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墨香】田园雅趣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玄幻小说
摘要:一场连续几天的小雨,使干旱的土地得到了滋润,嫩绿的小草,撒了欢一样地疯长,昨天还看见蒲公英的花骨朵,今天就在雨珠的滋润下,绽放出黄色的花朵,我不知道,它是感恩春天呢,还是感恩这一场春雨?我想,两者兼而有之吧。拿起镐头,在小园里耕耘,看着新翻的土地,一垄一垄在自己的眼前诞生,即使是腰酸腿疼,什么都不想干,心里头也有一份愉悦。土地黑黝黝的,使我想起了去年灿烂的菊花,那大朵大朵的黄,渲染了整个秋天,直到深秋的几场寒霜,才逐渐的凋零。 一场连续几天的小雨,使干旱的土地得到了滋润,嫩绿的小草,撒了欢一样地疯长,昨天还看见蒲公英的花骨朵,今天就在雨珠的滋润下,绽放出黄色的花朵,我不知道,它是感恩春天呢,还是感恩这一场春雨?我想,两者兼而有之吧。拿起镐头,在小园里耕耘,看着新翻的土地,一垄一垄在自己的眼前诞生,即使是腰酸腿疼,什么都不想干,心里头也有一份愉悦。土地黑黝黝的,使我想起了去年灿烂的菊花,那大朵大朵的黄,渲染了整个秋天,直到深秋的几场寒霜,才逐渐的凋零。   一只鸟儿飞来,就落在我刚刚平整过的土地上,长长的尾巴,上下摆动着,灰白色的羽毛,与刚刚平整过的土地形成鲜明的对比。小鸟旁若无人地在土地上觅食,根本就无视我的存在,我停下手里的活计,屏住呼吸,呆呆地看着觅食的小鸟,就这样,人与鸟近距离的遥遥相望,我不想动,也不能动,不想破坏这份与世无争的悠然。也许它是呆腻了,也许是它想活动一下,忽然展翅飞到一颗大树上,银铃般的叫声,在这寂静的清晨响起。再仔细听,远处也有鸟鸣,一唱一和,是不是鸟儿求欢的情歌呢?   不远处,一株稠李子树,花开正艳,一团团,一簇簇,一串串,在绿叶间撒着清欢,播着甘冽。虽然身处犄角旮旯,很少有人能欣赏到她的芳姿,她依旧怒放,依旧灿烂,绽放自己的美丽,以悠闲自得的神态,迎接美好的春天。就算是默默无闻又有什么关系?就算是无人欣赏又有什么关系?这不是孤芳自赏,而是热情地绽放,不惜随风而舞,不惜碾落成泥。我想到了蜡烛,也想到了人生,想到了“蜡炬成灰泪始干”那句至理名言。不惜燃烧自己,也要照亮别人。照亮别人的同时,也是自己最美丽的绽放。   在田园里劳作也是很辛苦的,一想到辛苦能换来金秋的收获,心里也是陶然。记得刚来大兴安岭的时候,这里的气候条件,要比现在寒冷得多,小园里只能种一些土豆和白菜萝卜,其它的只能望洋兴叹了,就是家里扣大棚,也只是黄瓜之类,有的年份,豆角只能吃一茬就下霜了。时光荏苒,流年似水,地球的温室效应,使北方的生存环境有了很大的改观,现代化的发展,也促进了农业发展,现代的耕作方式,也取缔了固有的传统模式,伴随栽培技术的不断完善,自己家产的无毒无公害绿色食品,相继搬上了餐桌,丰富了自己家的饮食需求。北方人和南方人的饮食习惯不一样。一般的来讲,南方人都习惯将蔬菜烧熟,北方人则不然,能生吃的新鲜蔬菜很多,也包括一部分野菜。早年也曾和浙江人在一起工作过几年,见我们这样吃法,浙江人就说:“像牛一样。”   来到大兴安岭之后,一直和哥嫂生活在一起,直到自己成家。大哥是个大夫,患者多,也很少打理小园之事,都是大哥的岳父在侍弄。大嫂家在吉林省榆树县,世袭农民,直到大嫂这一代人,才改变了自身的属性。其实,农民也没什么不好,尤其是现在,农活相对简单多了,也轻巧多了,才会有那么多剩余劳动力,到城市去打工。对于乡下,我有许多相思,许多怀念,许多不舍。每次回乡,当踏上村街的一霎那,那一连串的乳名,就在脑海里不停的跳跃闪现,一个个鲜活的形象,穿越岁月长廊,站在我的面前,冲我微笑。那些细小琐碎而顽劣的故事,堂而皇之的登上了记忆的阁楼。   大哥是家里的老大,很有权威性,对我来讲,大哥即是兄长,又似父亲。父母远在千里之外,就是想关怀与照顾,也是鞭长莫及。在家我是老小,天生的娇气,基本上没干过什么农活,只是耳濡目染,对割拉铲趟也不算陌生,也能依葫芦画瓢。但是,这里的劳作,与老家不同,甚至有天壤之别,甚至在这里我都没有见过犁杖。刚来不久,又是在学校上学,对周边的环境也很陌生,也转向,自己知道是西山,总感觉是南山,方向性的错误,使我有一次半夜下火车,竟然找不到家了,后来在街道上抽一颗烟,闭上眼睛,什么都不想,等我抽完烟,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站立的地方,离家不足百米。在家转向还好说,要是到山上转向,后果就严重了,就有丢失的可能。这些年也多次听说过,有人丢失,而再也找不见了。就像是人生,也有找不到方向,看不清脚下道路的时候,想想也好笑,这么大的人了,来这里已经十多年了,还会发生方向性的错误,当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这里四面环山,人们就生活在山脚下的盆地里,林场都是依山傍水而建。我来的时候,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叶,大兴安岭开发建设刚刚十年的光景,正是木材生产如火如荼的黄金年代,也是开门办学的最后一年,处在毕业班的我们,全部到贮木场参加劳动,也算是开门办学的一种形式。我和毕波,王道祥三个人,在造材台上,学习打号锤,将传送带上的原木划分等级,打上标记。带班师傅是上海女知青,很少见的一个姓,强庆娟。我们这一届毕业班,是最亏的一届学生,上学的那一年,文革开始,毕业的那一年,文革结束,不多不少,都被我们赶上了。原本的高中毕业,结果只闹到一个初中身份。其实,什么身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脚下的路该怎样走。   这里地处边防地区,早几年的话,到加格达奇北部,就要边防证,这几年边防线又向北推近三百公里,离我家不远的塔河县,那是要边防证的。边防证,就是一纸介绍信,介绍你来自何方,到这里干什么,就像现在的身份证一样。塔河县算不得边防,距离界江两百多公里,不过,塔河县有驻军,除了铁道兵之外,还有正规部队,真正的边防部队。那个时候条件艰苦,工资也少得可怜,就是有钱,也买不到新鲜蔬菜,一年之中,最常见的蔬菜,就是土豆白菜,就连干菜也少得可怜。林间平地,土地肥沃,其他的地方,鹅卵石要多一些,尤其是房前屋后,只有少得可怜的沙土,想要开垦前后园,就要不辞辛苦的将鹅卵石捡出来。这是一项相当艰苦的工作,我家现在的小园,就是当年艰苦劳动换来的。   也许这里是距离地球最近的地方吧,凌晨两点多就已经蒙蒙亮了,三点多,天就已经大亮了。夏天是多雾的季节,凌晨五点多的时候,就会大雾弥漫,仔细观察,就能看见细若飞尘的雾雨,在空中飘浮舞蹈,小鸟隐匿在树叶间,虽然看不见踪迹,那欢快的鸣叫,从茫茫的迷雾里传来,给这寂静的清晨,增添了一丝生机。清晨的小园很安静,安静得只能听见手里的工具发出的声响,人在小园里劳作,就如置身在云海里,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晨雾很浓,就连刚才还清楚可见的稠李子树都看不见了,但是,能感觉到它的存在,那浓郁的花香,在雾海里飘荡,清新、自然、甘冽,沁人肺腑。在我的印象里,稠李子花,香味最浓。   现在的栽培技术就是好,只要自己整理好土地,用地膜覆盖,再去买秧苗就可以了。五月中旬之后,是小园里最繁忙的时候,翻地、起垄、种地,忙得不亦乐乎。六月初,开始移栽秧苗。虽然会花一些钱,比起来享受到的产品,还是很划算的。其实,这些与经济没啥关系,就是自己吃起来方便放心。我家的小园很大,种上蔬菜有很多都吃不了,也必须种,自家的小园撂荒在那里,让人看了笑话不说,还要自己花钱买蔬菜不划算,而且还说不准有没有污染。有许多事情,不是用经济来衡量的。   春天的土地是黑黝黝的,夏天就是绿油油的一片,看一眼,心里也舒畅,想吃的时候,就到小园里取,即方便又放心。趁着美好的春光,在小园播下希望,付出艰辛,就会收获丰收的喜悦。一分耕耘就有一分收获。小园雅趣,欣赏的就是自己的一份努力。 哈尔滨专业癫痫病医院在哪里湖北治疗癫痫病那好长春的治疗癫痫病哪个医院好?江西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