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星空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旅】沉重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散文星空
人年纪轻的时候,特别是青春年少血气方刚,对未来充满渴望和希冀时,只要是没有遭遇什么特别的苦难或挫折,往往难以感觉甚至感觉不到人生的沉重之感。在他们的心中,未来的模样也许尚还混沌,但那光线必定是亮的,彩色的,吸引人的,身子与梦想一样,是朝前奔,向上升的,如热气球,自有一股子力量带动着少年、青年,哪怕是着地,那步子也仿佛是能轻盈飞起来一样的。这,是一种美好,一种格外值得珍惜的美好状态。   然而,只要是经过事,或是一些大事后,轻盈感、上升感,便会发生变化。我是没经过什么事和大事的人,阅历仍然浅薄,日子也觉得流水一般过得快,但近些年来,周遭的所见所闻,却让心情不轻松,甚至有些沉重。果老的事,就是其中难忘的一件。   今年春,忽闻一消息。“果老去了,你不知?”我愕得半晌没回过神来,真的不敢相信,完全不信,压根不信果老会以一口山塘作为行走这个世间的最后一站。但那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我像是挨了一闷棍,痛,却不知道打我的人在哪。这个消息像一块石头,压得胸口很闷。晚上去公园散步,如水的人潮在身边流淌,我却像逆流的石头,静静地望天,天上的星月明亮,它们可知人间的疾苦?一个人的生命,要说顽强,是顽强的。比如果老的夫人,五六年前查出得了癌,但她在果老的扶持照料下,却倔强地与病魔顽抗着,原本说半年后就准备后事的,结果一年两年四五年过去了,人还保持得挺好的,这就显示了一种令人振奋的生命力的顽强。可要说脆弱呢,又如此脆弱,就像果老,好好的人说没就没了,像一只黑夜的烛火,一股旋风就把它给灭了。   那是一股什么样的风啊,让这只生命的烛火猝然消失在人间?   我想起了过去与果老相处的片断:初三的教室,每一年都能看到果老坚守的身影,本来,他是可以不教的,行政事务很繁忙,身体又不好,但他不愿意,仍然喜欢站到学生中间去。懂教育懂老师的会知道,这是一种情怀,爱生如子,视教育如生命的人,才会有这么强烈的依恋与不舍。因为敬业,我所看到的果老,每一次上课都要精心准备,每一次校务会的发言,都要精心准备,每一次迎检的资料,都要精心准备,也因为这样,和果老同龄的人,都显得比他要气色好,更年轻;还有,原来在学校政教处工作时,曾给果老起草过不少发言稿,果老很信任我,基本不要我作修改,还不时表扬表扬:小菊写的,我放心!2009年,我爸爸出车祸出院,果老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带了老师赶到医院看望;2015年,我和我老公都离开了学校,我公公过世的消息他从别人那知道后,带着夫人连夜赶到新化农村来吊唁,两人来不及喝上一杯水,又摸黑赶了回去;我到政府上班后,果老数次鼓励我,小菊,靠笔杆子呷饭是很难的,要注意保养好身体,坚持就是胜利……   眼泪,不知何时像潮水一般涌上来了。温暖别人的人,也终将被他人温暖,如果真是这样,为何果老不留一点机会给我们?他不声不响地离去,只能叫我失落重重,遗恨深深。   果老是投塘离去的。据说,是因为身体越来越差,学校劝他回老家休养,结果果老的心情每况愈下,一天,他与妻子发生口角,出手打了她,愧疚又压抑的果老,想不开之下,转身奔向了门口的山塘。   这情形,似乎更容易发生在一些学识修养不高的人身上,有点像过去农村人想不开喝农药,果老是那样睿智儒雅,真的难以想象会这么做。可是,能这么简单地去估摸和推测吗?不能。我只能依稀地回忆他一路的历程。果老有病,我也是从学校出来后才知道的,他患糖尿病很多年了,但别人都不知晓,直到各种各样的并发症越来越厉害,不得不做手术时,大家才晓得,坚持上班、样样工作求先进的果老,原来一直在带病坚持着。前些年,他妻子突然查出癌症,而他儿子那时正在读书,尚未就业,当他陪妻子从长沙回来后,再出现在学校时,我看到他的两鬓全白了!曾经以为“一夜头白”是夸张的说法,而那一次,我是亲眼见证。这个憔悴的中年男人,自己也有病,为了家庭,却选择坚强地支撑。妻子患癌,不仅在经济上对他们造成了巨大的压力,更在精神上折磨人、摧残人,常年累月默默承受和付出,没有强大的内心是做不到的。当我们都以为果老一家走过了坎坷迎来了光明时,果老却以这样的方式匆匆走了,走得连很多最熟悉的他的人都来不及为他送一程。与其说是激情自杀,不如说,是长久以来的压抑、过多的磨难崩溃了他的精神防线。它们,才是那吹灭果老生命之烛光的黑风!   人生,要说容易,是真真不容易的。每个家庭有每个家庭的难处,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苦楚。   都说,人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要往前看,往好处看,要充满希望地面对未来,可是,真的,有时候,有些特别的情境里,也是容易钻进死胡同的,走出来了,那前面又是一片天,没走出来,也许,就是一片漆黑……   前两月,我到原来学校又走了走,在小红楼的外墙上,果老的照片和事迹仍赫然在目,那是他被评为全省最美乡村教师后制作的宣传栏。如今,斯人已逝,事迹犹存,我不愿意久留,因为心中又涌起了阵阵刺痛的寒流!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会痛心,痛惜,我想肯定会有的,因为敬业的果老,一辈子就是在挥洒学识,育人桃李,那些曾被他关心过、照顾过的学生们,想起他,也许会有和我一样的感觉!   抬望眼,星空闪烁,皓月当空。天上的星子,哪一颗是果老变的?地上树影重重,果老又站在哪一个路口等待?人的一生,说长也长,说短,其实真的短,短到像一颗流星划过天际,短到像一阵清风吹过人间。我们若日日沉于俗事凡尘,不去深想,不去细究,不作任何的发问,只是热热闹闹地生活,只是吃吃喝喝地过着,也倒无所谓“沉重”一词。但只要一想那些离去的人,一想那些消磨人意志的事,一想那生命存在的价值与意义,想那历史与现实的交织时,心头多多少少会添一些冷重与叹息。辛苦工作一辈子,马上要退休却来不及享受一点点福分的果老,匆忙地结束了他在人间的旅程,也许这是一种解脱,一种卸下沉重的重新出发,就轻轻地祝福他在另一个世界过得轻松一点,轻快一些罢。 武汉羊癫疯到那家医院治最好武汉癫痫病的医院那里最好?黑龙江最有效的治疗癫痫病医院青少年癫痫吃药能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