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流云追梦杯】雪之梦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民间文学
摘要:雪魂的灵异气场,有时会不经意间撞向沉默许久的灵犀,人性原本的质,在漫天雪舞的大地空间,我们与宇宙同呼吸,共命运,定然会升腾起圣洁的瑞气,雪落地纳,静静地孕育鲜活,剔除陈腐,诞生远的憧憬,高的理想,灵的道行。 在我记忆里,童年的冬天,故乡的小山村是一个美丽的雪摇篮,四面环山,摇篮南沿有一小豁口,延伸出狭长的天然走廊。那是通往外面世界的路,一条小溪乖俏地顺着弯弯曲曲的河道,不舍昼夜地奔向远方。村里的老者常常面露遗憾的神情,自言自语地唠叨着:“我们村的风水都从这走廊流走了”。然而,年复一年,只有一道亮丽的风景没有流走,她深深地镌刻在了我的脑海里,冬雪瑞丽动人,知情达理,守候着心中那个玉摇篮一样的小山村。   山村四周连绵起伏的小山丘上封冻的白雪,银光熠熠,晶莹剔透,安详的守护在白玉般的雪摇篮身旁,家家户户的房顶上烟雾缭绕,风起的雪与青烟拥抱在一起,田野里酣卧的雪,只留下乡亲们大小不同,形状各异的脚印。记得幼时的我,企图想寻找一对相同的足迹,苦苦的折腾一通,惘然若失。而我总是固执的怀疑那雪上的印痕,也许潜藏着无情的人间冷暖,也许是上帝遣来人间,专门洗涤人们灵魂的使者。就在这雪的落定中,母亲一回又一回把我送到村的豁口,我在腾起的白雾中风驰着离开小山村,家乡的轮廓也随着岁月的洗礼,渐渐地变模糊了,母亲的身影也一次次的消失在白雪的弥漫中。   曾经有梦的童心,意欲走出小山村,远离那温饱难济的岁月,远离那浓而化不开的狭隘生存天地,远离勤而贫的费解境遇,远离无奈乏知的焦虑,远离世俗偏见的牢笼,走向淡远、自由、清明的大道。面对红尘的寒冷,梦的童话,为我留下一片难以割舍的雪花,难以忘却的小山村,难忘那一夜的大雪,晨起开门,感动着,陶醉着,天地万物宛如“凤凰涅槃”,重生,新生,一切皆白,一切皆纯,一切皆净。   风雪独步的情思,吸纳着我,净化着我,启迪着我稚嫩的远见,我庆幸翩翩然的雪精灵,落在我儿时调皮顽劣的童心间,每当大雪降临小山村,特喜欢在雪地里不老实的漫步,一个人静静的走着,陪伴我寂寞的漫天飞花,好像知道我是小山村的一个过客,知道我总会有那么一天,在落雪的夜里,悄悄的离开,在雪过的时节记录下从春到夏的旅程,雪地上留下的痕迹,会永久珍藏在心的底层,在漫步的人生路上,能听到悦耳的嘎吱、嘎吱——动人心弦的圣乐。雪纷落了我,照亮了我。   有雪的时空里,忽如天外来客,柔软的祝福,简约的承诺,不畏天寒地冻,朔风凛冽,从遥远的天路为我们送来宁静、柔美、纯真的大爱。一路上相随相伴,不仅点缀宇宙万象,而且也点缀我儿时的小山村,点缀那笔直的炊烟,点缀那简朴的庭院,点缀父母呼儿唤女的悦音,点缀鸡鸣、犬吠、羊咩的农家乐,点缀庄户人家心中的春天。   披一袭雪,享受冷冷的孤寂,优雅的皎洁,拥抱明亮而清澈的气场,让人身轻如羽,容光焕发,生力激活。一路上,不论落在那里,都会湿透儿时的寻梦,都会浸疼无奈别离父母的伤痕。雪从遥远来,又飘向未知,人生如是,不知雪地上能否留下自己的印痕?江南的绿笑了,北国的冰封乐了,是雪从水中来,还是水从雪中来;抑或是雪从九霄来,穿过星河,滑过月光,长途跋涉,裸奔而来,携一缕精魂,羽化成洁白的圣花,袅袅娜娜,轻轻舞来,落定红尘,明丽灵秀,不乏冷艳,她灵动了万物,灵动了我心,灵动了世界,更妩媚了红尘俗世,留下至高无上的原色,万紫千红的凡间色彩,无法与她媲美,因为她是宇宙的白色旋律。   雪从严寒来,自然的神创,自然的恩赐,她与大地亲吻、相拥、互动、交融、对接,天道情缘。冰清玉骨的雪花,不知凝结了一点水多少惨烈的磨难,物化、裂变、痛苦,方才有了精彩的一季,灿烂的一生。在茫茫无际的天地间,我们就如同雪世界的无数雪花,风不知从哪里将我们送入凡尘,回首来路时又无踪迹可寻。   其实,雪就落在我们的心田,叙说着天上的语言,转述着远古的情怀,天连地,地连天,天上的雪就是地上的雪,地上的雪就是天上的雪,天、地、人无界、无障。灵性的雪,选择了万物萧疏之时光顾,善解天意,善解人意,打包了柔润冷傲的美,开在没有百花争艳的季节,干干净净抖落了一地羽白玉絮。   雪从梦中来,梦从雪中来,没有浓笔重彩的写意,只有最初的真,本我的白,一尘不染的纯,滋润大地,覆被万类,延续生命,孕育新生,淘洗天地,漂白尘俗,执守着悠悠无垠的空灵,笃定我们有梦的心路历程,一种瞬间的领悟,一种自然的气场,开启你无数的意与念,力与道,天人合一,心在动,情在动,灵再现,大脑气场在无限得扩展,灵魂在无尘的纯然造化中天马行空,自由驰骋。   雪韵天成,升腾心性,淡化红尘的富丽奢华,清空蝇营狗苟的私念,沉浸在神定魂守、气畅情悦的“场”中,安详与沉静遁入生命的纯粹体验中。灵与肉犹如脱掉世俗的束缚,精神缓缓的自觉,生命的意蕴恰如一朵花儿,自由绽放,欲觅寻宇宙同眠共醉。   雪吐天之灵,纳地之静,一场逍遥,一场飘逸,一场绚丽,一枕清凉,冬孕的光景,超凡脱俗,天道的创意,如含苞待发的莲花,淡雅、纯洁、清新、崇高。当雪拥月的夜空,月如银,月饰雪;雪如烟,雪吻月,灵韵在自然山川河流间荡来荡去,此时无声胜有声,那是一场天籁之音,雪月之歌。她年年岁岁如梦如幻,令人神往,冷却了你躁动的情思,氤氲了你真善美的灵思,恰似一道巨大的光环围绕着你,护佑着你,以逸待劳,蓄势待发,驭牧着白茫茫的朦胧视野,使我的人生征程溢出诗意的思考。一路上,心花怒放不息,时时刻刻,如清幽的白莲,清醒我的心智,将坎坷的不平岁月,不时的切换成从容不迫地禅境。   我常常在白色的季节里,在银色的天地里,孤傲的沉醉。轮回的雪,命运一次次送来又送去,世世代代,片片雪花落时有形,去时融于无形。她是我岁月的充电驿站,春华秋实的唐诗宋词,沉淀着儿时梦想汉唐的文韬武略。在人生过往的疲累、忧伤、困苦中,不失时机地把世界更新成冰清玉琢的静姿,悄无声息地启迪着我的灵魂。   凡尘的人生,有太多的人为雕饰,太多的机巧,太多的伪掩,太多的俗迹,太多的媚痕。雪的洗礼过后,真我会忽隐忽现,我们与雪共舞、共卧、共谐,或许会灵魂发现,舞弄出红尘凄美的神韵来。后来每逢有雪的季节,耳闻朔风呼啸,静观大地茫茫,却始终感觉不到凄寞的冰冷,爱惜之心灼灼,呵护之行慎慎,慢慢放步,轻轻的碰触,生怕伤害她白嫩柔美的洁身,可是,当我回头望去,遗憾顿生,雪上留下了深深的脚印,于是埋怨自己委实不够小心。   悠悠的人生,在雪去雪来的每一回,每一朵,都令人神往。那时刻,我就觉得这世界有骨子里干净的瞬间时空。她的袅娜玉姿,轻盈了我一路上沉重的美妙,让我在匆匆忙忙的奔波中,品酌出高雅、永恒、原生的曼妙。 兰州治癫痫专科武汉去哪家医院能把癫痫病治好北京去哪能治好癫痫病江西专治羊羔疯的医院有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