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 文章内容页

【看点·光】父母是家(散文)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现代都市

家是一个大大的同心圆,儿女在这里面蹦来跳去,幸福着,温暖着,成长着,而父母就是这个家的中心。

小时候喜欢躺在父亲怀里撒娇,喜欢听父亲讲一个又一个悬疑的故事,喜欢跟在母亲后面说些自以为很新鲜的事情,还喜欢穿着母亲大大的高跟鞋走来走去……那时候感觉父亲是天,母亲是地,他们神通广大,无所不能。我和弟弟在他们的呵护下健康而快乐地成长着。

转眼间我已为人妻,为人母,有了一份体面的工作。弟弟大学毕业,也顺利考取了当地的公务员。当我们的羽翼在渐渐丰满,当我们的身体越来越强壮的时候,回头望望父母,老了,真的老了。大半辈子过去了,父母没有睡过一次懒觉,没有享过一天清福,为了儿女能过上舒适的生活日夜操劳。父亲老实本分,是一家工厂的仓库保管员,工作之余走街串巷收过废品,卖过冰棍和点心,甚至凌晨3点还要起床去帮别人炸油条。

父亲的肩膀上扛着家的希望,纵使再苦再累,也从未抱怨过。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超负荷劳作,使父亲提前衰老了,两鬓斑白,脸上的皱纹沟壑纵横,一双生满老茧的手又粗又硬。这都不算什么,更要命的是,才刚刚六十出头的父亲已经两度脑血栓,现在生活不能完全自理,而且经常语无伦次。母亲面对着病倒的父亲无能为力,整日以泪洗面,黑发愁成了银丝。我和弟弟看在眼里,急在心中,宽慰母亲的话语说了几箩筐仍无济于事。

人行走在黑暗中,是多么希望见到光明啊!哪怕只有一丝光亮也好。弟弟的婚事一直是母亲心头隐隐的牵挂,或许弟弟谈个称心如意的女朋友能为家里增添些许温暖。我和母亲都这么想着,然而,有时现实残酷得不让你有半点儿喘息的机会。托媒人介绍的女孩儿,一听说家里的状况都纷纷摇头,偶尔有那么几个欣赏弟弟才华的,却也谈不了多久就望而却步了。这让原本就脆弱的母亲彻底绝望了,她的精神支柱完全坍塌,忧心如焚,抑郁成疾,突发心脏病住进了医院。

那是一段多么晦暗的日子啊!我在医院照顾母亲,弟弟在家伺候父亲。家已经失去了意义,不再是一个同心的圆,中心模糊了。母亲每天接受治疗,病情一天天稳定了,可是情绪仍旧很低落,她经常望着天花板发呆,然后唉声叹气地拉着我的手,说一些安排后事之类不着边际的话,还反复跟我回忆小时候父亲对我们的疼爱,让我和弟弟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嫌弃父亲。我每次总是强忍着泪水,拿着检查报告给母亲看,让她知道自己的身体并无大碍,同时不断地给她鼓励,让她对以后的生活充满信心。可抑郁过度的母亲仿佛听不进去,哀莫大于心死了。外出买饭的时候,我会跑到一个犄角旮旯里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这愁苦的日子何时是个头啊!

屋漏偏逢连夜雨。父亲那边的状况更不乐观,每天老泪纵横,枕巾经常湿漉漉的,茶不思,饭不想,他把家中遭遇的一切祸事都归罪在自己身上,甚至跟弟弟提出要去养老院,天真地以为家中没有了他这个包袱,母亲的病会迅速好转,弟弟的婚事会尽快有着落,而我也会安心地工作。弟弟狠狠地批评了父亲,劝他彻底打消这个念头,并且每天帮助父亲锻炼身体,讲一些励志的故事来增添父亲的信心。

半个月过去了,母亲出院了,我们一家人又团聚在一起,老两口生平第一次分开这么久,相见虽然有些羞赧,却仍不失甜蜜地相互嘘寒问暖,仿佛一对热恋中久别重逢的小情侣。家,因了父母的存在,重新变得温馨而又美妙起来。我单纯地以为雨过天晴了,生活即将步入正轨,然而,我错了。

弟弟收拾父母卧室,无意间发现了一份遗嘱和一封还未写完的信,老两口为了不拖累我们,相约要找一个合适的日子去郊外结束双方的生命,让我和弟弟不要牵挂,今后相互照顾,希望我们都能幸福。原来母亲的抑郁症仍在作祟!当我接到弟弟的电话,发了疯似地奔回家,弟弟泪眼婆娑,我们四目相望,没有多余的语言,不谋而合地跪倒在二老面前。弟弟哽咽着说,如果你们去了,我就一辈子不找媳妇儿了!我也早已泣不成声,一边磕头一边说,没妈的孩子像根草,没父母的孩子连草都不如。别丢下我们!天塌了,地陷了,有我们两个顶着!好好活啊……

那天,我们全家抱在一起放声痛哭,把压抑在心底里好久的悲伤,绝望,内疚以及怨恨统统释放了出来,父母也终于如释重负,放弃了轻生的念头。浸透了酸甜苦辣各种滋味的人生才是完整的,饱满的。生活给我们出了一道又一道难题,我们彷徨,恐惧,也曾企图逃避过,但最终我们齐心协力用勇气和毅力战胜了磨难,在这场亲情的考验中,我们全家交上了一份合格的答卷。

孝感动天,弟弟终于收获了爱情,母亲脸上慢慢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而父亲发自内心的欢愉,激励着他每天咬牙锻炼身体。家,这个同心圆,似乎更大更圆了。有父母在,就有凝聚力,有父母的家,孩子都是幸福的。

北京癫痫那家医院最好呢西安癫痫医院在哪里呢?哈尔滨专业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