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这一日,不记年(散文)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传说

轻剪一枚清月,挂于云水之上,夜的沉寂里往事不需打捞,只携一卷平仄将岁月眷恋,半盏香茗在指尖流转。听老一辈的人都说闰九月属于百年难遇,而与你相识不久的我,只来得及为你送上第二个生日的祝福,仅基于此,我已经有理由对这个特别的时节道一声谢。

我想,我们的缘分是不浅的。在没有正式结识你之前,就已经和你的文字有了一次近距离的接触。一部《古剑奇谭》让我牵肠挂肚地追了一个暑假,直至看完大结局。剧中人的人生轨道不尽相同,却阐述了道与义,情感与责任,重生和毁灭,让人无限嘘唏,感慨万千。剑魂、琴心相互纠缠,善和恶相互转换,都落在那句天问——何以飘零去,何以少团栾,何以别离久,何以不得安?恨的另外一面是爱,人性本就是复杂的多面的,而从故事中衍射出的诸多意味深长,才是这部剧的初衷。死而复生,长生之法,这一切本就是虚无缥缈逆天而行,倒不如珍惜眼前,过好每一天。如此,才是古剑之真谛,“重生”之意。本想肆意文字,把所有的如鲠在喉一吐为快,却又懒劲上来,脑子里的那些方块字还未排列齐整地扬帆起航,就变成搁浅的鱼,对我冷冷翻着白肚皮。但是又想看到别人是如何看的,所以我分外留心起别人对于这部剧的感观。就这样,我邂逅了你的文字,与它初相见。

不过就那么一瞥,我也印象颇深。在那样小的一篇随感里,你总结说《古剑》的温情甚于悲情。你看到了少恭的幸运,也为屠苏和晴雪的永不放弃落泪,欣慰月言守得云开见月明,大师兄和小师妹,相爱而不能相亲只能相守,你说这也是一种幸福。襄铃的简单纯真,兰生的聪慧机敏,无不让你感念。文笔轻灵,情感馥郁,因此我猜,这是一个蕙质兰心,柔韧温良的女子,这样,“淡若天涯”这个名字里,便透出了三份雅致,两分感伤,五分豁达。于是我记住了你,在不知道你是谁的情况下。

后来的相识充满了戏剧性。是偶然,更是必然。当我看到你的照片的时候,竟有一种熟稔感油然而生。大大的眼睛,长长的头发,疏淡的细眉,隐约有几分我远方表妹的样子。经小云子引见,你一声甜甜的“姐姐”喊得我的心微微地颤了一颤。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心疼。不知从何而来,却真实可触。

你的遭遇与我相似,都是幼年就失去了母亲,而我比你幸运一些,那时候我已经念小学了,而你只有几个月大,就没有了那个专属的温暖怀抱。我深深明白,唯有失去不可再拥有,才知道缺失的那份爱有多珍贵。漫漫成长路上的摸爬滚打,有多少苦都得独自咽下,有多少泪必须自己拭去,即便是知心闺蜜,如果没有身临其境,也永远无法感知那种蚀骨的痛,锥心的疼。可是,你这枚种子,却在瓦砾中绽放出了别样的香,摇曳出分外的美。风霜雪雨没有成为你眉宇间盘桓的乌云,反而发酵成醇香的女儿红,坚强,善良,自立,温婉,让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如沐春风。深思游荡,恍惚间,似见苍山披锦,江水甩袖,一枚水性女子于云端静坐,点一曲西风调,枫林尽染片秋心,惊艳了时光。

你的文风是我喜欢的类型,清秀,隽永。曾经和我的好朋友浅泠提起过你,也把你的作品传给她看。在这里不得不提一下浅泠,她是我认识的才女当中,最善于抽丝剥茧赏析的,眼法独到,评语犀利,我常常按照她的指点来修改自己的文字,取舍间收获了不少心得。她对我说,你应该是属于看得多写得少的,算是刚刚尝试写作的,但是很懂得抓主题,文笔不错,讲故事流畅,让我多多鼓励你……你看,不止我一个人看好你,对不对?把《琉璃魅》送给你,我很是有一阵的忐忑。还记得吗,我曾和你说,我这所谓的“书”,就像是毛糙粗粝的自订本,只用两张图片作为封面封底,将一些文字集中起来装订而成,被如今海一样的精美装帧的书比得像一只没毛的孔雀,只剩下秃秃的尾巴。而你却视若珍宝,用短信,用话语,用QQ签名一次次真诚地告诉我,你是多么珍惜它,看着你是真心喜欢,我便释然了,知道在遥远的江南,还有那么一个可爱的妹妹,她在读我蹩脚的文,读我不言的心,如是,暖意弥漫于心间,徘徊着不走。

有人对我说,今生爱迷路的女孩,是因为前生有一个时时带领着她走的人,这叫傻人有傻福,这个福气会贯穿生生世世。这个说法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透着假。这是我家先生说的,而我则是一边没心没肺地笑着一边说我不信。但是我愿意去相信。他总取笑我是路痴,在自己住的小城市里都分不清东南西北,活该不能出远门,可是每年都在公休的时候带上没有方向感的我,去外地看一看美丽的风景。我偶尔会想,你会不会和我一样,将来也嫁一个整天欺负你却真心疼爱你的男子,和他斗一辈子嘴,赏一路花开,等到风景都看透,还有红豆一样缠绵的细水长流?从前的我常常幻想,可是无数的经历告诉我,水中月太渺茫,不妨怜取眼前草,亦能看到碧连天。幸福就像小狗的尾巴,它一直都在,只要你往前走,它会一直跟在后面。现在,我把这句话送给你,把祝福送给你,愿你平安喜乐,笑捻韶华。

我承认,自己是缺乏安全感的人,常常担心什么时候一不小心,某个人,或者某段情,会渐渐迷失在时光深处,再也拾捡不起。我害怕那种疏远,那种离开,总不敢靠得太近,但更不甘离得太远。尤其最近父亲的身体状况不容乐观,更让我不安。絮姐姐的心,沉沉浮浮,始终不愿放下,也放心不下。不知道为什么,一涉及这个话题,我就会思绪紊乱,语焉不详……我知道,我说出口的,以及没有说出口的话,你都会懂。因为,善解人意的你都会将心比心。

还记得,第一次踏进你空间,是一个晚上。静谧的夜里,我在你的日志里停停走走,看了你转来的养生之术、人生感悟,也看了你寥寥几笔的生活记录,为你有颖子这样的好姐妹而开心,为你即便遭遇了坏室友而没有怨天尤人依然那么善良,相信人性而高兴……真好。不记得谁说过,人生由无数个事件连缀而成,生活远比电视剧精彩。五彩斑斓的世情面前,我们的笔终究是苍白的。你的日志数量不多,你没有选择把每天发生的事情都记录进日志,可是有限的字里行间,均能看出你是个惜缘重情的女孩,这样的女孩会幸福,我笃定。

在我心里,我已经把你当作妹妹,我相信我们的缘分山高水长,不见面,而心知。未来的日子里,我们虽不能悲喜与共,却能互诉款曲。菊花分出黄白,我在泾,你在渭,一起执笔作画,画意催发兰舟,来去生香,那一路金叶银霜,尽是打赏。

莹莹,值此嘉华,絮姐姐以圆月盖碗,许你淡若天涯轻剪流年,容三千秋雨倾尽人间。

这一日,不记年。

2014.11.10

济南癫痫病应该怎样治西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些呢有效治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