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 > 文章内容页

【军警】台阶上的血脚印(散文)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散文诗

1969年4月的一天清晨,进行夜间行军拉练的全库干部战士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各自的连队和机关会议室,等待领导的点评与小结。当仓库政委孙承先走上机关会议室的台阶时,发现每一级台阶上都有着殷红的血脚印;那脚印五指清晰,显然是光着脚板印上的。孙政委心疼的向着屋里问道:“这…这是哪个同志的脚破啦?”有个战士立即报告政委:“是武立国的脚被砂石磨破了”。政委走进屋里,看到我正抚弄着一双还在流血的脚,立即俯着身子关切地问:“怎么把脚伤成这样?”我刚要起身立正向政委报告,可被政委轻轻地按住了:“别动!这是怎么回事啊?”如是,我简要地向政委回报了一双脚受伤的经过……

原来,当年我是3月份刚入伍的新兵,身高183厘米,脚穿46码的鞋。可是在地方人武部领取服装时,仓库没有特大号的解放鞋,只给我发了双1号的鞋。这1号鞋,我要是不穿袜子尚能穿进去,可就是脚的大拇指伸不直,穿的时间长了,脚趾在里面就挤屈得难受。在新兵队的一个月里,每到训练的间隙,我就迫不及待地把鞋子脱掉,让脚舒展一会。新兵训练结束,我被分在机关行政管理股的生产班负责养猪,工作比较松散,鞋子穿着一会就脱下放松放松,因此,那脚被挤的时间也不多。可是,由于当时正值中苏边境珍宝岛自卫反击战不久,全国进入了战备状态,部队的备战形势更是紧张,我们的仓库部队也加强了各种军事训练。平时的射击、投弹不说,就是防空演习、野营拉练也渐次的多了起来,我们生产班也同样参加了训练。

清楚的记得那天是半夜时分,经过一天紧张工作、训练的战友们都进入了甜甜的梦乡里。突然,一阵紧急集合号声响彻了整个营区。听到了号声,我和全班战友快速地穿好衣服,打好背包,带上武器,用最快的速度跑向操场集合。几分钟后,部队集合完毕,库首长进行了简单的动员和任务布置,整个部队就开始出发,进行夜间行军训练,当时称之为“拉练”。

部队出大门后折转向东,沿着高低不平、弯曲崎岖的山路急速前进。经过小刘庄到陈村时,我的脚就受不了了,几次想把鞋子脱下来放松放松,可队伍在前进,我只好咬牙坚持着!那个时候,我才真正的体会到人们常说的“穿小鞋”的滋味。过了大梅村,部队继续向茅棚进发,我一直坚持着,并在心里默默地念着毛主席“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语录来鼓励着自己。部队在行军中还进行了一次防空袭演习,直至凌晨,在茅棚的地方接到命令作短暂小息。那一刻,我已等不及地一屁股坐下,迅疾地脱了鞋子,一阵得以舒展的轻松如电流般地从脚底传至头顶!在返回时,我的脚由于肿胀,已经穿不进鞋里,于是我索性把袜子穿上当鞋子,双手将鞋子提着。其实,那薄薄的袜子根本抵不了事,如同打着赤脚一般。返回时走在山路上,那些带有棱角的石子垫得脚底钻心的疼,没走多远袜子就被磨出了洞,很快脚多处也被硌出了血;后来走上砂石公路时,那血黏糊着沙子只向伤口里钻,每走一步,都会有着刺心的痛,为了跟上队伍,我强忍着痛;我默记着军人的职责,想象着邱少云烈士忍受被烈火烧身的情形,用以比较自己的这点儿痛,真的算不了什么。如此一想,脚底立马硬实起来,那疼痛似乎好了许多……就这样,我坚持着与战友们一起回到了驻地。

听了我的叙述,孙政委非常感动,当即表扬了我。在点评小结时,他对大家说,目前战备形势非常紧张,我们一定要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毛主席教导我们要时刻准备打仗,我们就是要用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刻苦训练。今天,武立国同志表现得非常好,同志们要学习他这种精神,认真训练。只有这样,才能战时少流血,我们的部队才能战无不胜!

点评会后,孙政委让人叫来了军需助理,要他想办法给我调换双特大号解放鞋。由于当时的军需仓库均在繁昌铜陵一带,交通不便,手续烦杂。助理员一时无法解决。政委随即指示,部队的解放鞋办不了,你到集市上买一双别的大号鞋也行,总不能让战士整天穿着小鞋子吧!后来,助理员真的给我搞来一双大尺码的胶底圆口布鞋。

江西哪家癫痫病医院效果好哈尔滨专业治癫痫医院杭州看癫痫病哪家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