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未来之星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房子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未来之星
破坏: 阅读:1402发表时间:2016-01-01 14:36:50
摘要:房子,一个常谈不衰的生活话题。

【江南】房子(散文) 房子,人居住的地方,它,方方正正,简简单单,虽少有人对它作出细致、生动的描写,但它确实承载了人们的太多的期盼。
   我的老家,在乡下。出县城十五公里,再行几公里乡村公路,就可以看到老家后面的山,当然也会看到老家前面的河。
   那天回到老家时,在整个垸子里,只发现六叔、六婶两人在家。其实,我早就知道,除了春节,垸子里,长年是十室九空,所有的房子只有六叔、六婶这两位老人照看着。
   回老家时,本是个阳春十月、秋阳晒暖的日子,可当我一看到家家的大门前长满了蒿草,大门扇上挂着一把把冰冷的铁锁,午饭时没看到屋上的炊烟,也没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这一刻,我莫名其妙地感到了冷,冷得心里发怵,冷得全身发凉。
   要说老家人家现在住的山东有哪所医院能治好羊角风房子,比我在城里的房子漂亮多了,谁家不是单屋独院,谁家不是玲珑小楼,谁家不是装修精致,可这么好的房子怎么没人常住呢!真可惜了这好房子,也可惜了这好景致。
   上无片瓦,下无片土,这是对旧社会穷至极端的人家最鲜明的写照。我太爷爷那一代,兄弟几个分家时,就得到一间茅屋、两畦菜园,当时就是这种贫穷状态。从爷爷、父亲,一直到我这一辈,百多年来,经历几代的家族延续和展开,房子,一直是重大的生活话题。
   小时候,看到家族中的人家分家时,为了房子问题而大打出手;也是为了房子,亲兄弟间反目成仇;还是为了房子,父母将其当成制伏儿子的杀手锏。这些由房子引发的事儿,其实,都是见怪不怪的常事。就拿我家来说,弟兄三人分家时,也曾为了房子问题闹过矛盾,父母为了房子不够分,伤透了脑筋。
   很早以前,老家人一直有着“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梦想,“电灯电话”八十年代末就有了,可“楼上楼下”,曾一段时间里,还处在人们的梦想中。大约是在九十年代初,我二叔将他家的土砖瓦房升级,改建为砖混结构的两层小楼后,真是羡慕死了垸里人。攀比是人类的一种心理特征,它的动力可能源自于嫉妒。在此后不到十年里,老家乡亲兴起了拆老屋、盖楼房的风气。谁家的楼房盖得早、盖得好,谁家主人就有面子,谁家儿子也就会先娶到媳妇。谁家的女儿在待嫁或相亲时,得先打听男家是不是住的楼房,好像出嫁的女儿不是奔夫君去的,而是奔楼房去似的。
   那时,乡下人家为了一座楼房的崛起,真是件不容易的事。因为一座楼房的梦想,在九十年代后,老家的健壮劳力,丢下田里的活儿,丢下家里的老小,纷纷到南方打工。打工,可以挣到比种田更多的收入,大约经过五年左右时间的打工拼搏,挣到十万元左右的票子后,就盖起一座楼房了。就这样,自那时起,垸里的楼房如雨后春笋一般,到处林立,土砖瓦屋,渐渐消失了踪影。也是从那时以后,一向富有生气、富有活力的老家乡下,开始变得冷清起来了。
中医治疗癫痫病方法有哪些呢>   2005年腊月间,长年在外面打工的堂弟,将他家最早做的楼房拆除,按照别墅图纸的设计样子,建成一栋新式楼房。堂弟家新楼房竣工那天,房前空场集满了人。乡邻们将堂弟的新式房子与自家的楼房比起来,简直一个是白天鹅,一个是丑小鸭。老人们在眼里比较着,只有唉声叹气的份,年轻人在眼里比较着,却在心里赌起狠气来,凭啥他能做,难道我就做不起来吗!又是在攀比心理的催化下,在几年的时间里,人们拆除了原先简单的楼房,不惜一切代价,又花了几十万元的票子,家家盖起了别墅样豪舍。新做房子,尽管有别墅的格调,也花了建别墅样的代价,可人们却没有称自家的房子叫别墅,都称为新式楼房。
   2010年,堂哥家儿子找到女朋友了,就在两亲家对儿女婚事正在进行谈婚论嫁的激烈谈判时,新儿媳妇在此关键时刻,提出了一个令公婆咋舌的要求,结婚前必须在县城里有一套房子。新儿媳的理由是,将来,她的孩子必须在城里读书,不能再做乡下孩子了。公婆后来才知道,新儿媳这个近乎苛刻的要求,是自己的儿子对未过门儿媳面授机宜提出来的。公婆看到家里还有些“底子”,老夫妻俩在儿子、儿媳的参谋下,在县城交了首付,弄了套房子。
   堂哥家为新儿媳妇在城里买了房的事,在乡邻间掀起了轩然大波,就连堂哥夫妻俩也在众乡邻间大肆宣传在城里买房的好处。谁知道在县城买房是不是真有那么多好处,有人说堂哥他自己上了当不甘心,特诱导别人家上当呢!不管以后是否有人愿意上当否,反正在此后的时间里,垸里未婚的小伙子在找女朋友时,似乎都遇到女家提到一样的条件,就是要求在县城里买一套房子。
   那天,我问六叔,垸里有多少户人家在城里买房子了。六叔问,哪个城里。我对六叔说,当然是县城啊!六叔以不屑的口气回答说,在县城买房算个啥,你侄儿不是在深圳买了房子吗!我家海波(六叔小儿子)在珠海已经买房子了,全垸在深圳、广州、珠海和武汉买房的有上十户人家了。上十户人家,那是占全垸半数以上人家了啊!听六叔如此回答,我真是目瞪口呆了。
   人们对房子如此攀比和追从,到底为什么,我也说不清楚了。在我兄弟三人中,数兄长家房子最多,他家只有四口人,曾经分家时,得到三间老房子;单位房改时,他买了一套房;他儿子结婚时,在县城买了一套房;他退休回家时,在老菜园地,盖了套小楼;现在他儿子在深圳当医生,儿媳是深圳人,又准备在深圳买了一套房,如此一来,他家共有五处房子,房子总面积近千平米,如今,他家锁了四处没人住的房子,却在深圳一个小巷里,住着窄窄的租房。要这么多房子干吗呢!自己的那么多房子不住,却租房住,想起来,真是让人不可思议。
   房子,房子,我也曾经为房子煎熬过、苦恼过、费力过。那年,我从老家出来时,舍弃了老家房子的分配,来到县城妻子家时,其时,她家只有三间土砖瓦房。为了改善住房条件,1990年,在我月薪不到百元情况下,东家借,西家凑,好不容易将土砖房改为楼房。看到自己经手做的楼房,心里顿然生起一股自豪感。曾经听爷爷说过,男人一生要做的三件大事,就是做房子、生儿子、养老子。做房子是为了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生儿子是为了传宗接代,养老是为了尽孝,这都是老辈人最基本的生活理念。可在我们这一代,光自己有房子还不够,还得为儿女的房子去奋斗。
   2011年,我女儿、女婿在北京买房了,孩子在京城有自己落脚的地方了,我有说不出的高兴,一想到孩子沦为房奴,我又开始着急起来,在高兴和着急的”煎熬“下,弄得我一连十多天都睡不好觉。后来,经过好多年的努力,看到孩子们终于挣脱了”房奴“的锁链,我才如释重负。
   小城房子的身姿变奏曲也和乡下差不多。小城最早的房子也是土砖瓦房,七十年代开始有了楼房,按现在建筑说法,叫步梯房。九十年代末,小城房子开始长高了,有了电梯房。现在,三十层以上的百米高楼到处林立。高楼以最美的身姿“鹤立”于城中;矮楼、老房象堆堆砖土垃圾,躲在高楼的身影里。
   我居住小城,楼群还在长高、扩张,城郊在不断地融入到城里。每天走上街头,总要接上几张关于“楼盘”的广告;打开电视,首先入眸的,是“开盘”的消息。所有的“软文”推介,用尽天下最美、最靓的词藻,推介着房产开发商关于“房子”这一特殊的商品。曾经鼓噪在大城河南哪里有能治癫痫病的医院市的“楼盘”、”开盘“、房贷”等词汇,如今成了小城和乡下人家茶余饭后的热词。
   那天,我在六叔家吃过午饭,饭后步行一段河边公路返回小城时,迎面开来几辆宣传车,车里高分贝的喇叭声,打破了乡村的宁静,喇叭播出的内容,是某某楼盘盛大开盘的消息。车子驶过我身边时,车轮碾过路边一汪浅水,溅起的泥水弄湿了我的裤子和鞋子。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脚。”望着远处的宣传车,我在问自己,楼市的这条河,我还会淌吗!

共 297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