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星空 > 文章内容页

【思路】馒头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散文星空
“他妈的!”李军骂道,车迟迟得不来。大家都在等车,刚刚下班。挤成一堆,个个汗流浃背。一个特别漂亮的女孩子就站在李军身边,她也是汗流浃背,浓妆也完全毁坏了看起来可怜而狼狈。李军又骂了一句,这句比刚才声音还大。那女孩鄙夷的看看李军,便悄悄地小心翼翼不露声色的闪开了。   李军注意到这一点,便不在嘟囔。   所有的愤青大概都有同样的经验,当对某个人,某个现象或者社会生气时——结果往往发现自己是在对整个社会风俗挑战,单枪匹马、无足轻重。因为每一个社会现象,或者你的对立的人或者事情,都是你个人反思或者映射的结果。谩骂不能代替思考,吃第八个馒头饱了,不能因此诅咒前面七个。但愤怒不是无意义的,倘若连这愤怒也没有了,那么作为一个人又剩下什么呢?   那女孩儿看了看闭嘴的李军,更加奇怪,甚至怀疑他精神有问题便又小心挪了几步。她的妆更加的惨淡,流的汗也越发的多了。这样子她又挪了几步,如同闪开一只火星来的怪兽。天真的很热,一丝风也没有。   孤独的李军不由得长长地叹了口气,他看了看那个狼狈的女孩子,面无表情。但要等的车没有来,还得继续等。人们更加喧闹拥挤汗流浃背,一辆一辆的车来来往往,大家发疯地要挤上去。现在已经下班一个小时了,大家都早误了晚饭。人们照旧发狂的向公车那可怜的窄门中挤了过去,互相推搡,静默无语。仿佛地球末日正在搭乘离开世界的末班车。   看着这群“蚂蚁”做作的努力,李军心中充满了真正地鄙视。他冷酷地哼了一声,像高踞在奥林匹亚山顶手持闪电的宙斯。而那个女孩子,此时此刻大汗淋漓,而她等的车似乎也没来。她恐惧而忧虑地又看了看李军,此时已经不能再退了,再退就到太阳底下了。   夏天的七点,天气照样酷热,太阳依旧火红。李军在心里恶作剧地给自己出了一道逻辑题,怎样证明一个美女如同稀屎。他想道:美女,脸蛋,屁股,稀屎,所以美女如同稀屎。当李军完成了脑力激荡后,便聪明的看着人群,看着天下,据此他深信这世界除他之外没人会真正思考。   那女孩子大约是又饿又累又热,她向前走了几步。女孩子穿着极高的高跟鞋,一双腿白皙修长,但这是想象。因为女孩子穿着入时的丝袜,看不出来,不过其他地方倒算得上白皙。她瞥了李军一眼,仿佛领悟到李军的想法,就有些赌气地又看别处。李军也努力地看着别处,他脸上挂着诡秘的笑容,女孩子只好胡乱地猜想李军的表情。   不知为何李军心中忽然柔软地响起来黑豹的歌曲——你所拥有是你诱人的身体,我所拥有的是过去的记忆,美妙的感觉。天气还是火热,夕阳西下,但是有些黑了。李军看看表,大约七点半了,足足等了一个半小时。又他妈的塞车,李军想道,这样他就肚子饿了。便想起了,家乡的新打的麦子做得麦面馒头。   李军是个真正的屌丝,但是在一家大型建筑国企里工作,不是临时工那种。同学们都很羡慕,以为他上面有人。这家国企实行双长制,一个项目经理,一个工程师。李军是工程师,所武汉哪家医院能治羊角风以他和经理不停的斗争,持续斗争。为此他恶补《厚黑学》之类的宝典,乐此不疲,并且发现经理是腐败分子十恶不赦,早该满门抄斩剥皮揎草。   那个女孩子故意不去看李军,但她痛苦地发现她非常想知道李军的表情,作为一个美女她不能容忍任何人对她地轻视。尽管她自己并不知道,她的浓妆艳抹已经被汗水摧残到何种程度。她小心翼翼地的擦了把脖子上的汗水,又掏出精巧的化妆盒,补了补妆,然后骄傲而冷淡转过头去。   李军无所谓地看着远处,脸上反而是怡然自得的笑容,尽管此时此刻他非常怀念家乡新打的麦面做的馒头。他的肚子实在很饿,中午时分他和经理大吵了一架,甚至赌气不去食堂吃饭。因为经理在那里吃饭,总之他不和一个庸俗下流的红顶奸商同坐一处,所以整整两顿没吃。他的胃甚至饿的抽搐起来,于是咽了口唾沫。他就到车站旁边买了瓶冰镇可乐,咕噜噜的喝了起来。   那女孩子看到李军买了瓶冰镇可乐,赌气似地也去买,并且也是冰镇可乐。只不过不是李军那种品牌的可乐,而是另一种。因为这个女孩子觉得这种品牌的可乐含糖量高些,比较甜些。女孩子就这样喝着可乐,还悄悄的看着李军。她发现李军正在低头含蓄的喝着可乐,而且面无表情。但她隐约地发现这面无表情中似乎包含着某种奇怪的揶揄。于是女孩子一边喝可乐,一边小心翼翼的擦掉脸上的汗并且认真的整理头发,她怀疑自己的发卡的样式不太搭衣服。便趁李军不注意的时候,取下发卡,塞到裤兜里。   李军其实注意到了女孩子悄悄地行为,心里照旧地冷笑起来,于是回到了类似“美女是稀屎”这样形而上地逻辑推导上了。可乐气很足,于是李军暂时忘掉了肚子饿了,和麦面馒头的事情。他很鄙视这粗俗浅薄的女孩子,包括她被汗水浸湿、污染。衰败的妆容,尽管他承认这女孩子有双美丽笔直的大腿在时髦的蕾丝丝袜中隐现。他抬起头来看着到处一模一样鳞次栉比的楼房,就像大学里的男生女生宿舍,感概道:真是一个可怕的迷宫。   女孩子看到李军故作高深地看着对面的楼宇,心里终于勃然大怒起来。她闷头喝着可乐,发出咕咕噜噜的声音。她毫不在意自己的风度,和别人的观感。她抬起头来,毫不退缩地看着李军,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她继续努力压制着自己的火气,骄傲而居高临下地看着李军。慢慢地怒火转为得意。李军并不敢看她,不敢正视她,不管是她的大腿还是他被汗水破坏的妆容。女孩子深信自己的容貌,她冷艳的站在那里不动声色,毫不动摇。如刘伯承元帅所谓:两军相遇,勇者胜!   李军照旧看着对面那些大楼,男生女生宿舍。他并没有看那女孩子,但他能感觉女孩子在看他。他便悠闲地看着远处的街景,他现在并不在意这庸俗的女孩子了。他知道这女孩子终究会熬不住辛苦,嫁给一个类似他的经理那样奸诈狡猾下流的奸商生上一窝恶心肮脏的孩子,最终成为一个黄胖虚肿的妇人。他照见了她所有的未来,就像鲁迅先生对阿Q的态度,他冷峻自以为是地站在鲁迅先生的高度俯瞰着那女孩子的所谓一生。尽管那女孩子显然还很年轻,一生因该说没有开始。   公车照旧地没来,但别的车来的很多,车站上人越来越少变得疏疏落落甚至只剩下李军和那个浓妆艳抹但是妆容惨淡的女孩子依然没有上车。此时已经晚上八点多了,两个人又买了冰镇饮料。李军买的还是可乐,但那女孩子买了瓶牛奶。两个人已经没有心情在对峙中,消磨这无聊的光阴。都不约而同地在心里诅咒起公交公司,那个把他俩如同玩偶置于这可笑的舞台的真正的“大神”。   女孩子深信这是命运或者造化,简单地说就是缘分,尽管她诅咒命运变态的设计。但不得不心平气和接受这事实,尤其喝了点冰镇牛奶之后,她逐渐心平气和。其实她确实和大部分人一样平庸可悲,所有的观点其实被胃囊的充实程度所决定的,正如隔着肚皮猜测她的李军所认为的那样。这样这女孩终究会嫁给一个下流的奸商,成为黄胖的妇人,因为她有资本——她真的很美丽,至少现在。   李军喝了一会儿可乐,冰冷刺激。他欢欣鼓舞的自己孽待着自己,到喝完为止,他还恶心地打了个饱嗝。天也渐渐地黑了,华灯初上,街上似乎更加拥挤繁华。灯光照得两个脸色惨白,那女孩儿更加漂亮,尽管她妆容惨淡。李军沉浸越来越深的夜色,在闪烁不定的灯光里焦虑万分,除了那漂亮的女孩子还是道值得看的风景。   公车不来了,车站终于一个人没有,两个人尴尬地无奈地对视着像两只斗鸡。在无可奈何的命运里,他们历史性的狭路相逢。妆容惨淡的女孩子故作姿态的看着别的地方真的心虚一样。女孩子也搞自己为啥心虚,她不明白——没偷没抢,而且不是出于羞涩,但她不敢直视李军。这样平复的心情再次愤怒起来,尽管她不知道为什么。因而她认为李军是个龌龊猥琐的男人变态佬,没啥理由就是这么无缘无故。她很想伸出中指对李军做个激烈刺激的动作,假如还要补充的话,他还想狠狠骂上李军一句。比如去他妈什么的之类,但天真的越来越黑,而且女孩子想到有可能和李军坐同一路公车回去。同时她是个家教良好的人,或者自以为如此,所以她克制住了自己没有任何举动。只是淡定的黑龙江最专业的治疗癫痫病在哪面无表情看着远方。   李军也没有了耐心,时间恶毒的迟滞停止。来去川流的不息汽车都满是恶毒的含义,都似乎在嘲笑这一对孤男寡女毫无意义、毫无理由的对峙。李军聪明地意识到这一点,便形而上地为自己的无聊找些借口,他于是更加明确认识到那女孩子是——势利与时尚扭曲结合怪模怪样的蠢物。他承认那女孩儿长得不错,妆也画得很好,但照旧的是——势利时尚七扭八拐的抽象的物证。总之这个不可救洛阳有哪几家能治好癫痫病的医院药的女孩子充分完全的证明了,我们的时代是下流无耻、卑鄙龌龊的——小时代。万幸的是此刻李军并不是那高高的奥林匹亚山顶上手持雷电的万神之神的宙斯,否则他必然对我们这些可悲的人类发动最终的致命的袭击……   看着李军那样单薄孤零零地站在那里,被实际上忽略蔑视美丽的妆容惨淡的女孩子的怒火也猛烈持久地燃烧。她鼓着一对眼睛,可爱而娇嗔地看着李军,尽管她实际上是在生气但是表现得越来越可爱乖巧。就像所有的,那些特别美丽的女孩子,她现在的面容简直是卡哇伊而且彻底卡哇伊。她的嘴巴和鼻子可爱的上翘,呼呼喘气,胸膛也起伏不平更显曲线玲珑苗条秀丽。   李军如神一般,或者自以为神一般,就那么气势磅礴地站在霓虹闪烁之中。汗津津的脸上苍白毫无血色,因为灯光照射,他不像那个女孩子是化妆的。此时此刻他对女孩完全无视,就是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之中。他积极地回忆着过去看的那些宝典,比如上面说过的《厚黑学》《智囊》、《孙子兵法》《武经七书》,总之李军是个爱读书的好孩子。他在胸中暗暗地立下大志,一定要把那个该死的十恶不赦的因该满门抄斩的剥皮揎草的下流奸商拱下去。不错,就是那个该死的项目经理。   女孩子鄙视的看着李军煞有介事的站在那里,心里恶狠狠地地说道:塑料体格。女孩子素来讨厌瘦骨嶙峋身材矮小的男人,她看着矮小瘦弱的李军努力地满头汗水的在灯光变换的挺着胸膛,不禁越发的好笑起来。女孩子知道李军不过是普通的打工仔,正如她一般。当然她不知道李军是大国企的职工,要是那样的话,也许女孩子会对他有些改观。女孩子仿佛查过李军的银行账户,她対李军也因此满腔实实在在的鄙视。当然对李军的财务状况,女孩子只是下意识地鄙视,不自觉的鄙视。   但是两个人不禁终于气愤起来,那该死的公共汽车为啥还没有来,于是两个人互相平静地看了一眼。心中犹如怒海波涛,恨不得杀掉对方,仿佛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宣泄方式了。一刀一刀捅向对方的肉体,刀刀见肉刀刀见血,两个人面无表情赌气的相互对视心中却充满了恶毒的盘算。不相干的汽车风驰电掣,刺耳轰鸣。那女孩儿的妆容更加的惨淡,汗越流越多,而且天到底黑下来她也不能补妆了。   她更苦恼的地整理一下头发……今天的车竟然隔了这么久,两个可怜的工薪族竟然想不起还要打出租车回家。终于又等了很久,终于等到饥肠辘辘的两个人不在饥饿。他们也不知道该去买个烧饼或者至少再买瓶牛奶,只是那样无缘无故地对峙着,并且充满了恶毒的盘算。女孩子终于不能忍受李军了,准备打车回家,实际上李军也是这打算。   好在这时候公共汽车终于进站了,两个人赶紧争先恐后的向车上那窄门钻了进去。正如同刚才那群“蚂蚁”。上车期间女孩子顺手给了后面的李军一肘,然后继续上车并转过头来小心客气地对李军说道:“真是对不起!”李军也就客客气气地回答道:“没关系!”两个人就是这样争先恐后地挤上公车。   好在车上人不多,但是只剩下一个双人座了。那女孩儿在前面疾驰过去,快捷便当的坐在靠窗户的位子上。并且有些得意洋洋,她掏出了化妆盒认真的补妆,这才逐渐的心情大好起来。李军木讷沉闷地跟随着其后,坐在女孩子的旁边。那女孩儿此时已经原谅了李军了,或者她觉得李军是不值得的生气的不足挂齿的小物件,正如一把钥匙扣。其实还不如钥匙扣,因为钥匙扣还能挂钥匙开门,而李军只不过是一个匆匆过客,一个在她生活里连个泡沫也不算的闪现。所以像叶卡捷莉娜沙皇陛下,这个美丽的补好妆的女孩子赦免了李军,并以无视表达她的意思就像所有高贵的女皇们那样。   李军并没有这样的好的心情和宽容的心态,他正式着前方正经危坐。但这是装样子——李军更鄙视旁边浓妆艳抹的美丽女孩子,但他绝不是一个浅薄的男人,他努力不去看那个女孩子。他郑重的告诫自己不要去看那该死的,必定最终嫁作商人妇并且成为一个只会洗尿布做汤的黄胖妇人的女孩儿。于是,他沉思起来,考虑如何把自己的搭档那该死的项目部的经理拱下台去了。于是,那些宝典——《厚黑学》还有其他诸如此类——慢慢浮上心头。他要获得一个思想,一个灵感,一个借鉴。好施展手段巧妙地不漏声色的在这场惊心动魄的斗争,把那该死的奸商腐败分子拱下台去。渐渐地他被自己的漫无边际的想法迷住了,并兴奋不已,如同探宝的孩子打开了山贼金光灿烂满是宝物的铁皮箱子。   车就这样走了一站有一站,那女孩终于下车去了,她无所谓地看了李军一眼。后来李军自己也下车了。   其时天色终于黑的完全实在,一轮弦月无力渺小地在天道的中央,云彩不时得遮住那月儿或是被风吹散。            共 5130 字 2 页 首页1武汉哪儿治小儿羊癫疯好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