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国文学 > 文章内容页

“鱼毛”飞入北京城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外国文学

回访的北京知青刘京津也是快70岁的人了。

知青到我家做客,我们是久别重逢感慨万千。

我这个人讲究实在,没用大鱼大肉招待他,而是用自采的蘑菇炖小鸡儿;青椒土豆拌酸黄瓜;尖椒红焖小干鱼;还有“鱼毛”凉拌豇豆丝儿;外加黄花鸡蛋汤。为了招待远来的客人,我破例打了散装的“北大荒”小烧酒。准备与刘京津喝上两杯,主食也就是绿豆和大米焖的大米饭。

北京知青刘京津是老三届的,但当年他的父亲是正被“挂起来”的高干,为此他很不得意,成天沉默寡言。他与我年龄相差一两岁,在我的“东方红——54——13号”车上当过农具手。我也是学生出身,因爱人的牵连也是被视为“另类”的老职工,正在倒霉时。所以我们两人同病相怜,惺惺相惜,竟成了朋友。交往中我发现他为人爽朗健谈,而且很有才华。我们俩是“臭味”相投,无所不谈,不顺心时在一起发泄“逆流”情绪。在恢复高考时他考入了北京什么外语学院,我们再也没有见过面。

这次回访他首先到了我家。刘京津在我家与我正高谈阔论忆当年,我老伴儿已经做好了菜饭端上来了。刘京津看见这饭菜,就像当年打完夜班后饥不摘食似地抓了一把“鱼毛”,放在嘴里边品尝边说:“刘姐辛苦了,没想到三十多年后,又吃到了刘姐做的鱼毛。”

“唉!让你见笑了。我说你来了,多年不见,到宾馆点一桌,好好招待招待你们,你师傅说什么也不让……真是的,如今也不是吃不起……慢待你了。”我老伴一边向刘京津表歉意,一边埋怨我。

“哎——去什么宾馆?那有什么好吃的,除了大鱼大肉,就是山珍海味,那里比得上刘姐做的地道的北大荒的四菜一汤啊!三十多年了,我无时无刻不想吃到这北大荒的鱼毛,可那有这口福哇!”刘京津说到这里,自倒一杯小烧,给我也倒了一杯。

“师傅!谢谢你当年对我的关心照顾,今天我借您的酒敬您一杯……”说着,一扬手把杯中的酒灌到肚里,又夹一口鱼毛入口,话匣子再也关不住了——

那是一场乌苏里江水倒灌后又消水的时节,我们师徒俩到小湖翻麦茬地,我检查机车,刘京津到地边解手,无意间看到消水后的地边不大的连着大穆棱河的泡子,剩下的水很少。此时已经消得剩下不多的水,而泡子的水里竟有一条大鱼在扑棱。

“师傅!你快来——看那条鱼太大了,咱怎么把它弄上来?”刘京津把我叫到跟前指着被困水中的鱼说道。

我一看已经很浅的水中有一条足有一米多长的“怀头”,脊背露出水面在挣扎。

“好家伙,该着咱有鱼吃!”我说完,到车上拿起机车抠泥用的抓钩递给他,又拽下起动绳拿在手中。“走咱抓鱼去!”边说边脱巴脱巴下到水中,来到怀头前。

刘京津用抓钩勾住鱼嘴,我想用起动绳拴住鱼鳃好往岸边拽。没想到我们这么一折腾,鱼猛然用尾巴一甩,一下子把我们打倒在水中。

“好家伙——这么大劲儿!”刘京津边从水中爬起边说:“我不相信斗不过你!”操起铁钩子又向鱼头刨去。

“得得,别费劲啦!这家伙在水中的力气少说也有三四百斤,咱得想办法让他消耗体力,再拖他上岸就好办了。”我说着从水中站起上了岸,“现在水浅,它跑不了,上来吧。”

我们俩在机车上找到一条长绳,商量了办法后又下到水中。这一次,刘京津突然按住在水中游动的鱼尾,我趁机把绳子套住鱼头拉紧,“好了!上岸——”

这刘京津在岸边草丛中手拉绳头“溜”起了鱼。鱼在水中挣扎,摇头摆尾把浅水搅成了泥浆,越游越快。刘京津在草丛中把绳子拽得忽紧忽松跟着跑,浑身是汗,把草丛踩成了平地;我看小刘几次险些被鱼拖到水中,赶紧和他一起慢慢的随着鱼的猛游挣扎力气,让绳子忽紧忽松,使鱼得不到喘息之机……就这样,经过近一个小时的“溜鱼”。鱼终于筋疲力竭翻背朝天了,只有吐白沫之功,没有挣扎之力了。我们俩这才喘口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这条足有1.5米长的怀头拖上岸。这才发现,这个不足几十平方米的水泡子,不少大大小小的各种鱼,都被搅得难以安生,在泥水面上肚皮朝上,有的已经死去,有的还在水面上漂浮。我们二人又到水中,挑大的不管是鲤鱼、鲶鱼、鲫鱼……捡了就近扔上岸。又经过近一个小时的功夫,漂在水面上的鱼捡完了,我们也没有力气再抓鱼了。

看着成堆的鱼,我们俩说不出的高兴,可是又犯愁了:这么多鱼,怎么处理呀?不赶快运回食堂,这大热的天不都臭了吗?正在我们发愁之际,正好队长来了。他看我们还没有翻地,以为机车出了故障,可是一看到我们坐在鱼堆旁发呆,笑了说:“怎么?你们两抓了这么多鱼?……好家伙!这么大怀头你们是怎么抓的?这家伙少说也有一百五六十斤……”

“正好队长你想办法把鱼弄回食堂,不然到中午都坏了。”我们与队长说了抓鱼的经过后说道。

“我想什么办法?来,赶快装在机车上,现在把鱼送回去,晚上吃还赶趟。”

小刘把机车开到岸边,队长和我们把鱼全装进驾驶室,剩下的便在地边找到几个春播时丢下的装肥料的编织袋,也装满鱼放在大犁上,这才开车回到连队食堂。

这天晚上,知青们美美的吃了一顿全鱼宴,鲤鱼、鲫鱼、鲶鱼等杂鱼,馏、炒、烹、炸样样俱全,那条怀头和其他没有做完的鱼,被在食堂做饭的我爱人全部炒了鱼毛。除了青年吃的还有不少,便每个在食堂吃饭的人,不论是青年还是老职工都分了两斤多,由自己支配……

聊到当年趣味浓,但是刘京津与我聊到这里,脸色渐渐变得凄然下来,看着我爱人感激地说:“感谢刘姐当年在那种逆境中,不记我们青年批斗你的仇,把本来应分给你的那份也给了我。我舍不得吃,在我探亲回家时带回了北京。家中人吃了那油汪汪,黄登登,香酥可口的鱼毛,赞不绝口。我爸爸吃了鱼毛,问起我这是什么人有这么好的厨艺,把鱼做成了天下独一无二的美食——鱼松,真称得上是一绝呀!”我把刘姐是我师傅的爱人,因受地主家庭的牵连,正被揪斗的情景说给他听。我爸叹了一口气,放下筷子,细细地咀嚼着鱼毛,脸上挂上了泪花,很久没有说话,直到全家人吃完饭,才对我说:“你刘姐那孩子不容易,你们可不能不知好歹斗人家呀……”

“来来,咱吃鱼,不提那岁月的事了。”我爱人见刘京津有些悲伤,赶紧劝他吃,“我得谢谢副部长,不是他从北京给我寄来补品,给我儿子寄来代乳粉,他刚一平反便写信给农场他的老部下,追问我的情况。农场看到你那老副部长爸爸的那封信,专门派人来咱连过问,使我比其他任何被揪的人,提前解除了管制和批斗。你师傅也调回了学校,没有这些,哪有我一家的今天啊!等你走的时候,我再炒些鱼毛,你给老部长带去,谢谢他老人家对我的关照……”

“我爸吃不到你做的鱼毛了,他已经去世了,临终还念叨想吃北大荒人做的鱼毛呢。”

闻听副部长已经辞世,老伴儿如丧考妣般悲伤。她强忍泪水悲声说道:“临终还惦记我这北大荒的地主崽子……”转身抹去已经流出的泪水,“唉——小刘啊,请你回去后在老部长灵前替我告诉他老人家,如今的北大荒已经好了,我也早就扬眉吐气了。尽管现在我已经没办法炒出那上等的怀头和鲤鱼鱼毛,但是,随着八五八农场千岛林旅游区,和水上公园的开发建设,那些北大荒特有的海味山珍一定会重现八五八,那时我不但要用上等的鱼松祭献老首长,还要炒出有品牌的鱼松让它飞入北京,飞出国门,闯进世界!今天你先把我用你师傅钓的小鱼炒的鱼毛,献给他老人家,待我能炒出上等鱼毛时,我再亲自拜祭他老人家。”说着下桌把所有的鱼毛包了起来。

送别刘京津回北京的车窗外,我和老伴儿看见他眼含热泪,一手托着鱼毛,一手连连向我们挥动,那依依惜别的身影,带着鱼毛,带着对北大荒的深情,渐渐远去……

西安癫痫病医院怎么找手术治疗癫痫的效果怎么样西安去哪里的医院治癫痫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