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国学 > 文章内容页

【墨舞】七妹,请原谅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传统国学
摘要:七妹是我心里的痛 七妹,请原谅姐的无知与无奈。   想亲口对我的七妹说声请原谅,可是,七妹却不给我这个机会。几十年了,这句话压在我的心里,像一座大山,压得我喘不过气来。那是四十多年前,在我的家乡,那个贫瘠而又美丽的小村庄,当时的我只有十来岁,用现在的话说,还是个不谙事事的年龄,可是我却过早的品尝到了生活的艰辛与无奈。   六十年代,我出生的那个小村,种地可没有现在的全机械化,犁田耙地,收割庄稼全靠人力,特别是分田到户以后,如果有一头耕牛,那可算是富裕之家了。当时有耕牛的家庭是少之又少的,我的家就属于少之又少中的一户。   记得,在当时,如果家里没有男孩子,除了种地比较困难外,还要被村里人笑话的,所以,当时不管家里有多穷,都要生个男孩,既是为了有强劳力种地,更是怕被人笑话。   我们家就是为了有个男孩子,我母亲连年生了七个女儿,老大、老二、老三被留了下来,老四、老五、老六还没来得及看看这个世界,就被无情的抛弃了,我很辛运,第一个到来,被家里视为宝贝,在我后面到来的妹妹们,就没有了我的待遇。   七妹出生的时候,是个夏末秋初时节,计划生育才刚刚提上国事的日程,也许是国家要计划了,也许是我的父母想开了,不打算再生了,于是,七妹很幸运的便被留来下来。   虽已是夏末秋初时节,但是,天气依然很热,屋后的小树林里,知了在拼命的叫着,那叫声让人烦躁。一日,我放学回来,看到父亲穿着一身带着泥水衣裤,好像是刚干活回来,他蹲在院子里的泥土墙角处,黑瘦的脸上,面无表情的抽着他的老烟卷,不时地在唉声叹息着。走进屋里,冷锅冷灶,奶奶坐在小木凳上流眼泪,花白的头发,清瘦而又满是皱褶的脸,此时更显得苍老。里屋躺在床上还在月子里的母亲却在哭泣着,气氛沉闷,空气好像是凝固了一样,没有一点儿生机。睡在母亲身边的七妹,好像也感觉到了什么不妙似的,蹬着一双大大的眼睛,乖巧的吸吮着自己的手指,不敢发出丁点吵闹的声响。   也许是打小我就被宠坏了,也许是天生的倔脾气,亦或是我这个老大过早的成熟了,我看出了其中的缘由。他们还是想把七妹抛弃掉,可能是他们听到了什么难听听的话,亦或许是父亲一个人在地干活太累了,他需要一个儿子来做帮手。我看出了奶奶和父母的不舍与无奈,我知道在他们的心里,依然没有放弃想要个男孩的情结。   在当时的乡村,不光种地需要男劳力,还有重男轻女的旧思想在作怪。更何况,如果没有男孩会被村里人议论的,会说谁谁家没有男孩,是个绝户头。我想这种种原因,就是他们叹息和哭泣的最主要的理由吧。这个来到这个世界才几天的可爱的孩子,他们既舍不得又不忍心抛弃掉,但是,如果不把她抛弃掉,国家的生育计划又不允许,何况在他们的潜意识里的男孩情结也是不允许的。   我站在这冷冰冰的氛围中,看着他们一个个冰冷又无奈的表情,一下子犯起了我的倔脾气,放下书包,从厨房拿来了一个竹篮,并快速地把躺在母亲身边的七妹抓起,放进了竹篮。没有谁阻拦我,他们知道我要做什么,可能,他们当时连看我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虽然我当时只有十多岁,可能是人们常说的,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吧?我噙着眼泪,提着放着我的七妹的竹篮,来到我们家屋后的田地里,田里种着黄豆和白芋,那一垄垄白芋,在微风中摇摆着青绿的叶片。七妹一直没有哭,还不时咿咿呀呀的和我说话,她哪里知道,她的命运将会被这个她称之为大姐的人改变。   我选择了一块离大路最近的白芋地,把竹篮和七妹一起放在了白芋垄上。也许是血浓于水的本能,离开时,我还是看了七妹一眼,七妹依然是很乖巧的吸允着她的手指,扑闪那对大大的眼睛和她的大姐对望了一下,是求救吗?我不知道,可能是在冥冥之中她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命运吧?无任何能力反抗的她,只能选择沉默来对抗她无法选择的命运。   我没有走远,也没有直接回家,而是躲在离七妹最近的一棵柳树旁,静静地望着那个放有七妹的竹篮,那个来到这个世界才几天的七妹的命运,就这样被这个无知又无情的大姐改变了。我把自己隐藏在大柳树的后面,偷偷地露出半个脑袋,我想有人能把我的七妹抱回家,救她一命,也是对我这个做大姐的一点心灵慰藉吧?可是,谈何容易啊,因为在当时,家家都是以孩子多为患的。   正午的路上,行人很少,我在心里默默的说,七妹,别怪大姐心狠,你就听天由命吧。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我看见远远地走来一个人,当时我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我是既紧张又兴奋,紧张的是怕被看到,兴奋的是,也许这个人可以救我的七妹一命。近了、近了,他停下了脚步,他看到了放有七妹的竹篮,他放下了背在肩上的东西,走到白芋垄上,提起了那个放着七妹的的竹篮,向四周看了看,回到路上,重新背起他的东西。这时,我才看清他所背的东西,原来是一面大鼓。   就这样,七妹被邻村唱大鼓的捡回了家。回到家,我就把七妹被一个唱大鼓的人抱走了的事,告诉了我的奶奶和父母。他们知道那个说鼓书的人是谁,因为,在我们这十里八村就邻村一个说鼓书的,在以后的几年里,我断断续续的听家里人提起过七妹的生活。那个说鼓书的人家有两个儿子,说七妹在他家过得很好,养父母非常的疼爱她。知道七妹生活的还行,我的心里稍稍有些许的安慰。   母亲曾经很多次到邻村偷偷地看过七妹,回来总是说七妹长得很漂亮,养父母很疼爱她,这样,我的父母放心了,我也放心了。我想,等有一天,七妹长大了,懂事了,成家了,我会到她家里,向她赔罪,请求她的原谅,可是,七妹却没有给我赎罪的机会,因为七妹把自己的年龄定格在了十九岁的花季。   那是一个炎热夏季的午后,在地里干活的母亲哭着跑回了家,她听人说七妹喝农药自杀了。母亲哭的伤心欲绝,我也跟着流泪,我知道再也没有机会向我的七妹赎罪了,七妹再也不会原谅把她抛弃的大姐。   七妹走了,就是因为和她的养母吵了几句,我想,七妹是知道她的身世的,或者在她的骨子里有着和她的大姐一样的倔强性格。不管是什么原因,七妹走了,她没有给我一个请她原谅的机会。   我站在当年抛弃七妹的地方,面朝七妹生活过的村庄,深深地鞠了三个躬,在心里默默的说:七妹,请原谅!   洛阳能看好癫痫病的医院是哪家医院哈尔滨儿童羊角风治疗最好的医院北京治癫痫专科武汉看羊角风医院哪家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