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近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心音】杭州印象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近代诗词
无破坏:无 阅读:2258发表时间:2013-08-30 13:33:27    几次经过杭州,总是来去匆匆,对杭州只是大概印象。而这朦胧的印象则让我想写点文字。不能用工笔重彩,只能白描速写而已。      一、天堂白描   提起杭州,人们都会想到“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句名言。   杭州历史悠久,都市繁华,当年南宋皇帝流连于杭州的山水之间,竟然忘却了大好河山四分五裂。此后上千年,杭州与南宋结下不解的情缘,乃至杭州的城市性格,也定位于“休闲”二字,成为了世界休闲之都。   短暂逗留杭州,感觉虽然城市不大,但市容整洁,空气清新,杭州人精精致致,秀秀气气。这里山清水秀,市民安逸,令人羡慕。   据说,杭州人最喜爱的夜生活就是到茶楼喝茶。泡茶楼是杭州最本土化、也最历史久远的休闲方式之一。一抹茶香、一壶清波中,夜色之静谧和恬然,平民百姓的那份平淡和闲适,便开始慢慢扩散,尤其让那些疲于为工作奔波的人们,体会到难得的休闲情趣……听说,杭州茶馆的夜场一般从傍晚五点到凌晨两点。东风(杭州)日产柴的朋友推荐说,如果想逛街、购物可到横贯杭城东西的解放路,尤其解放路与中山路交界处的官巷口是杭州市区商业中心之一。要购买丝绸、百货等,可到凤起路、庆春路。可惜我们要连夜赶火车,上午完成调研工作,下午只有难得的半天时间,要游西湖,根本没有时间去逛街购物。至于品茶,也只是在晚宴前品尝到西湖龙井特有的茶香。   品茶观景、舒适安逸、轻松自在,杭州人如此休闲的生活方式,大概就是人们梦想的天堂生活吧?!梦想的天堂,让外地人神往,引来世界各国、中国各地的人们纷至沓来,要到天堂一游。而游历之后,无论感受如何,都要无可奈何地匆匆告别天堂。我想对于外地人而言,天堂杭州或许只能是白描般的印象。而我则突然有个疑问,长居于天堂里的杭州人到底是何种感受天堂般的生活呢?      二、西湖泛舟   到杭州必游西湖。“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苏东坡的著名诗句,勾起无数人对西湖的神往。   我们终于来到梦寐已久的西湖。立于湖边,和风吹拂,水波荡漾,拍照留影,自不必说。西湖泛舟、亲近湖山、游览湖岛,正是游西湖的情趣所在。我们一行人租下两条轻舟,分为两组,相对而座。据说,为更好地接待中外游客,杭州市在2006年公开招聘了20位漂亮、聪慧、有一定文化素质的年轻姑娘做“船娘”,此举受到广泛关注,就连中央电视台也报道了此事。为我们划船的这位“船娘”就是其中一个,据说她的招聘成绩位居前列,中央电视台报道时,还有她的镜头。看上去,这位“船娘”也就是不足二十岁的小姑娘。大概是风吹日晒、划船劳动的缘故,姑娘的肤色略显素黑,猛然看上去并不觉得靓丽。但同舟而行,仔细观察,你会发现她皮肤细腻健康,尤其透过一双美丽的大眼,一脸灿烂的笑容、一嘴洁白的牙齿、一副矫健的身影、一口轻柔的话语,感觉到她的清纯和美丽。她就是本乡本土的杭州人,透过天真烂漫的笑容,我分明看到她生为杭州人、居住在天堂的自豪感和荣誉感。再看,另一个船上的“船娘”,年龄要稍微大一些,显得沉稳而自信,脸上也始终洋溢着笑容。   游船在湖面缓行,船桨溅水,清风摇曳,舟随浆动。西湖,三面环山,一面临城。抬头东望,就是杭州市区,只见高楼林立,一派现代城市繁华气息。环视北、西、南三方,群山起伏、峰峦叠嶂。其中的吴山和宝石山象两只手臂,一南一北,伸向市区,构成优美的杭城空间轮廓线。湖光山色与城市高楼交融辉映,相得益彰。   时值六月,正逢一年一度的高考,想必殷殷学子们正在辛苦答题。而我们也是忙里偷闲,抽出半天时间游历西湖。泛舟湖上,空气清新,感觉舒爽。于是想起南宋杰出诗人杨万里的“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而此时,美丽“船娘”一曲杭州当地民歌,让我感觉到几分近似苏州评弹的婉转优美。西湖泛舟,也让我们多少有几分兴奋,于是大家不约而同地唱起了“让我们荡起双浆,小船儿推开波浪……”   小船饶过三潭印月,准备返航,湖面忽然刮起大风。为防止大风掀翻小船,“船娘”很快利索地卷起船上的乌蓬。风吹波起,小船颠簸起伏,逆风而行,“船娘”用力地划动单浆。我看见她的额头渗出汗水,但脸上依然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小船慢慢回到岸边,转眼就要下船,我们似乎游兴正浓。“处处回头尽堪恋,就中难别是湖边。”我想,当年唐朝大诗人白居易《西湖留别》的诗句,或许郑州军海医院能够表达我们此刻的心境吧?   其实,整个西湖面积并不大,也无险山奇景。正如当代诗人郁达夫所写:“山水若从奇处看,西湖终是小家容。”尤其是与武汉东湖的宽阔浩瀚相比,西湖只能算是小家碧玉。1954年3月,开国元勋朱德总司令游览东湖后,即兴题词:“东湖暂让西湖好,将来定比西湖强。”然而,五十多年过去了,西湖的名气为什么依然大于东湖呢?我认为,抛开杭州、武汉两地经济发展和旅游发展水平的差异不论,东、西湖的本质差异在于文物古迹、人文景观截然不同,确实难以相提并论。   西湖不仅自然景观优美,擅山水之胜,林壑之美,而且有众多的文物古迹,丰富的人文景观。宋代的岳飞,明代的于谦、张煌言,近代的秋瑾、章太炎等民族精英,都埋骨于西子湖畔。著名诗人白居易、苏东坡、林和靖等都在西湖留下千古传诵的诗篇,给人们以无限的遐想。飞来峰上的摩崖石刻,烟霞洞的五代造像,杭州碑林的南宋石经,西泠印社的三老讳字忌日碑等,都是我国的艺术瑰宝。六和塔、白塔、保俶塔和灵隐寺、净慈寺、凤凰寺等建筑,是我国古代劳动人民创造的结晶。人们在游赏自然风光的同时,还可获得许多民族文化艺术的熏陶。尽管我们这次时间仓促,没有机会一一去游历,甚至去膜拜。但依然在导游的介绍中,感受到西湖的历史渊源和文化魅力。   西湖是自然美丽的西湖,西湖更是充满人文景观的西湖。形成于南宋时期的西湖十景:苏堤春晓、曲苑风荷、平湖秋月、断桥残雪、柳浪闻莺、花港观鱼、雷峰夕照、双峰插云、南屏晚钟、三潭印月,仅就其名字的文化品位和背后的故事传说,就有多么深厚的中华文化积淀。且不说,其他景观,仅一座断桥,一个《白蛇传》的传说——人与蛇的传奇爱情故事,就足以吸引人们来西湖一游了。   匆忙西湖一游,实际根本不可能完全感受西湖的全貌,更何况“西湖十景”大多需要时令和季节的巧合,才能再现当初的意境。也正如此,才让人感受到西湖旅游丰富湖北的癫痫病医院哪家好的内涵,让人们充满想象的空间,产生重游西湖的愿望和期待。      三、苏堤晚宴   傍晚时分,我们来到建于西湖苏堤上的一家餐厅。南宋时,“苏堤春晓”被列为西湖十景之首,元代又称之为“六桥烟柳”而列入钱塘十景。虽然这次没有机会感受苏堤春晓的独特风雅,而被安排在苏堤晚宴,倒也体现出主人的别具匠心。   说到杭州,说到西湖的苏堤,就必须提及一位伟大的历史名人:苏东坡。很少有一个城市像杭州这样,执着地保留着某个历史、文化名人那么多的印记,而杭州则和苏东坡紧紧地融合在一起。濒临西湖边两条最繁华的街道,一条叫“东坡路”,另一条叫“学士路”,足以表达出杭州人对苏东坡的深厚感情。   苏东坡两度出任杭州知府,前后大约五年,从时间来说不算很长。然而他在任期间,体察民生疾苦,带领百姓疏浚西湖、清淤治河、防治水患、挖井引水、为民解决饮用咸水之苦。他的足迹遍步杭州的山山水水,以至于到如今,杭州城还留存他的烙印。苏东坡曾任翰林大学士,而今在杭州,学士港、学士桥、学士居、学士公园等等,以他命名的地方随处可见。杭州人感念苏东坡,不仅在于他给西湖的山水赋予了那么多的灵性,流传下歌颂西湖山水的千古绝唱;还在于他给西湖添加了浓墨重彩的一道美景——苏堤。据介绍,苏堤南起南屏山麓,北到栖霞岭下,全长近三公里,是苏东坡任杭州知州时,疏浚西湖,利用挖出的葑泥构筑而成。后人为纪念苏东坡治理西湖的功绩将其命名为苏堤。长堤卧波,连接南山北山,日出时湖面涌金,雨色中烟雾空濛,给西湖增添了一道妩媚的风景线。   入夜的西湖,静谧恬然,苏堤上灯光摇曳,微风阵阵。东风(杭州)日产柴的领导设宴苏堤,为我们饯行。不知杭州市经委的领导如何得知消息,特意赶来,就杭州汽车工业的发展,征询东风方面的有关情况,表达探访东风的愿望。酒席言谈之间,真切感受到杭州“休闲”背后,当地政府强烈的经济发展意识、服务意识。我想,国家强盛,人民富裕,百姓才能安居乐业,享受太平安逸的生活。而杭州“休闲”是一种理念,这种理念目的是以“休闲”的追求,促进地域经济、旅游经济的发展,从而带来平民百姓收入水平、生活品质的提高,最终到达和谐、安逸、休闲之目的。   长堤延伸,六桥起伏,徜徉之上,想必别有一番情趣。只可惜我们要告别西湖、告别杭州,无暇领略苏堤悠闲漫步的惬意。   即将离开西湖,不知为什么,我却突然想到与西湖有关的另外一个名人:弘一法师。据说当年,弘一法师辗转各地,最后供职于西子湖畔的画校,一个偶然的缘分,他遁入空门,于杭州虎跑寺出家为僧。“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每当听到弘一法师所写的这首短歌,我总有一种怆然的感觉。而此刻,面对西湖、面对梦想的天堂,我又生一个疑问,为什么风景如画、繁华如梦的杭州留不住一位游子的世俗之心呢?   “西湖清宴不知回,一曲离歌酒一杯。”把酒相别,对杭州、对西湖平添几分留恋,而对东风日产柴的发展更增加几分关注。东吉林到哪里治羊角风最好风日产柴是东风汽车集团旗下的合资公司,其发展壮大不仅有利于东风公司发展,也可为杭州市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我想,能为这天堂的城市,能为这美丽的西湖,有所作为,也算是一种美好愿望吧。   杭州之行,来去匆忙,留下天堂大略印象;西湖泛舟,感觉几分惬意;苏堤晚宴,留下几分回味。   此次到东风日产柴调研的人员主要有杨少杰、谭伟、周文捷、田清武、李正霞、王成海、刘俊和本人,大家虽然一路劳顿,但工作十分愉快。又忙里偷闲,西湖一游,也算不虚杭州一行。特意写下这篇《杭州印象》,以做纪念。然而,由于当初之匆忙,近日之繁忙,业余提笔起来,回想当时的情景,也只能是大概的印象,白描式的描写吧!恰恰应了明代诗人张煌言《忆西湖》的句子“梦里相逢西子湖,谁知梦醒却模糊”。也只能写这些了,就此住笔吧!   共 398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3)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