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星空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琅琊榜】箱子(散文)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散文星空

每个人的人生中,都有一个箱子,里面装什么且不说,但,这个箱子少不了。

我是在一间土坯房里长大的。泥土味,灌满了我整个童年,但我喜欢泥土味,直到如今。

如今,我生活在坚硬的城市里,经常要到公园走走,不是去散步,是去闻那个埋在花丛中的那点泥土味。

拨开记忆,走到那间被烟熏得发亮,掺杂着浓浓泥土气息的屋子,这间养我的土坯房里,如今只剩下一位老人,他是我的爷爷。

十年前,他八十岁大寿,那时的他身子仍旧硬朗,如今他的头发脱落所剩无几,牙齿也不听使唤地开始掉。他给我说,他觉得自己说话跑风,连调也不沾了。索性他就不说了,闲得没事,就在院子里晒晒太阳、看看书。

爷爷这辈子只有两个喜好,一是唠叨,二是看书。爷爷爱唠叨的毛病,在奶奶离世之后,就立马翻篇了,儿女们再也听不到了。我想不是听不到了,而是女儿们都觉得烦。可是另外一个嗜好,他戒不了。

爷爷的积蓄,基本上都用来买书了。我的父亲、叔叔、姑姑们给他的钱,他都买成了书。

家人经常会质问他,说,给你钱不是让你花的呀!这书吃又吃不了?穿又穿不了的?你买这么多这东西干嘛啊?

可是他却不以为然,反而说到,我买书不就是花了呀!你们不是让我花钱的呀!你管我买啥呢?啥让我高兴我买啥……

家人们气得脑子都快炸了,可是却又拿他没办法,照旧每个月都要给他几百块钱的零花钱,任由他花。

爷爷看书很挑,他要看《本草纲目》、《黄帝内经》之类的书,这些书他还要亲自去买。其他人买的这类医书都不合他胃口,不会感激倒罢!有时候还会反过来臭骂几句。

如今,我再走进那间土坯房。屋内浓烈的霉味,让谁闻了都会受不了,那个味道实在是太烈了。唯独他一个人,住了几十年。他呀!住习惯了。

如果天气好,屋内晚上可以看星星,我问爷爷,为什么不修补一下屋顶?他却给我说,这不是修房顶的,这是病,这是儿女的心病,没法修。

可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就低下了头,摇着头说道,老了,不知道还能活几天,不补了,不值当。

每次我去看他,他总是戴着一副破旧的老花镜,镜片很厚,其中一条眼镜腿也掉了,用一根粗线捆绑着,套在头上,趴在桌子上写着他自己的《本草纲目》。

我去看他,总要给他带些水果,除了嘘寒问暖、问问身体状况外,还要问问他我的病怎么医?可每当问到这个问题时,他却又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给我说,你的那个病啊!不是治不好,是时令不对,现在没法治。虽然我听不懂什么是时令,可我就觉得爷爷很牛。

爷爷那些被视为珍宝的书,每每都会被他抱在怀里。晚上他也抱着吗?我想,他肯定不会了。

爷爷的书,都是放在一个皮箱里,那是一个枣红色的皮箱。如今那个皮箱被岁月刷了一层漆,黝黑黝黑,泛着亮光。这个皮箱多少年了,我不知道,我只是知道这个皮箱比我更早来到爷爷的生命里。

走到那间土坯房内,眼前就会浮现儿时的画面。童年的笑,缠在了房梁上,直到如今,我还能听到。

爷爷的皮箱,是放在了长长的木板上,这块木板早已被虫子叮咬得千疮百孔,可是却没人去更换这块木板,也许不是不想换,而是爷爷与它有了感情。

木板下面是三口大缸,据说是防鼠的,缸上贴着的春联“五谷丰登”是一层叠一层,灰尘也是。木板上面,在爷爷皮箱旁,还有一个箱子,那是奶奶的箱子,也是全家人的箱子。

儿时,我搬着板凳到箱子下,踩着板凳往上爬,虽然是吃到了箱子里的馍,但是却被困到了上面。抱着箱子哇哇大哭,一直哭、一直哭……

最终,还是奶奶把我救了下来。奶奶的箱子是木箱子,刷着黄色的油漆。如今,箱子不仅被岁月染成了黑色,并且也开始蜕皮,可是,我们家人都记得这个箱子。

这个箱子里装满了所有人的记忆,包括我。箱子是方方正正的,如同奶奶对我们的说教,要堂堂正正做人,不苟且偷生。

自打我记事起,我就是在绕着箱子转。奶奶会把姑姑们、亲戚们带来的吃的,通通塞进箱子里。那些年,屋子不漏雨、不跑风,任何味道都跑不出去。倘若箱子里有苹果,进到屋子里就会闻到浓浓的苹果味。

我就会像馋猴一样扑上去,找吃的。即使我不去翻,其他人也会去翻。

箱子很大,奶奶把它大致分了三部分。左侧放了一个馍筐,放的是馒头,也是那年代家人所有的口粮;右下角放的是一个纸箱,里面装的是鸡蛋,却很少有鸡蛋,一般都放着亲戚们送来的水果。右上角放着几张报纸,却一直空着;据奶奶说,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会填满,要放麻花、糕点之类的。

两个箱子,同在一块木板上,可是,爷爷的箱子几乎是被所有人遗忘在了风里,找也找不回来,而奶奶的箱子却一直都记得。儿时的我,曾被爷爷按在石板上,他从皮箱子拿出《弟子规》让我背诵,可是我却因为太难背,而噘着嘴,不背。他打过我吗?我忘了。我只记得他说,不要忘了祖宗呀!不要忘了祖宗啊!不要忘了祖宗啊!并且一说还是三遍,让我也摸不着东南西北。

如今,木板上还是这两个箱子。灰尘压得大木箱盖子也打不开了,而爷爷的皮箱开始渐渐走进了大家的视野,据说里面有爷爷收藏的宝物。可是当爷爷把他珍藏的《弟子规》、《道德经》一部部亲自拿给大家看时,其他人却对他的书和他整个人都是闭门不见。而我,却又一次被爷爷按在石凳上,读老掉牙的《弟子规》、《道德经》……

如今读《弟子规》和《道德经》的人只剩下两个,爷爷和我。新与旧的碰撞,人们往往会舍弃旧的。我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可我记得,爷爷的那个皮箱子里,有爷爷想要给我们留下的东西。

新房子在乡村一间间地盖了起来,唯独爷爷的屋子不曾改变模样,甚至是更烂、更破旧。

有人说,爷爷是活在上世纪的人,说我也被爷爷拉回到了上世纪。在乡村,无数人嘲笑我们爷孙二人。在无数责怪声中,家人责怪声最大。

有一天,爷爷与我,并排坐在石凳上。爷爷对我说:“这些书不适合你看,以后就别看了,你应该找适合你的书。说不定哪一天我就要走了,我会带着我的箱子走。你可以不用记得我,但是你要记得箱子、记得书。即使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心中最起码要装点什么?”

我不知道爷爷说的是要装什么,只是那些曾经看过的书,全都购买了,放在了我的书架上。可是,我还是觉得,缺少了点什么……

癫痫病大概能花多少钱郑州癫痫病医院郑州市专治羊角风公立医院广西治疗效果最好的癫痫医院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