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国文学 > 文章内容页

【山水】会呼吸的痛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外国文学
想念是会呼吸的痛。   遗憾是会呼吸的痛。   想念还是遗憾?   李子晨说:“梅子,如果可以让一切重来,就让黑暗启封;种一枚太阳,照耀心田,让所有的疼痛远离……”      1   G大,药品经管系的学生会主席,大三的李子晨正蹙着眉,手里夹着黑色碳素笔坐在教室:“快!大家踊跃些,今年元旦晚会,我们系必须得出一个节目,别让我们太丢脸。梁雨墨,你来,报名,你出一个节目。”   “主席大人,你饶了我吧!你说让我吃、喝、玩、乐、泡妞,样样都行,就是出节目我不行。”梁雨墨吐着舌头走了。   “晨晨,我看不行了咱俩来个男女对唱如何?就唱那个精典曲目《天仙配》。”孙珊珊挤眉弄眼地来到李子晨面前,搔首弄姿地随口唱起来:“树上的鸟儿成双对,你浇水来,我织布……”   “切,唱得什么玩意,哪儿凉快到哪儿玩去!”李子晨挥了挥夹着笔的手。   药品经管系一直都是女少男多,女孩儿虽然活跃却总是上不了台面,确切地说,就是“狗肉包子上不了席”。每到校庆、年庆,让李子晨这个学生会主席着实头疼。不出节目吧,毕竟他们是学校的一分子,别的系都能表演出出彩的节目,唯独他们没节目也觉得窝火。   正在他为难犯愁的时候,学院院长推开了教室的门:“李子晨,你过来一下。”院长递给他一个电话号码,“找她,你的愁心事立马解决。”   “真的?行……”李子晨似是不信地仰起帅气的脸。   “试试……”院长拍了拍李子晨的肩离开了。   李子晨捏着纸条上的电话号码,望着窗外轻轻飘洒的雪花,找还是不找?偌大一个药品经管系,几百号人竟然出不了一个节目?也太丢脸了。不找,元旦晚会上报节目单时,药品经管系没节目,那岂不是更丢脸?李子晨有些烦躁地抓耳挠腮。他不停地捊着看上去很阳刚的寸发。   不管了,先打电话联系再说。李子晨想着,避开教室里的嘈杂,来到外面的松林里拨通了纸条上的电话:“喂!你好,请问你是哪位?”   “靠,给我打电话,竟然不知道我是哪位?有你这号人吗?”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尖尖细细还显粗鲁的女生的声音。   李子晨皱了一下眉:“我是G大药品经管系的癫痫病能否治愈李子晨,是我们学院院长让我联系你。”   “哦——想起来了,药品经管系的大帅哥,主席大人李子晨啊!是为排节目的事?”电话那头的女孩儿嘻嘻地笑着。   “我想,我们应该当面谈谈。”李子晨没有笑意地说。   “谈什么谈啊,你们下午有课吗?”电话那头是满不在乎的一声哈欠声。   “我们课已上得差不多了,下午基本没课。”李子晨用手捏了捏眉心。想像对面的女孩该是什么样?黄头发?很彪悍?他摇了摇头。   “一个小时后在你们学院门口等我,同时,召集好所有女生。不过,本小姐可把话说明了,我给你排节目,可是有报酬的哦!请作好思想准备。”只听话音一落,电话那头就是“滴滴”的盲音了。   “又是一个拜金女!”李子晨鄙夷地撇了撇嘴。      2   李子晨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下午四点,还有一个小时时间。他给两个副主席打了电话,让他们分别通知学生,五点在排练室集合。嗯,还有些时间。很久没见小婉了,约她出来,到学校旁的茶室聊聊还是可以的。   他打通了小婉的电话:“小婉,你有时间吗?咱们聊聊?好久没见了,想你呢!”   “想我?哇哦,大帅哥,你有没有说错话啊?今天的太阳从哪面升起的啊?”药学系的安小婉——李子晨的女朋友撒娇地说。   算下来,安小婉应该是李子晨的第二任女友了,第一任也是药学系的,也和安小婉一样的小鸟依人。李子晨总说她是“猪头妹”没有自己的主见,什么事都是“随便……就依你了”让李子晨最终还是倦了。相处了一年,大二时提出了分手,虽然那女孩儿哭得死去活来,甚至扬言要服毒自杀,李子晨还是依然甩头走了。只是那是个雨天,他的心里也同样落下了伤。其实,离别,无论是谁离开了谁都是落在心头的伤吧!就算如李子晨的洒脱也好。   李子晨不知道为什么,好像一直都觉得自己的女朋友该有些坏坏的,是那种很妖的女生。安小婉虽然比上一任略胜一筹,但也好不到哪儿去,也权当找个美女陪自己打发寂寞时光了。李子晨坐在学校边的“唯梦”茶室里等安小婉。他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门口,耳朵里塞着耳机,随着音乐哼着梁静茹的《会呼吸的痛》:   你总说时间还很多   你可以等我   以前我不懂得   未必明天就有以后      想念是会呼吸的痛   它活在我身上所有角落   哼你爱的歌会痛   看你的信会痛 连沉默也痛   ……   从门口走进来一位女孩,长长的波浪黑发,一顶黑色细尼鸭舌帽遮住了眉心,大大的圆圈状耳环摇摆在脸颊上;红红的唇,描着浓浓黑色眼线;一个比她身体还大的包,挎在肩上;一件宽松的前短后长很个性的军绿色羽绒服,黑色休闲裤,口袋部分有很多金属铆钉,脚上是一双有无数摇摆流苏的卡其色雪地靴,那流苏来来回回地晃动着,像颤抖的流光,惹得人眼晕眩。她走得有些风风火火,不应该是走,应该是小跑。耳朵上吊着的白色耳机线也随着她的身影一甩一甩地发光。她经过李子晨身边时,李子晨突然感觉到了自己心跳的加速。女孩的音乐隐隐地响动,传到了李子晨耳边:“……遗憾是会呼吸的痛,它流在血液中来回滚动……”李子晨心中有了莫明的惊悸。   一位穿着红色棉衣的女孩隔着李子晨的桌子看到奇装女孩,赶紧迎了上去:“媚儿,你才来啊?来亲一个,想死你了。”    “打住,打住,大庭广众之下,本小姐要庄重。”叫媚儿的女孩赶紧伸手堵住了迎上她的女孩伸过来的脸。两人嘻笑着拥抱在一起,好像世界只有她们两个。   穿着粉色短装羽绒服,黑色超短裙,黑色短靴的安小婉很淑女地出现在茶室门口时,李子晨的目光还没有从那个被称为“媚儿”的女孩儿身上收回来。   “你在看什么?”安小婉看着他略微失魂的眼神问道。   “没……没什么。”李子晨取下耳机塞。   安小婉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美得让人叹息,娇艳的让人唏嘘的波浪长发女孩儿,“原来看美女啊!小心看到眼里拔不出来。”安小婉泛起了酸意。   穿红色棉衣的女孩儿听到了安小婉的话,转过了身子:“安小婉,你也在这儿?”   “周小燕,你怎么在这里?”安小婉赶紧收回了才泛起的醋意,恢复了矜持。   “你们都认识啊,来,大家一起坐啊!”李子晨绅士地帮三个女孩热情地拉开了椅子。眼睛却有意无意地瞟向奇装女孩儿,那个女孩儿看到李子晨的眼睛,也只是微微一笑,脸微微发红。   “啊!忘记介绍了,这位,我闺蜜,林梅。她是H大舞蹈系的大三学生。她的舞姿那可是一流的,哦,对了,你们还可以喊她‘媚儿’,只因她舞台上的媚态,那可是迷死人不偿命。”周小燕拉过奇装女孩儿介绍着。   林梅伸出了手轻轻握了一下安小婉的手,又礼貌地握了握李子晨的手:“请多关照。”   李子晨故意在衣服上擦了擦手才握住了林梅的手说:“呀!和舞踏系的美女握手,我有些受宠若惊哟!”他握林梅的手时,分明感觉到了有一股电流击向他的心脏。安小婉的眼中射出了一缕嫉妒的寒意,刺向林梅。   “嗨!大家就别酸了,坐下好不好。我,周小燕,和安小婉一个系,大家都明白哈。坐,坐,别像接见国家元首似的,一直站着。”周小燕嘻嘻笑着。   可是坐下的三个女孩,唯独忘了介绍李子晨。      3   三个人聊着各自学院的事,周小燕说着林梅小时候的糗事。林梅涨红了脸笑着,要捂住周小燕的嘴,李子晨看着林梅笑得肆无忌惮,他的心微微漾起波澜。这才是我想要的女孩儿,张扬而自我。李子晨盯着林梅。   时间过得真快。李子晨突然想起了和排舞女孩相约的事,看看表,下午4点40分了:“糟了,差点误了大事,走了,走了。小婉,委屈了,有要紧的事要办,不能送你了。”   “什么啊,你又这样,我恨你……”小婉做了个咬牙切齿的动作。   林梅也站了起来:“有约,先走了。”说着边起身抓起茶杯,将茶一口喝尽。   “啊,怎么都走了,是不是串通好的,你们俩不会……”周小燕嘟囔着。   “燕儿,不许胡说,我走了,你们俩刚好同路,路上小心,来!拥抱!”林梅和周小燕贴了一下脸。“爱你!”“爱你!”   林梅和李子晨离开了茶室。两人同一个目标往前快步走。   “林梅,你到哪儿去?”李子晨看林梅和他同一个方向走。   “我到G大。”林梅和李子晨并排走着,有淡淡的香气扑向李子晨,他的心跳动得很有力。   “我就是G大的。”李子晨略缓了一下脚步。   “你是G大的?李子晨你认识吗?我就是去找他,答应帮他排练元旦晚会的节目。”林梅继续往前走着说。   李子晨停下了脚步,接着“哈哈”大笑起来,又指着林梅,笑得弯下了腰。   林梅睁大了眼睛,狐疑地望着李子晨。   “我就是李子晨。”李子晨还没有从笑声中停下来。   “你?李子晨?哈哈……怎么不早说,还害我怕迟到了。”林梅也笑起来。路上的行人看着两个傻笑的人投去奇怪的目光。 沈阳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  “好了,好了,不能笑了,路人以为咱俩是傻子呢?走吧,向G大出发。”李子晨憋住笑,看看林梅, 又笑起来。两人笑着向G大走去。路上的雪花轻轻飘扬着,落在林梅卷卷的黑色长发上,也如波浪般一层又一层地卷起。   林梅随李子晨来到G大的排练室,男生女生来的人还真不少呢。当然大多不是来看什么排练,只是想看看来给他们编排节目的美女。   林梅脱去了宽大的军绿色羽绒服,里面是一件将她的身体包裹的凹凸有致的紧身黑色蕾丝T恤。魔鬼般的身材一下子呈现在大家面前,随手摘下鸭舌帽,挥挥长发,从大包里取出一个黑色橡皮筋将头发笼在脑后,随意地扎起绾个卷儿。一张美艳又灵动的脸出现在药品经管系同学面前。男同学都睁大了眼睛,女同学眼中射出了嫉妒。她走向前去,礼貌地鞠躬:“大家好,我是H大舞蹈系的大三学生林梅,应你们药经系学生会主席李子晨的邀请,给你们编排舞蹈。”   男生有的在后面打着口哨,有的尖叫着:“哇,美女!好养眼啊!不会是李大人的马子吧?”   听到这些话,林梅的脸红了,望向身边的李子晨,李子晨却有武汉哪个癫痫医院比较好?些沾沾自喜地笑着。   林梅按自己需要挑了十来个女孩儿,便对李子晨做了个OK的动作,同时摆了摆手,示意李子晨可以离开了。   李子晨却怎么都不想离开,虽然他对舞蹈并不感兴趣,可他感兴趣的人在他面前。他想,该不该在她排练结束的时候请她吃宵夜?他站在教室外面,隔着透明的玻璃窗看着翩然起舞,并对女生指指点点,不时做示范,又纠正动作的林梅。   他很专注,他从来没有这样专注地看过一个女孩儿。林梅:黑色的大眼睛因为修饰显得妩媚而动人,大大的银色耳环,荡动地抚摸着脸颊;玲珑的身材,在黑色蕾丝紧身衫的包裹下,透着朦胧的性感;舞蹈动作,让她的身体如蛇般灵活而妖魅,李子晨出神地看着。   排练的一周时间里,李子晨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如着了魔一般,每天都会按时来到排练室,在窗外看着 林梅编舞、排舞。林梅偶尔抬眼看他时,他又会惊慌地转身离开。林梅是他眼中的“拜金女”不是吗?可是,此时的李子晨却似早已忘记了。   在结束排练的最后一天黄昏,林梅嘻嘻地笑着,眨动着被冬的霞彩染媚的眼,主动叫住了他:“主席帅哥,看我如此卖力的份儿上,今晚你得请我吃饭。”   这是李子晨早就想做的事,他一直怕自己突然请林梅会遭到拒绝,所以迟迟不敢开口。听到林梅的话,他可是一百个,一万个愿意,他兴奋地打了个响指:“武汉哪家的医院治癫痫好OK,想吃什么尽管说,哥们我今天决定大出血。”   林梅套上那件个性的军绿色羽绒服,打开笼起的波浪长发,边用手随意梳理着边说:“不会狠宰你的,只是想吃火锅了。可以吗?不过,俺的闺蜜燕儿必须参加,你不会介意吧?”   李子晨也嘻嘻笑着:“怕单独和我在一起?”   林梅红着脸,轻打了李子晨一下:“切……你以为你是谁啊?色狼吗?我可是猎人,专猎色狼!”   李子晨“嘿嘿”笑着故意装出色狼的样子,发出淫笑状。林梅“哈哈”大笑着。   吃火锅时,李子晨第一次看到一个女孩吃东西会有这样张狂的吃相:辣得不停地伸舌头,鼻尖上顶着汗珠,嘴角是油腻,吃像大大咧咧,一点儿也没有女孩的忸怩作态。仿佛肚子是填不满的黑洞,从开始到结束就没有看到她停嘴。   不过,他知道,他喜欢。      4   元旦晚会上,林梅编排的《青春的张扬》非常成功,从学院的女生一身不知林梅从何处借来的紧身健美衫抱着彩球出场,就迎来了阵阵掌声。最后在林梅哀婉的一曲女声独唱《会呼吸的痛》里表演结束了,为了答谢林梅,学院举办了一个庆祝会。   周小燕、安小婉也被邀请参加这场庆祝会。看到李子晨看林梅的眼神,安小婉眼里透出了酸意,闪着恶狠狠的光芒像要把林梅吃了。周小燕轻碰了一下林梅,对着安小婉努了努嘴。林梅手里端着啤酒,嘴里不在意地:“切……”和周小燕笑着,碰杯喝酒,拥抱。几个男生嘻嘻笑着,对林梅发起了轮番攻势,似是有意把林梅灌醉,林梅更是豪爽有加,来者不拒。也许喝的太多,她的身体有些许的晃动。 共 16762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