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 > 文章内容页

【江南乡】村庄印记(散文)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散文诗

在群山绿水间,村庄就这样静静地横卧在这片土地上,它像一个睿智的老人,看尽世间云起云落,装着一肚子陈年旧事。

——题记

(一)清凌凌的广润河

河,名为广润河。“广润”,取义滋润更多土地的意思。

天晴的日子,太阳从山坳的另一边,慢慢爬上了山头,阳光星星点点,若撒下的网,网住了整个村庄。广润河静静地流淌着,若一位温润的姑娘,在时光的长河中,静静等候着属于她的良人。它的心间一定潜藏着一弯的心事,那些心事,在河水的叮咚中,悄然地诉说着,年复一年。

春天,广润河是安静的。她轻轻地依偎在河堤的怀抱,收敛了性子,安详地享受着春的美好。河岸边是一排排柳树,“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柳树一边聆听着广润河的歌谣,一边静静地梳妆着。细嫩的叶儿,一簇一簇在枝头上绽放。它们浅浅地呼吸,悄然地打量着村庄的春色。

河床上,水草将根须牢牢地抓住黑色的泥土,加上河水的滋润,水草,肥了。绿油油的一片,远远望去,仿佛一片绿色的海洋。风一吹,若波浪一般,层层涌动,带来一缕泥土与河水气息。

风,轻轻地从河面拂过,它俏皮地抚摸着广润河的脸庞。河水泛起一丝丝涟漪,一圈一圈扩散开来。风,轻轻地从草丛中掠过。草儿羞得低下了头,悄悄地打量着那一弯河水。

河的两岸,农田紧紧地连在一起。广润河的河水在沟渠中欢快地流动着,奏响了春耕的歌谣。纵横交错的沟渠,流淌着动人的旋律。这个时节,地里都蓄满了水。水一点一点渗入泥土深处,融化了一冬的寒冷。水,静静地流淌着,唱着一首欢快的歌谣。老农趟着水,水哗啦、哗啦,欢快地跳动着,打湿了农民的胶靴。“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这也是农民春耕时最好的写照。雨水,若一张张雨帘,层层铺开,不断地落在田地里,溅起一朵朵小水花。雨水,若一个个淘气的孩子,在田间冒着泡,翻转着跟头。老农披着蓑衣、戴着斗笠,一手举着鞭子,一手握住着犁,嘴里时不时吆喝几句。他的身后,泥土一点点被翻开,一层层水纹不断地向着四周扩散,荡起一圈圈涟漪。休息了一冬的老牛,摇晃着尾巴,闻着泥土的味道,它似乎已经听见了大地的呼唤,兴奋地哞哞着。这声音,穿过层层雨帘,落入了无数农人的心坎上,久久地回荡在农民的耳畔。这画面,被这个年代的农民牢记。然后,在某一个日子里,任凭那些熟悉、温暖的往事,一点一点在心头泛起。被他们珍藏,珍藏成一个村庄的印记,珍藏成一段岁月的印记。

山坡上,油菜花花开若海。小蜜蜂嗡嗡地叫着,穿梭在花丛中,忙碌着。各种花儿赶着趟儿,齐齐换上了最美丽的新装,享受着这场春的盛宴。

河边,偶尔有几株桃树。一树桃红,临水梳妆,片片落樱,若姑娘羞红的脸颊。青石板、水潺潺,广润河吟唱着一首古朴的歌谣,若一条绿色的丝带,在青山中穿梭着。村子里的妇女们背着背篓,提着竹篮,有的洗衣服,有的洗菜。她们各自穿着过年时的新衣服,说着、笑着。笑声、棒槌声、流水声,交织一片,温柔了村庄的记忆。

(二)村庄,季节的守望

他们,将脊梁弯曲,弯曲成条条阡陌。阡陌上,时光穿梭,谁,浓墨重彩,描绘下那一张张古朴的面容。春去秋来,地里的庄稼收割了一茬又一茬,时光变换着容颜,他们逐渐在岁月中老去,老成了村庄的模样。四季的轮回中,谁在固守着最原始的姿态,将那份骨子的朴质,耕耘在这片山山水水间。

春天,大地开始召唤,万物复苏,百花盛开。农民们脱下了紧裹一冬的棉衣,换上那还裹着泥土的鞋,扎紧裤腿,扛着锄头,下地了。泥土松软了,一脚下去,那份舒心与踏实,就这样落在了农民的心坎上。弯腰、播种,细微的汗水,顺着脸颊一丝丝往下落,湿了额前的发,湿了早春的衣。

种子,闻着泥土的气息,感受着阳光的味道,在泥土中蠢蠢欲动。它,大口大口地呼吸拼命地想要冲破泥土的禁锢。它,触碰着泥土的肌肤,让泥土感受到生命的悸动。终于,一撮撮泥土被掀开。种子眼前一亮,从泥土里冒了出来。它伸伸懒腰,张开手臂,拥抱着阳光。

水田里,农民早早地赶着耕牛将泥土翻了一遍,施了肥,蓄满水。一切准备好了,就得栽种了。无论天晴或雨,这个时节都是忙碌的。

早晨,春天的风,悄然地从山头掠过。村庄的灯,若镶嵌在夜空的星星,亮了!一盏、两盏,惊扰了山村沉睡的梦。

醒了,村庄醒了。鸡鸣狗吠,此起彼落。农民们扛着农具,开始了一天的忙碌。泥土的气息,早已经刻入了他们的骨子里。他们犹如脚下的这片土地,厚重、朴实。冷了加衣,饿了,灶孔里加把火,菜园子里寻一些菜,填饱肚子就好。地里的庄稼如同他们的孩子,从播种、发芽到收获,他们都小心翼翼地看护着。他们守护着自己的田园,将时光守护成昨天、今天、明天。

菜地里,鸡扑棱着翅膀,两爪子在泥土里不断地扒着泥土中的美味儿。兴奋时,它们还会扑打着翅膀,互相追逐着、跳着、扯上嗓子。

屋檐下,那只养了多年的老黄狗,微闭着眼睛,小憩。它时不时挣开眼睛,悄然地打量一下周围的动静。若是遇见生人,它还是会利索地爬起来,对着来人一阵狂吠。那动作、架势,让它一下子仿佛回到了年轻的时候。偶尔,它会夹着尾巴,独自踱步在那一条条乡间小路上。就那样站在那里,任凭风吹起它那些已经不再光亮的毛。它或许在回忆,或许在思考,又或许仅仅只是在等待着时光从身边擦身的那一瞬间。它早已经融入了这个村庄,村庄到处都有着它的身影,有着它的声音,它早已经融入了村庄的记忆中。

月,拖着一席长纱,爬上了枝头,悄悄地眺望着。

农民关了窗,熄了灯。偶尔几声犬吠,散落在村庄的角落里。

风绕过了低矮的屋檐,将季节的守望,伴随着虫蚁的窃窃私语,收藏。泥土,晕染着大地的气息,在月夜下浅浅地呼吸。今夜,月光悄然爬上了斑驳的院墙。远方,游子的梦里,正轻轻地将乡愁酝酿。

(三)炊烟,是一缕乡愁

炊烟,是一缕乡愁。

一缕缕炊烟,舞蹈着,带着温暖的气息,穿透了无数游子的梦境,穿过孩提时的美好,被村庄铭记,被时光铭记。

村子里每户人家都有打灶。打灶对于村子里的人来说,是十分慎重的。打灶,首先得看日子,请打灶的师傅。灶得省柴,还得易燃。对于村子里来说,一般打两个灶。以往的岁月,灶是用泥土打的。先用石头砌起来,然后外面糊上一层黄泥巴。这样的灶,年月管的不会太长,用着用着,不是这里掉了泥土,就是那边垮了一块。

做饭时,屋子里到处都弥散着油烟和菜的味道。柴火燃烧的烟雾,渗过那沾满着蛛网的瓦片,偷偷地溜了出去。放学的孩子,看着自家屋子的方向,向着那一缕冉冉升起的炊烟,便忍不住对着伙伴嚷嚷着,瞧,咱妈开始做饭了。孩子笑着、跑着,童年便在他们的你追我赶中,悄然远去。唯有,那一缕缕炊烟,始终飘散在孩子的记忆里、梦里,温暖着前行的路。

广润河静静地流淌着,趟过春夏秋冬,无声地滋养着这方土地。农民们将自己的灵魂融入了这方土地,年复一年,勾画成一幅永恒的图画。

黄昏,放牛娃的歌声穿透了云霄,跌落在母亲的菜园。母亲在厨房忙碌着,大锅里,油,滋滋地响着,锅铲不断地翻炒着,翻炒着一段烟火岁月。

炊烟,冉冉升起,越过清凌凌的广润河,越过一座座山头,跌落在远方游子的梦中。

炊烟,酝酿成诗,用乡愁押韵,韵脚处,是母亲柔柔的呼唤。

南昌较好的癫痫病医院什么医院治癫痫病好天津去哪个医院看癫痫更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