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文章内容页

【荷塘】一棵树(散文)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纪实文学

【一棵树】

太阳已经升起来了,照在身上,像极了前世的你与我,我依旧可以感觉得到,尽管,现在的我,只是一棵树,一棵“月兔树”。

江南的春天是我最喜欢的季节了。阳光下,我悄悄地开了一树的花,形状小小的,散出淡淡的香,每一朵像是我前世的期盼。这是第一次开花,你看了之后,会喜欢吗?有些兴奋,又有些紧张,但却热切地期待见到你,一如仍为人时的生生世世之中,去见你前的心情。即使已成为一棵树,但为你而驿动的心,不曾更改。

最爱看你看书时的神态。我与你是如此的接近,近到我可以感受到你身上的气息。你在看书,而我在看你。一直一直都很喜欢看你看书的样子,好专注。有时候你会朗读出声。记得么?以前的你亦是这般为我朗诵。

门“吱呀”的响了下,拉回了我的思绪。你要出来看书了,我的心怦怦地跳了起来,连叶子都在微微颤动着。

“早啊,今天天气真不错!”你微笑着走到我身旁。这是你的习惯,早晨见面时,你总会跟我打招呼,还有浅浅的笑容。

“呀!开花了!”你惊喜地说着,“好漂亮!”我的心一阵狂喜。你喜欢!

“等你结了果。”你的手轻轻扶上我,掌心的温暖,快要融化了我的心。“我要把你摘下来,永远珍藏。”刹那间,花瓣如雨飘下,落了一地,亦落了你一身。如果我们注定无法结一段尘缘那就让我化做一棵树吧!一棵种在你的庭院里,却不是为了开花而存在的“月兔树”。

这样已经足够了!落英缤纷中,有你的笑,以及我永生不变的凝眸。

因为有你的凝眸,这一段长路纵然荆棘丛生,我也甘之如怡。

来生,如果真的有来生,我会是一株亭亭的水仙,静静地立在你的案头,只是,你还会认得我么?

【一只红蜻蜓】

人的思维和记忆,有时候真是很怪的,或是在偶尔闲情逸致的时候就会想起什么。昨日闲来无事,我伫立窗前,看小鸟纷飞,看蝴蝶起舞。这一下就打开了我记忆深处的闸门。

记得小时候,我老家的院子总是那样安静,特别是夏天的傍晚,粉红色的牵牛花还在孕育它一日的梦,满院翠绿的竹叶还在回味蒙蒙晨雾的亲吻,午睡才醒的我只觉得院中的一切是那样迷蒙,犹如《西游记》中梦游仙境一般。走出屋子一看,原来是下过雨了。地上湿漉漉的,向西边望去,还好,夕阳并没被大雨所淹没,散发着它金色的余晖,照在身上亦不觉得热。

下过雨的院子到处是积水,正在玩耍的我,忽然发现一只小蜻蜓,被雨水打湿了翅膀,落在水塘边,这种小玩意在我眼里一直是新奇的,它让我充满了幻想。我蹲下身子,用一双泥手撩起它的翅膀,把它放在了我的掌中。精心地为它洗去身上的泥水,不一会儿就显出了它那好看的花纹。只见它一对大大的眼睛,腹部细长,一双翅膀长在胸部,浅红色翅膀上的雨水在夕阳的照耀下闪着滢滢波光,漂亮极了。我想把它放在我那小鸟笼里,可它显得好像是不乐意,瞪着眼睛看着我,它的触须抖动着……

我明白了:小小的红蜻蜓,只有天空才是你的王国,飞翔才是你的生活,蓝天、白云、丛林、花草才是你真正的朋友。我不能因为自己的快乐而限制了它的快乐。

于是,我忍痛将它放飞了!

这么多年来,我的记忆里居然还浮现我放飞的那只红蜻蜓,我在想,它生活得怎样了呢?当然,我也知道,这执迷本身实在是很幼稚可笑的。不是吗?当时,若不是把它放飞了,在小小的孩童手中又能保留多久呢?还不是也会和那些小蟋蟀、小蚱蜢那样玩一会儿被丢弃,彻底从我的记忆里消失,一丝痕迹也不会留下来。

正是我那天的放飞,我因此而会想到它的存在,始终不消失,始终于我的心中,变成我心中最深处的一种模糊的遗爱,它的形象也因为这一种遗爱的衬托而变得更为清晰与美丽,给我留下了一道美丽画屏,让我时常回味!

因此,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得与失之间实在是不能只从表面上来衡量、来判断的。

只是真的不知道,我放飞的那只红蜻蜓,你现在还好么?

江西癫痫病医院辽宁癫痫的专业医院郑州的医院哪里能治好癫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