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墨舞】难得银屏奇牡丹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短篇小说
摘要:银屏牡丹还是一支生长于峭崖陡壁之上的野生牡丹,而且据传有一千三百多年的花龄,实属稀世珍花。全国罕见, 被誉为“天下第一奇花”。    时间过得真快,已经有十来年没有到银屏山看牡丹了。虽然离谷雨还有半个多月,但这几天没事,便给巢湖好友老刘打了个电话,约好四月十二星期日一早上山。   银屏山在巢湖市西南十五公里,山区面积二十平方公里,西北经散兵镇与巢湖相邻,北面和东面跟巢湖市区相连,南隔无为圩区和长江相望。著名的银屏牡丹花和仙人洞,位于银屏山主峰西侧,一个四面环山的山谷里。山谷的北西南都是高山,峰顶距谷底都有数百米,而山谷东面的山头却是一方悬崖绝壁,高不过百米。崖下有数公里长的岩洞,称仙人洞。洞口上方悬崖绝壁正中距谷底三五十米处,生长着一株缥缈超脱的白牡丹,一般每年谷雨前后三天开花,枯水年份花开七八朵以下,丰水年份花开七八朵以上,旱涝预兆很是灵验,四面八方的观花者人涌如潮,与河南洛阳牡丹、山东菏泽牡丹一样,是我国极其著名的观赏牡丹。银屏牡丹还是一支生长于峭崖陡壁之上的野生牡丹,而且据传有一千三百多年的花龄,实属稀世珍花。全国罕见,被誉为“天下第一奇花”。   跟老伴六点半从合肥出发,新修的合裕路双向四车道,路况很好,由于没有正式通车,所以车子很少,我们一个多小时就到了巢湖市区。在健康西路国际豪庭小区接上老刘,绕过卧牛山公园,一会儿就出了巢城,上了去往银屏山的道路。这条路正在扩建,据说要建成双向四车道,直通庐江,原来的巢庐公路已经改建为环巢湖大道了。公路两边摆满了待售的巨型太湖石,当然也有其他大小不等的景观石料,这也是银屏山的特产之一,给当地的民众带来了不少的实惠。虽然在修路,但通行还顺畅,十五公里的路程,我们二十来分钟也就到了。刚上到山上的平台,就有两个妇女拦住车子收停车费,还有两个保安在前面,做着向左右停车场开进的手势。看到有不少熟人的车子,或者司机蛮横一点的,保安就让他们继续前行,一直把车子开到一公里外的景点门前停车场。我们也要求到前面去,但却被保安坚决阻止,为了息事宁人,保持好心情,我们下车步行。   到了景点前,看到广场上人车稀少,冷冷清清,路左边建了一排房子,是私人的饭店商店之类的,还有几间是售票处。我记得以前来的时候,这里只有几间林场的房子,售票是跟景点大门在一起的。新的景点大门楼盖得还算气派,门前一个大大的充气圆弧彩虹门,上书“千年牡丹情、盛世中国梦”十个大字,看上去很是喜庆。门楼是两层飞檐翘角的仿古建筑,一层七开间,二层三开间,高度有十来米,门楣正中挂有银屏仙人洞牌匾,牌匾下面是长条液晶显示屏,上面滚动播放着宣传标语。   我昨天晚上在网上订了四张门票,四十元一张,比现场买便宜百分之二十。原来估计老刘是夫妻二人,因临时有事,只来了一人。所以到售票窗口出示预订短信后,很快就取出了三张票来。拿着票正准备进门,老伴指着液晶屏对我们说,牡丹花已经开了十朵啦!我们也抬头向上看时,只听身后啪的一声大响,周围的人都惊呼起来,回头一望,发现老伴只顾抬头看屏幕忘了脚下,被门楼的石台阶跘了一下,迎面摔了下去。我连忙上前扶起,万幸只是嘴唇磕破了点皮。景点工作人员让我们在凳子上坐下来休息,还给了我们一瓶矿泉水冲洗伤口,让我们感觉很是温暖。老伴见我们情绪有些低落,连忙安慰说没事没事,拉着我们进了大门,沿着台阶向山谷下走去。   银屏牡丹景区的格局,其实很简单。从南边进了大门就下台阶,一直下到山谷最底部。底部是一个几百平方米的平坦场地,北面是大山,没有路;左边也就是西边,有一条盘山小道,拾阶而上,一直可绕到南边的大门,沿途有些人造景点,上主峰龙兴寺的索道站建在南大门的东侧山腰上。索道站北边山头上,是三层楼的牡丹亭。谷底右边也就是东边,是整个景区的重点,牡丹花和仙人洞。仙人洞以前进去过,现在看着洞外的潮湿脏乱样子,也就不想再进去了。仙人洞前二三十米,有一座二层观花楼,二楼的高度与牡丹花成四十五度斜角,游人坐在楼上的茶桌前,一边品茗,一边赏花,就显得特别有腔调。不过我们看着里面生意人不伦不类的摆设,完全没有了喝茶的兴致,站在廊沿上瞅瞅前方石壁上的花,照几张相片,也就了事。仙人洞前的九桠柳和孪生楠,也就是草草地扫了一眼。   从山谷西边的山道向上,不远处立有一块石碑,近前一看,是仙人洞革命遗址纪念碑,巢湖市委市政府1989年4月所立。碑上主要记载了三件事,一是抗日战争初期,新四军四支队一部和江北游击纵队,在银屏山区开展游击战;皖南事变后,新四军七师在此成立并坚持抗战,师长傅秋涛、政委曾希圣以及华中局组织部长曾山等,曾在仙人洞指挥作战,粉碎日寇分进合击扫荡。二是解放战争时期,杨杰领导巢无工委进入银屏山区,成立巢无游击大队,开展山区斗争,配合解放军解放了巢无地区。三是1947年8月,巢无游击大队作战组长董全福,为掩护二十多名游击战士突围,在仙人洞壮烈牺牲。是啊,为了今天的幸福生活,银屏山区人民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付出了巨大牺牲,我们后来人要永远铭记他们的丰功伟绩。   以前几次来看花,都是来去匆匆,在山谷转一圈就走,没有上过银屏山顶上的龙兴寺,这次就想上去看看。因为不想坐索道,就一路问人从哪里能走上去,结果一直走到索道站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后来碰到一个景区工作人员,才知道仙人洞景区和龙兴寺不是一家,中间有围墙隔离,以前可以从景区坐索道直接上山,现在索道已经废弃,必须出景区,从大门外东南边的山路步行,才能到达山顶。一路走过来,看到山路破损严重,环境卫生也很差,再看这个废弃的索道站,一切都锈迹斑斑,感觉整个景区一副败家气象。若不是还有个悬崖牡丹在绝壁支撑,恐怕这个景区将不复存在。在盘山路上行走时我就瞎想,龙兴寺跟仙人洞牡丹花实为一体,要是把银屏山主峰扩进景区内,游人看罢牡丹就可以直接登峰,进龙兴寺,岂不是既丰富了景区内容,又为游客提供了便利,何乐而不为呢?   看来龙兴寺曾经相当红火过,因为有一条相当漂亮的水泥道路,汽车可以直接开到山顶。旁边有一条供游人攀登的石阶小道,路程要短很多。但考虑年龄和身体状况,我们选择从平缓的水泥路上去。老刘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十五六岁的时候,就从巢湖特招到白湖,成为一名监狱管教干事,当年给犯人训话的时候,坐在板凳上双脚还够不着地,但照样能让百十号犯人服他。八十年代中调回巢湖,在公安处当刑警副大队长的时候,一次在庐江冶父山,夜晚组织围捕重大犯罪嫌疑人,摸黑奔跑中摔下山崖,脊椎严重受伤,后来做了个大手术,至今脊椎里还有两个大钢钉。当时不知道是脊椎受伤,一直当作胸肋问题治疗,受了很多的罪。直到本世纪初政法系统大练兵时,旧伤现场暴发,即将面临瘫痪危险。五十多岁的老刘不肯就范,自己在网上联络了华山医院一个年轻的博士后,自费赴上海治疗。虽然后背开口很大,但手术非常成功,愈合也非常神奇,不到两个星期就痊愈回到巢湖,当地的权威医生知道后觉得简直难以置信。而且,在省委政法委主要领导的直接过问下,老刘的因公负伤报告终于被批准,经济负担得到了有效解决。现在老刘退了下来,在家含饴弄孙,也不时到巢湖里游游泳,跟老伴一起走走路,生活悠哉游哉。银屏峰海拔五百多米,是银屏山的最高峰,我们在盘山公路上走了一个多小时,登上山顶时,老刘仍然四平八稳,没有显出多少疲惫的样子,说明他现在健康状况相当不错。   我是恢复高考那一年跟他认识的,一起复习一起考试,从此结下学缘。他父亲刘老先生是复旦高材生,曾经是宁夏报社的领导,调回巢湖后虽然在组织部门工作,但笔耕不辍,作品和藏书都很多。我就是从老刘那里,阅读了他父亲的大量藏书,并经常跟老刘一起吟诵古诗,切磋古文,奠定了自己的古典文学基础。至今我还能记得老刘当年诵读西江月“以手推松曰去”时的摇头晃脑,和吟唱他自己谱曲的菩萨蛮“中间多少行人泪”时的悲悯情怀。我的学龄时代是在文化荒漠中度过的,遇到老刘,是我年轻时代的幸事,他给我打开了一扇崭新的文化窗户,让我坚定了成长的方向。我们因此成为一辈子的好朋友,可以好久不见却随时可以呼唤的彼此的良师益友。   山顶的平台叫观音台,至于为什么叫观音台则不得而知。其实银屏山区的各山名称,至今未见权威的统一说法,主峰到底是叫银屏山还是大秀山,牡丹花仙人洞和牡丹亭是不是一座山,名字是不是叫月亮山还是其他,一概不清楚。唉,姑且稀里糊涂吧。龙兴寺全国有很多,最著名的可能要数凤阳,因为沾了朱洪武的光。不过银屏龙兴寺也是名声在外,据传始建于清代,鼎盛时有寺院九十九间,香火旺盛,号称江北九华。不过我们现在看到的是新建的建筑,前后两座独立的大殿,前殿面对南方群山,里面供奉的是弥勒大佛;后排建于高台之上,跟前殿相隔数米,有独立台阶从两侧而上,里面供奉的是地藏、观音菩萨等诸佛。殿内东南角有巨型龙兴寺大钟,两殿之间有一大香炉,铭文为“巢湖名山龙兴古寺住持释智泉”。墙角的标牌表明,龙兴寺重建于2013年11月,建筑名称是龙兴寺天王殿。殿堂里没有僧人也没有香客,只有我们几个在四处张望。从外观看,工程建设还没有完成,到处是建筑垃圾,也没有看见僧人活动,西边的两层僧房中有许多民工在就餐。看来龙兴寺要重振往日辉煌,还要假以时日。   下山的路上我们在想,银屏山最值得一看的,就是牡丹花。银屏牡丹最神奇的地方,就是她扎根于悬崖峭壁之上,让人可望而不可及,这是银屏风景区的核心竞争力。而仙人洞、牡丹亭与龙兴寺,则并不鲜见,没有排他性。如果不扬长避短好好整合,并逐步加以完善,目前的衰败景象恐怕短期内难以改观。再就是宣传上还要下功夫,要挖掘一些真材实料,来增加景点的份量。其实千年牡丹的说法也是值得商榷的。欧阳修《仙人洞观花》诗是千年牡丹的主要依据,但我在欧阳修诗词全集里面,根本就找不到这首所谓的名诗。再者,从植物学角度看,牡丹是丛生的小灌木,具有一定的生长发育规律,一般长到四十年以后就开始进入老年期,在正常环境条件下,其寿命达百年也许有可能。但确定牡丹的年龄,一般是通过牡丹枝干上发芽留下的痕迹来进行鉴定。而要正确鉴定高龄牡丹,目前最科学的检测手段就是碳十四同位素鉴定法,只是至今未见有用此检测手段对各地千年牡丹进行检测的报道。因此,所谓的“千年牡丹”,大都是主观估算,没有严格的科学检测依据。所以,千年牡丹之说,包括银屏牡丹,更可能是一种神话传说。   回到巢城已经下午一点多,老刘老伴早已在小区边上的酱香馆为我们订好了座位。又累又饿的我们美美地吃了一通后,告别老刘夫妇,心满意足地驾车返肥。   哈尔滨儿童羊角风权威医院武汉主治癫痫病的医院有几家左乙拉西坦治疗癫痫效果如何武汉中际医院靠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