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未来之星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夏日风情”征文】难忘今日(散文)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未来之星

6月23日,周日。对我而言,发生了三件有意义的事情:

一是参加了2019北京现代汽车金融10公里跑步活动。“我是跑者第五站”,趁着署气未浓,奔跑郑州绿博园。

二是应美女队长素颜之约,参加了郑跑e族跑友邵总宴请跑友的聚餐。席间,邵总夫人及贱内分别诉说了她们当初的好奇、纳闷、想不通——爱人爱挂嘴边的素颜,究竟是一位何等的女子,很想一睹芳容。为此,她们和素颜共同举杯,留下精彩瞬间。

三是老伴儿原打算争取健步走5公里,结果因迷路连跑带走近8公里。而最有意义的是她说:“看来自己还是有潜能的,要是后边被老虎追着,也能跑得快,跑的远。”

早在周一下午,下班路上,打开手机,打发途中无聊,发现素颜发布的跑团福利:“北京现代汽车金融10公里跑步活动,现为跑友争取到一些10公里免费名额……名额有限,请大家抓紧报名。”

时间很是紧迫,报名有点复杂,免费也是有条件的。一要转发活动链接到朋友圈;二要加指定的微信号为好友;三要对方邀请你加入活动群。后又上传转发朋友圈的截图,还要关注他们的公众号。一些跑友因少了其中一个环节,免费报没成功,而掏了60元的报名费。好在,绿博园的门票还要30元呢。

等我看明白“游戏”规则,公交车已坐过站。从下一站匆忙返家,进门就吼着老伴儿一起报名,因为不能团报,不能代报,只有自己操作。老伴儿不明不白,稀里糊涂,跟着我亦步亦趋地操作完,100个免费名额她排到了98名。

周五领回装备,周六晚上一切准备挺当,周日早起赶上第一班地铁,又换乘第一班摆渡车,早早来到绿博园。换乘途中,前边一位漂亮媳妇突然回过头来,走了两步,对我身边的一位美女十分热情地说:“周先,周先,你就是周先吧?”

“她不是周先,她是苏丽琴。”

我脱口而出,苏丽琴对我嫣然而笑。

我说的没错。周先,苏丽琴我都认识。不过,她们都不认识我。这不仅是她们长得好看,让人看一眼都能忘不了,而我是一个让人见十面都记不住的人。还因为她们都是跑步圈里的女神。两位女神这次依然榜上有名,苏丽琴跑进女子前三名拿回1000元的奖金,周先第四获得500元。

苏丽琴是我在去年参加舞钢国际马拉松赛时认识的,在一个高速服务区,巧遇河南田径界的泰斗李培立老师,苏丽琴是他的得意门徒,大家随意聚在一起留了影。我和苏丽琴也算同框拍过照,留过影。

周先是在一次北龙湖约跑时知道的,当我们几个大老爷们儿筋疲力尽即将跑完第二圈时,身边飘过一个美女,身穿一件花色连衣长裙,肩扛一面红色的“黎明脚步”队旗,将我们轻松赶超,飘然而去。跑友航空兵说:“她叫周先,别看她娇小玲珑,跑起步来,很多大男人都追赶不上她。”周先,顿时令我肃然起敬。佩服之余,先后为她赋词两首,才安顿好自己的一颗佩服之心。我想,她一定知道跑步群里有一个为她填词的随墨云舒。可随墨云舒与她擦肩跑过N次,至今,她也不会认得。

返程在地铁上,电话响起,见是素颜呼叫,意外惊喜,错按键,误挂断。随呼叫于她:“喂,你好!”

“贾老师,你好!今天的活动结束了吧?走到哪了?嫂子和你在一起吧?”

“是的。到二七塔了。有什么事吗?”

“中午几个人在一起吃饭,你和嫂子一块来吧。”

“好的。你们先吃吧,不要等我们。”

“不急,等你们一起。”

当我和老伴儿走进饭店二楼的包间时,发现一屋子的人都在等我们,真有点儿受宠若惊,不好意思。尤其是让邵总夫妇、张哥、陈宏科队长等我们更是不好意思。待素颜把另外几位我们不太熟悉的跑友一一作了介绍后,我被让到张哥左边坐下,右边坐的是邵总。

第一次见到素颜时,她是郑跑一族的美女队长。时在去年的正月初一,我第一次到郑大南校区体育场跑了两圈后被她超过去,随后跟跑10公里,被她拉入群。之后跟着她学跑步,知道了步频、步幅、配速,快跑、慢跑、间歇跑,跑六休一、跑五休二、隔天跑。怎样跑的好,怎样不受伤。从跑步吃什么、喝什么、怎么吃、怎么喝,到穿衣、带帽、选鞋子,样样指导,事事传授。正是她这样真诚的对待每一位跑友,才赢得了跑友的尊重。不管是她组织的拉练,还是助推马拉松赛事,大家都会一呼百应,积极参加。用一个跑友的话说:“素粉成团。”

我可以武断的说:“现任队长陈宏科,也是一位素颜的铁杆粉丝。”我觉得,宏科原本是不愿当这个队长的,不是他不愿为大家服务,而是他的工作和家庭让他分身无术。可一些、一些,一些的原因使一个跌入低谷的郑跑e族,这副沉重的担子压在了宏科的肩上,使他压力山大!当大家喝完四瓶邵总私人订制的五粮液后,第五瓶刚刚开启,宏科也开启了他的“年会说”,使得邵总夫人,大家的魏红姐,全马“破四”的想法,都没机会说。

我的老伴儿,是个胖老伴儿,胖出了三高。自从两个月前查出血糖也高了,她才真正的重视起来,做到了“管住嘴、迈开腿。”甜东西一点都不吃了,我也跟着少吃或不吃。她也跟着我5点前起床,一起运动。每每我跑10公里,她就健走5公里。别说,在上周进行了饭前、饭后两次检测,她的血糖值都在正常范围内。

但愿她能正常下去,但愿我们能像邵总夫妇那样,一起出现在马拉松的赛场上。

北京癫痫病医院好的治疗方法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癫痫小儿癫痫病要怎么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