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男友不见情侣相拥享受武警相遇长久久违幸福故事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5-4 分类:玄幻小说

电话响起的时候,我正在宿舍里心急火燎的将笔记本电脑往电脑包里塞。原以为会是凌然打来的,拿起手机一看,却是个陌生的座机号码。

自从我在网上发了几份简历之后,就频繁接到这样的电话。只是大多电话都是以招员工为幌子来找一夜情或者是二奶的,由此,工作找了一两个月,还是一筹莫展。

我稍稍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接了电话。

“喂,您好!”

“你好,请问你是在找兼职吗?”

对方的声音稍显熟悉,来不及多想,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

“是的,请问你有什么职位可供我去做呢?”

“特殊服务你做不做呢?”

瞧,又是一个。

我冷笑一声,冷冷的回道:“谢谢您,请您再找其他人吧!”

话落,我便撂下电话,提着电脑包出了宿舍。

正赶上下课的时候,我穿梭在人群中,心情却是极好的。早在一小时之前,凌然就已经发信息告诉我说,到衡阳了。

于是,我翘了一堂课回宿舍收拾东西,只为了能够早一点见到凌然。

上一次入住过的宾馆,就在学校大门口。问好了房间,顶着前台异样的目光,进了电梯。

我想她们应该对大学生在外开房的事情应该见怪不怪了吧,可是每一次从她们身前经过的时候,总能感觉那几个人在我背后议论些什么。

许是我自己想多了,我这样自我安慰。

房间门口,我一个深呼吸后,缓了缓心绪,这才摁响了门铃。

门被人从里面打开,我找寻了一番也没见着凌然的人影,紧接着便被他一把揽进了怀里。

我一时惊慌,却满是幸福。

“丫头,想你了!”

凌然将头埋在我的颈间,娇嗔道了一句。

每次听到凌然叫我“丫头”的时候,我全身都会像是过了电一样颤动不已。

抬起空着的左手,我轻轻搂着凌然的腰,然后很煞风景的说了一句:“笨蛋,你回家之后养胖了!”

我一直都叫凌然作笨蛋,这是我对他的昵称,正如他一直都叫我丫头。

听我这么一说,凌然立时放开了我,结过我手中的电脑包,一脸的坏笑。

“饿了吗?一起下去吃饭吧?”

“我不想吃饭,有点累了。你下午还有课吗?”

我点了点头,装作生气的埋怨道:“不吃饭怎么行,坐了这么久的车。再说了,我也没吃呢!”

“我的行李箱里面有吃的,先陪我睡觉好不好?”

我自然明白凌然所谓的睡觉指的什么,饶是如此,我也找不到任何理由去拒绝。我想此刻,我的脸上应该是洋溢着幸福的。

没等我开口说什么,凌然温厚的唇已经贴了上来。

许久不见,事实上,也才二十几天罢了,思念却已泛滥成灾。

我用力的吸着凌然的舌头,好似要把这二十几天的时光都用这个吻来补偿。

凌然一边亲吻着我,一边抱着我向着床边挪动。

最后,我们两人一同躺倒在床上。

此时的凌然已是面红耳赤,就连身体的温度也在不断的上升,紧紧抱着他的时候,能够略微感觉到下体的异样。

我略有些不好意思,欲拒还迎四平市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道:“我下午还有课,你一会自己去吃晚餐,知道吗?”

轻柔的语气,像是在对一个孩子,连我自己都觉得矫情。

“好!那你给不给嘛!”

凌然嘴唇微翘,满怀期望的看着我,倒显得有几分可爱气。凌然是武警出身,先在也是一名武警士官,我们的相见较之我们的恋情足足晚了一年。

清晰的脸部轮廓,一米七八的身高,怎么看都能够的上帅的标准。

“丫头,你看什么啊?你可别再说我胖了,回家后,每天都在吃饭喝酒什么的,和家人吃完了,又和朋友吃。我妈还让我在家多呆几天的,可是...”

“可是什么啊?”我明知故问。

“可是想你了呀!来嘛,来嘛!”

凌然面色绯红,一只手不安分的在我身上游走着,自上而下。

时值十月,天正是转凉的时候,我穿了一件衬衫,外面套了件外套。待到最后一层防备被凌然卸下之后,两人已是赤身相对。

猛地想起初次见面那夜的场景来,我忙不迭推开了凌然,打趣道:“我发现你这次胆子变大了哎,上次你可不是这样的。你洗澡出来都会害羞,还裹着被子不让我看见。”

凌然笑了笑,却不说话。略有些湿润的唇再一次封住了我的嘴,每次亲吻,我都喜欢等凌然先闭上眼之后再轻轻的把眼睛闭上。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或许是想要把他的样子记得更为深刻一些。

凌然右手所触碰到每一寸肌肤,我的身子都会像是过了电一般的战栗。

我缓缓的闭上了双眼,任由凌然的手在我身上游走。

完事之后,时近两点,我依依不舍的松开凌然,细声说着“我要去上课了”,无奈我刚起身,凌然的双手如绳索缠着我,迟迟不忍放开。

“唔,能不能不要去?”凌然双眼微闭,将头埋在我的胸前,小声的说道。

我心念一动,双手不受控制的再次搂着凌然的腰。

略显粗壮,相比他给我看的照片,着实胖了不少。据说是升了士官之后,经常和战友晚上外出吃宵夜所致。

我蠕动到了凌然的胸前,将头紧紧贴着凌然的胸口,很清新的感觉到他的呼吸,听着他的心跳声。

“凌然,我要去上课了,你自己在房间里好老年人癫痫病药物治疗好休息一会,好不好?我们的老师有些那个,我要是缺课的话,还得去学生办签假条,太麻烦了!再说了,我在这儿,你总是休息不好。”

凌然犹豫了片刻,这才回道:“好,那你去吧!”

随即松开了双手,转身背对着我。

我淡然一笑,在凌然的肩膀上亲了一口,又将头凑到凌然的耳旁,呢喃了一声:“我电脑桌面上面有个东西,你记得看一下。”

见凌然点了点头,我才起身穿好衣服出了门,心里却在暗自做着些打算。

今天是凌然的生日。

几乎从他上次离开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想着要给他送准备些什么礼物。事实上,也是那时候,我就算好了他回来的日期。

回来。

我突然为自己脑海里迅速闪过的词觉得可笑。

给室友安宁打去电话,让她给我带了课本。当我赶到教室,安宁已经给我占好了座。

“麦子,这是给你的电影票,你拿这个去进步影城兑票,还有可乐和爆米花送哦!”

安宁笑眯了眼,对于凌然这个姐夫,几个室友早已是百闻,却不得一见。

我接过电影票,又瞅了几眼,才收回到手提包里,笑着道了声谢,便将顺手从凌然那儿拿来的零食扔给了安宁。

“呀,有吃的!麦子这是要请吃喜糖吗?”

我一笑置之,尚且沉醉在与凌然刚刚的缠绵中,当然,同时也在幻想着晚上的约会。

两节课连同课间休息的十分钟,不过一百分钟的时间,我却觉得异常的漫长。凌然没有给我发信息,想来是睡着了。好几次拿起了手机,想要对他说些什么,又怕打扰他睡觉,最终还是放下了。

单手撑着头,撇向窗外。

细细回想着我和凌然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我在深圳的时候,我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等等等等,心里癫痫病遗传的预防似是一阵暖流涌过。

好不容易挨到了下课,我将课本向安宁一扔,便奔出了教室。

我几乎是一路小跑着到了宾馆房间门口,而后摁响了门铃。

许是凌然睡的太沉,我摁了好一阵,才见凌然裹着白色的被子迷迷糊糊的来开门。

我在凌然身后关上门,却见凌然眯着双眼又倒头就睡。

电脑包还是我走时的模样,我笑着趴在凌然的身旁,柔声说道:“笨蛋,起床了,我们去看电影!”本文来自小西安看癫痫医院哪家好说《指尖上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