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情画意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走过】走过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诗情画意
一   手边的单据上有处疑点难住了我,于是我坐直了身体,长长伸了一个懒腰,盯着电脑开始发呆。盯着盯着,就发现键盘上有一根头发,于是便感慨自己许是操劳过度,头发总是轻易就掉落;却惊讶地发现,那竟然是一根白发,白得晶莹,白得剔透,白得让我心里隐隐作痛,我便感慨着岁月催人老了。想起了周末和妈妈在街边等公交,妈妈用手轻轻挑动着我耳侧的发丝,说,她的女儿都满头白发了,她又怎能不老?于是,我仔细看了看妈妈,早已是满头银丝了。我们娘俩便互相捋着白发,傻傻地笑着。   记得童年时有个好友,是个腼腆帅气的男生,却总是因为头上的白发被同学取笑,排斥。唯独我不嫌弃,依然做他的好友,还帮他四处讨教,我也懂得了一些关于“少白头”的治疗和调养方法。三十年后,我和那个男生依然是好友,我们在朋友圈里互相调侃,打趣,互相问候,祝福。男生在视频里,捋着满头白发,说这次是真的要变白了,再也挡不住了。不过,很感谢年少时我的不弃;很感谢我们之间这份穿越岁月长河的友谊;很感谢今天我们白发对白发,心底却是踏实而幸福的感觉。因为,我们见证了彼此的成长,见证了共同走过的岁月。      二   坐得闷了,我还是决定去外边兜兜转转,舒活舒活我的脑神经。   刚走进楼下小花园的那片树林里,头顶便忽然传来整齐的一片蝉鸣声,似乎是专门在等待我的到来,似乎是专门为我准备的欢迎合奏曲。于是身边的世界瞬间喧闹起来,忽听得左侧“嗡”声一片,又突然听得右侧“吱”声一片,忽就各种声音混合在了一起。我驻足听了一会儿,其实很想看到这些专业的演奏家们,便高高得抬起头去,向树的高处张望着。满眼都是绿绿的大片的树叶,阳光从叶片间的缝隙漏洒进来,偶尔闪一闪,便闪地我眯缝起了眼睛。我的脖子都扬困了,也没有看到一只蝉的身影,只听得四处的喧嚣。   好吧,既然我走过了蝉的世界,就应该顺应它们的世界;而细想起来,于这世界,蝉的生存着实不易,它们就必须用生命在歌唱,用生命宣告:“这世界,我曾经来过”;于是,它们逮到什么听众,便一定会大声地歌唱,毫无保留,毫无顾忌。      三   穿过这片蝉鸣的树林,走过一座小桥,便是公园的中心区域。小莲河静静地流淌着,河畔的木长廊里,游客们熙熙攘攘,热闹非常。   听!有人在唱歌,歌声嘹亮!我好奇地循声而去,终于找到了那个歌者。那是一个半老的男人,只见他坐在长廊的木凳上,头戴一顶大草帽,身穿白色大汗衫,灰色大短裤,手里拿着玩具,还在逗弄婴儿车里的一个孩童。身旁的广播里正在播放着歌曲,男人就跟着一起唱,刚才唱过了《南泥湾》,现在唱起了《游击队歌》,虽然咬字不清,但是依然铿锵有力,听得人激情洋溢。我便坐在男人对面听,微笑着听。   男人注意到了我,便停了歌声,面露些许尴尬的神情。   他问我,是不是觉得难听?我摇了摇头。   他问我,是不是觉得歌曲不好听?我摇了摇头。   他也开始摇着头,叹息着说:“唉,你们这些小年轻,哪里听过这些歌?又怎么会喜欢这些歌呢?没经历过那个年代,你们没法懂,没法喜欢啊!”   我便说,我听过,我也唱过,我的父辈们也很喜欢唱,这下便打开了男人的话匣子。男人很健谈,谈着那些峥嵘岁月,谈着那些听过的,经过的故事,谈得壮怀激烈,感天动地,竟引来了许多老人围观,竟引得许多老人的参与。他们一起聊,一起唱,唱那些他们熟悉的歌曲,唱那些属于他们的年代,他们的岁月,唱那些他们走过的风景。   我默默退出了人群,在他们的身后,做他们的听众,做他们的看客。他们用歌声感怀岁月峥嵘稠,我用真心感怀夕阳无限美。      四   我继续徘徊在长廊中,看着日头在云层中穿进穿出,像是顽皮地和我们在游戏着。突然想起,台风“尼伯特”应该在今天到达,人们为了它,可都预备了好几日呢。每天从电视里看“尼伯特”的百般肆虐,每天便反复检查着家里的门窗,便仔细预备着生活用品,以防不测。人们的心情是矛盾的,既期盼着台风快来快走,又祈祷着台风就这样停下脚步,不要再继续前行,就让苍生太平了吧。   所幸,天如人愿。台风“尼伯特”任性冲动地横冲直撞地远道而来,却最终在不远的地方消耗殆尽,停止了脚步。于是,人们拍着胸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奔走相告着,平安了,平安了,那些河边的民房不会倒塌,那些居民不必转移,生灵,不会受伤;那些都市人的马路不会被浸没,汽车不会在水中漂浮,工作生活,井然有序。   于是,人们看着电视里关于灾区的报道,一边心痛着,一边感恩着,平安,真好!      五   站在长廊边吹着河风,我翻看着朋友圈的动态。看到堂妹发了一张照片,是一个立着的大石头,上面是硕大的红字“羊卓雍措山口,海拔4998米”,再看看文字注释,原来是我的二叔独自进藏了。我便连声地赞叹着,这太让人惊讶了。   二叔年轻时也是当兵的,开坦克。我记得还去过他的部队,跟着他去看大坦克。那时候的我,站在坦克的旁边,感觉自己仿佛一只小蚂蚁,渺小的几乎看不到坦克的全身。   二叔年轻时也曾自负,心心念念着要离开贫瘠的家乡,要振翅高飞去遥远的地方。为这,二叔没少和我的父亲争执。最终,二叔为了家庭,留在了奶奶的身边。足见二叔的善良与孝顺。   二叔是那种喜欢承揽责任的人。这一生也是费心操劳,然而也是那种有着许多自负的人,性子又率直,且不善言辞,所以我总觉得他很生分。   十多年前,二叔得了一场大病,病得很严重,我们全家人都很担心,轮番上阵,在医院陪护,照料。尤其是我的父亲,常常几天几夜守在医院,夜不合眼。   万幸之极,二叔病体康复了。出院后,二叔便开始信仰佛教,信仰诚善。他自己吃斋念佛,举自己之力,接济家乡贫困的乡邻。   二叔说,人只有当走过了生命的绝境,才会珍惜生命的美好。他要把美好分享给更多的人们。   大病之后,二叔的身体便比以前单薄了许多,瘦弱了许多。去年,二叔也提前办理了退休手续。“终于可以歇歇了”,我们都这样想。   谁知道二叔是个闲不住的人,他开始四处旅游,让身心沉醉于山山水水之间;这次更是独自跑到西藏的高原上去,他说他要挑战生命的新高度。   二叔说,走过百态人生,方知有爱的人生才是圆满和完美的;走过山和大海,方知即便平凡,珍惜,便是真。      六   走过,便是一种阅历,便是一种收获! 郑州癫痫病哪里看的好武汉治疗癫痫病医院是哪里影响癫痫病人寿命的因素有什么呼和浩特哪家癫痫病医院权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