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故事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回忆】春雨村庄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感人故事
摘要:我们无法抵挡时光的流逝,更无法永葆容颜,我们唯一感到幸运的是,童年的村庄、春光雨夜、还有那些美好记忆。村庄、那景、那月、那春光,还留在我的脑海,挥之不去,难道这不是一笔永久的财富吗? 大地还在沉沉的熟睡中,春天的气息便已经提前传来。首先感受到的是那暖暖地春风,它像少女的气息,带来温馨与沁芳,把大地唤醒,把寒冷和阴郁吹走。   很多记忆都在时光的长河中匆匆流走,唯有童年的村庄、树木,深深印刻在脑海。村庄里的树,村外的庄稼和草,一天离开阳光就显得有些沉郁。但那温柔的雨,蹑手蹑脚从房檐上流下,又穿过木格窗棂看熟睡着的我。或许吧,当清凉的雨丝滑过我的额头,流过我的唇边,我惺忪着双眼从梦中醒来,夜极静,窗外,小雨不紧不慢地滴落着,不时传来滴答叮咚美妙的声音,夜色中让我心中激起涟漪。我会想,这雨滴到底从何而来,最后将要流向哪里?在童年的臂弯里沉睡的我,会不会一不小心,被清亮悦耳的悦耳美妙音乐带走,流向一段未知的航程?   在淅淅沥沥、雾雾蒙蒙的阴雨里,度过了缠绵多情的春天的雨季后,近几天总算天气晴朗起来。大朵大朵的白云,玉山似的堆在蓝天上。灿烂的阳光,照射着大地上的一切。远方蒙着渺茫的水汽,仿佛有无数闪闪发亮的粉末在视野所及的某处飘动着。空气里浮游着白色的杨花,漫无目的地四处飘飞。这些白色的小东西,主要来源于河流附近的树林里。   漂浮着树枝、杂草、白色泡沫的河水,也已逐渐退去,又恢复得柔柔弱弱,像含蓄的少女那样静静流淌着。河的两岸,杨树柳树、艾蒿、青蒿、野草等植物杂生在一起,薆薱中浸染着浓郁的翠绿。柳树的蒴果现已成熟干裂了,露出白色绒毛。杨树大多是那种小叶杨,此时树上也结满一串串碧绿的蒴果,如今也已绽开,看上去如同绿叶上落着一簇簇雪团,有的正随着风从枝叶间飞散开去,分不清彼此了。那些飘不起来的就落在林中的草地上,白烟样的,又好像铺了一层棉絮,几乎把较矮的草丛遮没了。   村南那片郁郁葱葱的树林,在阳光下绿的是那样的鲜艳、耀眼,如同流淌的绿彩,成了画卷中的主色。林中时不时地响起戴胜鸟、布谷鸟、山雀、、柳莺、白鹡鸰、褐头凤鹛等的鸣叫。风穿过树林。河里偶尔也会传出青蛙、蟾蜍的叫声。唯独那些飞来飞去的杨花,一丝声息也没有,悄悄地柔柔地飘啊飘,飘出树林,飘在蓝天白云下。浮云柳絮无根蒂,天地阔远随飞扬。风暖洋洋的,杨花懒洋洋的。看久了它们,眼睛也受了感染似的,有点睁不开,困倦得直打瞌睡。   春风扑面,温暖而轻柔,让人感觉痒痒的,非常的享受。春风自在杨花,它们时而借助风力快速高飞,时而俯冲而下,时而又轻盈曼舞。有的被河水沾住,再也飞不动了,而更多的则游荡于自由空旷的天地之间。飘到高山上,田野里,村庄中。从敞开的窗子悄然来访,如一朵朵小小白花。如雪花飘飞在风中的树林里的白絮,每天都源源不断地向周围输送,不计其数。为什么?难道这些白色飞行物,仅仅为了自由自在地飘飞吗?仔细一看,在絮状纤维中,含有小小一粒种子,只是有些干瘪的细小的一粒,并不饱满;然而就是这不起眼的一小粒,竟提供了未来一棵大树在幼苗期必需的所有胚乳。   伴随着悠悠的春风,日子在不经意间慢慢流过,天气变得有些炎热起来。经过春雨的滋润,阳光的温暖拥抱,在河边湿地,在田野土坡,在石头的夹缝间,甚至房屋顶上,可以见到嫩绿的柳树或者杨树的幼苗。原来看似无心游荡于无限空间的杨花,却暗自有意寻求着,于尘埃落定之后生存繁衍的希望。如今,它们中有些幸运的种子,已经开始在泥土中落地生根萌芽生长,展示着蓬勃地绿色生命力。   对于童年雨天的记忆,我只能抒发内心的一部分,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后来读过很多古人对春天的描写,对春天的美更有了深层的了解。描写春天的优美诗句,古代有很多,诗人热爱明媚春光里所有生机蓬勃的绿色植物,就连地面上的苔藓也生怕被自己又长又硬的木屐齿踩死踩伤。正是怀有这样秉承古人崇尚自然爱护自然的文化素养,诗人才能够以敬畏地目光打量这个世界的美丽,才会惊喜地发现——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如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诗虽不同,对幽草,儿女及游子之怜,其寓意却如出一辙,都具备爱惜怜悯之大意。可见在古代诗人看来,苔痕幽草,不但不可小觑,而且更可与万物灵长等同视之;它们与人心有灵犀,并视其为有命有情有美与人类同呼吸共命运息息相关的亲密友伴。古代诗人对待天地万物的敬重热爱之情,相较与人真有过之而无不及。杜甫在国家残破之际,看到的先是“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这句诗在倾诉了忧国忧民之情的同时,也透露出对大好河山的眷注。其它诗人对景物的依恋,更是到了痴迷的程度。他们融入大自然的广阔怀抱,达到物我两忘的境界。   儿时的记忆,总会让我回到那个如童话般的村庄,那景、那风、那月光。      一个人一生是不是注定只有一座藏在内心的村庄?转身经年,童年的单纯,少年的憧憬,青春的浪漫,已渐行渐远,我成了一株村庄屋檐下的小草。小草虽然没有鲜花那样娇贵,土里生,土里长,最后还是委身于泥土。平原上的一座村庄,那是我的祖辈父辈的栖身之所。人们在这方土地上生息,在岁月中挣扎,忙碌,也曾泪流满面。我们曾经来过,我们耕耘于平凡的土地,用粮食抒发着纯朴的情感,每一粒种子里都凝聚着我们的汗水和泪水。   春天的记忆,仿佛那美好年轮定格在那。时光匆匆,岁月无情,伴随着时光的机器不停地转动,岁月的年轮一圈一圈刻画着难以磨灭的记忆。我们从呱呱坠地,到情窦初开的莽撞少年,从雄心壮志年富力强的中年,慢慢进入了被岁月摧残的白发暮年,我们无法抵挡时光的流逝,更无法永葆容颜,我们唯一感到幸运的是,童年的村庄、春光雨夜、还有那些美好记忆。村庄、那景、那月、那春光,还留在我的脑海,挥之不去,难道这不是一笔永久的财富吗?         郑州癫痫病治疗鄂州哪里治小孩癫痫最好青海治疗癫痫的首选药物云南最好的癫痫医院是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