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我的高中生活(散文)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奇幻玄幻

关于高中的回忆,犹如一坛陈年老酒,历久弥香,回味悠长。

我的高中时光是在定陶二中度过的。我是定陶二中第十九级学生,于1987年秋季入学。学校驻地的冉堌镇,历史悠久,是孔子贤徒“三冉”,即冉耕、冉雍、冉求的故里。

近年来数次开车路过此地,透过车窗向北望去,总不免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往事一幕幕如在眼前,将思绪拉回到了三十年前……

现二中时期的高中生活充实而有趣,师生之情和同学友谊,纯洁而真挚。

除了正常的教学活动之外,学校社团活动很活跃,其中较为突出的就是各类兴趣小组,以语文教师和作文水平较好的学生为骨干力量的“冉子笔会文学社”最具代表性,文学社定期出版油印刊物,之后分发到班级同学手中,同学们竟相传阅一睹为快。八十年代是属于文学的黄金年代,校园里兴起了“文学热”,琼瑶、三毛、金庸、梁羽生、莫言、舒婷、海子、顾城、汪国真等是我们的崇拜对象,我经常不知所云地写些所谓的朦胧诗。由于我的作文成绩较为突出,常被老师当作范文在班级朗读,并刊登在文学社的社刊上。在张艺谋导演的电影《红高粱》走红的时候,我以《唤起敢爱敢恨的灵性》为题写了一篇观后感,除了在文学社社刊油印刊登外,专门任教作文课的老师还在其他班级朗诵此文,曾引起小小的轰动。

校区的西北角是学校的操场,在早餐、午餐和晚餐时间,这里是学生们的又一处露天餐厅,为了弥补学校食堂供应不足的问题,二中在全县率先引进了市场竞争机制,允许社会人员到学校从事餐饮服务。每到就餐时间,这些商贩们就在学校的南北干道旁和操场上设摊经营,在当时可谓学校的一景,热闹非凡。早餐中我比较喜欢喝油茶,是一种和胡辣汤类似的粥类地方特色食品。当时经营油茶的有两个商户,一个长的个子矮一些瘦一些,另一个长的个子高一些胖一些。为了好区分,同学们根据他们的外貌特征,分别称之为“瘦子”和“胖子”。相比而言,“瘦子”的油茶质量比“胖子”的要好一些,“瘦子”的油茶里花生多、芝麻多,并且味道好,往往是“瘦子”的油茶卖完之后,“胖子”的油茶才开张。一来二去,“胖子”的生意日渐冷淡了,他动起了不正当竞争的歪点子,暗中散布“瘦子”是肝炎患者的谣言,效果立竿见影,两个人的经营局面发生了逆转,连续几天“瘦子”的油茶都没有人买。“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瘦子”在了解到具体原因后,采取了针对性的应对措施,他到医院查体之后办了一个健康证,并将此证挂在胸前,之前关于他是肝炎患者的谣言不攻自破了,他的油茶生意又恢复了之前的红火局面。

随着生理的不断发育成熟,我们同样也有青春期的躁动。不过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还不像现在那么开放,大部分学生比较羞涩,男女同学之间很少说话,但男女同学之间依然存在一厢情愿的暗恋现象。发现这类早恋苗头之后,班主任老师就要采取个别谈话,或在班会上旁敲侧击,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把这种青春情感“扼杀”在萌芽状态,但毕竟是“春色满园关不住”,一些大胆的男女同学想方设法冲破严密防线,偷偷传字条、写情书。

因作文水平稍好,我就曾为一名关系较好的男同学充当过创作情书的“枪手”,那名男同学对班里的一名女同学产生好感,但苦于不知如何向这位女生表白,思来想去,终于战胜了怯懦,决定向这名女同学写一封“求爱信”,来试探一下。为了遣词造句,打动这位女同学的芳心,他虚心地向我这位班里所谓的“文学才子”请教。我虽然作文成绩不错,但对如何写情书却是“门外汉”。在我的建议下,又邀请班里的另一位男同学,在一个周日,我们三人没有回家,神神秘秘地躲在男生集体宿舍里进行集体创作,根据三人集体研究意见,由我执笔,写下了一篇颇具文采的情书,经那位男同学誊抄之后,又用信封密封好,将那封情书悄悄塞进了女同学的书桌洞内。作为答谢,那位男同学还专门到镇上买来水煎包犒赏我和另一位男同学。没有想到的是,正是这封集体创作的情书促成了二人的美好姻缘。

我的另一位热爱文学的男同学,在高中时就曾在文学报刊发表文章,引起一位湖南某县师范学校女生的注意,两人逐渐由笔友发展成为恋人,你来我往,鸿雁传书,互寄照片。在暑假即将到来之际,那位师范女生竟写信要来定陶与那位男同学见面,直到这时,那位颇具文才的男同学才真正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由于害怕家长和老师棒打鸳鸯,急忙写信婉拒了。

还有一位绰号“大胡子”的转学男生,因复读从东北回到祖籍山东,在二中借读,他在东北有一位同学恋人,从照片看十分美丽,他常以此为炫耀资本,在同学中总有意无意地谈及他们动人的爱情故事。由于两人天各一方,鞭长莫及,他的那位女同学后来移情别恋,给他寄来一封绝交信。在一个初冬的晚上,这位男同学在到校外的餐馆借酒浇愁之后,躲在男生宿舍的一个角落里撕心裂肺地大哭起来,任凭我们如何劝说,都无济于事,后来他竟为情所伤,提前结束借读生活,返回东北去了。

三年紧张而又活泼的高中生活在不知不觉中一晃而过,在1990年那个七月,我们集体到县城参加高考,一些成绩特别突出的同学金榜题名,幸运地走进大学校园,实现了“鱼跃龙门”的理想,大部分同学“名落孙山”,与大学失之交臂。

在我的记忆里,1990年的秋天是令人难忘的,回到熟悉而又陌生的校园,插班复读,每每想起昔日的同班同学劳燕分飞各奔前程,心中不免涌起一种淡淡的伤感。

岁月悠悠,时光飞逝。我的二中,我的高中生活,那一幕幕往事,那一张张洋溢着活力的熟悉脸庞,老师们那一句句谆谆教诲,成为我心灵深处永不磨灭的回忆!

甘肃哪儿治癫痫最好哈尔滨哪所医院能治好癫痫病湖北癫痫医院哪家好晋中哪些癫痫医院治疗效果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