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文章内容页

【柳岸. 憧憬】永恒的微笑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奇幻玄幻
在一条乡间小路上,走过来一对祖孙俩,老者叫周阿婆,坐在一辆崭新的轮椅上,推轮椅的是她的宝贝孙女小红。周阿婆已是耄耋老人了。她满头银发,古铜色的脸,如沟似壑的皱纹,慈爱的眼睛,微微深陷的唇,构成一个甜蜜的微笑,没有笑靥如秋,却依然打动人心。   孙女小红是十六、七的青春姑娘,她长得十分俏丽,没有一点农村孩子的样子。祖孙俩边走边聊,周阿婆脸上乐呵呵的样子,显得十分和蔼可亲。   小红得意地对轮椅上的周阿婆说道:“怎么样?奶奶,我给您买的这个轮椅不错吧?”这个轮椅是在外上大学的小红,用做家教的收入给奶奶买的。她从小在奶奶家长大的,和奶奶的感情很深。   周阿婆故作生气状地说道:“好什么?把我老太婆绑在这上面了,让奶奶路都不会走了。”   小红对着周阿婆调皮地说道:“您这才叫享福呢?奶奶,您看,村子里的人看看您坐轮椅的眼光,那是羡慕得要死!”   周阿婆用央求的口吻对小红说道:“红啊,推着我去卫生院看看吧!”   小红一听,噘起了小嘴:“奶奶,您干什么?我带您出去只是在村里转转,今天可是您的生日啊!远处我可不带您去的!”   “好孙女,奶奶老了,走不动了,很久没去卫生院了,今天好不容易出来了,你就让奶奶去看一眼吧!”周阿婆像个孩子似的央求着孙女。   “那……好吧……回去晚了,要是妈妈吵我,您可说是您要去说的啊!”小红有点不情愿地对周阿婆说道。   “嗯,放心吧,我不会让您挨吵的,有什么事我给你担着。”周阿婆爽快地说道。   小红只好推着轮椅向镇卫生院走去。走过一小段坎坷的乡间小路,穿过一条柏油马路,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小院,小院的外表用涂料粉刷的洁白一新,两旁的俩排白杨树郁郁葱葱地高耸在门前,小院门口绿茵一片,在小院中央门口上方悬挂着一个匾额“偏店镇卫生院”几个大字在阳光下格外醒目。   周阿婆看到这个熟悉的小院,顿时百感交集,泪眼婆娑:这是自己工作了几十年的地方啊,在这里,自己由一个乡村的接生婆,华丽转身成为卫生院的院长,成为享誉一方的妇产科专家。在这里,她接生过无数的小生命;听到过无数次悦耳的婴儿啼哭声……   唉,自从退休以后,身体的不适使自己多年没进过这个小院了……   她的心中一阵难过,眼泪也不禁模糊了眼睛,那漫长岁月中发生的一切,毫无阻拦地闯进了她的回忆……      二、   周阿婆所在的村子,距县城有三十多公里,处在偏僻的深山里,周阿婆记事起,很少走出村子,因为去趟城里,要坐着外出的毛驴车,在坎坷的山路上走上很长时间,摇摇晃晃颠簸的五脏六腑都要吐出来。不大的村庄,成了周阿婆童年的唯一世界。娘是村子里有名的接生婆,每当有产妇生育的时候,娘拉着年幼的周阿婆,来到村民家中,娘在屋里给孕妇接生,她在院子里玩耍一阵,当听到一阵悦耳的婴儿啼哭声,娘会满头大汗地从孕妇屋子里出来,周阿婆总会看到娘的脸上露着欣慰笑容。   “生了,是个男孩。”娘会对着院子里等候的男人和老婆婆说道。   “哎呀,真的谢谢你了,给你吃喜蛋。”这时的产妇家人会惊喜地往娘的手中塞着涂着红红颜色的鸡蛋,那时候,产妇的家人毫不在乎鸡蛋的昂贵,一下子会塞给周阿婆俩个喜蛋。   “生了,是个丫头。”当产妇的家人听到这个消息,叹了口气:“唉,又是一个丫头片子。还让你忙活半天,给你吃喜蛋吧。”这时,周阿婆会明显看到产妇的丈夫一脸的不悦,家里的婆婆也极不情愿地把喜蛋塞在娘和周阿婆手里,不过,这时的喜蛋会变成一个了。   周阿婆那时还小,她不明白,为什么同样是生孩子,男孩和女孩给的喜蛋怎么会不一样呢!   周阿婆稍微大些了,不再跟着娘奔波了。每当娘回来的时候,手从来不空,不是拎着一升米就是一斗面,有时还给周阿婆拿回来红喜蛋,脸上总是喜盈盈的表情。娘,让一家人不至于饥肠辘辘饿肚子,比起村子里人过的苦日子要强的多,也让周阿婆的童年生活比别的孩子过得格外有滋味。      三、   为了让女儿继承自己的医术,在周阿婆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娘在本村里给她找了木匠男人,所以,周阿婆一辈子没离开自己的娘家。周阿婆对娘的安排很有抵触,这除了她要承受村子里的人们闲言碎语,还要像娘一样,整天和的女人阴部打交道,在她看来是很隐晦的、污浊的,被人瞧不起的。可周阿婆是个孝顺的女儿,她听从了娘给她安排的命运。家里,毕竟她是老大,底下还有两个没成家的兄弟。   等到她生自己儿子的时候,又是娘来给她接生的。经过了痛苦的折磨,娘把自己的孩子捧在了她的眼前,看着娘抱着的儿子,周阿婆感到痛苦后的快乐,那一刻,她感到了做母亲的神圣,也重新理解了娘的事业。   周阿婆在怀中的孩子断了奶以后,跟着娘开始干起了接生行业。刚开始,她只是给娘当助手,娘在接生的时候,她给娘递毛巾、剪子、端水,看着娘操作,娘一边给产妇接生,一边给她讲着接生时的要领。当她第一次开始独立操作,把手刚接触到产妇的下体,产妇一阵撕心裂肺的号叫声,让她又止住了手,哆哆嗦嗦地迟疑着。娘在她的屁股上猛地踢了一脚,对她吼道:“你愣着干什么,快下手啊!”娘的一脚踢醒了周阿婆,她心一横,不再顾及产妇的叫声,把手伸进产妇的阴道里,在娘的指导下,一个可爱的男婴在她的手中诞生了,她不顾擦拭脸上的汗水,用喜悦的心情把婴儿送到产妇面前……   从那时开始,周阿婆和娘一起开始了在十里八乡为产妇接生,经她和娘的手,把无数条小生命接到了人间。周阿婆在娘的熏陶下,接生医术日趋成熟,许多难产的婴儿也能顺利地接生出来。她积累了许多经验,已经成了一个医术娴熟的接生婆。后来,娘老了,归隐田园,在家中颐养天年,八十九岁无疾而终。娘死后,她继承母业,她独自担起了乡村接生婆的重担,让一个个鲜活小的生命在乡村的温床上诞生。   解放了,在队里的安排下,她在生产队里当了一个赤脚医生。再后来,她被安排在镇卫生院工作,当了一名妇产科医师。大年三十的晚上,她正在睡梦中憧憬着新年的梦,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村里的孕妇喜儿丈夫急匆匆地来到家中,说喜儿在家中出现了临产的症状,情况十分危险。她一听,二话没说,穿上外衣,急忙和他一起来到他家。喜儿已经破水,这是产妇前最危险的症状,周阿婆见情况紧急,顾不得多想,挽起袖子为她接生,经过几个小时的忙碌,喜儿腹中的婴儿啼哭声伴着大年初一的鞭炮声,唱响了新年的前奏曲。   还有那年夏季的一个傍晚,她在卫生院里正准备回家,一个男人骑着自行车急匆匆地赶来,一见到周阿婆,神色慌张地说道:他怀孕的老婆在家中出现了阵痛,可能要生产了。他的家距离卫生院有一段崎岖的山路,孕妇无法行走,男人央求周阿婆和他一同前往家中接生。周阿婆马上带着诊疗箱,坐上男人的车子就上路了,天黑、雨大、路滑、道路坎坷,男人心急火燎,骑着车子一路颠簸,车子摔在了悬崖边,周阿婆险些跌下山崖……   在周阿婆一生的经历中,这样危急的时刻不知经历了多少次,不管是在卫生院还是在家中,只要有产妇生产的消息,她不管多忙碌,也要放下手中的活,来到孕妇身边为她接生。因为她明白,延迟一分钟,也许就是两条生命的代价。   周阿婆一生经她的手接生过多少个孩子?她没有统计过准确的数字。但她走在镇里的街上,迎面总会被一些陌生的人拦截住,和她热情地打着招呼,和她嘘寒问暖,她茫然地望着对方,脑子里极力搜索着对方的名字,对方看着她疑惑的样子,爽朗地说道:“您当然不认识我了,我是您亲手接生的孩子啊!”   岁月的耕耘,换来的是人生的硕果。她不仅赢得了村民的爱戴,也得到了同行的赞誉。她在县医院进修期间,院长以任命她为副院长,高薪聘请她留在县医院,她婉言谢绝了。因为她知道,她的根在山区,贫穷的山区离不开她,也只有在山区,才能体现出她的人生价值。   记得有一年,她被邀请到县里参加卫生系统先进代表大会。在会上,县长在讲话中,称她是生命的使者,民间的妇产科专家。台下的她激动的热泪盈眶:昔日她这个地位卑微,被人瞧不起的接生婆,如今,受到人们爱戴,县长亲自给她带上大红花;登上了荣誉的殿堂,她仿佛看到了娘在对微笑,向她投来赞誉的目光……      四、   周阿婆正在沉思中,小红推着轮椅走进了卫生院大门。   “哎呀,老院长来了,真是想不到,我正有事想去找您去呢!”院子里一个年轻妇女惊喜地和她打着招呼。说话的是李院长。她三十来岁,中等的身材,眉清目秀,显得很干练。她是周阿婆一手培养出来的学生,她很尊重周阿婆,经常去看望周阿婆,和阿婆的关系如亲人般。   周阿婆也温情地说道:“我也很想你们,可惜,我老了,腿疼的不灵活了,今天只好让孙女推着我出来。怎么就你一个人?其他的人呢?”周阿婆好奇地问道,这个时间,正是卫生院里最忙碌的时候,可院子里除了几个来往的病人外,没有看到其他的医生,她有点纳闷了。   “唉,今天来了个特殊的产妇,县长都要亲自过问她的事,可她的情况很棘手,大家都在产房里会诊,拿不准情况,不敢下手,准备向您去请教呢!”   “哦,什么特殊的病人,县长都重视她?”周阿婆更感到奇怪了,是县长的亲戚吗?不对啊,县长的亲戚她也不会住到这个偏僻的镇医院来啊!   年轻李院长叹了口气,说道:“这个女人是个苦命的女人啊,她的丈夫在外打工,本来回来陪她生孩子的。可谁知,她的丈夫在大巴车回家的时候,在车上看到一帮小偷在车上行窃,小伙子上前去制止这帮小偷的行为,和几个小偷在车上拼打起来,那帮狠心的小偷把小伙子捅了好多刀,小伙子被刺死了。县里追认他为烈士,号召大家向他学习,电视台也在播放他的事迹。家里一直瞒着他的妻子,可他的妻子久等不见丈夫回来,从电视中才得知丈夫已经被小偷捅死了,一时气火攻心,跌倒在地,血流不止,送到医院后,出现了早产的症状,情况很不好……”   周阿婆一听,急切地说道:“快,让我去看看”   小红一听急了,冲着奶奶着急地说道:“奶奶,您这是干什么!今天是什么日子您忘了,一家人等着您回家给您做寿呢!您不能耗在这里啊!”   年轻的院长一听,有点尴尬地说道:“啊,老院长,我忘了,今天是您八十岁生日吧!您老回去吧。唉,实在不行就剖腹产吧。我忙完了去给您祝寿去。”   周阿婆恳切地对小红说道:“好孙女啊,阿婆在这里过生日不是更有意义吗?这是烈士的遗骨啊,他的父亲是见义勇为的好青年,今天让我撞上了,我怎么能见义不为呢?如果她能自然分娩,却让她挨刀子、剖腹产,那我不成了罪人了吗?”说完,毫不犹豫地对着年轻的院长说道:“快,我们进去看看。”   奶奶的话让小红震撼,她此时了解了奶奶的襟怀,奶奶是她最敬佩的人,让她这个大学生感到汗颜。   院长忙给周阿婆找来医生进产房需要穿的衣物,周阿婆在小红和李院长的搀扶下从轮椅上站了起来,她甩开了两人搀扶的手臂,她定了定神,戴上帽子、口罩、手套、把白大褂穿在身上,一身全副武装的样子。   “奶奶,您的身体行吗?”小红不无忧虑地问道,奶奶这段时间身体一直不好,今天又是奶奶的生日,万一……   “没问题,接生是我干了一辈子的老本行,我的宝刀还不老,再试一下锋芒吧!”周阿婆信心十足地说道。   “老院长真精神,威风不减当年。”李院长对周阿婆伸出了大拇指。   小红也赞叹道:“奶奶穿上白大褂,显得更年轻了。”   周阿婆听着两人的夸奖,仿佛又回到了年轻的时代,抖擞着精神进了产房。   产房里,浓浓的消毒药水味道扑鼻而来,产床上,躺着一个面无血色的孕妇,她在痛苦地呻吟不止,两个年轻的医生紧张地观看着她下身的阴道口处,交头接耳,忙的满头大汗,束手无策的样子。   看到院长推着周阿婆进来了,两个医生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感到救星来了,忙和周阿婆汇报起产妇的情况。周阿婆蹲伏在产妇下身处,查看产妇的情况,在产妇的子宫口,血水、羊水不停地往外冒,阴部湿淋淋一片。她伸进去手,依稀可以摸到子宫中胎儿的一只脚摸:“不好,胎儿移位了,难产!”周阿婆脑中闪过这一念头。她立刻轻柔地顶住婴儿的脚,让胎儿腿自然地慢慢地往回缩,直到婴儿的两只脚平了;又根据自己在岁月中积累的接生经验,给胎儿调整胎位,她那娴熟的医术把俩个年轻的医生看的惊呆了,周阿婆让她们增长了见识,也从心里佩服周阿婆独创的接生术。   看着胎儿的胎位归正了,周阿婆开始为产妇接生,她屏住呼吸,全神贯注,一双手小心翼翼地剥离着离开母体的婴儿……她是那么认真仔细,好像在她的手中摆弄一个珍贵的工艺品。灯光下,是她稀稀落落的一头银发,在闪光中即刻显出光和影,有一种让人心动的柔和美。   产妇在不停地大声呻吟,惨叫声在寂静的屋子里回荡着。周阿婆柔声地安慰着她:“放松,对……用力……使劲,好,对,就这样……”在她的柔情安抚下,产妇情绪开始稳定,开始了积极配合,经过三个多小时的紧张忙碌,孩子的头出来了,水淋淋的身子也随着顺径而出,一声响亮的啼哭声,响彻在产房里。   等到一切忙完了,周阿婆精疲力竭地坐在了凳子上,有点疲惫地闭上了眼睛,婴儿的哭声驱散了她昏迷的睡意。于是,她又睁开了眼睛,看到婴儿的一刹那,她的眼睛里迸出了生命的火花;她举起微弱的手臂,抚摸着院长送到她眼前的婴儿,柔声说道:“……啊,我多么幸福啊……在我生命的最后时刻……又迎接了……一条小生命……的诞生……”她的脸上是温馨的微笑,声音变得越来越轻微、越来越衰弱,她能够聚集起来的最后一点生命力,已经被这阵欢乐激动完全耗竭了。   不同类型的癫痫出现的症状也各不同湖北到哪里看羊羔疯北京哪里治疗羊癫疯比较好呢治疗癫痫病的方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