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在金沙听风(散文)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现代都市

第一次听到金沙的名字,是因为那个寒冷的冬天,鄂南幕阜山区崇阳掩在一片雪皑皑的世界。在当时那个饥馑的年代,是没有人欣赏这银妆素裹的风景的,而且因为冷学校都放假了,让学生们回家去围着树兜子火熬过这极寒的季节。

我们一家住在黑桥的小学校里,连树兜子也没得烧的。于是,学校的头便组织几个年富力强的老师去邻近的金沙买白炭。金沙、白炭就在我脑袋打转。金沙是地名,白炭呢,问父亲,他说,白炭是用上好的木材在土窑中烧制而成,具有燃点高烧过后留下一堆雪白的灰的特点,因而得名。父亲是学校组织的上金沙买炭翁中的一员,只记得父亲他们是头天去的,第二天晚上才回。每人肩挑手提,满满的一担黑漆漆的白炭。从父母的对话中,得知这一趟非常的艰辛,雪后的山路负重二百余斤,不止是崎岖而且出淩打滑,一不小心就会坠入深渊。我当时小小年纪是不可能想像得出那种艰苦和辛劳的。

等我上金沙时,已不是像父亲他们当年用脚走且肩挑手提的艰辛了,而是坐着汽车沿着盘山公路跃上去的,并且是去那里的度假村开会。上世纪八十年代,空调还没有象现在这样普及,因之,各地的风景名胜多被一些单位开发成避暑度假之地。金沙因为海拔不太高气候又适中,不像邻近的九宫山湿度太大,故有“小庐山”之称。

一进入金沙的腹地,只见四周山峦间有一块平地,当地称作畈,畈的中央有一口面积不是很大的水库,一见这片水域,我顿时就生起快感来,山毓水秀,有水就有灵气。沿水库的四周密密麻麻地竖起错落有致的房子,再看水中“楼台倒影入池塘”,也是别有一番风景。观赏完这水边的别墅群后,我们便要去我们开会的所在地了。

我们的度假村,不在这一水域,一知道这个消息,我便好生的失望,没有水,那度假村肯定是要打折扣的,我心里想。一去,果然,我们的度假村在一个山窝窝里,仿佛是一条冲,冲也不是平的,斜着坡,沿着坡,做了两绺房子,不像水库边的别墅,只是些平房。心里对金沙的好感顿时烟消云散。与同住的S君道来,他颔首不语。不知何故,难道他对这环境不满意么?

吃过晚饭,天边燃烧着一片红霞,像彩绸般散落在天穹,也像油画大师泼在蓝天的一幅抽象画,那种美震憾了我。趁着这景色,拉着S君,想去水库边散步,S君却没有响应,而是邀我走到坡上去。我心里是一万个不愿意的,但也不能拂了S君的好意,便随着他沿着坡路一直往上走。两边的竹林密扎扎的,看见它们,暑气消了一半。忽然,一阵风来,吹在身上,有一种沁凉,暑气又消了一半。S君继续带着我向坡上去,风吹着竹叶上下偏飞,像舞女跳着芭蕾,仔细地听还有丝丝的声响,像小蚕吃着桑叶的啮齿声。江南多竹,平常见怪不怪,到了金沙,听风吹竹,竟有一番别情。和S君走到山坡顶,又一阵风吹来,衣袂飘起,周身凉丝丝的,已有了初秋的凉意,要知道山下的世界可还像只蒸笼呢。我们站在坡顶,极目之处,群山连绵,逶迤起伏,一山又被一山拦,郁郁葱葱如穹盖一般,间或一阵云来,风就像个指挥大师,把云吹得飞来荡去;间或也有些雾,在风的调教下,让你知道了什么是风起云涌。山间的田畴稻谷正黄,风一吹,沉甸甸的稻穗也是一片欢笑,好一派丰收在望的景象。

夜渐渐暗了下来,S君竟没有回旅舍的意愿,我便也乐得跟着他,在金沙享受这清凉的世界。坐在坡上的草地上,微风轻拂着我们的肌肤,像柔软的情人的手,心情是熨贴的。仰望天空,满天的繁星,不是城里能见到的。闪闪烁烁,忽而有一颗流星划过,拖着长长的尾巴,像风吹着般,迅猛而去。周边的蛐蛐、蟋蟀在婉转地歌唱,被风一吹,那声音也是打着褶皱,有的音节长,有的音节短,煞是好听。一直到深夜,露水上来了,我们依依不舍地离去。

“清风一枕晚凉天”,我还在睡梦中,S君就将我推醒。睡眼惺忪中,仿佛听S君说,我们去看金沙的日出。才睡几个小时啊,我极不情愿地揉了揉眼睛,但还是起来了。

一出房门,外面还是一片漆黑,只有度假村的路灯还没打烊,但也是懒洋洋的。

金沙的晨,极静极静,偶有一声鸡鸣,更显得山间的幽寂。S君领着我打着手电,走在一条通向山巅的小路上。路上,不时有山雀子被惊起,“扑哧”地从树林中飞起。路两边的竹枝或不知名的灌木时时拂着面颊或手臂,露水也湿了我们的衣衫。好在我们各穿了一件厚外套,才不致于感到冷。

到了山顶,风一阵阵地吹,能听见风吹着各种响声从耳边削过,感受到这是一股奇异的风。

在风中,远眺东边,先是一种白,即通常所说的鱼肚白,将刚还是黑漆漆的天幕撕开了一绺,天光了。随之,是一抹红霞,镌着金边,穿过厚厚的云层,慢慢地散开,天渐渐地露出了丝丝耀眼的亮光。在一切准备就绪后,太阳披着万丈红色的霞帔,喷薄而出,冉冉地升了起来。此时,在风的吹动下,刚才像布展开的云彩开始翻滚起来,顿时作翩翩起舞状,忽上忽下,忽东忽西,呵,原来云蒸霞蔚就是这个样子。太阳完全升起来后,大地就笼罩在一片金色的光芒之下,那种光芒耀着我的眼睛睁都睁不开,渐渐地温度升上来了,厚衣服就穿不住了,只能拿在手上。

吃过早饭,便坐在会议室里,听领导念着冗长的报告。不禁分神,看着窗外,就是一片不似修饰的杂木林,风一阵阵地吹过,在树枝间深刻交流着,时而像久别的恋人相互拥抱,时而像抱着双臂的友人在倾诉。鸟儿在树林里不停地清脆地鸣叫着,而且从这个树枝飞到那个树枝,就像串门的客人似的。好一幅山林和谐图跃然眼前,看得我眼睛发热。不是做报告的领导一声咳嗽,我的思绪还在这窗外的林子里像野马一样收不回。

开了一天的会,坐得人腰酸背痛身心俱疲。傍晚,便是难得的放松。酒足饭饱后,我拉着S君散步到水库边,沿着水库边的马路,信马由缰地踱着步。水库不大,只有一边被省里一家单位做了度假村,其他的地方便是开阔地,我们在一片草地上席地而坐。水边的芦苇正方兴未艾地生长着,风一吹,芦苇就迎风摇晃,呵,蒹葭采采,宛如一出浴的色丝少女,引起我无边的遐思。鸭子在水库里恣意地舒展着它们自由自在的泳姿,不时也有一些野水鸟从水中划过,快得像一道道白色的闪电,在水面溅起一道道水花,也把一声声欢叫撒在水面上。

夜幕降临后,度假村的灯光和沿库边马路上的路粉也映在水中,整个水库像是一片灯饰的海洋,波光鳞鳞,煞是美丽。

坐在水边,风吹在身上,带着水汽,用舌头舔一舔,还有一丝甜味呢,那肯定是负氧离子的味道。这金沙的风还真是名不虚传!

青海有哪些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北京癫痫医院哪家最好呢郑州看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