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的话 > 文章内容页

【看点·春韵】烤鱼(散文)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感人的话

我吃过两种烤鱼,中国的烤鱼,外国的烤鱼。

中国的烤鱼在大排档里吃的,叫做瓦罐烤鱼。外国的烤鱼是在伊拉克吃的,烤箱烤出来的大鱼。两种鱼,两种做法,风味口感相差千里。

瓦罐烤鱼据说是起源于巫山,发扬于万州,这件事情是真的假的我不清楚,也没有去研究过。我只知道满大街叫做巫山烤鱼的餐厅,这件事是真实存在的。因为我住的小区对面商业街就有一家,而且店铺还不小,几乎是天天满座,老板肯定是很开心。尽管那家店宾客盈门,我还是没有去光顾过老板的生意,原因是我对这种烤鱼没有任何印象,而且也没有人请我吃一次。大概是与我相识的人都不爱吃鱼,由此许多年过去了,硬是没有走进过一家烤鱼店。我也不是那种有探险精神的冒险家,不会去吃一些不熟悉的东西,万一不好吃还花了银子,那是对不住老天爷对我的眷顾。当然我也不会请别人去吃我不熟悉的东西,进去摸不着门路会特别尴尬。毕竟现在的大街上可以选择的饭店实在是太多。

我是在另一座城市跟一大群人一起去吃的瓦罐烤鱼。讲真话,这些人我也仅有一个熟人,是我的一个亲戚。虽然跟他们不熟,但有吃的,还是别人请客我也就跟着去了,改不了贪吃货的本性。去的路上问了一下亲戚,瓦罐烤鱼跟巫山烤鱼的区别,他信心满满地跟我说一样的,一样的。听了他的话,心里满满欢喜,终于可以吃烤鱼了,终于可以一睹烤鱼的真容了,激动的心差一点没有按住,简直要跳出胸口了。

大排档门口摆着两个巨大的瓦罐,亲戚说鱼就放在里面烤着。漂亮又年轻的老板娘跟我们一行人中的几个好像很熟络,笑盈盈地跟他们打招呼。老板娘真会做生意,一口一个哥的喊着大家,把他们的心花都喊开了,一直开到了脸上。

进瓦罐烤鱼店自然是烤鱼为主打菜。老板娘利索的点菜,爽朗地笑着,那就来一条烤鱼吧,做活动,只要九块九。点好菜以后,老板娘扭着她纤细的身子走了,望着她远去的背影,我好担心她把腰肢扭断。等待上菜的时刻,其他人闲聊,我却透过玻璃看着厨师从大瓦罐里弄出一条被烤过的鱼来,用盘子端着进了厨房。没多久,服务员端来了一个带有炭火的炉子和鱼,报了菜名,所谓的烤鱼就此摆在了大家的面前。

举目看过去只见半个鱼头和些许鱼尾,其余的是红彤彤的辣椒和油水。这就是烤鱼?我心里咯噔了一下。不是有水吗,为何还叫烤鱼?带个小炉子就叫烤鱼了?

碳火在烧着,盛鱼的盘子里的水开始发热发烫冒出了雾气。这时一个比较活跃的同桌人,用放在盘子上的勺子翻动了起来,把藏在鱼下面的其他配料翻动了起来。我定神看清楚了,有豆芽、木耳、土豆片、藕片等等。他搅动几下后,把勺子放在了我的面前,使手柄朝向了我,并招呼我吃,说吃烤鱼。我礼节性的谢了他,并没有动手用勺子给自己捞一点什么出来。

看着面前的这盘鱼,使我想起了水煮鱼片,不也是这么些配料吗?与我进门时看到的瓦罐烤鱼这几个字的期许有了落差,与我想要的那种烤羊肉串类似的烤鱼也有了巨大的出入,心里不免涌现起失落感。

但我很快又伸手拿起了勺子打了一些配料到我的碗里,终究还是挡不住土豆片和红辣椒的诱惑。在我的开头下,大家纷纷动起了手脚。喝酒的喝酒,吃菜的吃菜。我又打了一点鱼过来,夹了一小块入口,并没有吃出来瓦罐烤鱼的特别,不免暗呼瓦罐烤鱼就是一个噱头,难怪才九块九一条鱼!

那一顿饭吃了很久,足足有三个小时之多。除了我之外,其他人都吃得津津有味,大呼老板娘再来一条鱼,多加点土豆片和藕片,大有把老板吃垮之意。我想要是真把老板吃垮了这帮人可是占便宜了,一定是会把老板娘给带回去照顾善待她。

一顿饭下来,我看着他们吃了不少菜喝了不少酒。我不胜酒力,仅仅喝了半杯白酒就作罢。烤鱼也不是我所想的那个样式和美味,象征性的吃了一些。

临走时还有几个人在喝,满嘴胡言乱语跟老板娘打情骂俏。我跟他们不熟,尴尬地跟他们打了个招呼与我亲戚便走了。回到亲戚的住处以后,心里很是惶惶不安,心想着我是跟了一群什么人吃了一顿什么饭。烤鱼原本有的些许神秘,从我脑子里消失的一干二净。我又很小人的暗暗庆幸之前没有自己掏钱去吃烤鱼。

正当我还在为之前没有去吃烤鱼一事暗暗庆幸时,亲戚冲进了我的房间。他惊慌失措的跟我说,出事了,刚才留下来还在吃吃喝喝的当中一个人回家路上掉进河里。我也被吓得不轻,还出来一身汗水。后来亲戚又打电话求证,真的出了事,人已被淹死,我和他彻夜未眠。这件事费了不少周折才消停下来,亲戚也赔了不少钱财给家属。幸好人家是有钱人,否则这弄下来就得倾家荡产,想想都后怕。我也纳闷,第一次去吃烤鱼碰着这么一件倒霉催的事情,人生不免太多难以预测和巧合了。

从此我再也没有吃过中国烤鱼。那一次吃烤鱼是迄今为止我在国内仅有的一次,也可能是唯一的一次吃烤鱼了。恐怕以后再熟悉的亲戚朋友请我去吃说有多好吃的烤鱼,我也是不会去的,心理阴影厚重啊!那种烤鱼也并不符合我的个人喜好,不吃也罢。

后来在国外工作有机会吃到了烤鱼,地点在伊拉克。几年前在那边工作,顺带管理着单位的两个食堂。一个中方食堂,专门做中餐;一个外方食堂,专门供外方人员食用,中国人也可以去。

外方厨师长是个大个子,典型的阿拉伯中年男人,肚大腰肥膀子宽。他有一张比较好看的脸,留着干净的胡子,见谁都是笑眯眯的,好像跟你很熟的样子。下班后,经常能看到他穿着灰色的长袍坐在树底下,用简陋的水烟壶抽水烟,样子帅呆了。他很勤快,每天把自己和厨房收拾得干净利落,带领着一帮子员工兢兢业业的工作。比较遗憾的就是他不会英语,什么事情沟通起来很困难,需要一个翻译在身边。据翻译官说他有四个妻子,十来个子女,我打心里羡慕和佩服他。

某天同事A君问我去外方餐厅吃过饭没有。他是个大文人,单位里的各种文案全是他起草。他对吃的颇有研究,与我没有什么两样,是一个贪吃货。我回复他没有去吃过,中餐厅这么多饭菜都吃不完了,没有想到去那边吃。他很惊讶我居然没有去吃过,尖叫着嗓子跟我说一定要去吃,管理食堂还不去那得多蠢啊!我也想是自己真的很蠢,为何一直抱着中餐不放呢?我一直没有去外方餐厅吃饭,这确实是我的错。我错的原因有点令人不可思议,那就是外方餐厅的菜里没有辣椒。

同事A君还说了,那个大个子厨师很会做吃的,做出来的每一样食物都有水准,令人赞不绝口。尤其是那个烤鱼,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入海口打捞起来的,肥嫩刺少,肉质鲜美,令人回味无穷,一定要去吃吃,吃过他做的烤鱼你才不虚此行。鼎鼎有名的伊拉克烤鱼哦,你不会没有听说过吧?

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入海口打捞起来的,鼎鼎有名的伊拉克烤鱼,他的这些话引起了我的贪吃欲念。光听两条河的名字就很有诗意和食欲。

两条有名的河流共同孕育出来的鱼,就更令人好奇心泛滥开来了,我告诉自己一定不能错过了。于是打听好外方食堂吃烤鱼的时候,我就腼腆着脸皮,带着我的小心肝忐忑不安地提前半个小时,一路小跑过去了。那是午餐快到时间,太阳发着威把滚烫的光芒洒下来,如火一般地烧灼着裸露的肌肤。五十几度的高温,我倒像是一条行走的烤鱼。幸好路途不远,小跑过去也就一分钟的事情,如若时间长了,我自己就成了一条美味的烤鱼了。

我管理食堂,有进入后厨的权限,到了外方餐厅从后门直入。烤鱼刚刚从烤箱里面端出来,还冒着热气,香味扑鼻。烤鱼在托盘上,锡纸包着,烤成焦黄色。我跟大个子厨师比划着手势,让他给我切了一块鱼肉。我端起盘子闻了一下,仅仅是闻了一下,没有来得及吃,香味已经渗透进了灵魂。他又给我打来了一碗土豆浓汤,里面放了有很多鹰嘴豆之类的豆子。

我把鱼肉端到了食堂,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来吃。果不其然,鱼肉肥厚少刺,外焦里嫩,香酥美味。吃一口鱼肉,喝一口经过特别制作的土豆汤,两相结合,唇齿相加,真乃人间珍品。我真后悔自己经常进入外方食堂,而又没有早一点来品尝大个子厨师的手艺,后悔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个道理,没有被我好好用上,更后悔自己的矫情做作,非得吃什么辣椒,没有辣椒的烤鱼不是挺好吃的吗?我后悔到只差抽自己两个耳光了。我也想那个大个子厨师怪不得有四个妻子,究其原因还是他会做吃的。吃完后,我又打包了一小份藏在我的帽子里面,悄悄回到办公室藏了起来。在下午不忙的时候偷偷拿出来吃,真是过瘾得很,一辈子忘不了自己像馋嘴猫的样子。

吃过烤鱼后几天他们又做烤鱼,我特意去看制作过程。一条底格里斯河的大肥鱼不用去掉鱼鳞,开膛破肚,掏出内脏洗净,加入大量的柠檬片、洋葱和盐进行腌制。腌制大约个把小时后就开始进行烤制。锡纸垫在烤盘上,刷了一层植物油,把鱼肉朝上平铺摆放在锡纸上面,再刷上一层油放入烤箱,直到把鱼烤到焦黄偏黑即可出炉。制作简单,味道却不简单,相比在国内吃过的那次烤鱼,真的是无法相提并论。这种烤鱼才算得上是真正的烤鱼,国内那个瓦罐烤鱼喊做为炉子煮鱼更贴切一些。

打那以后我经常跑去外方食堂吃大个子厨师做的烤鱼。不单是吃烤鱼,还有烤羊肉、库巴、古斯、烤鸡肉等等。后来,我也跟大个子厨师结下了默契的美食情谊,只要我没有去食堂吃他做的美食,他定会留一份给我当零食或夜宵。在异国他乡能得到如此照顾,心中感激不尽!回国前我托人买了一把高级的水烟壶送给他,那是他的最爱。他激动地抱着我说了一些什么,我一句也没有听懂,大概是感谢再见之类的话吧!

回国后再也没有吃过烤鱼,只能在每每想起往事的时候,在记忆里把那些个人和那些味道搜索出来循环播放。

卡马西平能治癫痫疾病吗邢台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呢?癫痫发作面色青紫没有记忆泰安去哪里找靠谱的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