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心中流淌一首歌(二章)(散文)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随笔散文

【一】心中流淌一首歌

接到他电话的时候,春花开得热闹。他亲切的声音,把我的生活喧嚷得沸腾起来。我感觉到春天的兴奋了,真真切切的兴奋,好像赶走了所有的不快和孤独。笑了的不止是身旁的花儿,还有我的心,一齐沉浸在阳光的喜悦下,乐和得叮叮当当。

多么意外的一个傍晚,多么意外的一个电话,多么意外的声音,勾想起多么难忘的过去。记忆像闸门,打开就再也关不上了......

他激动地说:“看到了你的书,上面的名字,让我发呆了好一会儿。书上的照片,是你的大像,少年的影子还在。最后确信是你,于是千方百计地找到我的电话。”

二十一年了,虽然他的声音我已经听不出来了,可是听到他说出名字。我握着电话,惊喜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傻傻地喊他老师,再也没有下文。

他故作生气地说:“你,还能记得我吗?”

我说:“我永远都记得,一直都不曾忘记。”他说:“你,怎么不回去学校看看,这么大的事情也不给我说下。“他还说:“翻遍书本,也没有找到关于我的只字片言。”我哑然,紧张得一身都是汗。是啊,回想我的书稿,的确没有他的任何文字,我忽然羞愧,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我怎么就糊涂了呢?可是,真的没有,也是,我从来就没有写过关于他和那个班的一切。

此刻,我满是内疚,心忽然悸动,潮湿了许久。想想,他早已经桃李满天下。还能记得我的名字,着实让我感动和吃惊。一个名字能在他的心底存放二十多年,我该感谢他的,感谢他不离不弃地记得这个名字。

他说他教书整整二十一年了,我想起了那首:“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我们就是那时候认识的,二十多年后的今天,我的眼角早已爬上皱纹,他的容颜是否也有动迁。我真想回去看看,却没有勇气。混社会久了,胆子也变小了。

清楚地记得第一次认识接触他,他大学刚毕业。看到他的第一眼,我们这些青春期懵懂的女孩,对他仰慕的同时,还给他做了很多评价,这些,不晓得他知道不知道。

说真的,对他的第一眼,印象不好。他个子很高,但是有点瘦,这就有些晃杆了。他挺帅,可是说话不太清楚,也许是声音小的缘故,老感觉他嘟嘟囔囔,听不清他说的是什么?

因为有了初一班主任对我们这群女孩的娇惯纵容,他的严厉,对于我们来说,绝对称得上是苛刻。为此,他的物理课,我便不喜欢,我不知道其它女孩的想法,但是这个原因害苦了我,物理出奇的糟糕,没有一次考试及格。

按照年龄,他比我们大不了几岁的。刚从教室走出来,便走上讲台。他上课的时候,带着许多的羞涩。好多时候,他因为羞涩而只顾讲课,却没有发现一个班级七八十个孩子都没有听课,而是在瞅着他发呆,琢磨他的一言一行,以便于想法,怎么捉弄他。

真的,男孩子多以捉弄他为快乐!

还记得我后边那个很帅的男孩子,个子挺高的,叫什么名字记不得了。他寡言少语,却深得女孩子喜欢,他每天都忙着写情书。尽管我一扭头就能看到,可还是悄悄地替他遮挡。他快到跟前的时候,我便使劲地抗一下后桌。作弊是一种快乐,我们乐乎,他却挨训不少。我们这个班级,成绩每次考试都是全年级倒数第一。

流动红旗几乎没有在我们班级挂过,打架斗殴的事件却时常和我们班级挂钩,这样的现状让他气急败坏。他曾经也气势冲冲的跑进教室,大声地凶我们,可往往第一句大声之后,第二句便软和了。所以,他的发火,对于我们不起任何效果。

就我背后那个经常写情书的家伙,终于东窗事发,被他抓个正着。他不但不请他原谅,还嚷着要和他打架。那次,我心里真的不安,我觉得他不能那样对他,不管我们的年纪相差多少,他总是我们的老师。他退学了,我的后桌少了一个人。

初中生涯,我不是出众的女孩,模样不俊,学习不好,还爱看小说。我和同桌相互放哨,也没有逃过他的火眼金睛。他对我和同桌的惩罚,是让我们站在他的办公室前,让来来往往的同学都能看到,那一刻,羞死人了。更可气的是,初一的班主任和他是邻居,他也看到我了,他悄悄地问我们,是不是犯什么错误了,让我们向他道歉。

他不知道,那一刻,我的泪水在心里咽了又咽,却一直没有流出来,早读看小说是我们的错,可这样没有自尊的惩罚。尤其,在一千多个同学面前,在昔日的班主任面前,他也许不知道,那一次,他真的伤到了我的自尊心。也许,他也是个大孩子,没有想起顾及我们的面子。

时光很短暂,初中毕业,我从他的视线和母校中消失了。这一消失,就是二十年。如今,回首往事,真真的觉得对不起他。那时候,怎么就不懂他的良苦用心。其实,他是关心我的,为什么就没有感觉到这些?这些年的摸爬滚打,深切地体会到知识的重要性,可一切能回头吗!

春风拂面,鲜花盛开,心头的雾霭一瞬间仿佛被吹开了。他的电话,惊醒了沉睡二十多年的师生情缘。心头的影子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厚重,越来越暖融,和阳光一样,在心里闪光......

【二】尘世的一抹蓝

兰儿发给我娇笑的表情的时候,我正如痴如醉的细数一片惊喜,对面屋顶开出一片紫色的花,满满的一架,轰轰烈烈地绽放。我拿着相机,让那一片花,开进我的镜头,不,确切地说,我想让那一片花开在我的心里,让一瓣心香,把一个季节积攒得长长久久。

花,如火如荼的燃着,日子不紧不慢的节奏着,我的爱,一点一滴的释放。兰儿抖动的窗口,像一杯颜料,让我骤然回首,一个女孩子的来来往往,像一朵幽兰开在我的心上。我不顾一切地回忆着,连同对面的那一架花藤,一齐回收到我的内心深处......

认识兰儿已经很久了,久的我记不清具体的日子。印象中,那时候博客风靡,天南地北的博友在一篇文字中,或者一首打油诗中,就可以成为至交。男男女女,单纯的没有一点瑕疵。网线连接的是江湖,却没有江湖的是是非非,那是生命中一段极为亮净的岁月。

兰儿是四川重庆人,那会儿在上海打工,工作是在网吧收银。这个工作,为她上网提供了非常便利的条件。

兰儿年纪小,按照年龄,我们之间应该是有代沟的。可是她第一次欢快的叫我姐姐的时候,我的心还是极度地悸动了一下。好像在很多年前,我真的有一个妹妹失散在时空的某一个点上。若干年后,这么不经意的重逢了。

打工,这个字眼我一点也不陌生。我千万次地幻想过网吧的收银,那种数字的重复和点击,一次又一次地鼠标移动。唯一感到有兴趣的是,往抽屉里放钞票,而这些,又是属于别人的。兰儿干的就是这个工作,她数着别人的钞票,移动着自己的鼠标,她整理别人的快乐,强加自己的忧愁。外来妹的艰辛在日子的心上,剔成一把刀,刮进沧桑。兰儿曾经一遍一遍地告诉我,生活的单调,日子的乏味,她只有二十岁,灿烂的青春却日日浪费在鼠标上。她想过继续读书,可生活的拮据,却不允许她有一丁点多余的想法。

我见过兰儿的照片,一个脸上带着调皮的女孩。她的性格和多年前的我极为相似。也许因为那种稚气,也或者因为那种洒脱,那种无拘无束的大大咧咧,我和兰儿的关系很好。

兰儿也写字,网络女子有很多共性,写的基本都是自己。我们把自己的感情分散得五零四落,人尽皆知。可这又有什么呢,剥离了生活的面具,用一个制定的网名,解剖生活的酸甜苦辣,也是一种发泄,一种解脱,难道不是吗?我能读懂兰儿的字,在现代化的城市里,她游离在十字街头,汲取着城市的雨,思念着故乡的一草一木,把一段流浪的岁月刻在纸张上,几多无奈,几多辛酸。

那段日子,我们疯狂地玩,把一切抛在脑后,特别开心,玩博客圈,玩接诗龙的游戏。兰儿是个聪慧的女孩,反应敏捷。她像个孩子,游刃在我们几个大人中间,把一段平凡的岁月演绎得生机盎然,让我们平淡的生活注入了色彩。那时候,我们几个博友都感谢兰儿,亲切地喊她“兰儿妹妹”,而她总是把一堆一堆的快乐,投递给我们。

兰儿上网时间长,而且多数是夜间。她像个夜猫子般的,整夜整夜地上网,整理她的空间,写一段又一段文字,把她的日子打扮得精美细致、温馨也有些许伤感。

这让我们几个穿梭在围城的饮食男女,羡慕得黯然伤神。而兰儿,也会给我们制造惊喜。某一个清晨,睁开眼睛,会看到一个幸福、一首小诗放在博客的留言框里,那一天,都是灿烂的。对于寂寞,我们有更深的体会,字里行间的快乐,是莫名的。

这种光景,好像只维持了几个月,因为各种原因,我很少进博客,几个非常要好的朋友,一瞬间好像解体了一般,解散了圈子,彼此回归到现实。日子还是日子,只是那种简单,再也找不见。而这些,谁也不想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其实,最早离开的是兰儿,她进来的晚,却离去的早。像一阵风,来的偶然,去的急促。

两年前的一天,失踪了很久的兰儿,再次出现了。她依然喊我姐姐,只是她的语气变了,没有几年前的欢快。她的表情是伤心的,语气是痛苦的。我不知道为什么,迫切地想知道:她怎么了?生活如何?

这时候的兰儿,在山东了。她和所有长大的女孩一样,为爱情流浪,跟随一个她爱的人去了山东,尽管依然在打工,却不再是一个人了。然而在爱的路上,她遇人不淑,把自己弄得满身是伤。她的爱情,累积的竟然全是痛苦。我吓了一跳,奇怪她怎么把自己的生活搞得这么糟糕?

兰儿哭了,在电脑的那边,她一字一字的敲击,把一段血泪交织的生活真真实实地刻画在我的面前。她甚至绝望地告诉我:“日子没有盼头了。”而我,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也许,我该劝她,可女人的爱情,在谎言里显得多么苍白无力。就算我长篇大论地写下去,也是治标不治本,没有一点力度的。

我想告诉兰儿,勇敢坚强,伤只能依靠自己来治疗。而这些词汇,在我的心理翻转了几千个来回,也没有说出口。事情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总是体会不到其中的辛酸。兰儿一次一次地问我:“姐姐,我该怎么办?”

我长时间地沉默,又把这个问题抛给了她。该发生的和已经发生的,比起岁月的这条河,毕竟是短暂的,未来的路还很长,一截错了,不等于永远都是错!

历经了千辛万苦的折磨,历经了坎坷不平的波波折折。昔日阳光的兰儿,成了一个多愁的小女子。她用弱小的身躯砥柱强大的洪流,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寻找自己的一席之地。我痛着,却帮不上她。

年前,兰儿发来信息,说手机号换了,她开始了新生活,想忘掉过去了。她开启了视频,我看到眼前的兰儿,还是那么漂亮,只是,那双特别大的眼睛里,装满惆怅。我看见她的房间里,和所有女孩的房间一样,布置得温馨甜美。风铃叮叮当当地响着,我似乎闻到了兰花的馨香,只是这香味里,多了股淡淡的愁绪。

而今,又至花开放,对面的一片紫色,让我想到了兰儿,那个花一样的女孩,不晓得她过的怎么样?是否找到令自己心仪的男生?

我没有打电话给兰儿,只是想在这个季节告诉她,春天的一抹馨香,会埋葬那段沧桑。佛曰:“冬去春又来,拾年一闪功,时光莫虚度,很好自修功,俗间一切景,过眼姻云风……”

而我和那些曾经的朋友,也不仅仅是曾经,我想,兰儿会懂的!

......

治癫痫最新的方法陕西哪个医院看癫痫最权威癫痫病人突然口吐白沫怎么办幼儿痉挛性癫痫病怎么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