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在秦淮河的怀抱里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奇幻玄幻
摘要:南京的秦淮河是一个最煽情的地方,如果只是乘舟淌水秦淮河,情思就会被河水浇灭,只剩下肤浅的身心愉悦了,我还是建议找一处阁楼临窗坐着,去看游人在河里划船,去想古远今来,不必拘泥于时空的跳跃,思绪随着这河水弥漫,很是享受。无论你失意还是得意,你都可以把仅存的一点浪漫掺进这绵软的秦淮河河水里…… 南京的秦淮河,流淌了数千年的都是一个调,款款情深,濡濡意润。才子佳人的故事堆满了你的两岸,任你俯拾,但都带着游闲寂寞的气息……十里秦淮,无尽繁华;千年妩媚,依然迷离。   纵贯南京城东西的秦淮河也缀满了多少名诗名句,一直缠绕在我们的记忆里,竟然忘记了聆听你绵长的流淌声息,击水悦耳的桨声和迷离扑朔的灯光也扯不动我怀旧的情思,耳畔总是回响着不同的诗吟声,舒缓,哀怨,失意,斗艳,都交错在一起,弄得琵琶弦断几根,古筝皮鼓碎掉多少,与这勾人的秦淮水此起彼伏……   秦淮有的是丽曲艳词。“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唐才子杜牧从扬州“二十四桥”辗转而来,听歌伤怀,亡国之恨,痛彻心扉了。如今的繁华盖住了金粉的光彩,送给了普通人一段最纯粹的“秦淮夜曲”。   秦淮古今蝶变。“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刘禹锡对秦淮易手很惊诧,世家华府轰然倒闭。昔日里秦淮是王谢家河,就如自家门前一条小水沟,泼进了多少脂粉柔水,物是人换,终于轮到百姓看看惊飞的燕子了。向晚的秦淮沿岸,家家华灯普照,谁分得出哪是王谢之家。百姓的情怀远比豪门流光溢彩潋滟华美。   秦淮之境古今大异。“过秦淮旷望,迥潇洒,绝纤尘。”秦观无暇一住,只能流连岸边,衰草连天,蟋蟀沉吟。其实的荒凉遍野,哪有繁华浓酽。天晚了,游子思归,所以不再流连,他太急于回家,不说秦淮的好处。那些文人笔下的小情调怎么可与今日醉人的天籁之象相提并论!怪不得秦观受不了。   秦淮一河而已,为何那么沉重?“玉颜空作琵琶怨,谁叫明妃出塞来?”抗清将领张煌言站在秦淮河畔,终于为女人发出一声吼叫,本来这歀鞳跌宕的秦淮河属于女人,为何要无端地把女人拉进历史风波里。秦淮柳岸,花伞夜里也开花,伞下的女子是来与秦淮比美也罢,赛韵也好,都给秦淮添加着淡定和优雅,女人因秦淮而可随意流连美,秦淮因女人而使自身的美更醇厚。   我说秦淮河太沉重了,怎禁得起这么低沉哭诉?秦淮河水太浅,怎负载得起那么多感情的舟船?你是南京城的玉带,只是飘逸得不是那么轻盈;你是南京城的一张经久名片,只是写满了更多的历史头衔;你是南京城的一面镜子,只是映照了多少红颜泪眼……   历史终于给了我一个机会,我和我的同学一起悄悄地躲在秦淮河的怀抱里,就一个黄昏,对坐品茶睹河……   毕业分手,天各一方,二十年后,在秦淮河岸边见,是一个巧合的浪漫,但浪漫留给了秦淮河,如果说有,那是借秦淮而来看秦淮浪漫。她是我最佩服的文学功底很好的一位女同学,握手,坐下,就谈秦淮河。找一个可以看尽夜色的茶屋,品着茗茶,把个秦淮河看遍看透,唯美约定了看秦淮河的主题。她非歌女,我非公子哥,少了缠绵,重温相知就是。   我以为,如今的秦淮河绝不适合在岸上游走了,只适合去看去想,因为商业的气息太浓。踏上任何一处景观,都会叩响一个古代的声音,乌衣巷里融入繁华与哀婉交错的主题,朱雀桥上冷月无声送走了多少缠绵,桃叶渡口更怕“楫摇秦代水,枝带晋时风”。你不能纯净地去感怀,只能在轮番叫卖的杂音里寻觅本色,好费事。   黄昏的太阳留恋地洒着斜晖,这是残照,可依然诗意,穿过柳枝故意留下的缝隙,看最后一眼秦淮河水,然后悄悄地褪去她的彩晖,对岸的我们欣赏你的美丽,你却想把我们快点带到灯火里。两岸的绿木长柳,如烟似雾地浓浓地凑在一起,把头伸向秦淮河里,是赛着比比装束谁的最美?还是晚风里也要打扮了才能入闺?本来一条平静无波的河水,因了你才使岸边犬牙参差,你的影子是想把秦淮河水里的情思,在这即将降临的夜色里重新挑起?黄昏深处,团团如烟的轻雾悄悄泛起,透过柳枝的空隙弥漫而来,直扑秦淮河面上,微风撩拨,赶走了一片,留下点滴。在沿岸,留出几块空隙,给那些飞檐斗拱,亭台楼宇,看得沉醉了,就躲进去,让风景去独自陪伴着这多情的秦淮……   星星点点的花灯打开了,那是秦淮的眼睛,楼宇的装饰灯也融进了这无声的华章里,在轻浮的柳枝上,在悬空的楼檐下,也在我们的头顶上,昂首探视,我们所在小楼的檐角也挑起了花灯,迷离地照着我们的身影。不要看岸上,眼睛就聚焦那秦淮河面,在河水的两边,摆着五彩花色,将黄昏时的翠绿换做了一水的斑斓,时而打开的华灯也加入水边的灿烂,不甘寂寞地扑闪着,或红,染了朱颜,照得水面波光粼粼,铺排开,扩散着,晃着你的眼睛;或绿,是抖动了绿丝带,靠近那红的一片,迅速地感染成一堆,融入在一起;或黄,如碎金洒在新人的头上,纷纷地,轻缓着,找到属于自己落脚的河面。就这样,变幻着,迷离着,固定了秦淮夜晚景色的主题……   轻轻款荡而来的画舫趁着花灯挑起的热情缓缓地破了满河的沉醉,画舫边沿镶着的彩色光圈最诗意,包围着弄舟人的心情,小船的华盖上装点着各异的灯饰,如古代官员冠顶的珠珮,闪动着,飘逸着,和射进河面的灯光比,画舫是故意做流动摇曳状打乱了满河宁静,穿行在波光琉璃里……那节奏迭起的桨声划开了灿烂的铺设,把波纹荡起,推向一直在等待的岸边,和着男女的笑声和吵闹,似乎在向我宣告,一个不眠之夜开始。   同学问我,还记得文学上的那番才华对垒么?我想,莫非是见了景色,她喜欢雕刻的笔痒了,也想见景纵情了。她又问,记得这秦淮河的河水在两位文学泰斗的眼中不同的感觉么?我喜揣摩细微,不能难倒我。朱自清说,那是晃荡的蔷薇色,是冷冷的绿着;俞平伯则是感觉了“妆成一抹胭脂的薄媚”。我喜欢后者的感觉,她笑了,说道,厚而不腻,当然是六朝脂粉所凝了。我知道她是在引用朱自清的感觉回答我。她说,同为《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天空都悬着月,你能知道有何区别么?难住了我,我怕跑到朱自清的《荷塘月色》里去寻月,摇摇头,也许她对今夜的月色敏感了,她告诉我这里的月“瘦削两三分”。我想起了,这是朱自清《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的月,我不敢往下说了,我怕这月引起她不快,月是故乡明,那是思乡;千里共婵娟,那是愿望;举杯邀明月,那可是一种思念的无奈。月瘦削是因为人把伤别的感觉塞进去了,眼前今夜的月不会有这样的机会让她加上感觉的成分了。我转移了话题,问她,在秦淮楼上听歌是什么感觉?说着,一送茶的女子进来,听到我说,就介绍可以出钱听听小唱,如果不愿,也可以打开音响。我表示谢意,让她走了。我怕歌声带走了我的心绪,还是这样静静地坐着好。我想起朱自清在这里听卖唱的不好意思,翻翻风尘色的歌折,也不敢享受。听此处随风飘荡的歌也很惬意,歌声都是属于大家的,拦不住声喧,堵不住耳朵,如朱自清说的,听隔壁的“歌声总是仿佛隔着重衣瘙痒似的,越搔越不着痒处”。我好像并不在意,心思还在久别后的说话上。她问,你对两人在文章里表达的情愫有什么感觉?我说,好像朱自清是不堪消受,俞平伯则是不为景色迷,他的哲学很有道理。她说,是的,一个是来受感染的,一个则是面对景色只剩下理智,要找个地方来思考了。她问我是属于那种?实在说不出了,我知道,彼此是曾经朝夕相处的同学,一旦见面再分手,那就是一种伤别,在这里是自寻浓重的感染,但总归还是理智,所以也就赞同了俞平伯的态度了。   我们面对秦淮河那么多的游女,楼道里站着的,河岸上游动的,画舫舷边坐着的,还有我面前的消了容颜步入宁静人生的同学,除了联想到金粉莲步,我还有一个特殊的感觉,不要斜眼看她们,她们都是我们的审美,记起了周启明先生的一段话:“因为我有妻子,所以我爱一切女人;因为我有子女,所以我爱一切的孩子。”一种博爱总是带着感伤,但我只能如此,不能把糟糕的情绪都撒在女人的身上。想着想着,我又回到了香凝秦淮河的记忆里了。“浆声灯影连十里,歌女花船戏浊波”、“画船箫鼓,昼夜不绝”。一幅盛世缠绵的画面遮住了秦淮河的寂寞,无论是闲人还是劳动者,都可以眼福饱餐这绝美的人间胜景,有什么不好呢?《桃花扇》里“梨花似雪草如烟,春在秦淮两岸边,一带妆楼临水盖,家家粉影照婵娟”,美丽繁华今难见,唯留感觉好凄美……我想起来时赌见的媚香楼,那是李香君的故居。秦淮名妓,依然传送着恼人几多的缠绵甜润。媚香楼坐在秦淮河的南岸,左牵文德桥,右携来燕桥,南望乌衣巷,北依夫子庙,占尽了最美的地理优势,华美都属于那个文学形象了。而我们,只能去感怀了。   她看我不言语了,就问,朱自清和俞平伯比,你更喜欢哪种语言风格?其实她是找话题而已,她知道我的习惯和追求。朱自清是恬淡雅人,而俞平伯如唱一段散曲,平素的内容也是韵味十足。我喜后者,她点头,说我的口味一点也没有改变。   灯火未阑,游人渐渐地散去。满河的艳晦归于宁静,沿岸的声息归于沉寂。华灯映水,画舫凌波,都印在我们的记忆里,我不想趁着留给我们散步的机会踏岸缓步,因为我怕身背着秦淮脂粉的味道。说着话,掀开珠帘,步下台阶,穿过廊桥,在小贩沿街的摊位里穿行而过,归宿状元楼……   据说,最近秦淮河水突然变红,该不是倾入的胭脂水染红吧?沿岸的屠宰场的牲血竟然染红了十里秦淮!秦淮是凝香还是恶臭?可别污了我对你的一段情怀……千年秦淮映照了多少玉面,花灯找到了她的着落,散落了多少如珠如玑的诗句,都给了秦淮。缔造了一个民族的浪漫情怀,我不舍得被蹂躏了。   应该是留下了一条干净的秦淮了,这是属于世界的,谁也不敢擅独,那些秦淮文化属于每个踏足秦淮的人,只要你有着一点怜香的情怀,这里就可以掏出你肚子里所有浪漫。暴食不属于文化,但饱餐这动人的古今情怀却是大雅,秦淮千年流淌,我们只是向晚驻足秦淮的一看河人,找到了别处难衣寻到的别样浪漫,足够了,我想很多人到这里,应该如我一样,是寻一个人生浪漫吧?高雅得令我令你窒息,这况味就足够了,那得感谢秦淮河。   历经兵戈扰攘,秦淮河水洗过日军的刺刀,同胞的血污被这秦淮稀释了,越发让我想站在秦淮岸边深情鞠躬,告慰那些被秦淮河水淹没了的亡魂。秦淮如绣,总款荡习习春风,时代给与我们的,永远值得我们轻抚,轻抚这条锦绣玉带。有人以为浪漫来自自身,是骨子里的基因使然,我却不能这样轻佻地看,若没有如此“发我枝上花”(李白诗句)的“朝夕春风”,你还敢侈谈你的浪漫?   登上南京状元楼的台阶,我的同学突然戏谑我:“你别以为只有秦淮才是浪漫……”我明白她的意思,浪漫不仅仅属于我们二人的,也不仅仅只在秦淮可寻浪漫,山水风情,这般独好,此时独好!   江南锦绣之邦,金陵风雅之薮。十里珠帘,如肌凝水。我中华锦绣仪态万千,就因为有你的身段做了明证。文学上讲,景皆为心声,景语皆情语。我怀疑了,美景不也能造心声么?大凡凄美之景不可流连,也不可再去,我想,我不会因得不到而恼,倒是因为我不能再读你一个深度而胆怯。   我未睹秦淮一条河之全貌,只在她的臂弯里倾诉着思古怀幽之情,感觉呢?两个字:真好!母性的柔软质感,醉醺摇曳的体验,和着那些沉入河中的怀古说艳诗句,受用得不想把那臂弯放开。绵软的秦淮,我曾躲进了你的怀抱里,你不揽我入抱,而我多情地依偎在你温婉的臂弯里撒娇一个向晚,你又看见我在你的怀抱里沉醉地睡去了么? 甘肃羊羔疯在哪治湖北的癫痫医院那个专业哈尔滨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医院?江西癫痫病专科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