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内容页

【轻舞】聚会_1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现代诗歌
每年的腊月二十九夜晚是老伴与其发小们聚会的时刻,这节点早已成了惯倒。   在以前,每当老伴出发时,我总爱调侃地问她:“你们姐妹们相聚兴带老公不?”老伴总是回过头,白过一眼,爱搭不理地走人。而我也只能酸酸地呆在家陪着孩子等待她高兴地归来,心里五味杂陈:既有忙碌一年让她外出放松一下心境的爱意,又有怕她娱乐过久太过劳累的担心。从她离家门的那一刻,心中一直牵挂着,这滋味很不好熬!随着岁月的流逝,我们在奔向老年,年轻时的激情与打斗已被对彼此的关心依赖所取代,我终于渐渐明白了“少年夫妻老来伴”的道理。   今年的腊月二十九,我十分骚道坚持与她同行去会会她那些五行八作的发小。敏电话打来时已近晚七点,我俩已经做好了晚饭正陪孩子吃着,但盛情难却,我俩慌忙外出“接驾”,但敏说她正在地下超市闲逛,让我们到“三小”路口等待。   等她到时七点已过,我们商量着找吃饭的地方,于是相约去了西大街路南的X饭店,不料包间已经满客,大厅里尚有两张四人座的餐桌,敏打了一圈电话约定有八个人到席。清带着漂亮女儿先她人到场,她看到状况后坚持改换场地,于是我们从西大街转移战场到白云大道北段的C家饭庄。   大厅里确实宽畅,每张大圆桌可坐十人,但一问老板饭菜品类和价格,我内心还是小小一惊:菜单显示“春节专用套餐”,菜品很少,菜价却高,因年底这也算正常。我有些犹豫:毕竟同桌的多是普通工薪阶层和打工收入很低掰着铜板过活的人。来时,我带了瓶张裕干红、两瓶剑南春还有四罐德国进口啤酒和两包芙蓉王香烟,依据同桌人的身份这档次应算匹配。   清忙着点菜,不是大鱼就是大肉,还有什么家常豆腐之类,我两口子五十多了很是注意养生,对这些真的不感兴趣,但仔细看看菜单只好作罢。   点好菜后就是无聊地等待,先到场的是几个没读过几天书爱跑江湖的姐妹,其中一个带着很那个有些油腔滑调的老公。他与清一直相互调情对骂,清开口道:“我屙您锅里吗?这样说我。”对方却嬉皮笑脸对清地说:“既然你老公不行,你苦大仇深的,晚上咱俩开房怼一伙咋样?”   我虽然知道他俩在开玩笑,但心里还是有点架不住。实事求是地说,虽然清很会挣钱家里也较富足、人长得也算清秀俊美、穿戴也算大气时尚,但谈吐暴露出腑内空空如也。她对老公粗野谩骂及泪俱下地控诉还是激起了我的怀疑,这场景完全颠覆了老伴曾经讲述的好女人形象。他们实在不会懂得读书会使人内心明理高贵的道理!   这边几人在无聊地闲扯,另几个姐妹还在超市里打工忙碌。清一直在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诉说老公的无德与无能,吓得小女儿直哭。虽然我有些看不惯清的做派,但心理上还是理解她的,于是我对众姐妹说:“要理解清,心理委屈倾诉一下,发泄出来对身体有好处。谁家锅底门儿不冒烟呢!”   我带的干红多数姐妹不愿意喝,开辣酒更没人喝,啤酒同桌的哥们一人喝完,一瓶干红几乎全灌进了清的肚里。由于桌上几乎全是女人,烟也没允许那哥们抽。就这样闲扯互聊着,时间已过十点,店家催着打烊。待我结账时,巴台说账已付过,返回问才知道是我接开水时,敏装着外出接电话时付了账钱。老伴在饭桌前没有吃几口菜也没有多说话,但看出来她情绪还不错,她对我桌前的表现还算满意。清有些小晕,嚷嚷着叫开辣酒继续喝,而我坚决反对,我是懂法的人,同桌饮酒出了事是要负责任的,况且她骑电车还带着小孩子,天气又冷、路上有积雪,我要对她的安全负责任。我和老伴坚持送她回家,而她坚决不从,只好由她而去。   新年的脚步犹如新郎官盼老婆是越来越近了,愿所有的姐妹开心快乐、幸福、新春大吉,明年的今日听到的不再是清的唠叨倾诉,而是开怀大笑!   荆门治癫痫有名的医院癫痫到底如何去治疗武汉哪家医院看羊癫疯是最好的癫痫病如何用药物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