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憧憬】村里的老槐树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短篇小说
摘要:结果右面那棵树被也被烈火烧死了。只有左面这棵老槐树,伤痕累累地存活了下来,见证了日本鬼子的失败,滚出了中国。” 万家坊村有棵大槐树,要几个牵手才能合围起来。树的肚子里已经朽烂成空,形成了很大的树洞,可老槐树却枝繁叶茂,生机漾然。夏天人们都聚集在老槐树底下乘凉聊天,有的人在树下摆了棋谱,对弈搏杀;有的端着茶壶慢慢品味生活。   春天时,在漆黑的、像铁灰色枯死一样的枝干上,发出了一个个幼小稚嫩的树芽。开始是包裹着的,几天后嫩芽舒展开来,远远望去就绿茵茵的一片了。再过一段时间后,在那簇簇绿叶间,长出了一串串的花蕾,花蕾小如小米,然后像绿豆。最后那绿豆般的花蕾开了,开出了黄色的花朵,近看那花并不大,不美,可是远了看就是如漫天繁星,煞是好看。人们走到老槐树下都驻足观看,耸着鼻子贪恋地闻着阵阵花香,看着沧桑的老槐树,陶醉在它的历史尘烟中。   槐花的花期的短暂的,几天后,早开的槐花开始掉落下来,轻风一摇,那黄色的花朵如仙女散花般纷纷撒撒,落到在树下经过的人们的头上,肩上,人们也不去管它,任由顶着花朵走过。我们小孩子在树下嬉戏,打闹,捧起地上厚厚的槐花互相追逐着,把那黄黄的落花撒进小伙伴们的衣领脖颈里。落花后,长处了颗颗槐豆,开始槐豆瘦瘦小小,并不好看。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那槐豆颗颗饱满,晶莹剔透,如珍珠,如玛瑙。我们撸一串下来,坐到树下剥了皮后,吃里面的核肉。不会弄得,会把外面的核肉吃,会很苦很苦的,只有最里面的那些才好吃。我们都是经过很多尝试后才有的经验,当然也吃过很多苦头,才学会的。   树上有个很大的老鸪窝,我们这里把乌鸦叫做老鸪。它们在树上呱呱的叫,我们都不大喜欢它们的叫声。有时会从树上掉下一只雏鸟,不大怕人,瞪着两只亮亮的小黑眼珠,可怜地看着我们。我拿回家,放到筛子里扣着,给它麦粒,高粱粒喂它。但它就是不吃,饿了两天,眼看快不行了,我就把它放到了老槐树下,那大老鸪就扑棱着翅膀飞下来,哀怜地叫着,但却无法把小鸟带上窝里去。我就央求最能爬树的海亮,让他爬上去,把小鸟放进窝里。可是海亮却说这老槐树爬不得,他奶奶警告过他很多次,说这老槐树是棵神树,不能冒犯。但他也看小鸟可怜,最后还是爬上去了。下来后他普通一下就跪在了老槐树前面,他也让我们跪下,他趴在地上祷告说:“老槐树啊!我是为了救小鸟才爬上去的,你可别怪我啊!”   夏天的晚上,人们爱聚在树下乘凉聊天。吃过晚饭,我被奶奶领着来到老槐树下,这里早就有很多人了。人们有的坐着马扎,有的坐着短凳,没有带座位的就地坐在树下的石头上。人们都聊一些家长里短,有时会讲故事。我就是在那时听老人们讲牛郎织女、大闹天宫、济公活佛等等故事的。有时老人也讲老槐树的传说,我最爱听老槐树的故事了。望着透过茂密丛叶,在稀疏的空隙间,望着满天的繁星和亮亮的银河,我的思绪在天际中遨游。   没有人知道老槐树的具体年龄。我小时候记得村里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讲过故事。这个老人的爷爷是清朝时期的一个秀才。老人说:“北宋年间,杨家将抵御辽国军队入侵时候,在杨六郎一次兵败被辽军包围追杀。杨六朗拼杀了一天一夜,已经筋疲力尽,眼看就要被辽军活捉了。在这危急关头,突然敌军一片混乱,在敌军后面杀出一匹黑色战马,马上端坐一人,黑衣素裹,手使一杆大刀。他像一阵黑色的旋风,如入无人之境,手中大刀像削瓜切菜般砍杀敌军,敌军官兵哭爹喊娘,抱头鼠窜。黑旋风像秋风扫落叶般杀退了敌兵,救出了杨六郎。   这个人并不是什么大将,名不见经传,可是却在关键时刻起到了关键作用。受到杨六郎的嘉奖,被提升为将军。后来在一次战斗中,中了埋伏,被辽军万箭射死了。这个人就是万家坊李铁匠的儿子,李猛。后来根据他的传说,说书的添油加醋,把他写成了杨七郎。李猛死后,被北宋朝廷厚葬,并赐给李铁匠很多赏银。李铁匠在万家坊修盖了一座大院,在大门左右各栽植了一棵槐树,以取怀念李猛之意。   两棵槐树历经千年不死。原来传说的豪宅院落早以不见,消失在慢慢历史长河中。日本鬼子来万家坊抓捕抗日武装分子时,曾经在树下堆起柴火,烧死了四个万家坊的抗日英雄,结果右面那棵树也被烈火烧死了。只有左面这棵老槐树,伤痕累累地存活了下来,见证了日本鬼子的失败,滚出了中国。”   当然,当时老人讲述的比我写的详细多了,人物的心理、表情都被渲染的非常传神。当时我们小孩子都听得入了迷,对故事中的人物和事迹深信不疑。可随着年龄的增大,我却越来越怀疑老人传说的真实性。后来我学会上网后,就在百度上搜索了很久,没有搜到关于李猛的历史记载,但在商河县志中却真的搜到了万家坊关于老槐树和抗日英雄的记载。我在小说《烈士》中已经写了万家坊的英雄们,这里就不再详细描述了,现在就讲讲老槐树的故事吧。   我在百度上搜到关于老槐树的传说如下: 元朝末年,政治黑暗,政府横征暴敛,百姓苦不堪言。持续17年的元末农民战争主战场在黄河下游、山东、河南、河北人员住户稀少,甚至几十里不见炊烟,大片土地荒芜。商河文史记载:明朝初期,商河,乐陵之地,户数只有九百余户,人口三千左右。为了发展国民生息,明朝开元皇帝朱元璋决定在人员比较集中的山西,向这些地方移民。山西洪洞县有一棵大槐树,据说大批的老百姓都被赶到这里进行登记注册,然后开拔。所以以后的人们都认为自己的祖先就是山西老槐树那里。在山东很多地方家家门口都种植槐树,以做纪念,不忘祖地。   我们万家坊的祖先就是从山西老槐树下移迁而来。所以当时几乎家家门前都要种植槐树以做纪念。所以我想这棵老槐树应该是明朝初年栽植的,那也应该有六百多年历史了。它的种子也被人们种植,长出了很多槐树,它的子孙遍布到几十里外的乐陵,济阳等县。   新中国解放后,这棵老槐树原本是老地主的私有财产,被新政府充公没收,成为了集体所有。老槐树下成了生产队开会宣布最高指示的地方,那些卖东西的人也都凑到老槐树下吆喝。来了打把戏卖艺的,也都在这里摆摊,因为这里是万家坊村的娱乐活动中心。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这里又成了开会和表演革命文艺节目。后来又兴起了批斗地主的浪潮,几个下乡知青最活跃,其中有知青组长建军、树林子、肥子等一伙闲人。   开始开群众大会批斗老地主,在村里的老槐树下搭了个戏台子,平时村里来唱戏演电影就在那里,后来成了批斗会场。台上放着一张八仙桌,后面坐着大队书记、生产队长等,威武的民兵背着长枪列在两旁。台下人山人海,人们热情高涨,在等待着批斗大会的开始。   首先讲话的是大队书记,他嗓音洪亮的先带领大家一起喊口号 : “我们时刻不忘阶级斗争!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伟大的,正确的!胜利是属于我们的!”   然后生产队长宣布 : “把人民的敌人,资产阶级的走狗,剥削广大贫下中农的地主,押上台来!”   老地主被两个荷枪实弹的民兵押上台来,面对群众跪在了台上。他前面脖子上挂一个牌子,上面写着他的“累累罪行”,头上戴着一顶高高的纸帽子。这时队长宣布诉苦人员上台。几个苦大仇深的人走上了台子,其中有田寡妇。他们历数老地主的种种“滔天”罪行,有的还哭的鼻子一把泪一把。气愤的人们都很激动,大喊口号 : “打倒资产阶级!”“打倒蒋介石!”“打倒老地主!”   后来由于都要去地里搞生产,开群众批斗大会太麻烦,就改成了游街。最近建军当了村里的治安队长。建军双手握着步枪,押着老地主在村里转悠。老地主戴着高帽,弯着腰在前面走。树林子和肥子一伙知青,围着老地主吐吐沫,吐到他的身上,他的脸上,他的鼻子眼睛上。他们吐的都很准,也没法不准,都把嘴巴凑到老地主的脸上,想吐那就吐那。他们边走边吐吐沫边喊口号 : “打倒老地主!”   在那年的冬天,刮着东北风,天气特别冷,但建军、树林子和肥子他们斗地主的热情却一点没有减。但老地主可能病了,走路摇摇晃晃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嘴里不停地念叨着 : “我不活了!让我死了吧!”   建军听了说 : “老地主!你就是死了也洗不了你的清白,死了也是个老地主!”   树林子他们听了都嘿嘿笑了起来。觉得老地主很好玩。又走到老槐树底下的时候。   “让我上吊死了算了!”老地主又嘟囔着。   晚上回去建军向知青队长做了汇报。知青队长显然被吓了一跳 : “老地主要在老槐树上吊?”   这可不行,那棵老槐树可是村里开群众大会的地方,夏天时人们都在那里乘凉的,要是老地主这块臭肉死在那里,可就是破坏了村里的公共场所!知青队长决定,以后不再批斗老地主了,都要认真监督他,不能让他吊死在老槐树上。这样的艰巨任务就落在了建军几个知青的肩上。当然树林子和肥子也带着伙伴们一起去监督。白天好办,老地主和广大群众一起劳动,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老地主没有机会。但晚上就不好办了。老地主家前面就是那棵老槐树,他要是晚上偷偷溜出来上吊死了,那可就坏了。所以建军叫几个知青晚上轮流去老槐树下站岗,当然树林子和肥子也去。他们的眼睛盯着老地主的院门,心里盼望着老地主能出来上吊,被他们逮个正着,好第二天再开批斗大会,揭发老地主的狼子野心。   进入了腊月,下了一场雪。天更冷了,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了,那老地主就是没有动静,树林子和肥子都很失望,这么冷的天你不快出来,还想冻死我们啊?真是黑了心的老地主啊!   这几天老地主的儿媳妇生孩子难产,接生婆都跟老地主划清了阶级界限,没有一个去帮忙的,她们是非常在乎自己的阶级地位的。老地主的儿媳死了,还没有生下来的孩子也死了。接着老地主的儿子跳井死了。老地主老老地主婆嚎哭了一天。   第二天早上,人们在老地主的院子里发现了两具吊在枣树上的尸体。是老地主和老地主婆。他们没有在老槐树上上吊,却在家里的老枣树上上吊了,虽然出乎人们的预料,知青们却说,这个该死的老地主,没有在老槐树上上吊,还算有点良心。   后来人们都觉得良心上始终很沉重。都不愿提起那段灰暗记忆。八十年代,县里来了一些人,围着老槐树拍照议论。过了些日子,来了些人在老槐树周围下面垒砌了青石围栏,在树上挂了一块牌子:县级重点保护文化遗产。村民们不知道什么是文化遗产,反正都觉得这树不一般,是万家坊的宝贝。   虽然夜晚人们不再在老槐树下乘凉拉呱聊天了,但我走过它的旁边,还是会久久注视它。我也会在梦中回到以前在它下面看槐花闻花香的情景。树上的老鸪窝还在,由于围起了围栏,小鸟虽然有时还掉下来,但人们已不再担心小鸟受到伤害。老槐树就像一个经历沧桑的老人,看着它的子孙繁衍生息。   南京治疗癫痫病的好医院有哪些?武汉看癫痫病好的医院湖北哪里的医院治癫痫最好荆州哪所医院治疗羊角风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