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国学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年】重返赛贡(散文)_1

    时隔4年,再次来到赛贡,一切没变:车流依然疯狂交通依然纷乱,范五老街的小巷依然逼窄,背包客照样风尘仆仆地来,赛贡河的水方向不改地流向大海、汇入印度洋……这次到赛贡,我没再去战争...[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柳岸】一次难忘的夜行经历(散文)

    昨夜11点多,一个朋友说她要下楼去小区遛弯儿去。我感到很好奇,但同时也为她担心。她说不用担心,小区里也好几个摄像头呢,是封闭的小区,安全上没有问题。我突然好羡慕她的胆子。这也让...[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江南】时光里的柔暖(散文)

    冬天的风就像一尾冰冻的鱼蹭着手背、脸、耳朵,让肌肤感到冰凉,猝不及防捉抓不住,它一甩尾巴极快溜走,遭遇摒弃的砂砾在地上刷刷作响之后躺下不动,搂高衣领的行人也渐渐缓过劲来。风走...[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云】烟雨之行,水墨倾城 (散文)

    这是一场诗意的烟雨。缘于湘西浑蕴天成的人间仙境——张家界。天为砚池地为帛,自然执笔,季节匀蔻,日月铸魂,光阴沉韵。天构地造的巨幅丹青,灵动且苍劲。如果旅途中碰上雨,那无疑是煞...[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丁香·蜕】刹那便是永恒(散文)

    “会有奇迹吗?”比赛进行到91分钟,电视里解说员的声音早已悲怆。我盯着屏幕,心挂在悬崖。裁判员吹响了上海上港队最后一次进攻的号角。常规大脚开到禁区,对方后卫奋力将球顶到外围,埃...[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百味】偶然的婚姻(散文)

    在朋友聚会的饭桌上,一位朋友忽然向我说,写写我的故事吧。我吃了一惊也觉着有趣。这是家火锅店,规模不大,自有一种知足的热闹,大堂包厢均坐得满满当当,我们一行七八个人占据一间小包...[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丹枫】毛主席语录(散文)

    豫北太行山下有小村,名福屯,福屯没福,盖因为常常只抓革命不促生产,到上世纪70年代初,人只是能够果腹罢了。七十年代初,实行工厂“工宣队下乡”,由工人阶级领导农民开展“老三篇”以...[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冬·忆】北国的雪(散文)

    雪是生在极寒之时的极寒之物。按理说喜欢温暖的人类,应该远离回避才是,不知为什么,无论炎热的南方还是寒冷的北方,人们都偏偏钟爱这极寒之物。我生在北方,那是雪的故乡,走入记忆深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母亲的香火(散文)

    我的母亲是个虔诚的基督教徒,别人祷告,她亦祷告。别人每星期天去礼拜,她亦同样去礼拜,风雨无阻。父亲是知识分子,没宗教信仰,但他很民主,尊重母亲的信仰自由,而母亲信教却令人啼笑...[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天鹅之爱(外一篇)

    【天鹅之爱】好像还没有准备好,一点防备都没有,天就突然一夜间变冷了,雪纷纷扬扬的似蝴蝶儿一样飞满了天与地。几乎所有人都彻离了那片森林,同伴们纷纷离去,可我却再也走不动了,我心...[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