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即将离去的你(散文)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科幻小说

2016年平淡的腊月,离过年只有三天时间了,天气阴晦,寒风扑面,一个悲楚、哀伤、痛苦、心疼、无奈的电话,搅动了我敏感的神经。

“杨哥,请你到北京来一趟,并请你带上我女儿一起到北京来,见她爸爸最后一面。”

这是你爱人给我的电话。

不管你在哪一家医院做手术,我一定要抽时间前来陪伴,这是我曾对你说过的话。没想到你爱人给我电话的内容,比我想象的更加严重。

在北京天坛医院,守护在你病床前的我,看到你那深陷的眼里涌出泪水,黄瘦憔悴的双颊,格外瘦弱,却满载着人世的暖意;眼神里充满着恐慌和不安,对这个世界多有不舍。我的脑海里总是浮现你的身影,那些彻夜长谈,酒后多次月夜下的悠然散步,倾情的肺腹之言。此刻,我知道你再没精力听我讲历史故事、人间情怀。冥冥之中,上天在动摇你那奄奄一息的血脉,动摇着我们很稳固的平淡,动摇着我们呼吸相顾、痛痒相关、知遇的一生。

疼痛时间很长的你,滴注镇痛药后,熟睡的时间里,我打开微信。一条需要回复的短信印入我的眼球,这条短信是我最值得炫耀的,读了四所名牌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和取得博士后研究,荣获教授资格的侄儿,问我在哪过春节?当他得知我在北京陪护你治疗,预计在北京过春节后,侄儿说:

“三叔,他有你这样有情有义的朋友,真够意思。”

侄儿给我发了一个几百元的红包,让我以现金形式转交你的爱人,以示问候。你听到我与你爱人的说话,费了很大的劲,面显微笑,用微弱的声音表达。

“你的侄儿,人品和学识一样优秀。”

是的,侄儿与你素不相识,千里送鹅毛地表达他的心意,给予你早日康复的祝福,让你感动。让我感动的,是他动用“有情有义”四字来表达我们的友情,撬动我的内心。多少过不眠之夜,梳理友情的坍塌,就是人们刚好离开了这四个字。

北京的冬天,有明媚的阳光,温度却还在零下,依然很冷,不因年关的到来而略显温和。陪护在你病床前的我,屋内暖气的烘烤,让我汗水满面,心里却沉甸甸的。我轻轻地对你说,我们要感谢今天这个时代,让我们居住的偏远小城居然每天都有通往首都北京的航班,出入北京如早上走出家门去上班,下午回家一样方便。我们要感谢这个时代,让我们这些普通人,有了疾病可以到首都北京来做最高一级的治疗。听到我的意思后,你无力用语音来表达心中的认可和赞同,只能默默地点头。

握住你的手,你微闭的双眼,偶尔睁开看我一下,再看看你可爱的正读初中三年级的女儿,她也在你的身旁。我说,你的爱人去北京协和医院和中国医学科学院办理相关出院手续,办完手续后,我们一起乘飞机回家过年,你听到后频频点头。你的内心我知道,太需要一个平安健康的年了,太需要和谐的团聚。

平时,与你无话不说。可是,医生对我说的话,我隐瞒了真相,没有勇气对你说,请你原谅。中国肿瘤学创始人、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医学家孙燕教授,对你的疾病,已经觉得无力回天。癌细胞扩散,从医学的角度,是没有办法医疗的,从精神和生理学方面考量,尚还是一个未知数。

你不仅一次对我说,经常对别人说我看待问题总是一分为二、一针见血。可是,面对你如此虚弱的身体,不知怎样表达,更不知怎样安慰,我迷失、软弱、痛苦、孤独、颤栗。一思一念都随着时间在流逝,只听见窗外北方朔风呼啸而过凛冽冰冷的声音,还有你那让人穿心刺骨疼痛的呻吟声。

在飞机上,你的妻子抱着你,你每呕吐一次都有三分之二是血,处于极其危险的状态。空姐几次寻问我,有没有问题?我没有把握却壮着胆子回答空姐。我知道,如果在飞机上有什么意外,飞机不选择就近机场降落抢救,会有责任的。接着副机长找我谈话,隐约提示我,如果有不测之事发生,请不要找本次航班的麻烦。我要感谢中国联合航空公司通过航空电波联系中国红十字会,中国红十会通知我们的市政府后,由市政府安排120急救中心人员在机场等候。当我们乘坐的班机降落万峰林机场时,120急救医疗人员将你护送到州医院,电视台的记者不辞辛劳地随同采访报道。

四个多小时的飞机航程,你几乎处于昏迷和失去意识的状态,拥抱你吐血的妻子,已经泣不成声,泪流满面,你成绩优秀的还不是很懂事2002年出生的女儿,尚在熟睡之中。我呢?在无可奈何的状态下,既是非常的清醒又是非常的麻木,与你一起在飞机上度过了一个不同寻常的除夕之夜,如愿地抵达家乡,结束了你在北京三个多月的治疗历程。

今年的这个春天,天气忽冷忽热,连绵不断的细雨替代了明媚温和的阳光。来自四面八方朋友们对你的问安问好,电话都打到我这里来,说明世人知道我与你是莫逆之交。你,不仅与我,还与我家四弟兄都有交往。你去北京治疗之前,我的二哥二嫂及弟媳一起到你的家里看望你。大年初四,我四兄弟聚餐时,他们都很关心地问到你的病情。那些平时与你相识的官员和文化人,他们联系我,了解你的病情,前来医院看望你,这对你是一种安慰,同时也在证实你做人的成功和圆润。

我陪同我的弟弟到你的病床前,身体虚弱的你,费尽心力吩咐你的妻子将你扶起坐在病床上,以示对我们来访的尊重。病入膏肓的你是那么的敏感,还是那么的细心,还是那么的有礼有节。小弟语重心长的对你说了许多话,特别讲到佛家、道家、儒家面对病魔的处世哲学。一贯书生味很浓的小弟此番谈话,很接地气,不仅让你感佩,我也受到很大的启发。

去年8月中旬,接到你的电话,请我到州医院来一趟。我赶到州医院拿着你的医学图片,找到了州医院的权威专家,他们一致认为你得的病是肺癌,真不敢相信,又不能直白的告诉你。建议你到贵州医科大学进行复查和确认。得到贵州医科大学确诊后回到家里,你的情绪波动很大。

第一次去北京治疗,你执意在飞机场侧面请我们几位送行的朋友一起吃饭,还说这可能是我们之间最后一次聚餐。一位平时拙于言辞的朋友毫无底气地严加否定你的说法,睿智的你,却更坚定你表达的可能。

我说,如果北京优秀的医疗资源都不能挽留你在人间,早走晚走都要走,尽人力,知天命,无怨无悔亦无憾。在飞机场,你本来已经进入安检区,又回走过来再次与我握手,如真正意义上告别一般,你用心良苦,我怎能不知?

化疗对身体的刺激太大,既是发烧又是强烈的呕吐,损肝又伤胃,头发脱落,加之北京气候寒冷和饮食的不适,你极度的失望。我与姓龙的朋友一起,为了安慰你,每日我们都抽出时间在微信上给你发信息做交流。我还建议,在不做化疗时,穿上大棉衣戴上大棉帽,鼓起勇气,撑起精神,由你的妻子陪同,到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天安门、八达岭等地方走走看看,天子脚下的大好河山和人文古迹,会给你带来好的心情,以缓解病魔给予你的精神压力。

你突然选择回家调养。在家调养期间,你阴郁悲观,想放弃治疗,让我心疼又无助迷茫。我邀请你的朋友来你的家里,陪伴你度过病魔的纠缠和病心的失落。我想通过朋友之间的交流,开你失落的锁。通过朋友们的温馨开导,气候的适宜,饮食的调理,等等诸方面原因,你恢复了治疗的信心。按照北京肿瘤医院的处方,在市医院化疗一个疗程后,效果显著,再次开启到北京的治疗行程。送你上飞机的当天,看到你满怀信心。

你多次对友人说,在人生的转折点上,得到我极大的帮助,我多不愿意看着你那样剖析批判自己,而抬举我。我想说的是,你能理解我,急我所急,不仅对我好,对我的亲人和友人都好,常常带着炽热的温度和清澈的光泽,层层进入我的领地,很周到、很细腻,及时地化解开去。

有几个友人对我说,是我改变了你,我不赞同这样的定论。我认为我们是有缘,是时间和空间将我们结合在一起,虽说我们没有血缘的纽带,却像有血缘一样的恩爱。其实,我只是及早地发现你看似高傲,身心却遍体鳞伤。每次听你倾诉,你总是把心里的伤疤拔地而起地叙述,涂抹浓烈耀眼,不加掩饰。如烈日下暴晒的干旱干裂的土地,赤裸裸地疼痛。

过去的点点滴滴,在你的心里刻下不灭的痕迹和疼痛,我想使你快乐起来。我知道一个人处于低潮的时候,需要很长的时间来修复自己的伤口和磨损的感情。我曾对你表达过,如果事与愿违,一定是老天另有安排。那时你觉得我每一句话像一个灼热的沙丘,轻轻地躺下,不再埋怨。后来,无论是爱情、家庭、事业等许多方面都如愿以偿,你认为我有知人之明。

你和我有一个共性,经常失眠,那些苦涩清晰的文字成了我们催眠的工具。经过多年对经典史料的翻阅,原本是催眠工具的书本,竟然成了你脚下道路的指示灯。坎坷的人生,给予你丰富的阅历,彰显出你的睿智和才华,一下子得到单位领导的征用和重用,迎来了你事业的巅峰。

我的弟弟博览群书,你请我领你到他家做客,你看到我的弟弟拥有百万多元的藏书,多次向我表达,说我的哥哥和弟弟身为领导干部,做人做事干干净净,心地光明。我母亲健在的时候,你多次夸奖我的母亲,说她生了几个有血性且能干的好儿子,说得我的母亲乐哈哈的。我的母亲看到你我之间相处得很好,休戚与共,她多次提示我,要真诚待你。

我的弟弟说你阅读广泛且读书得间,欣赏你对世事的洞见。我才华横溢的二哥提及过你,说你是一个有思想的人,对书本能心神领会。我的大哥江湖气浓,曾应我的要求为你的前途开山劈路,他说你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我的哥弟,都说我交上了你这样一个有益和健康的朋友。

春天是万物复苏的季节,而你的病情却一天天的加重,病魔给予你的罪恶痕迹暴露得更加的明显,面瘦肌残,不作任何掩饰,张牙舞爪地控制着你。处于昏迷状态的你,已无所谓绝望和寂寞,只存在顽强的生命和铿锵有力的心跳。身体被冰冷的药水重重包围,昼夜不停地流入你的身体。

辉煌事业收获之时,伴随你的竟然是多事之秋,是无情病痛对你的折磨。我从心底感叹上苍对你有些不公,有违生命运动的市场准则。近三十天时间滴水不进,即使灵魂犹存,生命体征已经基本向人世做出了深处的告别,等待着与人间断裂。

这些年你的事业顺遂,统领了一个很大的局面。你夫妻各有一手好厨艺,每逢周末你都会盛情的邀请朋友们来到你家,品美食饮美酒。有时,喝得尽兴的时候,我会脱掉衬衫,光着胸脯和膀子宽怀畅饮,开心说笑。严谨的二哥提醒过我,即使在最好的朋友面前,都不能随便,一定要保证距离,更不可失态。我回答二哥,何苦要那么多的拘谨?二哥取笑我,三弟经历复杂对世事洞明,可还是一个性情中人,没变。

曾经不腻情、不忌讳地对你说起过,我的那几个已经离世的同学和战友,历数我与他们的交往和发生的故事,不仅谈及到亲近和彼此理解,也讲埋怨和发火的时候。不管我提起的是同学或战友,你对我们的相识相知都给予充分的肯定和赞赏,我们一起悲叹世事无常,好景不长。万万没有想到,今天我敲打键盘,倾诉我的情感,是因为你即将离去,以此为背景。

我感叹自己是一个福浅命薄之人,不能长久地享有深度的友情。正当我一次次地找到和等到这样的友情季节,可遇而不可求的获得,而且,比较成熟地体验友情的水乳交融之时,他们却一个个离我远去,过早地走向彼岸的世界。如今,种种迹象表明,你将要离去,这是怎么了?

我明白,有些爱只能留在心里。

多想牵起你的手奔跑,一起感受来源于生命的跳动,大声互勉,热爱生活,继续相辅相成。

左乙拉西坦片的功效与作用有哪些北京如何选择一家好癫痫医院松原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病成都癫痫病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