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国学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传统国学
摘要:往事浓淡,色如清,已轻。经年悲喜,净如镜,已静。身边的人越来越少,留下的人越来越重要。愿许多年之后,那些我们曾经珍惜的都在,故人依旧。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我一直都相信遇见是一种缘分。有时,看似毫无瓜葛的人,却注定了在某个特定的时刻因缘而聚;而当携手同行一段路程后,又在某个时刻因缘而离。聚散离合,就如同月圆月缺,根本由不得你我,可是只要注定有缘相逢,也会给人生带来一丝惊喜,也给回忆带来一抹温馨。   那日难得迎来一个先生的假日,早饭后,我俩闲步于风光旖旎的亳清河边。那是个暖意融融的晚秋,风很温柔,阳光轻轻拍打在波光粼粼的河面上,惊起一片片金色的光晕。河畔依然有一些盛放的月季,经霜的五角枫红叶似火,银杏树叶灿若云霞,如蝶儿般在风中翩翩,悠然滑落。   季节正在以它舒缓的速度行进着,从秋至冬,并由浅入深。天气转凉,出行的人群明显少了很多。这个时间段,我们正好避过了晨练的人潮,心情徜徉在一片恰好的幽静中。前方不远处,迎面走来了一位身着黑色衣衫的老人,在我们共同行进的速度中越来越近。   端详了一会儿,先生小声问我:“你认得前面的那个人吗?”   “不认识。”朝前方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我确定那应是一位陌生人。   “那就提示一下喽,那是咱们中学时代的一位老师,教数学的。”先生笑语。   “我们共同的老师?噢,他是……王老师么?怎么看都不像噢。”我惊讶地喃喃低语。   王老师,他留给我的印象依然停留在二十多年前:国字脸,白净的皮肤,高高的个子,上课时总是腋下夹着一本书,缓缓走上讲台,神情慈祥而又略带威严。超能力的他,总是能清晰地梳理出那些繁琐的令人费解的数学公式,还有那些无比棘手的证明题,然后以简洁明了的方式耐心地讲给我们听。上课时他几乎不用翻动书本,就能一通直下地把一节课要点,一边讲解一边井井有条地罗列到黑板上。他的声音很有磁性,并且我清楚地记得他有一手非常漂亮的粉笔字,每次的板书都清晰工整,呈现出令人心悦诚服的美感。   往事如落花般,轻盈散落在时光里。而今,我怎么也无法把曾经的记忆与眼前这位领着一个小男孩,正缓步走近我们的老者联系起来。他瘦削的脸庞,显得有些苍老,皮肤苍白,背也有点佝偻,霜染的华发从头顶的那顶深蓝色的平舌帽的边沿探出来几缕,不过看起来他精神还好。   “王老师,您好!”先生走过去,亲切地与他寒暄。   “你是?”他抬起头,惊异地把目光从身旁的孩子身上移过来。   “我是您的学生呀,您不记得我吗?”先生随后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噢!”他似乎在努力地从久远的记忆中搜寻曾经的迹象。他带过的学生那么多,不知是否想起眼前的这一个。   “噢,当年你是和谁一茬来着?”他终于还是没能想起来眼前的是谁。   “我是和……”先生说了他们班的好几个貌似非常有特点的同学的姓名,十分耐心地帮助王老师回忆着。   “噢,想起来了……老了,老了……”他笑着一拍脑袋。他俩兴高采烈地谈了好一阵儿,后来他又转头问起我,先生说我比他低两届,然后又说了我的名字与班次。但我看到他还是像之前一样的有些懵然。   我与先生在同一学校毕业,相差两届,王老师带过他们三年数学与班主任,而只带过我们一年的数学。先生对他印象比我深刻的原因也许是在此。   尽管记忆有些模糊不清,但是,他还是满眼的惊喜与激动。他微笑着问起我们的生活现状,从他的一抹笑意里,我终于捕捉到了当年印象中他留给我的丝丝影子,那娓娓动听的声音也似乎正从时光深处缓缓而来,熟悉而又亲切。   多年后相逢,老师,真的是您呵!只是时过境迁,沧海桑田,一切都改变了模样,我差点没能认出您来。岁月如梦,一晃匆匆数年,我们不惑,而您,也步入了古稀。   他说他今年已经七十多岁了,随儿女居住在县城,偶尔带带孙儿。安度晚年的他,悠闲地行走在时光里,一脸安详,静享天伦之乐。眼前的这位老者与当初那个站在讲台上神采奕奕的王老师判若两人。但是记忆还是穿越重重时光,在一个云淡风轻,叠翠流金的日子里,让我们重逢了。   步履匆匆的我们,随季节行走在光阴深处。原来,却在不知不觉中,一切都改变了模样。   相信,无论时光如何绵延,世事如何变迁,总有一些迹象留在了岁月中,无法被抹去。那些烙印在记忆中彼此共有过的喜悦与悲欢,一些熟悉的场景,温暖的神情,都会协助我们打捞起旧城里的往事,继而一件件串连起来。即使无法回到原点,我们也能循着心音找回匆匆那年的美好。   梁实秋言,爱一些旧的东西——老朋友,旧时代,旧习惯,古书,陈酿……旧的东西,穿越了风雨沧桑,盛满了难以忘怀的故事,一触泪光滢滢,感怀万千。岁月越往后走,越喜爱孤独,喜爱安静,渐渐地,亦爱上了怀旧。   无论曾经以何种方式在时光中走散,若是有缘,愿十年、二十年之后,我们还能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刻遇见。即使尘如面,鬓如霜,也能被留存的一些记忆唤醒,惊喜万状地唤出彼此的名字。心汐漾起微澜,依着时光的常青藤徐徐找寻,依然是至深至美的悠长,于无声处,喜极而泣。然后,两双温暖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往事浓淡,色如清,已轻。经年悲喜,净如镜,已静。身边的人越来越少,留下的人越来越重要。愿许多年之后,那些我们曾经珍惜的都在,故人依旧。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哈尔滨癫痫医院哪家治得好武汉的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有哪些石家庄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怎么选?松原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