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储雪待煮_1

来源:武汉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传说
摘要:心血来潮,去年下雪的时候,从孩子们堆的雪人身上取下一罐纯洁的雪,深藏地下,等经年再煮水沏茶,可怀才抱器等不得了,就以文字来解开雪水的滋味。这完全源于那日我重读《红楼梦》第四十一回,突然觉得其中玄机暗藏,于是修改了本文,发表于江山文学。 一   去年的一坛子雪,满满的,还贮藏在二尺深的地下,在我的楼前花池里,别人不知道,是我的绝密。   突发这个奇想完全源于古人“煮雪泡茶”的故事。不是附庸风雅,是真的想尝尝雪煮茶的味道,有那么奇妙?久怀的期待还没有到冬季,我只能写点预品的滋味,多半是猜测臆想。清代震钧在《茶说•择水》中说:“雪水味清,然有土气,以洁瓮储之,经年始可饮。”这里所言,讲究很多。那“经年”就是一年,去年腊月23(此日大雪纷飞,雪质甚好)藏雪于地,但等今年此日。那天,我和茶友约定,到了这个日子,一切事情都是杂务,置之身外,不予置理,专心品雪茶。还要预备品雪茶的功夫,把雪茶与功夫茶合二为一。要新杯具,要椒炭煮水,要慢品,要品出一次茶与二次茶的口味差别,凡是想到的,都七嘴八舌地提出建议。   这个想法完全是被《红楼梦》妙玉煮雪茶误导的,茶友说我们不是妙玉,肯定品不出妙玉的味道,所以莫要责她误导,当个参考就是。据说妙玉招待黛玉、宝钗的“体己茶”就是雪水煮出来的。黛玉问她:“这也是雨水煮出来的?”妙玉冷笑道:“这是五年前我在玄墓蟠香寺住着,收的梅花上的雪,共得了那一鬼脸青的花瓮一瓮,总舍不得吃……隔年蠲的雨水哪有这样轻浮,如何吃得?”由此看来,用雪水煮茶比雨水煮茶更胜一筹。我是直接越过了雨水煮茶的一道门槛,直奔高端。不过妙玉的赠水是贮藏了五年,我等不得这么久,况且我以为那是文学的描写,真实性有待考。还是一年的说法有根据。五年的雪水非地泉,能不能保鲜还很难说,假如变味了呢?      二   关于取雪之处也是有着讲究的。唐诗人白居易烹茶最喜山泉,以雪煮茶视为高品,有诗曰:“吟咏霜毛句,闲尝雪水茶。”但不知道雪是取自何处,后人读诗也不好妄断。陆龟蒙在《奉和袭美茶具十咏•煮茶》中写道:“闲来松间坐,看煮松上雪。”人们大都认为这才是真正的隐士之风,我不解,就因雪茶而成隐士?陶渊明是隐士,是与菊为伴的,隐士与什么有关系,似乎不是定论吧,都是借物给他一个符号而已。不过记载最详的是陶谷,他是茶痴,广传“扫雪煮茶”的故事。   相传,当时的朝中太尉党进是一个目不识丁的粗俗武夫,所属各部兵马人数,他记不住,就叫人写在自己的朝笏上。上朝时,当宋太祖问到时,他就举笏说:“都在这上面。”宋太祖赵匡胤戎马一生,对他的这种行为不仅不怪罪,反倒觉得其朴直率真。党进家中有一个侍妾送给了陶谷。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冬日里,陶谷要这位侍妾“扫雪烹茶”,并说:“你在太尉家中,是否这样烹过茶?”侍妾回答说:“太尉是个粗人,只知道在销金帐下浅斟低唱,痛饮羊羔酒罢了,哪里比得上您这般风雅。”雪水烹茶,显示出的是一种品位和意境,一般文人对雪赏景喜欢清茶一杯,与富贵人家销金暖帐下浅斟低唱大相径庭。所以,自有文人雅士慕陶氏风流,不羡党家富贵。   陶谷有些俗,是扫取地上雪来煮茶,且是“扫”,品味全无,更无洁净之说了。由此看来,雪取自何处可依次排列,梅上雪是上乘,次之松上雪,最俗的是地上雪。但我反复揣摩,这梅上雪就沾上了暗香?松上雪就有了不拔之气?地上雪就沾染了污浊之气?怕是古人臆断吧,玄虚之说历来盛行,也不能全信了。      三   我贮藏的那罐雪是取自几个孩子堆的雪人肩部的,看来是沾了孩童之气的吧?我见其纯白如玉无暇,想到了童心,便作祟搞怪,断其雪人之臂,好在几个孩子没有目睹我的“断臂”之举,就不会有愤恨了。梅上雪清雅?品味是带了主观的,多半是想象的,我明白,否则我们就少了“浪漫”;松上雪是高洁的?苏轼有句云:“松风吹茵露,翠湿香袅袅。”此证便是;地上就俗?陶谷被称为雅士,泥土气息染茶,味道全变?也未必吧。我沾了童子气就单纯了,就童心不染?自我意念,想想暖心还可以,若以此标榜就没有道理了。   有时候,人的意念要找一个寄托,一个人往心底装下什么,取决于个人的意向与情趣,未必饮梅雪茶就高雅,喝松上茶就不拔,吃地上茶就粗俗。我想,地上雪沏茶,反而是接住了地气,也可以吧。当然我喜欢我“断臂”取雪的恶作剧,无论怎么衰老,装下一颗童心才值得。   其实,饮茶在于心境,想山便有山的深邃幽静,似潺潺溪水入肚,满腹幽香;想水则有浩瀚之气,腹中波涛翻涌;想那广袤大地,则多了朴实之风,有甚不好?茶,饮于腹中,品茶则在于由此而神飞,所谓禅茶一味当也有此意。   茶的味道与饭菜是截然不可同语的,谁解其中味?只有自己。由此我想到,果真有“煮雪”一说,很多东西是可以留下的,要留经年或者更长,也都可以。经年之雪的味道与天飘的当下雪花不一样?陈年则贮存了雪的精气?不知道的。大约是我们嫌单纯地回味是少了寄托,有些空泛,所以才有了这样的雅举。   留住声音可以录入磁碟,留住影像可以摄入胶卷,现在可以存入U盘,留住记忆,只能在脑海深处,很多东西是留不住的,只有放在心底最保险。八月桂花谢了,香气若要留住,只能在心中,或是用文字来定格,但若没有水平品出文字的妙处,也难以驻香心中。若用一个瓶子将那桂花的香气赶入其中呢?待无桂花之香时放出闻之,怎么样?可以一试。若想留住初恋的感觉,可以装入一个密封的锦缎装帧的盒子,就等到垂垂暮年,再打开她,也许那盒子会生出一股热流,直冲门面,扎进你的心中,多少温馨此刻都有了,且醇味如陈年的酒……      四   世界上,我们想留住什么,其实都是留不住的。就是我贮藏的那雪,到时候期待不要太过了,当打开的时候,注入水壶,然后烧煮,斟入茶壶沏茶,味儿还是水,无异。不要太失望了,因为一些东西本来不在于你动用了什么所谓的圣洁之物,或异于平常,只不过是一种期待与感觉而已。   只要可以拿来慰怀的,随你怎样去编织奇葩,都是自己的事,只要对自己的心不失望,那种滋味还有,寄托不是渺茫,给一个切实的希望和念想,这就足够了。那罐雪,味道应该还是如水,无滋无味,但心中多了待到那日开坛,便是心有希冀了,滋味便可妄想了。大文豪雨果曾经说过:“只有希望才让未来发出光芒。”同理,就像你失去了的,总觉得它要比你现在得到的要好,其实滋味在心中,不是真好,而是心底泛起的醋意与失落,总是要拿怀旧的滋味来弥补而已。如果我们弄清了这些道理,就会对当下的美好格外珍惜,而不会怨天尤人,更不会要穿越到过往的那个时代,寻觅一番虚无。   煮雪沸茶应该就是一个传说,尽管我还储备了一罐雪。那日我给茶友交底了,他们也大失所望,责我勾起了他们日夜所盼的烦恼。当我告诉他们,雪水沸茶可能是有毒的,他们也惊讶。我读不出妙玉是否有心害那黛玉,但陷阱是有的吧,况且红楼之事怎可当真。我以为,妙玉沏的体己茶,是绝对不能吃的,因为沏茶的水是五年前在玄墓蟠香寺收的梅花上的雪封存起来的,并且当年夏天曾经开过封,透过气,应该早就成了臭水,成了毒水了,谁吃了谁倒霉,谁吃了谁生病,谁吃了谁会去见阎王的!这不是危言耸听。茶友不服,道,你的雪水已经年,且在地下未见天日,也没有开封,怎地就不能吃。   我读红书,未见妙玉将那梅上雪如何封存的秘方,书中也无交代,是否也如民间密封绝技一样,不得而知。用牛皮纸封口,涂狗血鸡血,融蜡防泄,但无论如何密封,还有真空存在么?想那时候的密封技术,不会好到哪。我也是在那罐口层层叠叠覆盖了数层塑料纸,如果装雪的时候,还有空气留在罐内,变质变味是自然的事,技术并不可靠了。但从道理上看,也足以让我们怀疑那罐雪的纯洁性了。   我问,何以水不腐?当然大家明白“流水不腐”。很多东西都是当下的好,别以为你的爱情存在心底,突然冲破了锦囊,跳将出来,你就兴奋了,就被感染了,如此的爱情都也早就变味了。   终于没有开坛,还在地下,一次心血来潮,便多了一段遐想。   我需要说说“储雪待煮”这个题目里应有的“滋味”了,尽管没有亲口尝尝经年藏雪的味道,但可意揣。滋味这个东西,不能当饭吃,但口感很重要,过去我们为了果腹,不讲什么滋味。我记得《苏菲的世界》里有一句话说:“如果你没有意识到人终将死去,就不会体会活着的滋味。”如果,我们的年轻人没有体会到五六十年代吃糠咽菜忍饥挨饿的年代,就不会懂得如今挑食的意义。   包括我这“储雪待煮”的“雅兴”,若非赶上可以这样侈谈情调的日子,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其实,真正的情调来自朴实的生活状态,即使生出某些奇葩的做法,也是因生活给了我们太多探求的欲望,起码有一份感悟生活哲理的心,这也是生活的“滋味”。   生活本来就是人生态度,主动寻觅,多些改变,有了探究,生活的世界就丰富了,也就咂摸出滋味了。   朴实的生活,也不完全是波澜不惊,静若止水,在生活里掀起微澜细涟,多一点生动,多一点苛求,多一点妄想,甚至多一点意外,生活的滋味便如一处自导的戏剧,涌起高潮,人生如戏,自在其中,就像我“储雪”,尽管以失意告终,可因这份探求,明白了很多意想不到的哲理,带来的是一种满足,甚至是自鸣得意。滋味,真好!      (注:本文曾经以“闻香老才”笔名发表于网络;2018年12月4日修改,发表于江山文学。) 沈阳较好的癫痫医院在哪里昆明好点的癫痫病医院陕西哪些专业的癫痫医院好武汉癫痫病医院哪家排名好