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有奖金”征文】宠(散文)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现代都市

当我停下车,推开大门进家,那只本来在小窝里老老实实呆着做美梦的小黄狗早闻声窜了出来,激动得又蹦又跳,远远地向我表达着久违的热情。

只可惜老娘嫌它平时太闹腾,用一根长长的绳索拴住了它,只给了它半个院子的自由。不然,这家伙一定会窜到我的身上,恨不得用尽它所有的蹄爪来亲近我的裤脚,粘在我的身上,寻找我的手,似乎非要和我来一次老友间的握手才能尽兴。

我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腾不出手来与它亲热,只能挥了挥手里的大小包裹,隔空给他一个灿烂的微笑,然后进屋。

每次我回家的时候,爹也就不再出去侍弄他亲爱的庄稼,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等我,捕捉着院子外面的喇叭声,娘看我进家了,早早地泡好了茶,把早已收拾干净的桌子又收拾了一遍,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表达她老太太见到儿子的喜悦。

陪着老爹抽了几棵烟,陪着老娘喝了几杯茶,陪着他们絮叨了一大圈子家长里短,然后,我起身走到院子,来到小黄狗豪宅门前,它的府邸我是无福进去了。

它蹦着、窜着,很想一下子把我抱住,不让我离开它似的,粘到了我身上,它也不管自己的爪爪是否干净,也不管自己的嘴巴和舌头是否干净,径直往我的怀里拱,往我的衣服上贴,一遍又一遍地舔着我的手。

我蹲下身,两手捏住它的两个耳朵,似乎要把它竹叶儿似的耳朵拉成二师兄的样子,或者我捏着它的耳尖,从最尖的地方卷过去,一直卷到耳根,卷成煎饼模样。

它一动也不动,乖顺得像教养极好的邻家妮子。我放开手,那卷着的耳朵一下子扑散开来,像一朵花迎着春风绽开了似的,它把那黑葡萄似的鼻头凑了过来,一直凑到我的脸上,鼻头上分明有着润润的湿,鼻孔里分明散出柔柔的暖,我不忍拂了它的热情,也就任它那颗黑葡萄放肆地亲近我的脸腮、我的耳朵、我的鼻子……

“多大的人了,还和那牲灵儿闹哦!”娘在一旁笑我。

“还没五十呢,不大,嘿嘿……”

我腆着脸笑着。

爹娘养了满院子的鸡狗羊鸭,很是热闹。

鸡在笼里,羊在圈里,狗在窝里,互不侵犯,各安其所。

它们的声音塞满了整个院子,屋前有株桃,桃子隐在绿叶里,牛眼般大小,水汪汪的;有株石榴,榴花正旺,烧成满院的火。

当小羊羔“咩咩”的叫声传出来的时候,小狗总是调皮地应和,笼里的鸡便受了惊吓似的闹腾一番,那热闹的景象感染得石榴花都忍俊不禁,“噗哧”一声笑咧了嘴……

哥哥家的小侄子成家比较早,十八岁结婚,然后瓜熟蒂落,给我们添了孙子,这在当地农村是体面而喜庆的大事儿。

小孙子已经开始满地爬了,很活泼,很淘气,“咿咿呀呀”地滚着爬着玩一只布艺狗狗,他笨拙地抓起狗狗,揪着耳朵就往嘴里塞。全家人笑得合不拢嘴,我把狗狗从他手里拿开,放到他够不到的地方,他也不急,扭转身子,又朝着狗狗爬去……

小侄正好在家,二十岁的侄子也只是个孩子,他趴在地上,撅着屁股,两手前伸,嘴俯在地面上,发出小狗“汪汪汪”的叫声,小孙子也学着他爹的样子,撅着小屁屁,一边爬向那狗狗,一边含混不清地发出“汪汪汪”的声音。

我突然想起了儿子小时候的事儿。

刚毕业的时候,我和妻子都分配在一所山村学校工作,学校外面就是果园、河流、塘坝和麦田,春天的时候,妻子在返青的麦田里挖着荠菜,我和三四岁的儿子在麦田里嬉戏打滚。

天水一般清,风丝一样柔,太阳那么暖,麦苗那么青。

父子两个像小狗一样在麦田里仰着卧着、滚爬着,我逗着儿子:“哎,小子,叫爸爸!”

儿子一边嬉闹着,一边嘴里含混不清地乱叫,很多时候他不叫我爸爸,也不叫我爹,而是坏坏地叫着:“大狗!”

邻居家给孩子养了一只宠物狗,一家三口外出玩的时候,经常看见孩子和狗狗玩得不亦乐乎,我很羡慕,有时也给妻子商量:“要不,咱也养一只狗狗?”

“养什么养?你和儿子就是两只了!”妻子嘲笑我。

“爸爸……大狗……”臭儿子适时地插了进来。

哦,大狗,小狗!我成了儿子的宠物狗。

……

看着侄子和他的儿子在地上滚爬逗闹,看着爹娘和哥嫂笑得灿烂的样子,我突然有些恍惚:我们兄妹三人小的时候,我的老爹大概也曾像现在的小侄子一样趴在地上,学着牛和马的样子,学着狗的样子,任我们骑着闹着,挥着小手当鞭子,在“驾驾”的吆喝声中前行吧?

现在,当了爷爷的我和哥哥,会不会像爹娘逗哄我们小时候一样,像宠物狗一样,逗着他们老人家开心大笑呢?

也许,我们当儿女的围拢在他们身边,陪他们喝酒聊天,听他们叨叨村里的陈年往事儿,就是他们最大的快乐吧?

看多了爹娘甚至爷爷奶奶给儿女或者孙子孙女当牛当马,心甘情愿地在地上爬成牛马爬成狗,只要孩子们高兴,他们便也咧着大嘴开心,所谓“子骑父作马,父望子成龙”的事一辈一辈地上演着,儿女成龙不成龙的不说也罢,但成龙或者不成龙的儿女,是否有一位能像他们的父辈对他们一样回馈日渐苍老的爹娘呢?

我蹲在院子里,和那小黄狗开心地打闹着,爹在屋里的沙发上坐着,娘在屋门口收拾着晒好的绿豆,看着他那当了爷爷的儿子在院子里像小孩子一样没个正形。

我突然想起了童年,想起了我放下书包在院子里与小猪、小狗、小羊羔嬉戏打闹的情景,那时的爹和娘还很年轻,我怎么好像没有注意,哪一天他们就突然老了呢?

北京市专业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怎么治小儿癫痫病河北治疗癫痫要花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