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诗歌 > 文章内容页

【荷塘】魂牵梦萦的地方(散文)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古典诗歌

【在一种期待意味中成长】

我很平凡,但有人说我不简单;我很普通,却有人谓我很成功。

掂量着这二十三年的职业生涯,每一步每一个台阶,都能感受到身边的鼓励和期待。这使我内心暖意融融,而又意气风发。

这期待,或许是不经意的一句肯定你赞扬话,或许是赞许的一个眼神,或许是不上进时的一句指责,或许是给肩膀上加压的一个指令。这仿佛是我所在铁路运输中的信号灯,白色行,红色停,又仿佛是工厂站中央咽喉处的道岔群,引导着目标与方向,更好象是投入蒸汽机车炉膛里的每一锹煤,让你内心炽热而又动力十足。

这期待,来自于老工人:这里是起点,但绝不是终点。

这期待,来自天老班长:你要离开这里,但不要忘了这里,你改变自己,是为了改变这里。

这期待,来自朋友:我们以你为荣!

这期待,来自领导:相信你!

这期待,容不得我不去感受,容不得不去行动,更容不得去辜负。

走到今天,我仍然能感受到这种期待;直到今天,我又能感受到新的期待。

我怀着幸运,所幸身边有这么多如此善意的人们;历数生命旅途中每一个站台闪现而过的面孔,我仍然能记得他们期待的眼神。

我怀着感恩,想念着帮助过我鼓励着我的每一张面孔,我期待着自己,把这种期待的意味继续传承下去。

【一种意义上的根寻】

火车的笛声,由远而近,又由近而远。繁忙的工厂站,也笼罩在金色的夕阳之中了。“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志摩的名句,竟是这样的毫无遮拦地闪现。我伫立,任由思絮遐飞。

小屋,曾经的红砖赤瓦的平房,在夕阳之中应是一片温暖的殿堂。那是纯净的地方,一如我当年纯洁的心房。

丁字镐,大铁锹,起道器,水平仪,这些简单的劳作工具,赋予的却不是简单的劳动,是十里钢城运输动脉的承载。尽管梦想的翅膀有些滞重,但这里,毕竟是梦开始的地方。

老班长,憨憨的老工人,汗渍的衣裳,鼓凸的臂肌,开朗的笑,装饰我年青的梦乡。让我处女的思想,耕耘出一片工厂。

下班的人流穿过我身旁,也有年轻如我当年的目光在扣问,你在黄昏里寻找什么?

就象游子寻找家乡,也如男女对初恋般难忘,又似叶黄飘落寻找树根一样,人,都会想念生命中初始的地方,一种意义上的初始。

小屋的记忆,带给我的有一丝丝伤感吗?而那种复杂的念想,实际只是人类与生俱来的骨髓里的深藏。

曾经的小屋,随着建设者的跨跃式发展,迅及耸立成一座2250立的大高炉。面前的高大雄伟的高炉,以及炉下增设的铁道,在我眼里依然能够重叠出当初的小屋。只有思想,只有情感,才能幻生出这奇妙的景象。

这里是我职业生命的源头,根之所在。无论我走到哪里,永远都不会忘记。尽管,小屋变成了高炉;尽管,屋前的小花已经绚丽成金色飞溅的铁花;尽管,这已不是我记忆中的景象,但,这实在是一种升华。

【树类一些有意思的感叹】

雨,千丝万缕。给雄伟的高炉挂起了帘栊,给弯曲绵延的铁路缀上了颗颗珍珠,给钢城的树类牵上联络的网线。

高炉下的树在说,我来这里的时候是带着伤感的,不是因为离愁别绪,而是总听老树们说起,冶金行业的污染大,空气不清,生活环境较差。虽然我们树类能够为其涤清污浊,可是,毕意树少活多,长此以往,只怕不堪重负呀。然而,来了之后,才发现现实并非想象的那么差。我们这里,不只是三五棵树,而是成片成林的了;还有小草,花卉陪伴。在城区,只有公园才有这样的树木规模,这样的景致。白天,我们仰望雄伟的高炉,就会想起女诗人舒婷的《致橡树》,我们自然会流露出《致高炉》,高炉衬出树的秀美,树木在高炉下岂止是点缀;晚上更美,飞溅的铁花,一小朵一小朵,却是成千上万朵地绽放,扮靓了我们的梦乡……

我是宽厚板区的树,这里的厂旁是现代企业气息很浓的钢结构,蔚蓝色的厂房“长廊”有上千米相连,“长廊”有多长,我们树木陪伴就有多远;办公楼旁建有亭阁,整个是“花园式工厂”。来这里上班的人都心情舒畅,参观的人还不断地给我们照相或与我们合影。

我们在钢城的绿化广场,分立在集团一、二办公楼的东西两侧,东边的广场,有名贵的树种伫立,显出它的不同凡响;中央是矮小的灌木群,紫色树叶和绿化树叶构成了厂微模样,显现了广场的文化气息;西边的广场更象一个小公园,小树林立,地势起伏,满目葱绿,自然秀美;广场后面,是四座钢城标志性的建筑——高炉,相映成辉。

孩子们,我们作为树妈妈听了你们的话,感到很高兴。你们在钢城的生活得很好,我们很放心。看来,钢城变了,不再是傻大黑粗的模样,你们生活在那里,每天还有园丁为你们浇水、修枝,真是很幸福。这里的小树听了之后,也是心里痒痒的呢。

祝福你们,钢城的孩子们!

癫痫有哪些有效的治疗方法杭州的癫痫病医院哪家会更有效果南宁癫痫病到哪看武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