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唯美句子 > 文章内容页

【山水】追逐梦想的日子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唯美句子
红梅正在上班的时候,突然老公打来电话说今天是儿子八岁的生日,想全家人一起去德隆楼吃火锅,让她下班后直接来德隆楼就不要回家去做饭了,他和儿子在德隆楼等她。挂完电话后,她没说什么,只见一丝笑意闪过脸颊,让人猜测不透她为什么而笑。   下班以后,她就直接去了德隆楼,到那后发现老公和儿子在那里等候了,三个人聚齐后进去找了一个安静临窗的桌位坐了下来。德隆楼在这个城市算一个老字号餐厅,听老一辈的人说,这里从他们那一辈起生意就异常的好,经常是就餐的人爆满,必须得提前预约才会有位置。坐定之后他们点了菜又要了一些饮品,在吃的时候,红梅看着这冒着热气的饭菜,望了一眼儿子那张可爱的笑脸,思绪仿佛瞬间把她拉回了十年前。想起这十年间的一幕幕往事,有酸有甜、有苦有辣,各种滋味都有。一个个场景就像电影慢镜头一样不住地在眼前回放,内心仿佛海平面吹起的浪,一波一波的。在情绪波动的时候不觉得她的眼角竟挂了几滴清泪,儿子看后问道:“妈妈,你怎么哭了?”她骗儿子说道:“妈妈没哭,那不是眼泪是火太大了烧的火锅里的气蒸出的汗,你赶紧吃饭不要管妈妈!”其实,这根本就是她流出的泪,因为此刻她回想起数年走过的心路历程内心难受而已。   还记得十年前的时候,那时自己还是住在黄土窑里的一个农家女孩,由于家贫的缘故只念了六年书就离开了学校,经常穿着破旧的衣服,行走在崎岖不平的山路间,每天的生活就是放牛、割草、干地里的农活,同时也收拾家里的卫生。这样的日子单调而无味,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赶紧长大离开这个贫穷的地方,离开这片祖祖辈辈耕耘的黄土地。   黄土地上的日子是贫穷而单调的,这儿生存的人们长久以来只知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春种秋收,冬天的时候靠在太阳能够照射到的地方,在阳光的温度里舒适地伸着懒腰,老头儿们独自拄着一根拐杖斜倚在墙头闭目养神,不问世事。妇女们几个凑在一起说东家常西家短,直到该做饭的时候仍不愿回去。人们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也没什么大的志向,一天只想着吃饱穿暖就行了。交通极不发达,到处是沟壑,偶尔的羊肠小道也是崎岖不平,村里到处都是光秃秃的小山,山上没有树,连草也长得很少。而顽强的红梅却是不愿向这贫穷的生活妥协,她经常在幻想外面的世界会是怎样呢?一有从外地打工回来的本村姑娘,她都会跑到别人家去凑热闹。看到她们买回孝敬父母的东西和穿着崭新的衣服,这些在她心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记,她决定自己也要出去闯一闯,也能向她们那样穿上好衣服,吃上好吃的。   刚不上学那会父母不让她外出是觉得她年龄小,自己也觉得无力养活自己就没怎么跟家里闹着要去外面打工。而当年龄更大一些之后,她就再也待不住了,经常在父母跟前嚷着自己要去外面打工,父母起初不同意,嫌她年龄小没见过世面太单纯出去之后会被人骗了。可她是一个脾气很犟的人,她不停地跟父母说这件事,到了最后父母只能任她去了,同意她去外面打工,但前提是不能去离家较远的地方。   过完武汉怎样治颠痫年后,家里的一个远方表姐要外出,家里就让她把红梅带上出去见见世面,于是她就跟着表姐同行来到了离家不算遥远的一个边陲城市。到了那个城市后,她们没有地方住,就在离城不远的地方租了一个小平房,大约有十几平米,屋子里面很阴冷,时常见不到太阳。由于刚过完春节没有几天,北方的天气还是很寒冷的,每天夜里睡觉的时候即便是盖着很厚的被子也还是觉得冷。有时候半夜会被冻醒,缩在被子里打哆嗦。房子的窗户上被冻了一层薄冰,站在窗子前看不到外面的世界。住的问题解决之后,就开始着手找活干,可是没有一技之长的她们找起活来并不是那么顺利,一连几天都未能找到活干,眼看带的钱就要用完了,她们不由地着急起来。更不幸的是连吃饭也开始出现了问题,每天只能以馒头榨菜白开水充饥。可是天无绝人之路,就在她们马上要断粮的时候,她找到了一份去给别人家当保姆的工作,而表姐也找到了其他的工作。   她到要做保姆的那家之后,那家的女主人正在看电视。进门之后她很怯懦地向女主人打了招呼,而那女主人头也没抬地只随便答复了她一下就去继续看电视去了。这女人大约四十多岁,穿的很是扎眼,打扮的有几分妖艳,脖子里带着很粗的金链子,耳朵上挂着一对很大的金耳环,眼睛里不时放出两股寒光,拉着一张谁欠她二百吊的脸,穿着一双恨天高的高跟鞋,看起来虽然有几分阔气,但举手投足之间全是暴发户的模样。一声大嗓门更显得有几分土豪气。那女人看了一会电视之后转身看了一眼有些紧张、穿着比较土气的红梅后,用傲慢的眼神斜视了她一眼,眼睛里写满了骄傲。她也没说什么只是带她看了一遍她家的别墅。之后就跟红梅提了一些要求和应该的注意的地方。她提的要求特别刁钻,总是让人为难。红梅听后本打算要走的,但一想自己一心想离开那个贫困的小山村,过上跟祖祖辈辈们不一样的生活就忍了下来。她看着那中年女人看她的眼神,心里很不是滋味,有种想哭的冲动可还是忍了下来。那中年女人叮嘱完红梅后就让红梅去取行李住下来上班。红梅告别了中年女人后就去租的那个小房子里取来了行李安顿在了那女人指定的地方,然后就开始干起活来。在她干活的时候那中年女人一眼看着电视,一眼斜视着看她怎么干活。   就这样她也算目前在这个城市里有了着落,算是有了暂时的安身之地。在这个中年女人家当保姆的日子是不好过的。她家的要求极严,桌椅已经擦得非常干净了,那女人还会站在桌子一端像木匠掉准线一样一只眼闭着一只眼睁着看过去检查桌子是否真的非常干净了。吃饭的时候经常是中年妇女一家吃做的新饭,而让她一个人去吃剩饭,并且不得同桌吃饭。这样的日子过得极不顺心,每次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总会偷偷地抹眼泪,哭着哭着也就睡着了,睡着了也就忘了屈辱,忘了伤痛,可当眼睛睁开的时候又要重新面对这一武汉专门看癫痫病的哪个医院好切,这仿佛就像噩梦一般让她无法平静地生活。有时候真的想不受她这个气了回家去即使家里没钱花可至少自由啊!可当一想到哥哥正在念大学正是花钱的时候,自己受点苦受点累不算什么,只要哥哥能把大学平顺地读完也算是自己对家里做的一些贡献。这样一想后,她就觉得心里稍微有了些许安慰。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她已经在这个中年女人家干了将近有三个月了,生活就在风平浪静的时候忽然发生了一件让她倍感屈辱的事情。那是一个清晨,她正在给那中年女人家打扫卫生,那女人本是急匆匆准备外出的可走出门口后不远又折了回来。回来后她二话没说就问直接用很气愤地口吻问道:“丫头,你是不是拿了我压在枕头底下的二百块钱?”她听她这么说玷污自己的清白觉得很是委屈,鼻子一酸就流出了眼泪。那女人见她哭了起来,还是不理会她的哭泣依然用很傲慢的语气说道:“哭什么哭,你没拿那二百块钱难道是我拿了故意跟你找茬不成?昨天晚上到今天这屋里除了你和我没有别人,我还冤枉你不成。”她听后哭泣着说道:“我真的没有拿。”她又说道:“你们乡下人看来真是穷怕了,连偷东西这么卑鄙的手段都用上了。你老实告诉我到底拿没拿,不然我把你送到警察局里去,让他们好好治治你这偷东西的恶习。”红梅听她这么一说后气得都有些不会说话了很气愤地说道:“我是没钱,但我穷的有骨气,就你这样的人家里的东西白送我都觉得恶心。”那女人听她这么一说气得都要动手打她了,脸气的有些发紫,一巴掌打过来被红梅一把拉住了。红梅瞪了她一眼,口中说道要打人不是,来啊!谁稀罕你那二百块臭钱,我给你找,如果找到了我看你怎么说。红梅就开始在这个中年女人的卧室里找起东西来,最后在那女人床跟前的一个小柜子里找到了那二百块钱。原来那女人昨晚换枕套的时候顺手把那二百块钱放在了那个小柜子里,早上以为自己带钱了出门后一摸才发现自己的钱没在兜里才着慌返回去问红梅的。那女人看到那二百块钱的时候脸瞬间僵住了,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本想过去跟红梅道个歉,但却碍于面子做了罢。而红梅却下定决心不再伺候这个势力的中年妇女了,就直接跟她说:“我不干了,你去找别人吧!”那女人听后看了她一眼,想了想她这段时期的表现,本想挽留她一下,但经刚才这么一闹腾,就不好留她了。她看红梅去意已决,就给她结清了工资。结完工资后,她本想留红梅吃顿饭再走,可武汉癫痫病吃什么好是她被红梅给拒绝了。   离开这个中年女人家以后,她又开始变得无家可归了。出了那中年女人家门口后,她望了望那蔚蓝的天空,发现天空中阳光依然明媚,心里想虽然丢了目前这个饭碗,但是自己不后悔,因为尊严是无价的。无论多少钱,只要触痛了尊严,自己都会坚决离开。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脑子里忽然闪出了故乡的模样。一座座山、一道道沟从眼前闪过,还有那面朝黄土背朝天辛辛苦苦劳动了一辈子却仍旧摆脱不了穷困的父老乡亲。当这些浮现在眼前的时候,她想起了自己的梦想,那改变自己生活的想法。在心里暗暗说道自己自打走出村口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没有退路了,无论前程如何,既然选择了前行,只能注定是风雨兼程了。离开家乡是为了逐梦,不管最终梦会走向何方,但是只要有梦想的指引自己都会追逐下去。   拿着行李一个人走在喧闹的大街上,走着走着就累了,累了就去登记了一个小旅馆作为暂时的落脚地。有了落脚的地方后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找活经历。每天早晨起来后就去打短工的人员聚集的劳务市场找活,清晨的劳务市场非常热闹,总比城市里的其他角落要喧闹的多。在这里掺杂了很多声音,有叫卖声、有汽车的鸣笛声、有闲谈的声音,这座城市里喧闹的一天也是从这开始的。来这里找活的都是一些年龄偏大的中老年农民或一些刚从农村老家出来找活干的小青年,当然也有一些女工,可以说是人员非常复杂。他们往往是天还未亮就早早的赶到了这里,在街边的小吃摊上买一个煎饼和一杯豆浆,吃着早餐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闲聊。有一个叫干活的人过来后,这个人他们称之为“老板”,他们就会一拥而上把那个老板围住,问工价、问叫去干什么活。往往在他们谈完工价之后就会跟着这个老板开始一天的忙绿生活。红梅也混在这帮人群里找了几天活,因为这里的工钱是当日就结清的,适合于打短工。她在这里守了几个早晨后,有一天一个做装潢的老板看到红梅懒洋洋地站在那里,好像好几天没找上活干的样子就走到她跟前谈了起来。双方一谈后,老板觉得她还行,就让她跟他干几天的刷漆小工,等活干完后就给她结工资。她也因为好今天没干活了,眼下经济又比较拮据,于是就答应跟他干几天刷漆小工。她跟他干活的几天里,干活很认真,也很仔细。最后一天完工后本是结工钱的日子,而他却在干完活后借口说工程款还没结清只给了她三天的工资,她很是郁闷,闹着跟他要全部工资,可最终还是因为缺乏社会经验被他给骗了。   离家以来的第一次上当让她痛心了好几个晚上,几天都没怎么好好吃饭。哭过之后却也明白了一些东西。原来逐梦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任何事不是嘴上说说就能做好的,所有听起来豪情万丈的话原来做起来并不那么平顺。生活总会在让人失去一些什么的时候然后让你再明白一些什么,追逐着一些什么的时候,同时也会失去一些什么。   哭过了,痛过了,她又开始重新振作了。待着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就在她继续在劳务市场里找零工打的时候,她一个在很远的地方讨生活的朋友给她打了一个电话,接电话后知朋友说她那边工资很高,休息、补助等一些待遇也很不错的。她听她这么一说后有了几分心动,可转头一想父母不让她远出的叮嘱一时就没了主意不知如何是好。她答应朋友考虑几天后给她一个答复。   几天后的一天,朋友又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劝她去她那边干,至少可以多挣点工资,再加上她在这边也没什么干的,就抱着过去看一看不行再回来的心态去那边试试运气。她把这边的事情做了简单处理后就投奔朋友去了。   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下车以后都有些头晕眼花的感觉了,吸了一口火车外的空气顿感身上的疲惫和倦意一扫而光,整个人感觉精神了许多。下车以后走出出站口看了看并没有发现朋友的身影,心想要不在出站口等等朋友吧!可肚子咕咕叫了起来,感觉有些饿了就准备去找一家餐厅吃饭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在呼叫她的名字,转身一看来人竟是朋友,内心非常激动。朋友穿着很洋气,在离她不远的地方跟她在招手。算起来她和朋友也是从小到大的发小,只是她比自己早两年出来在社会上打拼,竟看起来比她要成熟几分。两个老朋友相见自是有很多话要说,两个人也来了一次亲密接触拥抱了一下。拥抱过后,朋友就带她去吃了饭,吃完饭后就带她来到了一栋小楼上给她安排住宿。   这楼里住了不少人,朋友见了他们都跟他们打了招呼,似乎他们都认识似的。安排好住宿之后朋友就走了,她也由于累了的缘故就躺下来休息了。第二天早上朋友来接她去吃早饭,吃饭的时候她就顺便问了一句朋友给她介绍的到底是什么工作,什么时候可以上班。朋友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只是说让她赶紧吃饭吃完饭后先带她去见一个人然后再带她出去逛逛。吃完饭后朋友就带她去见了那个说要见的人。那人大约四五十岁的样子,戴着眼镜,中等身材,身穿一身浅灰色西服,打着亮蓝色的领带,头发修理的很好,给人一种文雅的感觉。那中年男人看到她后很客气地跟她说了几句话然后对朋友说道:“你去先带她听听咱们讲师的课,晚上的娱乐活动也让她多参与参与,顺便把手续也给办了。”朋友听后说道:“我这就带她去听课。”那中年男子对朋友说完后又转过来对她说道:“我们这的人都是很好相处的,小姑娘你不要拘谨,放开一些。”她听完后没说什么就朝他笑了笑。在去听课的路上她就问朋友办什么手续啊,朋友告诉她说就是缴会费。进我们这每个人都是要缴纳一定数目的会费的。她听后告诉朋友可是我现在没有钱啊,朋友说你可以让家里给你打一些啊。她听朋友这么一说心里有点奇怪,但嘴上却没说什么。 共 738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