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诗歌 > 文章内容页

【墨香】社火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古典诗歌
摘要:岁月悠悠,白云苍狗,岁月的烟尘可以掩盖许多过往,珍藏在心底里的欢乐,始终激励人们面对眼前的困境,使人们在眼前的困境面前淡然。几十年过去了,再回首这段往事的时候,仍然会有微笑挂在脸上。 叫嚣了一天的太阳,撒尽最后一份余热,悬挂在西山顶上的林梢间,气温骤然间下降了十几度,微风吹来,一种凉爽的感觉在周身弥漫,白天的酷热顿时消耗殆尽,站在小镇的街道上,遥望远处的峰峦,在落日余晖里一片灿烂。小镇广场上,优美的音乐响起,不用去看就知道,一定是那些晚练的人们在跳广场舞。由于距离的原因,音乐似有似无,虽然优美的旋律给人以精神享受,远没有开台锣鼓“急急风”那样令人震撼。开台锣鼓“急急风”是锣鼓歘的大合唱,是旋律快速衔接的狂想,不但令你灵魂震撼,还是对你灵魂上的一次洗礼。   在乡下的时候,每逢演出,都会有开台锣鼓招揽看客,乡下人都知道,开台锣鼓一响,演出就要开始了。其实,在那个年代,就是没有“急急风”来招揽看客,人们也早已集聚在舞台前,等待演出开始。乡下文化生活贫瘠,有演出都会场场不落,且无论好坏,都会报以热烈的掌声,乡人的淳朴也就在这里。   队里办社火还是在六十年代末期到七十年代初期,而且相当的红火,形式多种多样,有表演唱,独唱,舞蹈,独幕话剧,多幕话剧,评剧,快板......大人孩子老头老太太都可以登台亮相。乡下有才的人也很多,所有的节目,都是自编自演,绝对没有现成的写作班子给演出队提供脚本,有许多脚本都是根据当前形势的需要,临时创作的,即使驴唇不对马嘴,也会博得热烈的掌声,乡下人对掌声是不会吝啬的。   拥军拥属的小歌剧《送郎去参军》、评剧《要彩礼》、评剧《刘四姐》等剧目,都是很受乡下人欢迎的。《送郎去参军》说是小歌剧,实际上就像表演唱一样,爸爸妈妈哥哥姐姐,还有没过门的媳妇和刚参军的小伙子对唱,都是一个调调,歌词就是一些顺口溜,朗朗上口还容易记住,也许今天演出的歌词,明天就变了,始终处在完善的状态。有时候演员忘记台词了,临时整几句,糊弄过去,导演相中了,也就变成了正式的台词,只要在台上不卡壳就是好家伙。   那个时候,乡下娶媳妇都是要彩礼的,使得老人们债台高筑,一辈子都翻不过身来。《要彩礼》就是要破除这个陋习,使老人们从中解放出来。人们对要彩礼的风气司空见惯,脚本组织也相当的容易。谁家都娶过媳妇,都被长长的彩礼单子压得喘不过气来,将这些都搬上舞台,虽然不可能解决实际问题,对当下这种要彩礼的行为,也是一种批判,老人们听了,也觉得解气。   《刘四姐》这个剧目应该是舶来品,或者说是从什么剧目扒下来的,与当前的形势一点关系都没有,人物也很简单,一个是女游击队长,一个是忠义救国军司令。演女游击队长的演员经常换,都是本屯子未出嫁的大姑娘,这个演员出嫁了就换下一个,反正简单的评剧谁都会唱,演司令的就那一个演员。他姓孙,叫孙万福,在学校当过几年民办教师,大家都叫他孙老师。演出,排戏都是义务,都是业余时间,只有公社组织文艺汇演的时候,才会抽出一定的时间,供演员们排练。演出的服装也是千奇百怪,都是演员自己的衣服,孙老师为了演好司令,自己做了一套衣服,平时都舍不得穿,就放在自己家的箱子里,宝贝得很。   孙老师大个,皮肤很黑,大眼睛,高鼻梁,说话公鸭嗓,水蛇腰,穿上自己做的军装,一看就不像好人。有时候村里人哄孩子,孩子不听话,大人就说:“宝贝,快快睡觉吧,孙司令来了。”可见,孙老师把这个司令演绎得相当成功。就是现在闭上眼睛,孙老师在台上的一颦一笑,也是历历在目。   这三个曲目都是每场演出必须的节目,还有一个节目,也是深受乡下人欢迎的。准确一点说,是一名女演员很受乡下人欢迎。她叫刘颖华,被乡下人誉为“金嗓子”,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刘颖华登台不怯场,就是在县里正式的舞台上,也是笑容满面,来去自如,返场率也是最高的,为了保护她的金嗓子,她只返场一次,实在不行就出去行个礼,表示对观众的支持与厚爱。她小个不高,人不是很出众,最拿手的独唱就是《翻身道情》。她和孙万福是宣传队的台柱子,也是宣传队的积极参与者和组织者。是一个很泼辣的小姑娘,后来听说远嫁到了辽宁,这之后有什么发展就不得而知了。   舞台的搭建也很简单,几挂大车并排放在一起,上面铺上帆布,将门楣一样的东西放在大车的前后固定好,挂上台幕,就算整齐了,两边有两个小梯子,供演员们上下场,暂时不演出的演员,就在戏台的旁边当观众,有时候甚至忘了自己的责任,直到台上喊叫演员的名字,才慌忙上场,惹来乡人一片善意的笑声。最小的演员只有十一岁,是老舅家的七表哥,台词也很简单,就六个字,“刀出鞘,枪出子”,有一次演出说错了台词,无法下台,吓得七表哥在台上“哇哇”大哭,只好停止演出,把七表哥哄好。在我们这些小毛头眼里,七表哥是最了不起的,能演剧。在台下的七表哥,很受我们推崇,他像一位了不起的英雄,被我们围在中间。   那个时候,不但文化生活贫瘠,对乡下人来讲,有许多化妆品都是难找难寻,雪花膏每家都有,有女孩的人家就有香粉,至于胭脂就不一定了,口红和眉笔就更不消说了,根本就没有听说过。乡下人不会化妆,都以为大红脸蛋子就是好看,化妆,都是千篇一律的大红脸蛋子。没有口红,就用红纸代替,没有眉笔也好办,火烧过后的柳条棍子,黑黑的,涂在眉毛上,也可以代替。因陋就简,因地制宜,这些个“化妆品”不用随身携带,随处可见。   至于那些表演唱,歌舞之类的节目,都是当下最流行的歌曲编排的,男女皆宜,老少有份。最亮眼的,要数四个老太太,每人手里拿四个小碟,一边敲一边舞,嘴里还唱道:“新善的房,雪白的墙,屋里挂着毛主席像......”老太太梳个疙瘩鬏,瘪瘪个嘴,显得老态龙钟的样子。这四个老太太上台不用唱,就会赢得热烈的掌声。首先是她们惟妙惟肖的神态,其次,她们都是生活里很受人尊敬的老人。   岁月悠悠,白云苍狗,岁月的烟尘可以掩盖许多过往,珍藏在心底里的欢乐,始终激励人们面对眼前的困境,使人们在眼前的困境面前淡然。几十年过去了,再回首这段往事的时候,仍然会有微笑挂在脸上。那个时候,人们相当的淳朴热情。在经济大潮的冲击下,原本该保留的东西,已经是面目全非了,这之间所派生出来的新鲜东西,却使纯洁的小村上空,蒙上一层不洁的尘埃。有人说,这是时代发展的必然产物。我想说,无论时代怎样发展,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不能忘。   湖北市癫痫病专科医院武汉口碑好的癫痫专科医院是哪家石家庄有用医治癫痫病的医院在哪?湖北治疗去青少年癫痫病的费用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