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国文学 > 文章内容页

随口家里没想到冲撞故人箴言一句六字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5-6 分类:外国文学

冲撞故人

这个绝对是真实的故事,在我上初一的时候,大概2001年,那时候我家还住平房。家里有个屋子背阴,终年不见阳光那种。中午我正在屋里做作业,就看见地上有个塑料杯滚来滚去。当时正值初夏,屋里没开风扇,也没进风,我就觉得奇怪。因为我姑奶给我说过,如果碰到邪门的事或者害怕时就念佛教的六字箴言(唵嘛呢叭咪吽),我就指着杯子念了一句,就是在念完的瞬间,听见了一声像打雷一样的巨响!屋子里的灯瞬间熄灭!随即又亮了,这时候面前出现了像雾状的东西,白茫茫的一片!当时吓的我抱着手里的作业就冲出屋去,走到门口碰到准备进门的我姑,我还以为只是我自己的幻觉,等她从屋里出来后,问我,“屋子里怎么感觉像有一层雾气,白茫茫的”。当时我就吓傻了!那时候我家已经在老房子附近买了一套楼房,我家里是做生意的,晚上我经常一个人在家,本来我是不怕的,但发生这件事后的几天里,我在上楼梯时看到人影,在屋子里闭上眼,就觉得面前有影子在飞。治疗癫痫病的药物德巴金效果好吗这个事情持续了有一周多的时间,我告诉了我妈,我妈带着去了一个会看事的姨家,那个阿姨给我看了以后说,说可能是我在老房子里念六字箴言冲撞了家里的故人,后来帮我烧纸了之后也就没事了。以上文字,句句属实,过了有近16年的时间,仍然历历在目。(@Hiker)

自杀之悔

我岳父,20几岁时, 村里某家去自杀,路遇懂一些方术的某乙,乙对甲说:走玩牌去。甲说你们先去,我一会过去。然后甲想不开事就到果园上吊自杀。当天晚上,我岳父几个人去丙家玩,突然丙被上吊的甲附身,说的都是甲的话。丙的母亲让人快去找乙帮忙,乙来后,被甲附身的丙对乙说:今天在路上遇到你,你要是硬拉着我去打牌,我就不会上吊死了。乙也没对甲说什么,就直接对大家说:用筷子夹就行,夹完就没事了。但是给在场的几位都吓得够呛。后来大家去甲上吊的果园看,发现周围的草,都被踩塌了,估计是甲走来走去犹豫了很久才上吊死的。(by 贤浩HL)

怨气重

十几年前吧,我们村有一个赶马车的,有一天天刚黑下来赶着马车回家,快要进村的时候,他总觉得后面有东西跟着,回头又看不见,就在那天晚上,他在外打工的儿子儿媳骑着自行车被面包车撞死了,后来他家人带着骨灰回去,在出殡路上,抬他儿媳妇的龙杠居然断了,要知道那个龙杠抬了多少人,从来没出过这事,听抬杠的人说,棺材太重,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一路走走停停的才到山上,再后来嘛,他们家找人把他儿媳妇魂请上来,说她不想死,放不下孩子,也就是怨气太重了。(@8499)

凤庆县看癫痫病哪看得最好黄鼠狼托梦

我在八五年毕业就在医院做护士,因为受的教育的缘故,那时从来不信鬼神之说。但有一年,大概是二千年左右吧,有一天晚上做梦,梦里有人和我说话,说我跟了你两年了,你知道我是谁吗?我说不知道。他又说:我是黄仙。我说:你是黄仙那就让我看看你长的什么样吧!我从来没见过黄仙,也不知道什么样。这时地上就出现一个小动物,黄色的毛,弓着背,竖着两个小耳朵。我说:听说仙会看病,你会吗?他说会,我说:你给我弟媳看一下(我弟媳特别瘦,胃里总难受。别人都说她像癌症患者的恶液质)黄仙说,你等下我看看,之后就告诉我说,你弟媳是胃炎,不是癌。然后他又说了一个事,并再三交代让我记住:说三天之后,我们单位会有一个姓范的出车祸。我们单位有两个姓范的,一个后勤,一个是外科医生。睡醒后我想想怎么办呢?我就和妯娌说了这个事儿,她也觉得奇怪,但这个信息也不可能和别人说呀,怕人家说我。就这样等了三天我休息后上班了,口腔科医生过来说要去医院看病人,我说怎么了?他说范某某出车祸了,住院了。我心里一惊,就问怎么回事?他说昨天晚上他和他老婆出车,让另一个出租车给横着撞了,把车门撞进去,把副驾驶位的他挤伤住院了,没有生命危险。我当时说不出话来了,满心的震惊,我的世界观完全改变了。(@兰心)

穿道袍的人

这是在00年农历7月13的晚上我亲身经历的事。当时我在老家对河姜畲开摩托车修理店,店子附近有户人家姓宋,我与她家几个小孩都玩得很好。她家有个女儿当时嫁到离家几十公里的宁乡,她家小女儿和大儿子在她大女儿家玩,她家七月十四要祭祖,就请我骑摩托车去她大女儿家接她小女儿和大儿子回,我也没说什么,吃完晚饭,店子打烊后就去了。当我骑车过韶山经过鹰潭时,已是晚上十一点钟左右了。在骑到一处(右边是山,左边是池塘,池塘过去就住了几户人家。)时,看到一群穿着红绿蓝各种颜色的道袍(后来问了才知当地人死后都是穿这种服装入棺的)的“人”从山这边往池塘那边跑,他们头上都戴着尖尖的(老辈人斗地主时的)那种帽子,身高都在一米二左右,连续有差不多二十来人。我的灯光能看七八十米的样子。等我骑到近前,哪还看到什么人咯,连鬼影子都没一个。当时我就吓懵了,赶紧加把油冲过去,一直保持在八十码以上骑到她女婿家。后来接到她大儿子和小女儿,我都换了一条道回家。(@罗工)

看见阴兵

以前在老家的时候老家还分地段给每家每户砍柴,然后我爸妈在另外一端砍柴,我跟我弟还有老家的另外一个小伙伴在砍柴砍着玩,(事后听我弟讲的)当时我不在场。我弟跟我说他跟那个大一点的小伙伴在一起的时候,那个小伙伴炫耀他会砍柴,边砍柴边说看我多会砍,一直砍一直砍柴,然后突然砍着砍着我弟看见草丛堆里出现两个穿着白衣服白鞋子的两个人,背上还背着一把枪,头上还围着布,我弟跟另外一个小伙伴说,前面有两个人,另外一个小伙伴说他没看见,没看到人。后来别人都说那是以前打仗的时候死的人,还有个名称叫做阴兵!还有一次老家走了个老人,老家那边习俗,过世的人都会用纸糊的马纸糊的小人,然后那时候我弟不懂事用手摸了一下马尾巴,晚上就一直发烧,后来我奶奶猜测到可能是跟这件事有关,于是马上去那个过世的老人灵前说了小孩子不懂事,莫见怪,当天晚上烧退了。(@VIVI顾问)

鬼母子

说个我们这边流传的灵异故事。六七十年代时候,我们这边有个从外地过来的,在我们这边做点小生意营生,我们这小镇各个乡村他都混的挺熟悉的,属于走家串户做小买卖的。那个时候自行车很少人家买得起,他买了一部,然后有一天早上,也就是天刚蒙蒙亮,他骑自行车去县城拉货,途径一个村子,路口站一女子,背上有个小孩,在路口等着,看样子是走亲戚的。做生意的嘴巴好,问那妹子要不要坐他自行车,然后说好5毛钱搭一程。路上边走边聊天,生意人问她家哪里的,父亲是哪个之类的,说着说着还真巧,生意人跟她娘家父亲还是有点交情的,就这样骑了一段时间,那个女的说停一下,要小便,躲草丛那边去了。生意人就停路边等着,过了很久,一直不见动静,生意人想想会不会出什么事了,就寻着那人去的地方找去,什么都没有,根本就没人。。。生意人自言自语,这是什么人呐,为了省我5毛钱,跑了,真是的!然后就返回继续上路。。。又过了几天,生意人做买卖到了那女人她娘家那边,跟她父亲说起那事,说你女儿太差劲了,为了5毛钱,害我等那么久。她父亲一听,面如土色,马上拉他到家里,杀了个大公鸡招待他,告诉他其实他女儿死了有半年了,生小孩死的。。。(@大寻乌人)

老婆婆

那时也十一二岁了,还是家里的老房子,房顶掺盖了几片玻璃瓦用来透亮,一天凌晨大约是三点半四点钟左右,无缘由的就醒了,雪亮的月光从屋顶直接透过蚊帐照在我床上,当时我是侧着身睡的,一睁眼,大家猜我看到了什么?一个满头雪白头发的老婆婆背对着我睡在我前面,我甚至看清了老婆婆的一只小圆耳环,当时几秒,我额头和后背突然的就凉透了一样,吓得一声嚎叫就蒙住被子,幸好我爸在隔壁睡,听到我惊叫跑过来一看,什么都没有。当时我绝对没有看花眼,甚至还定定地看了几秒钟。(@游子梦潇湘)

小旋风

治癫痫医院哪家好一点经历过一件事不知道算不算灵异事件,就北关区癫痫病医院地址是我兄弟媳妇生小侄的时候,有一天早上,我妈打电话说小侄的小尿布用完了,还有衣服让赶快送到医院去,那时候是早上4,5点钟街上都没啥人我就赶快收拾好东西在小区门口等出租车,可等了有十几分钟也没出租车,我就去十字路口等车,正等出租车时有一个旋风朝着我就过来了,在我脚脖那刮了一下,就走了,当时我也没在意,就感觉脚脖不舒服,搂开一看脚脖全都是大红片,还起的大红疙瘩,看着可下的慌还难受,我想到医院得赶快去看医生,等了会也没等到出租车,天也有一点亮了,我就去坐公交车了,可公交车上都是年轻孩子们多,可能是去上班,上学的吧,也没位坐了,就站在人群中,坐到医院突然感觉脚脖不难受了一看啥都没了红片疙瘩的没了,不知道杂回事,回来跟老公一说,他说旋风里有脏东西,他说他听长辈说见旋风要吐口水的,公交车上人气旺,邪气就吓跑了所以就没事了,不知道真假,关于旋风的事啊。(@小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