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文章内容页

【菊韵·平凡人生】乡村剃头匠(征文·散文)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纪实文学

过去,镇上没有理发店,更没有现在满街的“美容美发”。只有穿乡走村入户的理发匠。虽然是走村入户,可是人们很尊重他们。一般不喊他“剃头匠”,而喊他“待诏”。关于“待诏”得名,这里有个小故事:说古代,一个理发匠被诏进宫为皇帝理发。太监禀报皇上说理发匠已到。这时皇上正在处理奏本,就随口说了一声:“待诏”。太监就告诉理发匠:“皇上叫你待诏”。理发匠受宠若惊,金口玉言,他误认为皇上称他为“待诏”。他回家后便把这件事告诉了所有认识的人。老百姓一听,皇上都叫他“待诏”了。后来,老百姓就把理发匠都叫“待诏”了。

这种流动式剃头匠,工具简单,一把梳子,两把剪子,两把剃刀,一副围脖,一把剃头的推子,一把修面刀(剃光头也用它),一个小小的耳扒子和一串油光光的荡刀布、一块肥皂等收拾包在一起,夹在怀里就可以行动。有的也自己带着一个铁锅,架在小炉灶上,做一个担子挑着。他们每隔一段时间,他带着剃头工具到乡村里游走。靠着一双脚,差不多走遍了方圆十几里以内的每一个村、每一户农家。从大人到小孩,都得要他剪短头发,虽然剃一个头只收一角钱,但是生意相当不错。

其实,这些剃头匠的手艺也相当不错,服务态度也极其的好。在村头树荫下或某户人家门口,搬张木凳当座椅,让理发的人坐在上面,然后解开包裹工具的围布,扑打几下围到理发人的脖颈上,将荡刀布往树杈或门搭子上一挂,再从木匣子里拿出刀、剪等工具,就开始理发了。有男人,有女人,有大人,有小孩,小孩大多由女人牵着。有来理发的,也有来刮胡子的,还有来瞧热闹的。剃头匠一边理发,一边说笑。一旦成为老熟人,就口无忌讳,有时开一些带荤的玩笑,男人们自是笑得开心,女人们也不生气。

这些剃头匠的“头上功夫”确实不错。最拿手的是给乡村老人剃和尚头,就是将头发全部刮净。这可是一件看上去简单、做起来不易的“拿人”的活计,全是靠的手上功夫。首先要用推子把头发剪掉,然后再用热毛巾、肥皂沫将头皮发根泡得软软的,最后用剃刀刮。刮时既不能重,又不能轻,刀刃既要荡得快,下刮的角度又要把得好,既要将头发全部刮净,用手摸上去,像西瓜皮那样光滑,又不能划破一点点皮,要是哪儿划破了皮,流了血,剃头的人就会不高兴,甚至会不给钱,剃头匠也会感到丢了面子,不好意思,愧称师傅了。据说要学会剃光头的本事,就得半年。剃头匠们剃的和尚头又清爽又光滑又舒服,老人们都喜欢剃。他们把理发当成一种享受。

他们的经营方式也是独特的。他们有时采取包村包户,每天在乡村游走,走家串户。理发费用,用按人头按年来计算。小孩一年的费用是大人的一半。那就是大人按一个人头计算,小孩是按半个头来计算。小孩和大人的界限,是按婚姻状况来确定的。没有结过婚的人,永远是按小小孩来看待。所以,人们觉得很合理,都喜欢有固定剃头匠来理发。

这些剃头匠很讲究工艺的完美和艺术。需要修面的人,他们会在你自己家的洗脸毛巾上到上一点热水,把你的面部焐一会儿,然后打上肥皂,再把修面刀在“荡刀布”上翻来覆去荡几下(这样会使刀口锋利一些),便三下两下就把你的胡子给刮了。他们的工作效率很高,因为全村的人都在等待着。当然,也不会有人去计较,自己的脸上什么地方还漏刮了几根胡子。他们给成年男人剃头之后,还会有一些小动作。比如用双拳给他捶捶背,把自己右手的中指和食指弯曲起来,然后夹住被剃头人的鼻梁,不停地夹几下(应该是起按摩作用)。然后转到身后,用手朝那个人的肩上连拍四五下(也起到放松作用),让理发者轻松全身。有的剃头匠还会掏耳朵。掏耳朵,既要大胆,又要心细,既凭眼看,又凭手感。农村人剪头,或者老年人剪头,剪好后都喜欢掏一掏耳朵,既清理了耳垢,又是一种享受。当耳扒伸到耳朵里,在里面探来探去,轻轻刮动,那种痒痒的、酥麻的,甚至还有点微疼的感觉,实在奇妙无比。当从耳道壁上掏下一块耳垢,然后用镊子镊出后,仿佛就像消灭了一个敌人一样,而耳朵立时就清爽了许多,听觉也似乎灵敏了许多。待到最后用耳刷在耳道里快速地捻动,清除散落在耳道里的垢屑时,则完全是一种神仙似的快乐了。于是来剃头多的都感到舒服!微笑着离开。有的还递上叶子烟,叫多谢!

现在理发店的年轻的理发匠大多不会掏耳朵了,特别一些女孩子,他们可能理发、染发、做发的本领很高,但叫他们掏耳朵,却不会,也不敢。掏耳朵,既要大胆,又要心细,既凭眼看,又凭手感。农村人剪头,或者老年人剪头,剪好后都喜欢掏一掏耳朵,既清理了耳垢,又是一种享受。当耳扒伸到耳朵里,在里面探来探去,轻轻刮动,那种痒痒的、酥麻的,甚至还有点微疼的感觉,实在奇妙无比。当从耳道壁上扒下一块耳垢,然后用镊子镊出后,仿佛就像消灭了一个敌人一样,而耳朵立时就清爽了许多,听觉也似乎灵敏了许多。待到最后用耳刷在耳道里快速地捻动,清除散落在耳道里的垢屑时,则完全是一种神仙似的快乐了。有的剃头匠就凭着这样一手掏耳朵的本领,就让凡是找他剃过头的人都一掏难忘。

靠着一双脚在乡村行走,靠着一把剪刀为人们理发,用自己的手艺和辛劳为他人也为自己创造了幸福生活的乡村剃头匠,人们是永远不会忘记。

湖北医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妥泰托吡酯片治疗癫痫效果怎么样?难治疗性癫痫怎么治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