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悬疑 > 文章内容页

【山水】沉进时光之城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女生悬疑
无破坏:无 阅读:1378发表时间:2016-09-14 11:01:37 摘要:那些旧物和这些人好像沉进了一座时光之城,都变得沉旧了。    一到星期天,就有很多人从城市的不同方向涌来,向二手市场聚集。   在立交桥的侧边,远远就能看到人海,摊位一个接一个,迂回于街巷和小院的边边角角显然已经不够占了,摆摊的人群一直漫延,顺着马路通到立交桥下的另一端,尽头停着一辆城管车,做了明显的界限。摊位朝着45度的方面拐过去,那里是围墙。与立交桥紧挨的地方,有一道不大的豁口,人们可以从使用率并不很高的几条铁轨,以及铁轨两边大小均匀的青石子上跨过去。接着,从另一边的豁口出去,便是宽阔的马路,它的整洁把二手市场的糟杂一下子挡了回来。   在二手市场开放的每个日子里,铁轨不过是一道明亮的界线,将卖旧工具的与旧衣帽的隔开,让卖古物的与卖旧鞋的相互平行。你可以看到,这边的青石子上铺了布,躺着论克出售的鹿茸,那边几张破旧报纸上边随意摆放着一双或几双已经脏乱不堪的鞋子,有的鞋带松开,好像刚从谁的脚上脱下来一样。不知道被谁翻旧的书报在铁轨上让风掀动。摆摊人是一幅悠闲神态,有的干脆就跑向了别处。铁轨旁边,一截丢掉的烟头,几件旧衣服,旧吹飞机、旧电扇,看上去怎么都不像要出售的货物,更像是某户人家生活的展览。   走在铁轨的两侧,脚底被青石按摩,铁轨变成了一把长凳,坐在上边的人越来越多,我路过他们时,忽然想,假如这条铁轨忽然像火车一样走动,把这些人运走,会是什么情景?   我一直怀疑这些小商贩的真实身份,有些旧物明显不可能再形成市场价值,它们为什么被人执著地摆在那里?这些旧物,他们被什么样的人使用过,用成现在的样子,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摆摊中的一位老者,他只摆一堆旧衣服,两只款式不一的鞋子,它们看上去孤独、落寞,像是单身的人在等待自己的另一半。   我常常怀疑这些人是为了制造诗意与风景而来的,这位老者就是这样,他把旧物摆在那里,并不担心有谁会拿走,也不担心火车忽然穿过把它们碾碎,他独自涌入人群,去看葫芦摊,他最爱那花生大小的葫芦,不管价钱合不合适,先捏在手里,葫芦上边已经浸了摊主多少的汗液与时光,变得温润,闪耀着光华。很快,就有无数只手从人与人的缝隙里插进来。老者虽然没有谈好价钱,却一直捏着不敢松开,他已经得出经验,一旦松开,这东西便立刻没了踪影。许多东西的交易就是在这样的状况下完成的,买它的人往往还没想好是否需要这件东西,就交了钱,在离开的时候,他一脸得意,“这不好买呢,是从一堆人手里抢来的”。二手市场,最不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稀缺的就是独一份的东西,也经常因此酝酿出“抢”的乐趣。   远远看去,一群上了些年岁的男人围着个小摊,让人好奇,去得多了,才知道那是在出售黄色光碟,封面暴露火辣。退休老人是这里最热情的顾客,很多人只是围着观看,他们的目光里燃烧着不肯老去的情欲。   旧书的数量最为可观,价钱也便宜,五块钱可以买到一本原版图书,有些只要一两块钱。它们有的曾是某个图书馆的珍藏,虽然流落至此,可上边的印章还异常清晰,有时候还夹着借书卡,卡上写着某些人的名字,那些字和它们组成的故事在那些人的心里不知道还有没有印记。看到旧书的感觉很欣喜,它们虽然已经失去了新书的纸香,却让书更有书的味道。我有时会喜欢一本书上留下的陌生名字,那些人用不同的线标出的一些美丽的句子,好像能看出,这些句子像石头一样激起过旧主人心湖上的涟漪。有些是赠书,不知道为何沦落至此,我将它带回家,它躺在书柜里,赠者在扉页上的赠语,某人赠予某人,至今还散发着诚恳。更多的书最后的境遇都是当作几毛钱一斤的废纸被变卖,又被人挑中,它们躺在二手市场的摊位上,好像在等待重生。也许,一本旧书蕴藏着的人世的滋味与温度远远超出了我的了解与猜想。   在不少临时搭建的小屋里,成堆散落的书只售一元两元,部分有破损,或者有污渍,但大多印刷精美,保存完整,有的竟然达到了十成新。有几次,我把书带回家,邻居问了好几遍才相信,这确实是我买它们的价格。对方忽然问,书既然这么贱,你还写作干什么?她这一问,让我忽然不知如何作答。我对旧书的喜爱,是缘于获得的满足感,能在一元至五元的价区里找到我喜爱的作品,它给我带来的欢喜大于买到一件漂亮裙子。回到家里,我给它们包上新的书皮,像是家人远道归来的一次沐浴更衣,再请它们入住于书柜,并决定有生之年,决不将它们遗弃。对于书的廉价,我几乎没有以作者的站位来思量。直到在那些摊位上看到朋友的书。想起他创作时的艰辛,书出版时的欣喜,他一定想不到自己多年的心血是这样的境遇。我触摸书上他四处征求意见最终确定的名字,感觉在角落里躺着的不是书,好像是他的孩子。听说,很多国人是不读书的。有时想,人们出书应该像读书那般懂得节制。   木料与树根的摊位是我喜欢的地方。人们仔细打量着,认真挑选,相中以后讨价还价武汉哪家中医院治疗癫痫好哈尔滨癫痫医院都有哪些。我喜欢这些根须,也喜欢我的丈夫从中挑选木料的样子,他观看、摩挲,直到找到最中意的一个。回家后,他用在工具摊位上买的极便宜又极简易的工具,对它们进行切割、雕刻、打磨。很多天后,另外一个奇异的物件形成了,跟原本的木料好像没有一丝关系。它们有着天然的形态,让我觉得那块木头里好像本诊断癫痫病的标准是什么来就住着那样的形象,只是别人没有发现,被我丈夫发现了,他把这个生动的灵性的形象从一块平庸的木头里挖了出来。   几年中,我只要能挪出时间,就会去二手市场。一些老地方多出新的摊位;一些摊位上又添了新的旧货;那些旧衣、旧鞋子仍旧在等着它们可能永远也不会出现的主人;黄色光盘的出售点更加红火。大夏天,穿着厚外套的人迎面走来,向我展示里边的旧物,是几部手机。他满脸神秘地问,要吗?贱着呢,偷的!我还没完全反应过来,他已经钻进人群,走远了。   铁轨上摆摊的危险可能被人意识到,后来被拦截。我这才发现地道桥的存在,之前它的功用大约更偏重于厕所,以至于现在还会跑出浓浓的气味来。人们在幽暗的灯光里摆摊,行人在不同的摊位前来回转悠,不断搜寻、发现。那些旧物和这些人好像沉进了一座时光之城,都变得沉旧了。但它们必竟不够体面,在城市扩张的同时,这个市场来回转变着它的形状,规模,因而看上去越来越拥挤,人满为患的样子。我心里想着除去卖书的,除去卖工具的,除去卖木料与工艺品的,那些旧物摊真的没有存在下去的必要,可这么多年它却一直那样存在着,不管市场的规模或者可占用的地点如何变幻,它们都拥有着一席之地。它们的主人一年又一年以出售的名义将它们展览,也许,这些摊怕它们一下从货物沦为垃圾才这样做的。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想。         (曾用笔名杨柳小调,现为实名刘云芳)   共 258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6)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