,及时吹到了我所在的山区,上级政府要求各所学校加快进行规范化建设。中学按规范要建设配备理化生三个实验室,另外还要建好图书室、阅览室。操场上要规划建设好篮球场、排球场、足球场等。接二连三的喜讯宛如浩荡的春风吹来,水面上激起了一阵阵激动人心的浪花。全校师生喜气洋洋,学校的面貌又要发生巨大变化了。   那时的国家还比较穷,发出号召后,拨到各所学校的建设款项却比较有限。怎么办?当地政府要求并督促各校积极行动、想方设法在民间借贷。当时的山乡先富起来的人还不多,兼之某些先富起来的人在思想认识方面还有待提高,所以各校的借贷效果都不太好。我所在的中学,除了借贷外,校领导还动员教师们积极借钱给学校,为学校建设添砖加瓦。经过一番并是太激烈的思想斗争,教师们在自己经济还相当困难的情况下,纷纷解囊借钱给学校用于校园改造。   经过陆陆续续将近一年的建设,学校的面貌大有改观。旧房子拆除改建了大半,操场全部整理完毕。但是,想购置篮球场、排球场、足球场的相关器材,学校已经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同时,学校还背上了沉重的债务负担。这些债务,相关债权人每学期开学初都要成群结队、气势汹汹地找到学校,想出各种办法讨要;但是学校始终无可奈何。直到新世纪开始后,国家开始化解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期间各所学校债务。学校终于还清了债务,从此一心一意开始抓教学工作。   新世纪开始后,学校的教学楼以及后期改建的实验室、图书室已经比较陈旧。和四周围村庄里雨后春笋似的一栋栋造型新颖别致的小别墅相比较,学校就好像一位衣着破旧的落魄书生,在冷清的山风里瑟瑟着。学校申请,上级领导来校检查指导时耳闻目睹学校日渐破旧的情景,感叹财力不足,但确保每隔两三年拨出一定数量的款项,让学校维修教学楼和房屋。每维修一次,学校的面貌就如一位满脸胡须邋里邋遢人理了发修了面洗了脸一样,清爽干净,面目一新。   前几年,我原来所在的小学因为学生数锐减,合并进入我校。中小学合并后,学生数增加了不少,但是教室并不紧张短缺。校园内的教室,各种实验室,图书室、阅览室,应有尽有。只是建成的时日已久,暗淡陈旧,宛如一位神情颓然饱经沧桑的老人无声无息地蹲着。让人一见,感慨万千。   前年,喜逢国家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春风,学校再次得到了大发展的良好机会。根据学校的实际情况和积极申请,上级相关领导进行了一番深入细致的调研后,再次拔出专款让学校搭建一栋综合楼。综合楼里安排了理化生三所实验室以及相关的实验准备室,安排了学校的行政办公室,教师办公室,和一个大会议室。原来的房屋再次加固维修后,用作学校的图书室和一个大型的阅览室。   真是有钱能造隔夜楼,兼之现在建设时的现代化设配齐全。仅仅三个月时间,一栋崭新的综合楼毅然挺立在操场上一级的平台上。搬进新办公室不久,一位领导来校视察时,对原来教学楼新颖别致的设计十分赞赏,看到装修过的教学楼窗明几净,采光效果甚好。频频点头之余,感叹地说,就是地面上还是原来的水泥地面,太陈旧了一些。回去根据政策设法再帮你们学校争取一些资金,把地面做成水磨石地面,班级上就会更加干净明亮,学生们扫地也会更加方便。   这位领导说话算话,两个月不到,新学期开学前的初秋时期,教学楼地面改建水磨石地面的资金到位,学校紧急组织瓦工开始施工。   忽然,几声斑鸠“咕咕咕”、“咕咕咕”的叫声,把我从沉思里拉了回来。我轻轻一笑,曾经苦苦追求的梦想,在新时代伟大绚丽的中国梦辉映下,变得越来越辉煌灿烂。   西安中际脑病医院口碑好不好癫痫患者饮食方面应该注意什么?哈尔滨癫痫病什么医院好湖北重点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