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诗歌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怀念陈忠实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古典诗歌
破坏: 阅读:3810发表时间:2016-05-10 16:51:21
摘要:4月29日上午,无意间在微信群中看到于小禅发来的关于陈忠实因病在西京医院去世的消息。令我惊诧万分,实难相信。随后又看到腾讯新闻的相关报道,还是半信半疑。直到看到陕西省作家协会的讣告:“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陕西省作家协会名誉主席,我国当代著名作家陈忠实先生,因病抢救无效,于2016年4月29日7时45分逝世,享年74岁。”这才确信无疑。 先生的猝然仙逝,不禁勾起我对往事的点滴回忆。


   4月29日上午,无意间在微信群中看到于小禅发来的关于陈忠实因病在西京医院去世的消息。令我惊诧万分,实难相信。随后又看到腾讯新闻的相关报道,还是半信半疑。直到看到陕西省作家协会的讣告:“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陕西省作家协会名誉主席,我国当代著名作家陈忠实先生,因病抢救无效,于2016年4月29日7时45分逝世,享年74岁。”这才确信无疑。
   先生的猝然仙逝,不禁勾起我对往事的点滴回忆。
   记得1996年我念高二时,就听近邻兄长宋拴羊讲过《白鹿原》。他仅有初中文化,但却认真读完了近50万字的《白鹿原》。我印象最深的不是他对这部小说全貌的解读和评价,而是神侃该小说对性描写有多么疯狂和过瘾,还说男主人公白嘉轩之所以娶的前六个老婆都莫名其妙地死掉,是因为白嘉轩的那玩意长得能在腰上缠三圈。我问这是谁写的?太夸张了吧?他说作者叫陈忠实。这是我第一次听说陈忠实的大名,便铭记于心。
   随后在县城各大书店购买辅导资料,动辄在书架上总能看到封皮上印有一个白发老汉拄着拐杖画像的《白鹿原》。深受宋拴羊的影响,我始终认为这只不过是一部为吸引人眼球的黄色小说而已,并未动心翻阅。因为那时我最崇拜的作家是路遥,他的《人生》和《平凡的世界》等多部作品,我都逐字逐句精读而过,对其文笔叹服无比。但却对《白鹿原》始终不感兴趣。尽管那时的陈忠实早已家喻户晓、大名鼎鼎。
   没想到此后竟还与陈忠实先生有过两面之缘,实乃三生有幸。
   记得2000年我上大二的一天晚上,西安联合大学(现更名为西安文理学院)邀请陈忠实来校作报告。我慕名前往,等我迈进偌大的报告厅时,没想到前十几排早都坐得满满当当,我只得选择后排入座。
   学校领导刚郑重地介绍完陈忠实,大家就都不约而同地掌声四起。我自然也激动不已,不停拍打着双手。他自始至终,没有拿稿子,整个晚上一直在自由发挥,说话铿锵有力,一板一眼,实实在在。内容自然是和文学有关,他也只是就文学创作言简意赅地谈了自己的切身体会而已。最叫我难以忘怀的是问答环节。旁边一男同学想直接提问,又觉得不好意思,就让我将他的问题记录在一绺纸条上,代为传递。我红着脸将纸条亲自递到了先生面前。
   他有条不紊地回答完前几个同学的提问,转眼看到我传递的纸条,就笑着说:“这个同学的字迹清秀,像是女孩子写的。”
   台下一阵哄笑。听后,我的脸就迅速涨红了。那是因为我觉得纸条上的内容不仅有为难先生的意味,更有对向来谈性色变的我的调侃和戏弄。于是心情如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正当我倍感难堪之时,没想到先生轻描淡写地说:“有个同学问性与文学作品的关系,其实那是水到渠成的事情,真正的文学作品不是为描写性而描写,它是为文学作品服务的,是有深刻内涵的!”
   这句话12年后在中国新闻网再次得以印证。2012年9月12日下午,由人民文学出版社举办的“《白鹿原》出版二十周年庆典暨纪念版、手稿版揭幕仪式”在人民大学举行。当天的读者互动环节刚开始,现场的一位女生就发问:“为何您的这部小说里有那么多情色的片段?”陈忠实正色回答说:“这是人物需要”。并解释说,小说里的几个主要人物,有的人物会涉及性,有的则一点不涉及。这都是出于对不同人物的解构。婚姻、家庭和性,是解构一个人必不可少的途径。还表示《白鹿原》写于自己的艺术感受、创作欲望最好的时候。
   由此,我将“性与文学”不再对立起来,而是带着思考去阅读、汲取和舍弃。毫无疑问,这场简短的报告彻底改变了我对“性与文学”的认识:不能以偏概全,一概而论。因为上高中时,一舍友就曾看过贾平凹写的未删节版的《废都》,说其中的性描写赤裸裸,《白鹿原》与之比较只不过是小巫见大巫,算不得什么。后又听说《废都》因此而被封杀16年,贾平凹还不得不将有关性描写的语句删去,并以诸多小方格加以代替,并注明作者在此略去多少字。
   因此,当时误以为《白鹿原》也在仿效《废都》而已,殊不知《白鹿原》上半部在《废都》前一年就已在《当代》第6期刊载。
   当时一直为高考而忙碌,两位大作家的这两部名作均未曾拜读。
   岁月如梭,时光荏苒。转眼间就到了2003年,当时学校接到县教育局通知,要求各校选派各科骨干教师到周至中学聆听蜚声中外的陈忠实的报告。我有幸被选派前往。
   这是我第二次面见陈忠实先生。当我步入周至中学报告厅时,满眼都是人,好在是按预定位置就坐,如若不然,肯定会人满为患。当先生在周至中学陈育康校长的陪伴下落座时,台下瞬间想起整齐划一的雷鸣般掌声。他那恰似陕北高原上沟壑纵横的满脸褶皱,令人印象深刻,久经难忘。他和以往一样,穿着朴素,满口地道的关中方言,语调急促而铿锵,掷地有声。当时讲的主题是《创作与人生》。从头至尾,一直有感而发,自由发挥,从未见他念预备稿。这是令我赞佩的地方。不像别的领导或专家发言,总离不开讲话稿。唯一倍感缺憾的是他讲话吞吞吐吐,吐字不清,似乎是年过六旬的缘故。即便如此,也丝毫不影响大家的聆听情绪,大家都认认真真、情趣饱满。可容纳上千人的报告厅,鸦雀无声。只听见先生浑厚的嗓音在耳畔回荡。
   他最后总结说,创作和人生一样很辛苦,只有耐得住寂寞,才能有所收获,才能实现自我追求。
   我牢牢记住了这句话。2007年,我因一首励志短诗《假如我是一只雄鹰》在刘慧老师创办的《青山》报上得以发表,令我惊喜异常,备受激励。自此后,便渐渐爱上了写作,且有不少作品在全国各大网站发表。在创作过程中,对先生的这句话体会最深。老人家一生都在践行这句话,坚持“寻找属于自己的句子”。
   2013年,在西安某书店瞎逛,又无意中看到了2010年作家出版社出版的黄色封皮的《白鹿原》。封皮中央由上自下印有“一轴中国农村斑斓多彩,触目惊心的长幅画卷”字样,右上角和左下角分别印有“世纪文学典藏版世界文坛的巅峰作品”和“获第四届茅盾文学奖”字样。而作者简介也很引人关注:陈忠实,1942年生于西安市灞桥区,1965年初发表散文处女作,197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已出版《陈忠实小说自选集》三卷,《陈忠实文集》七卷及散文集《告别白鸽》等40余种作品。《信任》获1979年全国短篇小说奖,《渭北高原,关于一个人的记忆》获1990-1991全国报告文学奖,长篇小说《白鹿原》获第四届茅盾文学奖(1998),在日本,韩国、越南翻译出版。曾十余次获得《当代》、《人民文学》、《长城》、《求是》、《长江文艺》等各大刊物奖。现任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
   就小说内容而言,书中前言概括的尤为精辟:这是一部渭河平原五十年变迁的雄奇史诗,一轴中国农村斑斓多彩,触目惊心的长幅画卷。主人公六娶六丧,神秘的序曲预示着不祥。一个家族两代子孙,为争夺白鹿原的统治代代争斗不已,上演了一幕幕惊心动魄的场面:巧取风水地,恶使美人计,孝子为匪,亲翁杀媳,兄弟相煎,情人反目……大革命、日寇入侵、三年内战,白鹿原翻云覆雨,王旗变幻,家仇国恨交错纠缠,冤冤相报代代不已……古老的土地在新生的阵痛中战栗。厚重深邃的思想内容,复杂多变的人物性格,跌宕曲折的故事情节,绚丽多彩的风土人情,形成作品鲜明的艺术特色和令人震撼的真实感。在从清末到建国之初的半个世纪里,一阵阵飓风掠过了白鹿原上空,而每一次的变动都震荡着它的内在结构:打乱了再恢复,恢复了再打乱。在这里,人物的命运是纵线,百回千转,社会历史的演进是横面,愈拓愈宽,传统文化的兴衰则是全书的精神主体,以至人,社会历史、文化精神三者之间相互激荡,相互作用,共同推进了作品的时空,在我们眼前铺开了一轴恢宏的、动态的、极富纵深感的关于我们民族灵魂的现实主义的画卷。
   陈忠实还引用巴尔扎克的话:“小说被认为是一个民族的秘史。”作为题记。
   这些颇具引力的话语一下子深深地打动了我。全书34章,496000字,刚读第一章,就被深深吸引,我利用工作之余,整整花费了一周时间,一字一句悉心研读了一遍,还边读边做笔记。读完后,感慨万千。
   其一,令我震撼的是,作者将关中方言运用的出神入化,之前我始终以为方言不能入文,总感觉那是没文化的表现。看了《白鹿原》,我如同醍醐灌顶,作为土生土长的关中人,我和先生一样,自小就受关中方言熏陶滋养,然而却从未留意它,关注它,更别提运用它。譬如,“咥”、“碌碡”、“圪蹴”、“尻子”、“瞎瞎病”、“擩草”、“朘子”等等诸多我自小就挂在嘴边却未必能写得出的词汇。我原以为这些具有鲜明地域特色的关中方言词汇未必存在,没想到它们不仅存在,还被先生活色生香地用在了长篇小说的创作中。读来不仅感同身受,还倍感亲切、自然、耐读和生动,令我拍案叫绝!为此,我还特意将类似大量的方言词汇收集起来,抄写在一个专用笔记本上,便于熟悉和记诵。自此之后,当妻子鼓动我定要趁早教会不满三岁的女儿要像她侄子那样学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时,我极力反对。我说,首先要教会孩子学说方言,你看,陈忠实运用方言写的《白鹿原》都获得了茅盾文学奖呢,陕西卫视的《百家碎戏》栏目还不是全用陕西方言拍成的吗?再说,有些大学教授还特意将方言作为课题进行专门研究呢。至于普通话,等她上大学了,学说也不迟。妻子无言以对,只好由我。
   其二,书中前言提到的那些重大事件的叙述,主要运用倒叙手法,有意设置悬念,致使故事情节跌宕曲折,引人入胜。这一写法对我影响极大,可以说是我学习写作小说的重要开端。我在各大文学网站发表的好几部短篇小说大都采用此法,效果委实非同一般。
   其三,人物形象刻画栩栩如生,重要人物角色,读后都给人以震撼人心的印象,叫人回味无穷。归根究底是因为《白鹿原》写出了一段民族的“秘史”。“在这段历史中,有‘义主’的化身白嘉轩,为了心中的理想,虽九死不悔;有‘忠仆’的化身鹿三,恩怨分明,绝不僭越自己的身份;有奸贼的化身鹿子霖,即使不利己,也要损人;有大儒的化身朱先生,竟一人斥退20万清军;加上浪子黑娃,‘闯荡半生,混账半生,糊涂半生’,却最终幡然悔悟;还有荡妇田小娥,介于人妖之间……纷纭的人物,契合了我们对自己历史的全部想象,但更关键的是:在小说中,不论好人怎样历经磨难,变成了坏人,乃至坏人怎样遭遇震撼,转而成为好人,他们最终都是失败者——善也罢,恶也罢,一切终将烟消云散。在时光的眼中,每个人的坚持与放弃,其实毫无意义。”正如国家一级作家霍达所说:“几乎每个人的生死祸福,升降沉浮,都是难以预料的,出人意表的,却又是不可逆转的,合情合理的。”
   其四,作者将白鹿两家的家族矛盾与解放西安等诸多革命重大事件相融合,深刻而又真实地再现了从清末到建国之初的半个世纪里的民族历史风貌。一下子将小说的思想内涵和艺术价值提升到了一个难以企及的高度。因而好评如潮。
   2016年1月16日上午,陕西省作协副主席、西安市作协主席、著名作家吴克敬应邀“做客周至文学讲坛”,他在作《阅读的选择》的专题报告时,就对《白鹿原》钟爱有加,褒奖不已。他说,他经历了一次文学活动,十几个来自不同身份不同领域的作家朋友,在贵州一个叫贞丰的县里采风,晚上在一起吃西瓜聊天,不知是谁扯起的话头,论说起了百年中国的文学,要大家说出各自心里有分量的一部长篇小说,结果是,所有的人,都说了《白鹿原》的名字;下来又报第二部长篇小说,分歧就来了,不过还比较集中,是四川籍作家阿来的《尘埃落定》;下来再报第三部长篇小说,各人报的名字各不相同,完全评不到一块儿。随后,他还将这段聊天式的评论写进了《在高山顶上——致祭陈忠实先生》一文。
   殊不知《白鹿原》自面世20余年以来,仅版本就有14种,总发行量超过了500万册。被评为“改革开放30年影响中国人的30本书”,在权威的“改革开放三十年10部长篇小说”评选中名列第一,还被国家教育部列入“大学生必读”系列,同时已被改编或移植为电影、电视剧、话剧、舞剧、秦腔、绘本、雕塑等多种艺术形式。《白鹿原》为何如此备受读者欢迎和青睐?归根结底是因为其“厚积薄发,深沉博大,具有史志意蕴和史诗品格,作品豪放雄浑,深沉慷慨,波澜壮阔,丰厚隽永。在对历史的沉思中,在对中国传统伦理文化和世界文明的冲撞融汇中,找寻中华文明、中国精神的根由和动力,讴歌中华民族历经磨难而不屈,勇往直前的精神品格。”因此,“这部长篇和当代其它优秀长篇小说一起,把当代我国长篇小说的创作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构成了当代中国文学的艺术标杆和精神标识。”事实证明,“20多年中,《白鹿原》经受住了历史的检验、艺术的考量和读者的筛选,成为中国当代文学当之无愧的经典之作,具有无可争辩的经典意义。”

共 12785 字 3 页 首页北京治疗癫痫病e/showread?id=661249&pn2=1&pn=1武汉哪家医院看羊角风好">123
西安中际医院收费 各项检查都公开ction="http://www.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