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近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八一】菜园老人(散文·家园)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近代诗词

人到了这个年岁,就喜欢漫步在过去的记忆中,并从那梦一般的岁月中寻找着所遗失的点滴。

借着晨露的微凉,我再次来到村子的西南面,那个挤满了装饰豪华的街道,曾经是我小时候离不开的一个菜园子,也是给我们带来快乐的地方。把时间拉回四十多年前……

流水长长的影子,悠然自得地穿行在碧绿的菜畦中间。看菜园的老人坐在简陋的三角窝棚里,眯着眼睛,仿佛是在聆听水车吱嘎、吱嘎地歌唱。他嘴上叼着的烟袋锅子闪着火星,一缕青烟缓缓地在他唇间吞吐起舞,又优雅地飞向天空。蜜蜂缓缓地飞来了,又悠悠地飞去了。毕竟欣赏老人悠闲神态,也难抵花香的诱惑。那头拉着水车的小毛驴,不知和他相伴了多少的时光。老了,老了的他竟然发现毛驴还是那样的年轻,不疾不徐的步伐仍如过往。岁月催人老,不错,在岁月面前,唯有人显得那样不禁磕打。

被戴上捂眼的小毛驴,自然看不到脚下没有尽头的路,也看不到那个看园子的老人品味岁月的悠然。都说牲口也通人性,它能感觉到,和老人一起守候这菜园也有几年的时间了,它就像老人的孩子一样顺从,乖巧懂事。在窝棚附近,浓密的韭菜泼上了厚重的墨绿色,如一片缀在院子里的绿色地毯,任由晨露点在叶间,倾听早晨的声音。那缕烟味飘过来了,触摸了绿色,触摸了晶莹,缓缓地向远方散去。或许是品味到了老人的情怀,懂得他只愿这样安享岁月。

太阳升上天空,晨霞渲染着天空的热烈和欢愉,也把老人的目光点燃了。

老人的黄瓜、豆角、茄子等等,又在阳光下迎来了新的一天……

菜畦里的水流一直向前,拐了几道湾,把那个茄子和豆角畦浇满了。老人的这袋烟也抽完了。该让毛驴歇歇了,再添点草料,让它美美地饱餐一顿。他钻出窝棚,站起身来,直了直腰,又转身,把抽完了的烟袋锅子在棚子的支架上磕了几下,慢慢地向小毛驴走去。只听他喊了一声“吁”,小毛驴乖乖地停了下来,水车的歌唱也戛然而止,只听见他挪动脚步和地面的摩擦声。

他脚步迟缓,瘸了的右腿让他威武的身材多了些缺憾。这是自己为了新中国解放而留下的,是在一次战斗中被子弹穿透而落下的残疾。如今,他已经七十多岁,和这条残腿相伴了三十多年,他没有丝毫的后悔。为了新中国的成立,那么多亲人和战友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而这点残疾对他来讲,又算得了什么呢?

小毛驴被卸了下来,摘掉捂眼,兴奋的它似乎忘记了疲倦,欢蹦乱跳。老人把缰绳放开,得到自由的它撒了几个欢,而后欢蹦乱跳地在地上打了几个滚。那股劲,真的像个快乐的小孩子。而后,顺从地来到老人的身边,长长的脖子钻到老人的腋下撒起了娇。它的两只大耳朵来回忽闪着,仿佛是给老爷子拍打着讨厌的苍蝇。

把小毛驴牵到槽子旁,添上草料,任它甜甜地吃吧!

老人又一次来到心爱的菜园里。这是一片有十几亩地的菜地。有好些年了,他一直就是这菜园的管理者。对于这里的工作,他一直兢兢业业,一丝不苟,村里人都愿到这里来买菜,或者用鸡蛋换呀。这给村里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方便。老人觉得,苦点累点算得了什么,和自己在枪林弹雨中的环境比起来,不知要好上多少倍。

水车停止了转动,水槽没有了水的飞欢。垄沟里平和的水面不再漾动,被水浸过的水草满是水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蓝天白云,还有那个和小毛驴互动的老人。垄沟的底部,清澈的水的残留断断续续,像一面面小小的镜子辉映着蓝天白云。垄沟两旁的西红柿红了,圆圆的大大的果实攒聚在秧子上,幸福地等待着人们的挑拣。紫色的茄子深沉而又庄重,椭圆形的样子就像你的幻想,而长条茄子的顶部溅满了泥土点子,就像老人伸出的双手那样接满了地气……

老人打理好小毛驴,而其他的饲养员也走进牲口棚,添草,喂牛、马和骡子,为睡了一宿的牲口准备早晨的饲料。

老人的任务就是菜园,就是这充满了生机和活力的菜园子。小毛驴卧在槽口,眯起眼睛,享受着晨早的安宁。老人来到菜园里,双手拿起粪叉,不紧不慢地将堆在一起的猪牛粪倒成细细的沫子,施到地里好让蔬菜快乐地成长。一股粪的臭味涌起,冲击着他的嗅觉。他不在乎,也习惯了这些牲口的粪便味,他懂得这些粪便对蔬菜意味着什么。经历了生死考验的他,懂得如何让这片土地生长出大家喜爱的美味蔬菜,更懂得如何让村里的人们过上好生活。

喂完了牲口的人们来到菜园里,欣赏着老人的丰硕成果。黄瓜在笑,西红柿在笑,就连那畦垄上的马歇菜和苦麻子也在笑。并不是老人太懒,而是他喜欢把它们圈在边边角角,迎接着那些喜欢吃这菜的乡亲。黄瓜、茄子、西红柿等是生产队的财产,需要用钱买或用鸡蛋来换,可是苦麻子、马歇菜、落粒等等就没关系。大家可以自由地采摘,那也是一道道美味的菜肴。他喜欢看孩子们拔菜时认真的样子,喜欢他们天真活泼的样子,喜欢上天赐给他们最真的童心。

说起来,他没有孩子,但他并没有半点的遗憾。那些村子里疯跑的小孩们就是他的孙子,他给孩子们买糖吃,买玩具玩。他的老伴也经常把自己做得好吃的东西拿给孩子们。他把自己的心奉献出来,把家和社会融为了一体。那些喂牲口的汉子大多五六十岁了,年纪比他小,可大伙对集体的那份爱和真心都是一样的。

大家行走在菜畦里,细细品味着各种蔬菜带来的芬芳……

土地回报给老人家的每一分真诚,都是那样的令人向往。老人摘下嫩嫩的、顶花带刺的黄瓜让大家品尝。那诱人的清香穿透了每个人的防线,口水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谁也阻挡不住它的诱惑,把黄瓜掰分成几块,放在嘴里,那如玉般的美食在嘴里咀嚼,清爽得不肯咽进肚子里。那道美味,真的令人难忘。

当老人再次起身去摘的时候,大家拦住了他。因为谁都清楚,这不是免费的午餐,虽然老人不让大伙掏钱。可即使一个黄瓜,他也会用自己的血汗去补偿的,这就是那个时代造就的一个人的品质。

又一阵忙活,大家开始回家吃早饭了。老远,老远,他看见了老伴的身影。那个从困苦年代一直走过来的伴侣,虽然不懂得爱情的含义,可一辈子的相守却把两颗心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几十年了,一起走过了曾经动荡的年代,他们更懂得珍惜。

时间飞快流逝,用秫秸编成的园门外,已经看到了孩子们手拿鸡蛋往这里走的影子了。老伴打兑好的玉米渣粥和咸菜只吃了一半,他就放下了筷子,起身往外走。他要早早打开园门,要让孩子的笑脸把自己的心照亮。

孩子越来越近了,老伴的关心也放到了脑后。他打开园门,太阳携裹着孩子的身影走了进来,一声亲切的爷爷,就让他的心醉了。他起身把孩子抱起,堆满皱纹的脸上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孩子高兴得合不拢嘴,老伴脸上的笑容也把整个早晨填满。老人抱着孩子走进了自己的“伊甸园”,太阳拉下长长的影子,也把世界拉进了最美的童话里。

远处,黄雀蹲在树梢上,开心地叫醒了整个初夏。初夏也醉了……

一阵汽车的鸣响,惊起了瓦檐下沉思的雏燕。呀!小毛驴飞走了,老人飞走了,我的童年,也在纤云掠过的天空飞向了遥远。

武汉市医治癫痫的正规医院哪家好癫痫病出现持续发作有哪些危害治癫痫花费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